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蝙蝠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一刻,我真心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做了好事,这辈子能遇到张泽文这样的兄弟。

    这群阴魂当中,赫然站着一个一米八大个子的男人,冷不丁的看着张泽文,极其藐视,“呵,你们俩个小娃娃,莫要以为穿着道士袍子,就真把自己当道士了,还敢欺负我们的人,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看清楚了,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这一带的孤魂野鬼谁敢欺负,那就是跟老子不过去,今儿不巧,你俩撞到老子枪口上了。”

    我心里当时就怒了,站在张泽文身后,气势汹汹的说道,“我可是判官,你们敢胡来,我就一支笔勾了你们的命!”

    “哈哈哈——”阴魂们哄然大笑,满脸讥讽的看着我,“这个小娃娃竟然还敢冒充判官,这怕是脑子有问题,真当我们见识短,不晓得阴司的情况?”

    张泽文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沉稳的说,“少跟他们废话,救你媳『妇』儿要紧。”

    话音落下,张泽文踏着罡步并指念咒,“奉请玉皇大帝尊,一断天瘟路、二断地瘟门、三断人有路、四断鬼无门、五断瘟路、六断阴兵路、七断邪师路、八断灾瘟五庙神、九断巫师邪教路、十断吾师有路行,自从师父断过后,人来有路,一切邪师邪法鬼无门,若有青脸红面人来使法,踏在天罗地网不容情,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敕!”

    一声令下,之间四周这些阴魂的身上,齐齐腾空升起一缕黑烟,这些黑烟互相交织,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状将它们死死套在其中。

    这个咒法我在爷爷书里面见过的,这是茅山术中的天罗地网咒,这个咒法一旦实施下来,能控制此处所有阴魂的行动,给它们扣上一道屏障,无法来阻碍任何事情。

    若是此时有人施法解决,这天罗地网便会蔓延将施法人也控制其中。

    若非强大的道法,是不足以支撑这个法术。

    在斗法时,也可以作为护身用,不过在这个时候,也能巧用到它们身上,无论是杀人还是杀魂,毕竟伤害业力降低自身修为的事情,这个道理我都懂,张泽文也懂。

    这数百阴魂,还没开始,就被张泽文一招zhi fu,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眨巴着眼睛不敢相信,还没等它们表现的机会,就已经结束了。

    张泽文见法术已经让它们困住,便带着我继续到有蝙蝠的附近看看有没有粪便。

    “臭道士!放我们出去!”那些阴魂见我们走远,齐齐叫嚣闹腾起来。

    张泽文并不理会,而是打着手电筒四处寻找粪便踪迹。

    “他妈的,有没有种!敢不敢直截了当打一架,你这种方式算什么男人!”那群阴魂继续叫嚣,试图激怒张泽文,好回来破了这法术。

    “臭道士!『乳』臭未干的小鸡『毛』!给老子滚过来!爷爷让你晓得什么叫能耐!”它们扯着嗓子嘶吼。

    张泽文皱着眉头,似乎也有点忍无可忍,反手抽出身后的桃木剑,猛然往困住他们的方向狠狠丢去。

    “啪——”。

    这桃木剑稳稳『插』在了它们的面前,这一下子,全部没了声音。

    这东西对鬼怪向来恐惧,桃木剑可以说是要命的东西,张泽文啪地一声扔到他们的面前,意思显然很明显了,再吵下去,就用桃木剑灭了它们。

    说实话,我真心佩服张泽文的气势,简直是杀人于无形,灭口于气势,简直是完虐秒杀,我要是能有他一半帅,做梦都会笑醒。

    张泽文回头看着我傻笑的模样,忍不住说,“你在笑什么?”

    我尴尬的收起痴笑模样,马上做出一副严肃样子回答,“没,没笑。”

    张泽文微微皱了下眉头,并未多言,直接朝着前方的大树前走了过去,他俯下身拿着手电筒往地上黑乎乎的东西照了去,“是这个。”

    我连忙看了眼,张泽文和我面面相觑,顿时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他的眼神等着我去捡屎,而我的眼神,等着他去捡。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捡?”张泽文忍不住开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当时内心很是崩溃,我出来的时候啥也没有带,也就是说,我得徒手捞屎?

    那一刻我差点就哭了,想着这是救命的事情,只好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抵触,稳稳将屎抓起来,握在手里,别提当时有多绝望。

    我只管拿着屎就飞奔回村长家里,刚回到屋子的时候,正好『奶』『奶』手底下的几个小鬼,也把东西找到了,全数交给了我爷爷。

    爷爷拿着『尿』壶递给我,“赶紧『尿』”。

    我接过『尿』壶,看了眼大家,赶紧将『尿』壶提到墙角边上,唯唯诺诺的解开裤子,对准『尿』壶就往上洒了去。

    爷爷却在身后嘲笑我,“有啥子好躲的,哪个还没个jb,就个小牙签,没得看事!”

    『奶』『奶』听了这话,抡起胳膊就给爷爷脑门上揍了去,破口骂了句,“你gou ri de再在陈天面前打胡『乱』说,老娘天天晚上揍死你!”

    果然,『奶』『奶』最心疼我了。

    我『尿』完后提起裤子,将带着满是『骚』臭味的『尿』壶端过去。

    『奶』『奶』凶巴巴的看着爷爷,“愣着干啥!把这几个东西全部倒进去,使劲搅拌!”

    爷爷的脸『色』颇有些尴尬,前一秒他还笑话我,这后一秒就被『奶』『奶』打击报复了。

    爷爷皱着眉,满不情愿的将鸡血、鲫鱼卵、蝙蝠粪,一股脑儿倒进我的『尿』壶里,搅拌了约莫十来分钟,『奶』『奶』探头看了,便说,“把这东西覆盖在丫头的伤口上,到了白天公鸡打鸣,若是她能醒来,那就说明这丫头得救了。”

    说实话,那一瞬间,我还挺心疼张瑶的,这又是屎『尿』,又是血卵,我一个男娃子都觉得恶心,更别说女娃儿,估计醒来才是真的崩溃。

    此刻被绑在椅子上的张瑶,失去了理智,不断挣扎,我提着搅拌好的‘解尸毒『药』’端到她的面前,当时她脸『色』惊恐,似乎有本能反应知道这东西克它,更是疯了似龇牙咧嘴,冲着我咿唔直叫。

    我想也不想,用勺子挖起一坨腥臭无比的『药』就往她脖子上和胸前抹去,刚把『药』上上去,就看见张瑶整个人僵硬住了,俩眼一瞪,猛然晕厥过去。

    看到此刻,我总算松了口气,就等着她白天醒来。

    这事情也算是解决了,『奶』『奶』和爷爷两个人却难舍难分,你看我,我看你,彼此虽然没有说话,却好像能读懂对方在想什么似的。

    爷爷眼睁睁的看着『奶』『奶』带着小鬼们离开这里,爷爷就站在门口,一语不发,默默的看着『奶』『奶』的离去。

    出来屋外,我才发现白晓一个人躲在旁边哭哭啼啼的,我皱着眉头朝着她走去,“白晓姐姐,你怎么哭了?”

    她眼眶通红的抬起头看着我,两眼泪汪汪的说道,“张泽文把我丢下了,我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我愣了愣,张泽文已经离开了吗?

    我有些失落伤神,“泽文哥哥应该是要回他爷爷身边了,他要去准备道门比试。”

    白晓眨巴着眼睛,突然就停止了哭泣,愣愣的看着我,“去比试?诶,陈天你不也要去比试吗?我公公不是邀请你去参加龙虎宗掌教竞选?”

    我愣了愣,“我要去吗?”

    “去啊!当然!我跟着你一块儿去,这样我就能找到张泽文了!”白晓满脸开心的说道。

    爷爷此刻回过神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语气严肃的对我说,“无论如何,这龙虎宗必须夺下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