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 丧魂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果不其然,外面走来的是司殿手里的阴兵,在他们的中间带着村长的魂儿走了进来。

    女人整个人都愣住了,对于村长的出现,完全震惊了。

    “你……你回来了?”女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整个人怔怔的盯着村长。

    村长微微扬起嘴角,“嗯,我回来了。”

    此刻这些阴兵走进来,进到我在这里,齐齐跪了下来,“吾等见过酆都大帝!”

    这一跪拜,把旁边起先一直不相信我身份的女人,满脸震惊的看着我,很是不相信她耳朵所听到的。

    “辛苦了。”我事先让女人准备好的香烛纸钱放在旁边,我连忙将这些东西递给他们。

    他们齐齐看到手中的东西,受宠若惊似的,满脸惊讶。

    毕竟做这些事情,对于它们而言,不过是完成任务。

    香烛纸钱在阴司本就是稀缺的东西,更加惊喜,平日里他们可是得不到这些东西的。

    突然拿到这么多,自然是万分感激。

    不等我反应过来,他们竟然齐齐跪下来,使劲磕头,“谢大帝赏赐!”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虽然晓得阴司的福利向来不好,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夸张。

    我赶紧将他们扶起来,“好了,用不着这样,你们快回去了。”

    阴兵齐齐拜谢,然后离开了村子。

    此时此刻,女人呆呆的看着我,震惊不已的说,“这……你真的是酆都大帝?”

    我恩声点头,“正是在下!”

    心里莫名有些得意,让她不相信我的,这下可打脸了吧?

    女人脸『色』很是尴尬,估计想到她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话,就觉得很是不好意思。

    “没想到这阴司的酆都大帝,竟然是个这么年轻有为的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过我男人的魂儿既然回来了,怎么才能活过来?”女人很是着急的问我。

    我笑了笑,淡定的告诉她,“这魂儿才走没多久,直接回到身体里去就是了,村长,你往身体里趟过去。”

    村长愣了愣,全然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便按照我的方式去做,往自己的尸体上躺了过去,就看到村长的魂儿和身体重合在一起,瞬间魂儿看不到了,村长原本盖着白布,忽然被他自己掀开来。

    村长满脸懵『逼』的睁眼坐起身来,回过头看着我们,“我这是回到自己身体里了吗?”

    女人当时就哭了,不等我开口,直接扑了上去,一把将村长抱住,嚷嚷起来,“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要是把我丢下了,我该怎么办啊!”

    村长微微扬起嘴角,伸手拍了拍女人的后背,“哎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哭个啥子嘛,莫哭了。”

    村长和女人两人之间,看上去确实很是恩爱。

    不过女人再三叮嘱过我们,千万不要把她是虎的身份告诉村长,这样会吓坏村长的。

    更不能让村长知道,她就是当年被火烧的虎,村长是当年张家祖宗的转世,这才千辛万苦找到了村长。

    女人不想重蹈覆辙,这一世,只想和村长好好的过日子。

    我和张泽文自然也不是惹是生非的人,能看到有"qing ren"终成眷属的事情,自然也求之不得的希望他们好好的。

    等着村长和女人叙旧完了之后,我便看着村长问,“张家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你已经死过一遍了,无所谓再说了。”

    村长的脸『色』很是难堪,对于我这番话,他很是不理解,连忙开口,“兄弟,这话是啥意思?”

    “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你这次之所以被张家的黑白童子杀害,也是因为我在张衡宅子里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册子,翻开看了不该看的文字,所以你才丢了命。我只是很想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我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说。

    村长听了这番话,脸『色』很是难堪,对于张家的秘密他一直在守着。

    突然要他把秘密说出来,一时之间显得有些为难。

    “你这条命可是陈天带回来的。”张泽文冷漠无比的看着村长说。

    村长叹了口气,满脸无奈的说,“其实对于我们张家的秘密,我虽然一直保守着它,可是从未真正理解过这其中的意义。字面上的东西,你们看的出来,我也看得出来。可是我并不清楚,我张家的命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别人来拯救,就算是帮着改变这命运,为啥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还真是不明白了。”

    村长不明白的,也是我所不明白的地方。

    村长又继续说,“不过,早些年我爷爷留下过一句话,说是将来会有人来拿走这东西,我们张家的秘密虽然会保不住,但是命运却能改变,而张家的命要追溯到张道陵的时期,我确实不清楚这其中的东西,怕是只有真正改变它的人才会明白。”

    我听到这里,整个人也很是无奈,我还真不明白。

    此时此刻,村长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对了,我刚才跟着阴兵过来的时候,途中看到了阴山派的道士,他们朝着另一边的方向走,奇怪的就是我还看到了和你们一起的姑娘,也跟着他们走。”

    “什么?”我和张泽文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全然不能理解这个事情是怎么出现的。

    张泽文脸『色』阴沉,“不可能,白晓和张瑶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跟着阴山派的道士走。”

    村长听了这话,很是无奈的说,“那些人我见过,我自然晓得是阴山派的人,因为咱们村子出事后,这些道士也不穿道袍了,全然穿着咱们老百姓平日里的衣服,根本看不出来他们是阴山派的人,我们路过的时候,看到那两个小姑娘好像在找什么,就跟着那些人走了。因为阴兵带着我走,我也没敢多事。”

    听到这话,我和张泽文可按耐不住了,白晓和张瑶两个人在一起,虽然法术厉害,可真是中了圈套,这一切可就不好说了。

    张泽文眼神极其恐怕的看着村长,怒斥道,“她们人呢!?”

    村长被这突然起来的怒吼声下得一阵哆嗦,连忙开口说,“我看着他们往东边走了。”

    我和张泽文二话不说,拿着罗盘找到东边方向就冲了过去,哪里还敢多想其他的事情。

    此时水井村已经漆黑无比,我拿着手电筒四周照『射』,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她们。

    我心里很是着急,如果她们真出了什么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那阴山派的道士可都不是什么好人,什么丧尽天良的行为可都做的出来。

    “等等……”张泽文忽然脸『色』严肃的看着我说,伸手将我按住。

    我愣了愣,连忙回头看着张泽文,“怎么了?”

    张泽文紧紧皱着眉头,“有脚步声。”

    我赶紧闭嘴,此刻四周安静的很,原本没有注意到的声音,也被放大了出来。

    果然,在我们的身后,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在四周的草丛旁边晃动。

    我和张泽文面面相觑,不用多想,有人在埋伏我们。

    “滚出来!”我怒斥一声。

    陡然间,四周忽然窜出来几个人影,在黑夜之中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

    此刻,我看不清楚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就听见四周传来了呼呼作响的声音。

    “小心。”张泽文猛然喊了一声。

    不过眼下已经晚了。

    我的背后传来阵阵疼痛,整个人的骨头被扎穿了似的。

    我回头看了眼,我的背上赫然被『插』着几根带着符文的竹签。

    “这是……丧魂钉!”张泽文眉头紧皱,脸『色』十分阴沉,眼神里全然都是恐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