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做错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愣了愣,莫不是施法的人,是这灯里的魂儿?

    谁这么无聊把自己困在灯里面,这还真让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我刚才是不小心杀生了吗?

    我心里顿时有点慌『乱』,如果说对方想害我,我杀它倒也能求个心安理得,可是它若不是故意的,我这么做,良心就有些过意不去。

    因为短路的事情,我又跑到旁边的屋子敲门,“『奶』『奶』,屋里电路短路了!”

    喊了半分钟的样子,老『妇』这才把门打开来,朝着屋子里进来看了一眼短路的地方,尴尬的笑道,“哎呀,我这儿地就十块钱,你们将就住一晚就是了,这电线短路了我也没法修啊!”

    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便开口问,“对了『奶』『奶』,这屋里还有一盏油灯,是从哪里来的?”

    老『妇』愣了愣,神『色』有些慌『乱』的看着我,“咦,怎么给放你们屋了,哎哟,是我弄糊涂了。”

    老『妇』这才上前准备把桌子上的油灯拿走,刚拿起油灯的时候,她定眼看了下,脸『色』一阵阴沉,“这灯,你们碰过了?”

    我愣了愣,若不是懂点道行的人,哪里会能一眼看出来这灯被我碰过,那瞬间我就警惕了起来,上下打量着老『妇』,心想着这事情多半有点古怪。

    “没有。”我面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老『妇』眼神飘忽不定,沉思了几秒,又假笑了两声,“你们早点休息吧。”

    老『妇』端着油灯缓缓离开了屋子,我们三人面面相觑,白晓皱着眉头褪去了她原先略有俏皮的模样,阴沉着脸说,“任何东西都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这老『妇』竟然一眼能识破这灯被你动过,说明她是个懂方术的人,咱们这情况,应该是被人给算计了。”

    眼下爷爷和张泽文都不在,最有话语权的便是白晓,好歹她修道千年,更是张道陵天师座下白虎,懂得的道法一点也不比张泽文少。

    张瑶淡淡的嗯了声,跟着说了句,“其实我刚才就想说的,我们下车的时候一行这么多人,这个老『妇』没有找别人,而是有目的的找到我们,我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

    我愣了下,质疑的问张瑶,“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啊?”

    张瑶委屈巴巴的看着我,细声细语说,“我正要跟你说,你就答应人家住店了,我也就不好说啥了。”

    白晓语气严肃的说,“如果这老『妇』和那油灯里的魂儿是一伙的,咱们今晚上怕是有事情可以做了。”

    我愣了愣,好奇的问,“做什么?”

    白晓冷不丁的看着我眼,“走呗,你可是有任务在身的人,经不起耽误,去江西才是最重要的,不然我就错过见到张泽文了。”

    说到底,我心里多少不太乐意,毕竟是给了十块钱的。

    “要钱还是要命?”白晓见我犹豫,语气严肃的问我。

    我仔细想了想,“要钱。”

    白晓当时脸『色』就变了,“陈天,你爷爷这么聪明,你脑子怎么却笨的离谱?”

    白晓毕竟说话有分量,我也不敢跟她唱反调,只好硬着头皮,拿起编织袋,就准备离开这小旅店。

    我们刚从楼道里下来,正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赫然看到刚才见面的老妪,正蹲在火盆前面,拿着黄表纸烧了起来。

    我们几个人都愣住了,这老『妇』缓缓回头看着我们,脸『色』阴沉的很,见我拖着编织袋要离开,突然就站起身来,冷幽幽的看着我们说,“怎么?我这小旅店住的不舒服,你们不满意?”

    “没有。”我尴尬的回答。

    老『妇』突然冷笑,“果然就是你,龙门派掌教张昊,你害了多少人,如今还害我家老头子,今天我必须替天行道!”

    话音落下,老『妇』突然伸手掐印,嘴里念念有词,“九狱主吏,各执戈矛。呼吸**,鬼哭神愁。考召邪原,不得停留。酆都符命,急速擒收。吾今用法,要见踪由。行符召将,犒赏先酬。急急如律令”

    话音落下,这老『妇』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两道黑影,它们齐齐拿着勾魂铁链,袖章上面贴着‘酆’字,是酆都城的阴兵鬼将。

    我愣了愣,这老『妇』究竟是什么人?

    老『妇』怒斥道,“给我上!”

    这俩阴兵齐齐朝着我冲来,正要挥动手中的铁链子,它们二人陡然愣住了,面面相觑脸『色』一沉,瞬间跪地而下,“吾等参见判官大人!”

    我也愣住了,这两个人居然认识我。

    原本怒火中烧的老『妇』,也给愣住了,满脸惊愕的看着给我下跪的阴兵问,“怎么回事?他是判官?他不是龙门掌教张昊吗?”

    我也愣住了,为啥这老『妇』认为我是张昊?

    我赶紧挥手让那两个阴兵快快起来,阴兵回身看着老『妇』,“恕吾等无法为其效力!”

    老『妇』的脸『色』颇有些难堪,本来她召唤这两阴兵是为了收拾我,把我的魂儿带到酆都城去,可却没想到这俩阴兵见到我直直下跪,还不听她的命令。

    空气都安静了,尴尬死了。

    我赶紧开口问,“老人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啥认为我是张昊?哦,对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天,是阳间判官,因为之前收拾过张昊,所以夺了张昊的法印法剑,暂时取代龙门派掌教的职位而已。”

    老『妇』愣了愣,眼眸里透着失望,“原来不是那畜生。今天有人告诉我,说龙门派掌教上了大巴车,穿着一身道袍,身后跟着两个姑娘家,我就想着龙门派掌教就是张昊那畜生,就想报复,没想到竟然弄错了人。”

    “谁告诉你的?”我疑『惑』的问。

    老『妇』沉默了几秒,犹豫起来,“这人是谁我也不认识,是我给老头子烧纸钱遇到的,穿着一身道袍,估计也是个道士。”

    道士?

    “这油灯又是怎么回事?”我继续追问。

    老『妇』低沉着声音说,“我也是茅山派弟子,当年跟我家老头子住这边,因为道门被全真教管制,好多正一道的弟子都被赶出来,我们也是其中一员,我老头子心不服气,就跟龙门派的掌教张昊起了冲突,这张昊跟阴司的勾结,就把我老头子的魂儿给收了,还故意找了搞黑巫术的那帮人,把我老头儿的尸体做成了尸油,变成了尸油灯送给我,这灯里的油是我老头子的油。”

    “那灯里的魂儿,不会是他吧?”我心里一咯噔,要是真是这样,我就犯了弥天大错了。

    老『妇』人摇摇头,“不是,施法的人不是张昊,是他手底下的弟子,尸油一种是用尸体大火熬制出来的油脂,另一种是剪掉死人的下巴,再用火点燃灼烧留下来的油,他弟子把我男人的下巴剪了,可是魂儿却被阴司的人带走了,那弟子估计对这个法术不了解,当然他自己把灯点燃了,我正好发现就把灯灭掉了,他的魂儿就被他自己给收走了,我再用糖水倒入油中,将他的魂儿封锁在里面,等着找到张昊的时候,利用这个来威胁他把我男人交出来。”

    我听到这里,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给老『妇』回答了。

    张瑶向来诚实,不等我开口,抢先一步说,“陈天刚才把灯里的魂儿被灭了,这怎么办啊?”

    那一瞬间,老『妇』人脸『色』都变了,“啥?没了?那我拿什么去威胁张昊啊?”

    老『妇』人双眼通红,眼泪吧嗒的掉下来。

    我情急之中,赶紧说道,“老人家你别哭,这事情既然是我做的,我一定让张昊把你男人的魂带回来!”

    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