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 形势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鲁班书》记载的法门,大多属于方术,也有一些属于技术秘密。书中的内容庞杂繁复,一般人很难窥其门径。

    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千万莫要惹怒了木工匠,否则会给自己招来杀伤之祸。

    “可是它们害人的目的是什么?”我好奇的问。

    张泽文皱着眉头,伸手用力打在我脑门上,“你个糊涂蛋子,刚才分析的事情,又给忘了?这计划肯定是个大工程,想要渗透进去,必然要一步一步来,这蛊术家族的人,通过下蛊来害人,他们鲁班后人也有法子让人不经意的死亡。”

    我哦了声,点点头。

    张泽文又说,“一些达官贵人,多给点钱,就能选个圣水宝地,至于那些微不足道的人,运气不好,就买了这风水煞气十足的房间。同样那些蛊术家族的人,虽然下蛊害人,也有救人之道,有些利民的灵丹妙『药』,就是靠他们。所以说,原本都是造福别人的好事,被利用之后,就成了可怕的事情。”

    如此一来,光凭我和张泽文两个人要和这么多人斗,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必须要动用阴司的资源才行。

    正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就在我们前面,“砰!”地一声,忽然一个人摔了下来。

    一瞬间,把我和张泽文都给吓到了。

    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男人摔在地上,血流一地,当场死亡。

    我和张泽文猛然抬头看着人掉下来的地方,赫然有一个阴魂恶狠狠的盯着楼下的尸体。

    我和张泽文面面相觑,那旁边的售楼部的人也给吓到了,赶忙打电话救人。

    张泽文和我连忙朝着刚才阴魂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上了顶楼的时候,我整个人竟然没喘一口气。

    这大白天的,竟然有阴魂在作怪。

    阳台顶部,四周望去,果然一个阴魂直直的站在阳台前,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长得极其好看,一双摄魂的眼睛。

    “你是什么人!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我怒斥一声。

    阴魂女鬼咧嘴一笑,“道士?”

    阴魂女鬼又继续说,“那个男人该死,我只不过是替天行道,你们知道那个死去的人有多可恶吗?”

    “阳间有阳间的法律,阴司有阴司的法律,你这样来『插』手,就是不可以的!”我怒斥道。

    女鬼呵呵笑了笑,突然间眼神暴戾无比,“你们管了吗?那个贱男人,朝三暮四,害了我几个孩子都未能出世看看人间一眼!”

    “你的几个孩子?”我疑『惑』的看着她。

    女鬼阴森一笑,伸手指了指我身后,“它们都在你身后呢!”

    我猛然回头一看,赫然有五个小鬼齐齐站着我和张泽文的身后,它们每个人脸『色』都阴沉无比,看上去怨气很重的样子。

    这种婴孩早就成了化生子。

    它们瞪着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们。

    我微微皱着眉头,“我可以送你们去阴司,直接超度轮回。”

    女鬼冷冷一笑,极其可笑的看着我说,“我们要的是还魂!重新活过来!你们这群道士根本就没用,不用等你们了,我只需要等着大阵逆转,当整个城市变成阴阳逆转的存在,我们所有死人都能活过来了。”

    说完这话,女鬼忽然间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张泽文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城里的鬼怪,都已经有了这般能力?可以从我们眼皮子底下跑?”

    我仔细一想,这里玄术的人多,指不定是背后有人『操』作。

    “泽文哥哥,这女鬼知道大阵的事情,说明她背后应该有人在指使,肯定是玄术家族的人。”我说。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一旦死人聚集这里的大阵就会被改,到时候就棘手无比。”

    “先把那个花姐搞定,这一带的人肯定都听她指挥,她这根线断了,必然会让计划阻断一部分。”我立即开口说道。

    到了夜里。

    我和张泽文又一同前往酒吧。

    酒吧人员给我们安排进去。

    我刚刚坐在沙发上,花姐就从旁边走来。

    我眼睁睁看到今天发生了死人的事情,不管男子生前做了什么,也绝不是这样来裁决。

    这一切,如果没有花姐指使这些妖魔鬼怪来作恶,是不可能会发生这些事情的。

    也是第一次,有种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在我面前作恶,我却阻止不了。

    花姐呵呵笑了笑,“你们又来了呀!来的正好,我有事情要交给你们去做,既然你们是全真教的人,那就是张净宗的人,都是自己人,我也不跟你们兜圈子了。”

    “你要我们做什么?”我好奇的问。

    花姐扬起嘴角说,“张净宗现在需要这城市的七条龙脉之气,可是我花姐手上有用的人才并不多,这七条龙气是镇压城市命脉的存在,我一个会蛊术的人,还真没这本事。不过你们道士肯定就不一样了,我可直接说明,你们把这任务做好了,想要什么东西都可以拥有。”

    我和张泽文面面相觑,正因为这个事情头疼,竟然误打误撞送上门来了。

    我故作害怕的说,“可是你们这么厉害的人都不行,我一个小喽啰哪里有本事!”

    花姐笑了笑说,“我手里的都是妖魔鬼怪,那七条龙气的支脉阳气过于强烈,那么杂碎稍微靠近,魂飞魄散都是必然的,怎么可能搞定?”

    花姐见我犹豫害怕,又继续说,“你们倒是都是阳刚之气的人,接触那些龙脉更为方便,你也不是不知道,如今你们道门四分五裂,好多道士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瞬间,原本还到处可见的道士,突然就全部消失了,就连张净宗都在纳闷。”

    “你说道门的人都不见了?”我愣了愣。

    不得不承认,只从上次龙虎山出了事情之后,原本那么多的道士,近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就连我都觉得奇怪。

    不过后来因为处理阴司的事情,也就没有在意。

    这个花姐这么提出来了,我也瞬间意识到,好像是不大对劲。

    花姐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可不是嘛,道门的人都不见了,所以我能找到你们俩个,也是没办法了,张净宗正好需要人来立功,一旦你们成功了,岂不是各派掌教的位置,你们来当?明人不说暗话,这任务本来上面交给我来做,可我蛊术厉害,可对付镇压城市脉络的七条大龙,我可没这本事。”

    张泽文见势,便说,“如果我们答应来做,是不是我们要什么都可以给?”

    我心里一阵发笑,这张泽文向来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演戏起来,比我还牛『逼』。

    花姐嗯声点头,“当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钱的话,这酒吧的我能让你们入股,女人的话,那更不是问题。”

    话音落下,花姐从兜里掏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一行地址,“你们照着这个地方去找就对了,记住,这,龙气一定要引出来,然后对准那酆都城的方向,去找一个叫陈天的人,让它们去袭击!”

    “哦哦,好的。”我乖巧的点点头。

    我和张泽文从酒吧走了出来,两人不禁对视一笑。

    “哥,你演技越来越精湛了啊?”我不禁打趣起来。

    张泽文顿时把脸一虎,冷冷的说道,“那不是演技,而是试探。”

    “试探?”我愣了愣,全然有些不理解。

    张泽文又说,“那女人的四周都有眼线盯着,我们刚才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他们都是阴山派的人,我刚才故意这么说,是想看那些阴山派的人有没有反应,果然说完那句话,他们就互相使了眼神,我们过去,他们一定也会过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