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1章 搭桥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玩意儿肯定有用,既然是葫芦,能吸纳邪恶之气,此刻张净宗浑身上下散发的黑气,不正是邪恶的东西嘛?

    葫芦除了可以盛『药』,还变成只有神人可以出入的洞天福地,可以说利用的地方非常多。

    我定眼看着葫芦,葫芦上面赫然写着,‘复归于朴’。

    在道学里边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是道的别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古代的葫芦用处很多很大,可做法器、可盛丹『药』、酒、水、可做瓢舀水、舀米面,还可入『药』,道士有一种道冠就是带把葫芦盖,寓意自己能象葫芦一样无所不能。

    这神秘男人给我这东西,告诉我是用来救命的,肯定有意图。

    我立即将葫芦盖子打开来。

    里面竟然传来一股极其凶猛的力道,恨不得将我整个人吸附进去,我下意识的赶紧把葫芦盖上,整个人懵『逼』了。

    我愣了下,看着此刻张净宗的模样,又把葫芦对着他打开。

    “嗖嗖——”。

    一阵狂风袭来,这葫芦像是疯了似的,极其猛烈的力道对着张净宗吸了起来,只见张净宗浑身四周的黑气,原本杀伐之力被尽数吸入这葫芦之中,张净宗愣了愣,瞪眼一看,“你!你怎么会有这个法器!”

    不等张净宗说完,那葫芦的速度极其迅猛,直接将张净宗整个人都给吸了进去,一溜烟关进了葫芦中,我连忙将葫芦盖住。

    此刻没了进攻,张泽文松了口气,眼神回头看着我,微微扬起嘴角,不过才一秒钟,他顿时倒地,浑身到处都是血迹,根本不看不清楚他原本的样子。

    浑身到处都是血痕,血糊在脸上,彻底成了血人。

    张泽文失血过多直接晕倒了,我连忙掏出符纸,将他身上每一处都贴上了符箓,并指念咒,“敕!”

    “敕!”【!* !&最快更新】

    “敕!”

    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疯狂的用隔山止血咒给张泽文治疗,不过一会儿就感觉到自己鼻子内一阵热流涌现,耳边不断有滴答声。

    旁边的道士看在眼里,惊呼道,“陈天你别施法了,你七窍流血了!”

    我愣了愣,眼睛也有些看不清了,眼前只觉得暗红,让我顿时有些害怕了,脑子一阵晕乎,瞬间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看来这和爷爷说的一样,有些东西不能用力过猛,否则法术殆尽消耗的是自己的五脏六腑。

    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脑袋沉重的很,直直摔到在地上。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的床上。

    四周是爷爷之前住的大别墅的环境,我愣了愣,赶紧从床上起来,见张瑶乖巧的坐在旁边,她见我醒来,急忙过来问,“陈天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愣了愣,“怎么回事?我怎么回来这里了,不是在龙虎宗吗?”

    张瑶说,“我们和你爷爷赶去龙虎山的时候,也是听说那边比试出了问题,上去就看到你们都倒在地上,爷爷他们就把你们带回来了。”

    “我们?”我满脸都是疑『惑』。

    “对啊,你和张泽文还有白晓。你们都倒在地上,爷爷就一起带回来了。”张瑶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说。

    我心里一沉,当时就回想起了张泽文手受伤的一幕,“张泽文在哪里?”

    “在旁边,你爷爷他们都在那个房间呢!”张瑶说。

    我跟着张瑶的身后,离开卧室走向旁边的屋子,刚一推开门就看到了爷爷和二爷爷都在里面,旁边还有白晓,他们齐齐围着张泽文。

    我当时很害怕的问了句,“张泽文怎么了?”

    爷爷皱着眉头,语气严肃的看着我说,“还剩一口气撑着。”

    我愣了愣,回过头看着床榻上的张泽文,浑身被纱布包裹,已经看不清楚他的模样,这么多伤痕,这得有多疼,他也不过比我大几岁,也还是个孩子。

    张净宗怎么下的了这么重的手!

    我当时就忍不住哭鼻子了,爷爷满脸严肃的看着我问,“你们到底干了啥,我们去的时候,一片狼藉,许多道士都说你和张净宗打起来了?”

    我赶紧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爷爷,爷爷听了这话,皱着眉头,“这就更奇怪了,我们去的时候,你身旁只有法印法剑,却没看到你说的葫芦。”

    “啊?葫芦不在我身边?可是张净宗就关在葫芦里面,要是被别人拿走将他放出来,那不是更要出问题!”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二爷爷也跟着说了句,“对啊,我们去的时候,你身旁就一个布袋子和法印法剑,其他的就什么也没看到了。”

    我听到这话,心里很担忧,毕竟这葫芦是姜氏族人给我的,那东西指不定宝贝着呢,里面又装着张净宗,若是把他放出来,张净宗必然要继续作妖。

    不过眼下我担心不仅仅是这个,而是张泽文。

    “爷爷,张泽文这情况该怎么把?我不想让他死!”我连忙说道。

    我越想越害怕,手脚指不住的哆嗦,爷爷伸手拍了下我的后背,“有老子在,莫要担心,老子不让他走,阎王也不敢收!”

    我愣了愣,呆呆的看着爷爷。

    “刚才已经帮着把这孩子的伤口止了血,皮肉伤倒也是解决的差不多了,不过这小子虽然还有一口气在,却虚弱无比,稍有不慎就会一命呜呼,我已经用了搭桥术让他的气撑住,农村流传有一种叫做搭桥的方术,用两根筷子搭在碗的两边,要是筷子、碗之间能成一个三角形,就能留住将死之人的最后一口气。”

    我这才看到,在张泽文的床头柜上面赫然摆着碗筷,搭成了个三角形的模样。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继续追问。

    “这孩子气虽然在,但是人有三魂七魄,他这三魂丢了两魂,必须要抓紧直接找回来,否则的话,就是不死,也是醒不过来。”爷爷语气沉重的对着我说。

    “到哪里去找?”我又问。

    爷爷说,“丢魂大多都会游离在阴司边界,但是具体的位置却不得而知,除非亲自走阴,去把张泽文的魂魄找回来,眼下张净宗很有可能会被人放出来,此刻我是肯定必须在这里守着,陈天你去走阴,把张泽文的两魂儿带回来,记着,三魂在于精神中,七魄在于物质,所以人身去世.三魂归三线路,三魂之中。天魂为阳,地魂为阴,命魂又为阳。天魂幽魂,地魂守尸魂,命魂真魂,这丢的必然就是幽魂和命魂,地魂守着尸体没走,他们长得和张泽文一个模样,不过『性』格是截然不同,所以必须要用最快的方法带他们回来,否则张泽文就真的没救了。”

    我恩声点头,白晓听了这话,忍不住开口说,“我也要去!”

    爷爷却摇头,“你去不了,张泽文和陈天,是有因果缘分在里面,张泽文受伤主因陈天而起,这事儿只能让他自己去。”

    白晓听了满是失落,眼神直直的看着我,起身朝着我走来,气呼呼的开口说,“陈天,我警告你,虽然我们关系不错,可是张泽文是我的底线,他要是真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点头应道,“我晓得,我也不希望他有事。”

    白晓咬着嘴唇,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张泽文,看得出来,白晓对张泽文是真的很在乎。

    对于走阴我已经很熟悉,二话不说直接并指念咒施法,随后踏步离去。

    面前是幽幽的鬼门关,青铜大门两旁的阴兵见我走来,赶忙传话给其他阴兵,“阳间判官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