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借个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们常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的就是风水容易变动的问题。

    以前可能是块大凶之地,可能因为时代变迁,修建公路,或者地质灾害,就变成了风水宝地,也是极有可能的。

    这块福天洞地千百年来,遇到这种变动也并非不可能,我心里满满憋屈,心想着张道陵天师这么厉害,也不占卜一下,会不会有意外发生,这下不仅天机没了,张瑶的真身也没有了。

    我想着刚才他不让张瑶进来,心里多少还舒服了点,要是张瑶进来了,知道这些事情,肯定更伤心死了。

    我不禁好奇的问他,“大哥哥,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媳『妇』儿进来呢?”

    姜海皱了下眉,“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走了鬼道变成不人不鬼,鬼走了人道,那就沾了活气,我这屋里就我一人住,虽然会占卜之术,可比不得你们会法术的道士,这屋里进了死人,就沾了死气,这孤魂野鬼岂不是会来『骚』扰我,我这屋子本就没什么人气。”

    原来如此,我这才是明白了他为什么这么做了。

    “那你为啥,倒穿蓑衣,是为了见鬼吗?”我又问。

    姜海尴尬的笑了笑,“我怕鬼啊,要是能看到鬼,就不让它靠近,我这屋子阳气太弱,经不得鬼进屋。”

    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原来是因为这个,确实让我很是吃惊。

    这是姜海又看着我说,“人有人火,鬼有鬼火,你这身上啥火都没有,只有将死之人临死前才会有这种状态,要是不赶紧把火拿回来,你怕就真没救了。”

    我心里听着郁闷,本想着爷爷说的那样,可以把遁去的生机放我身上,可是现在山脉坍塌,一时半会哪里能进的去。

    可我现在的情况,就是锅里没油烧捻子,再这样下去,脚跟也没了地火,魂魄就真要分离了。

    那一瞬间,我差点就急哭了。

    爷爷语气温柔的说了声,“莫怕,却借个火回来。”

    我当时不明白爷爷这话的意思,我们离开了姜海家里,张瑶站在原地,看着我们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激动坏了,生怕我们丢下她了似的。

    我们回村长家路上,张瑶一个劲的问我们到底打听了什么事情,我只把地图的事情告诉了张瑶,关于坍塌的事情我并不希望她知道,免得让她太过于伤心。

    快要到村长家的时候,爷爷的眼神猛然看向了神龛,二话不说,目眦欲裂的朝着它走去,嗤啦一声抽出我身后的法剑,猛然朝着神龛挥去。

    “哐——”。

    一声响,这神龛猛然被爷爷劈成了两半,歪倒在地上。

    我呆呆的看着爷爷,这个举动还真是威武,直接把土地爷的庙都给掀了。

    果不其然,丢了神龛的土地爷,突然落在地上,哎哟叫喊起来,别看他满头银发老人家的模样,想着他害我的事情,我也恨不得撕碎他。

    他缓缓站起身来,见我爷爷手里拿着法剑,又看着地上被劈开的神龛,整个人愣住了,满脸惊恐的问了句,“道长啊,你们要干啥子!我这破庙你们也不放过?”

    爷爷铁青着脸,冷幽幽的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爷爷不说话的时候向来凶恶无比,就像是村里最为恐怖的恶狼,更像是九幽阎王,有着让人说不出的害怕和恐惧。

    这土地爷见势,吓得浑身一个哆嗦,颤颤巍巍的看着爷爷说,“你们!到底要干啥!我可是土地爷,你们就是要收拾我,也得给个理由。”

    “嗯?”爷爷提了下声音,眼神更是阴冷的看着他。

    有句话说的好,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心中有鬼必自毙!

    这土地爷吓得直接招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帮着我舅子做这些事情,都是我不好,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一时糊涂了。”

    我们一句话也没说,他就什么都招了,爷爷说过,人一定要有气势,在气势上面,可以压倒很多东西,不管对人对鬼,拼的都是气势,怕就输了。

    如果眼神能杀人,我爷爷早就把土地爷千刀万剐了。

    “呵,老子给你脸,你不要,现在晓得认错,你当初咋个不晓得也?”爷爷没好脸『色』的看着他说。

    这土地爷噗通一下,双膝跪地,苦苦哀求道,“是我鬼『迷』了心窍,信了我那舅子的话,这才气不打一处来,帮着他来害人。”

    爷爷手中的法剑已经按耐不住,身上更是一股寒意袭来,那模样我都认为土地爷肯定活不了今晚了,这土地爷见势,哭着喊道,“我求你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还不想死!”

    爷爷这时将法剑猛然搁在土地爷脖子上,冷不丁的说道,“从现在开始,老子说啥你做啥,不然你这条命,就别怪保不住了。”

    听到这话,我顿时松了口气,明明是这人害我,可是我却不想看着爷爷真的杀了他。因为之前爷爷跟我说过,爷爷一心认为不根于虚静者既是邪术,不归于简易者,既是旁门,这是一个法则,佳作什么罪恶相生法则,爷爷认为在治理鬼族妖族不应该以法术压制,而是要改变他们的环境。

    爷爷说,这也叫破窗效应,就是一个窗子破了,没人管的话,接下来回有人继续破坏窗子。

    现在的土地爷就是这个状况,阴司的人总是找事情针对我,如果爷爷杀了土地爷,还会有第二个土地爷,第三个土地爷继续出现,继续整我。

    不过显然,爷爷是个大智慧的人,虽然心里再怎么生气,嘴巴再怎么很多,真正做起事来的时候,都是冷静至极的。

    “要的,你让我做啥我都做!”土地爷感激涕零的说道。

    爷爷笃定的看着他说,“你回去跟崔判官带个话,就说儿子不孝,家丑不外扬。”

    土地爷愣了愣,并不明白爷爷这话的意思,却也不敢多话,只好拼命一个劲的点头。

    回到村长家里的时候,爷爷点着烟吧唧又抽起来,村长这次给我煮了稀饭吃,爷爷瞥眼看着村长,又问了句,“能借点火吗?”

    村长呵呵笑了笑,“能啊!不过老道长,你这烟要少抽啊!”

    爷爷却乐呵呵笑道,“没得关系,这火是借给陈天的,不是我的。”

    村长愣了愣,极其惊愕的看着我,“你个小娃娃,居然也要抽烟?怕是要不得哟,哪里有小娃娃抽烟的道理!我活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娃娃抽烟的!”

    我当时也愣住了,爷爷怎么突然要教我抽烟了,虽然抽烟的样子有些帅气,我可也自知自己的年龄做这种事情,太不符合规定了。

    爷爷却面不改『色』的说,“你要是为了我好,就莫劝我,借个火给我就是。”

    村长憋了憋嘴,满脸尴尬的看着我们,左思右想后,只好硬着头皮去屋里拿出了一盒火柴,爷爷又指着村长的鞋子说,“把鞋脱下来,借我一用。”

    村长愣了下,“这……,要不我给你那双新鞋子吧,这鞋子我穿了十几年了,又臭又烂,不合适吧?”

    爷爷却笑眯眯的说,“不打紧,要的就是这种。”

    虽然爷爷的行为古怪,可是我隐约觉得,以爷爷的做事风格来说,绝对是有目的。

    村长的脸『色』尴尬不已,只好硬着头皮把他脚上的鞋子脱下来,一股浓郁的恶臭味扑面而来,难怪他不好意思脱鞋子,这臭味可以堪比老瞎子家的猪圈了,简直是快呼吸不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