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阴谋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怎么在这里?”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已经许久不见老瞎子的女人了,之前我们关系倒也还不错,怎么和这红『毛』鬼搭上关系了?

    白虎的嘴松开,瞎子女人一溜烟滚在地上,这是白晓化作人形,大摇大摆的回到车里,开车的男人脸都吓绿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车子里坐了个老虎,时而化作人形,估计此刻已经有些怀疑人生了。

    瞎子女人缓缓站起身来,眼神严肃的看着我,“天娃子,我平日里待你可好?”

    我愣了愣,“挺好的。”

    瞎子女人眼眶通红,气的哭道,“那你凭啥子把我俩儿子的魂给勾了?”

    我当时有些懵『逼』,“啥?我没有!”

    瞎子女人不依不饶道,“陈天,我晓得我家老瞎子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们欠你一条命,可是做人真不能过分啊,我都亲眼看到你把我儿子的魂勾走了,你说你到底怎样才可以把我儿子的魂儿还给我?”

    “不是,嬢嬢,你到底在说啥子,我听不懂!”我心里猜测这事情不简单。

    瞎子女人哭哭啼啼道,“前天晚上,我亲眼看到你到我家来,进了我俩儿子的房间,第二天我俩儿子就断了气,你说不是把魂儿勾走了?”

    “你确定是我?前天我没回村子,我在虎头村!白晓和张瑶她们都可以作证。”我认真的说道。

    瞎子女人满脸质疑的看了眼车子里的白晓和张瑶,张瑶这才下车走来,唯唯诺诺的看着瞎子女人,“陈天说的是真的。”

    老瞎子和张瑶关系熟络,自然瞎子女人也认识张瑶,清楚张瑶的本『性』,不是说谎的人,便放下戒备之心,皱着眉头说,“不过我确实亲眼看到和你一模一样的人进了我家,突然有人给了我张符,说是让我到坟茔地里找个尸体挖出来,贴上这符就能帮我报仇。”

    “谁给你的?”我问。

    瞎子女人摇摇头,“不知道,我没看到人,就给了封信和符纸在门口。”

    我细细想了下,极有可能是幻术。我才下大巴车,就遇到了老『妇』,老『妇』说有个男人告诉他龙门派掌教来了,恰好这老『妇』和张昊又是敌人,趁着这个恨意弄死我也在情理之中,现在老瞎子的女人也上门找我,说看到了和我长相一样的人来勾魂,说明这个人是会方术玄学的。

    “看来是有人栽赃陷害我,是个通晓道门事情,还会幻术的人。”我语气沉重的说。

    闻到有早晚,术业有专攻,要具备会方术和清楚道门恩怨,多半是道门的人所为。

    矛头直直向着我,多半是和我有仇恨的人,这些日子跟我深仇大恨的人无非是崔判官、张昊、老瞎子。崔判官是阴司的人,不可能太过于清楚道门的事情,这老瞎子都死了,魂飞魄散更是没可能。

    能晓得跟老『妇』有恩怨的人,除了张昊本人,还会有谁?

    脑子里思路特别清晰,瞬间就锁定了张昊。

    这张昊肯定是晓得我爷爷不在身边,想趁着机会来整我,这样才能拿回法印法剑,可是我身旁又有白晓在,张昊本事还没张泽文厉害,自然有所忌讳,不敢亲自出面。

    我隐约觉得,张昊肯定也在城里,想要对我下手,必然会时时刻刻关注我的一举一动。

    我立即对瞎子的女人眨巴着眼睛,故意扯着嗓子吼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没本事就给我滚,你和老瞎子那些事情我还没找你们算账!”

    瞎子女人很聪明,看出来我的用意,也跟着演戏,“陈天!还我儿子命来!”

    我俩越吵越凶,瞎子女人直接上手,给了我一拳头,我顺势往车头用力撞去,正好额头上有血,装死也能更像一些。我此刻并指闷声念咒,“道门陈天,焚香拜斗,太阴幽冥,现光明,尊吾号令,开鬼门,令!”

    我的魂儿顺势从身体里分离,普通人自然看不到,可白晓和张瑶却看得清清楚楚。

    我看着老瞎子的女人说,“那就先委屈你了,杀人要坐牢的,不过我会尽快诈尸!”

    瞎子女人恩声点头,没敢多说话。

    此时此刻,坐在车子里的男人看到这一幕,连忙下车往我身体上扑了过去,见我满头血淋漓,伸手放在我鼻翼前,吓得浑身一哆嗦,“糟了,断气了,死人了!杀人了!”

    男人二话不说,正要打电话报警,却被白晓一举拦下,“这事儿你别声张,毕竟人在你车上死的,你也不想拖累你爹娘吧?”

    白晓是个特别聪明的人,我的一个小举动她便知道我在想什么,不愧是张道陵身边的人,就是不一样。

    男人点点头,心有余悸,显然还不能缓过神来,哆哆嗦嗦的看着已经‘死掉’的我,合着伙帮忙将我抬到了旁边的空地处,又去外面借了草席和白布,将我的身体搁置在草席上面,又盖上白布。

    整个看上去,还真跟死了一样。

    男人拿来香烛纸钱,给了白晓之后,便找了个理由先回家了,估计是被这事情吓得不轻。

    我看着瞎子女人说,“你回去,就去大张旗鼓的说,你把我打死了,尸体丢在主城,你回来避避风头。”

    瞎子女人讳莫如深的看着我,“陈天,你越来越有你爷爷的本事了。”

    话音落下,瞎子女人便离开了。

    我躲在旁边的大树后面,白晓和张瑶一个劲的在我‘尸体’面前,放上香烛纸钱。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四周空『荡』『荡』的,本就没人气,更加显得荒凉渗人。

    不过很快,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仔细看去,一个白衣道人身后跟着两个道士同往我这边走,穿着白衣的正是张昊。

    他看着白晓和张瑶跪在我尸体面前,整个人放肆笑出声来,快步上前,掀开白布瞪眼一看,“哟呵,这小子这么弱不禁风?我还当他多牛『逼』,能把老子的法印法剑夺走,原来也是孬人!”

    他身后的两个道士,开口说,“会不会有诈?”

    张昊不以为然的笑道,“不可能,他爷爷这次没跟着他,就凭他一个小娃娃能有多大心眼?没了他爷爷,他就是条虫,屁用都没有,不过利用了阴山法术,找个红『毛』鬼来弄他,竟然就坚持不住了。”

    我心里极其无语,果然是张昊,还真是被我猜对了。

    我陡然往自己身体冲了过去,合二为一,不等张昊反应过来,猛然张开眼睛,双脚用力蹬下,整个人直直站起身来,“放出消息让跟你有仇的老『妇』找到我,又故意用幻术冒充我,张昊,就你这样的人还想当掌教?”

    我的突然‘诈尸’可把张昊等人吓得不轻,连连后退好几遍,白晓猛然化作老虎,虎视眈眈的站在他们的身后,不容许他们一步的离开。

    张昊脸『色』阴沉,几秒后又冷笑戏谑道,“雕虫小技,陈天你有几个本事,我还不清楚,你不就全靠你爷爷撑腰,现在你爷爷不在你身边,你还敢猖狂,我看你是嫌命活太长了。”

    “你把老瞎子俩儿子的魂儿弄哪里去了?”我懒得和他打嘴炮,眼下张昊手上有三条命,一个是老『妇』的男人,两个是老瞎子的儿子。

    张昊冷冷笑道,“世人皆知,带走老『妇』男人的是龙门派掌教,带走老瞎子的儿子的人可是你,阳间判官陈天,你徇私枉法,滥用职权,这事儿阴司已经晓得了,这次的龙虎山比试,你是去不成了,因为阴司已经派人来捉你回去审案!”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