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闹事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整个人都愣了半天,上下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男人,这男人手里提着公文包,旁边还有行李,看上去约莫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说话稳重成熟,一看就是城里人的口气。

    他说的这个道士,竟然叫陈怀英,普天之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可是在道门中找,唯有我爷爷一人。

    白晓和张瑶两人也都觉得奇怪,满脸惊愕。

    我呆呆的看着男人,好奇的多问了句,“你是说那个道士叫陈怀英,是不是年纪很大了?”

    男人愣了愣诧异的看着我,“你认识?看上去年纪是挺大的,不过赖吃赖喝的模样,没觉得他是个老人,反正一看就是个骗子。”

    听到这话,我也尴尬,爷爷明明说有事情去处理,怎么跑到别人那里蹭吃蹭喝?

    男人又继续说,“我们总公司在江西,重庆这边是分公司,这假道士来了之后,我老板就带他着先去了江西,这道士的东西让我坐火车带过去,说起来都是气,我虽然是个秘书,但也不至于给那臭老头端茶递水?”

    我脸『色』阴沉,虽然爷爷的行为不太厚道,可当着我面说爷爷是臭老头,我心里也不很好受。看着男人带来的行李,本以为是他自己的,没想到居然是我爷爷的东西。

    不过想着爷爷既然去了江西,肯定就能够见面了,江西这么大,我到哪里去找我爷爷,思来想去,又忍不住问他,“叔叔,你们公司在哪里?”

    男人不厌其烦的告诉我,“我们总公司在江西市内,不过这次他们去了龙虎山镇上的临时度假区,也不晓得这老头儿来干什么的,我老板平日里的那个度假区根本没人住,因为这老头儿来了之后,大力整顿,又是清洁,又是调配人员,连我都搞不明白了,这是要把总部搬过去不成?”

    我好奇的问,“这龙虎山镇的度假区离龙虎山是不是很近啊?”

    我自然不晓得那边的地势风貌,只是听地名觉得二者有可能很近。

    男人恩声点头,“就在龙虎山脚下不远处,那一片镇子里有个度假区,老板以前很少过去,主要是觉得麻烦,这次却心血来『潮』非要过去,看着这车子上这么多道士去江西,莫非是你们有活动?”

    我嘿嘿笑了笑,“龙虎山有比试,所以道士们都过去了。”

    男人睁大的眼睛,很不能理解的看着我,“比试?跟电影里一样,华山论剑吗?”

    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我也是第一次去,我不清楚。”

    不过这个男人显然很是吃惊,呆呆的看着我,又看了看旁边那些道士,又惊又喜的看着我说,“不是吧,这道士不是传说中的人物,竟然是真的存在。那你们是不是经常带着一堆僵尸排排站,然后拿着铃铛摇一摇,那些僵尸就蹦蹦跳跳的跟着你走?”

    我当时年纪小,见过的市面也少,他说的是电影里的情节,可我那个时候并没有看过,听上去觉得很茫然,反倒是张瑶替我说了句,“那是赶尸人,不是道士。”

    “哦,是吗?我看电视上演的都是道士做这事情!”男人不免觉得惊讶。

    我好奇的回头看着张瑶,“赶尸人?我都没听过,你从哪里听来的?”

    张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我阿爹阿娘看到的,确实有赶尸人,他们不属于道士,也不属于阴司的人,顶多是会玄学巫术的人,他们穿的袍子不是道袍,而是一种法师袍子,不过世人都误以为那是道士穿的,所以干脆认为道士负责赶尸。不过后来这一脉渐渐衰败,民间各地的手艺人把这能力学会之后,变成了赶尸匠,如今已经很少,几乎难以看到。不过听我阿爹阿娘说,很多偏僻村里,尸体咬人也会请这手艺人帮忙赶尸。”

    原来如此,竟然还真有这事情。

    不过这也让我对张瑶另眼相看几分,没想到她竟然懂得许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因为是晚班火车,到了夜里多少疲倦,我们靠在一起睡了起来。

    车厢内也熄了灯,正好让人睡的更舒服。

    睡意正浓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个人影往我这里靠近,正好『尿』意袭来,我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只手朝着我伸了过来,我身后的背包被拉扯了下。

    我下意识的抓住对方的手,猛地用力扯了过去,瞬间惊醒了白晓和张瑶,她们齐刷刷站起身来,拿起手电筒往对方脸上照去,是个穿着道袍的人,看上去约莫二十岁。

    “你干什么!”我怒斥一声。

    “听说来了个小道士,身上有龙门派的法印法剑,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就这道士!”那年轻人理直气壮的说道,反手就把我甩开。

    我愣了下,这人说话的声音大,原本安静的车厢,瞬间躁动起来,那些穿着黑袍的人也都朝着我们这边移步看来,窸窸窣窣十几个道士都起身围了过来。

    所有人的眼神全部放在我的身上,其中有人微脒双眼,上下轻蔑的看着我,讥讽道,“听说老道士抢了龙门派掌教的法印法剑,给了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还想去参加龙虎山的比试?呵呵,真当道门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

    刚刚抓我背包的年轻人立即开口,“我刚才『摸』到了,法印法剑确实在他包里。”

    这些道士们气势汹汹的看着,说实话我还真不明白,他们对我敌意怎么这么大,虽然没有表现,但是我也不傻,完全看的出来。

    “小兄弟,我们可都是全真教的道士,你这包里藏着的可是龙门派掌教的法印法剑,丑话可先说在前面,就凭你这个不入流的东西,也想掌管我们全真教的弟子,简直是痴人说梦,今天我们道门弟子,就把话撂在这里了,你若不把法印法剑交出来,我们今天就把你从火车上丢下去。”其中一个稍微年长的道士,气焰强势的看着我说。

    我心里一肚子委屈,这些人实在过分,原本以为身为道门中人,应该都是和和气气的,却没想到他们和张昊并无太多区别。

    我心里气不过,白晓正要站出来,我伸手将她按在座位上,这里人太多,要是变成老虎指不定出什么『骚』『乱』,眼下我一人处理便是。

    白晓明白我在想什么,便只好安静的坐在那里。

    我冷冷的看着前面十来个挑衅的道士,怒斥道,“就算我没资格,你们也同样没资格,这里可是火车,大庭广众之下将我丢出去,那就是杀人,杀人是犯法的。”

    道士们听闻呵呵笑道,“小兄弟,我们可以不丢你出去,我们动手杀你,确实要负责,不过,如果用法术的话,神不知鬼不觉,顶多以为你暴毙而亡,谁又会相信法术杀人呢?”

    我心里一沉,这话还真说道了重点,如果用法术这种东西杀人,杀人于无形,何谈犯法一说?

    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认为是被杀。

    我皱着眉头,严肃的看着他们,“呵,这法印法剑既然也是抢来的,若你们有本事,就抢走!”

    这些道士们被我话给激怒了,齐齐准备动手揍我,“啪——”一声响,四周忽然变得亮堂,乘务员大姐冷不丁的从旁边走出来,气愤不已的指责道,“吵什么吵!再吵全部交到派出所去!火车上不允许打架斗殴!吵死了,其他乘客不睡觉了,不休息了!在闹的话,公安机关给予拘留、罚款的行政处罚,情节严重或者造成他的轻伤后果,涉嫌构成刑事犯罪,会被依法判处刑罚。”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