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6章 爷出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数万精兵的冲来,这些飞僵也感受到了后盾的力量,更是疯狂的飞跃而来。

    七龙见势,一跃而下。

    这七条龙顺势朝着那扑来的飞僵一口吞下,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几十个飞僵都被它们吞入了肚皮之中,被纯阳罡气所吞噬。

    我将第一法剑握在手中,踏着龙背纵身一跃,挥着法剑就往那些飞僵头上砍去。

    呲啦一声。

    数十个飞僵脑袋被我削掉大半。

    而与此同时,迎面而来的天兵天将,轰然朝着七条龙冲了过来,挥舞着他们的剑朝着七龙刺去。

    七条龙猛然甩着尾巴。

    吧嗒——。

    原本袭来的天兵天将,赫然被摔倒在地上。

    不过这些龙的身上,也逐渐开始透着殷红的血渍。

    眼下情况不容乐观,持续僵硬下去,只怕这样七条龙会受重伤,它们是守护重庆城的重要存在,可千万不能出事。

    这漫山遍野的飞僵也跟着袭击而来,它们毫不畏惧,一涌而上。

    北太帝君见势,阴冷的笑了笑,“都叫你们别再跟我叫板了,我拥有的是神力,你们这群人不过是杂碎!”

    九天玄女确实能力属于天界的人,天界掌管三界,我们都不如她厉害。

    眼下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虽然十万阴兵再此,可是玄女之力绝不容小觑。

    七条龙更是不可以为此受伤,否则重庆城一旦崩塌,其他城市未必会幸免于难。

    我厉声呵斥,“你们都快回去!镇压城内才是关键,这里我自有办法!”

    这七条龙却很不情愿,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猛然朝着那些飞僵撕咬过去。

    “快离开这里!我命令你们!”我气愤不已的看着它们。

    虽然心中明白,它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帮助我,可是我绝对不能让它们冒险,各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龙脉所在,龙气才是保证阳间秩序的东西,一旦出现崩塌,就会天翻地覆。

    七条龙猛然回头看着我,对于我狠狠下令的态度,它们不敢违抗。

    “吼——”。

    它们齐齐低吼,一跃而上朝着外面冲了过去。

    很快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这下我才松了口气,整个人轻松多了。

    张净宗微微皱着眉头,“这七条龙能耐之高,你让它们离开,这不是无疑给自己添堵?”

    我冷冷的看着张净宗,“它们不是用来保护我的,我不需要。”

    就在这个时候,老瞎子的女人忽然用着恳求的语气对北太帝君说,“我求你了,不要伤害陈天好不好?”

    北太帝君冷眼的看着阴兵和飞僵们的厮杀,极其可笑的回头看着瞎子女人说,“九天玄女之力,才是统治阴阳两界最好的力量,陈天不知天高地厚,若他此刻求饶,我必然能留他一命。”

    瞎子女人见势,连忙看着我说,“陈天,你快求他,有什么比你的命更重要。”

    我呵呵一笑,冷冷的说道,“谁求饶那可还真不一定。”

    我立即掐印,并指念咒,“令持符命,掌握威权。风雷交作,霹雳震轰。区分昼夜,考鬼穷源。总领雷局,公道无偏。吾今役使,成欲如言。急急如律令。”

    轰!

    一声响。

    原本被阴气所笼罩的阴司,瞬间被乌云密布袭来,一股股雷鸣闪电密密麻麻的涌现在天空之中,齐齐下压,仿佛伸手就能触『摸』。

    飞僵虽然厉害,会法术,如果让十万阴兵对付这十万飞僵,我还真不可能赢。

    但是,别忘了,老子陈天也是有用的人。

    “敕!”我一声令下。

    雷电轰然而下。

    呲啦几声。

    漫天的雷电如同发了疯一样,齐齐朝着这些飞僵猛击而去。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瞬间,飞僵就被击倒了一大半。

    眼下北太帝君眼红气急,“回来!”

    那些原本朝着我扑来的飞僵,听到了指令齐齐后退,不敢在贸然前进,否则,它们在一瞬间全军覆没。

    老瞎子的女人也着实震惊眼前的一幕,她确实也没想到,我竟然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法术了。

    不过北太帝君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他紧紧拽着瞎子的女人,一股力道不断从女人身体抽取,换入了北太帝君的身体里。

    张净宗眼神骤然一聚,立即说道,“他在吸取玄女之力,一旦玄女之力被抽走,这个女人活不了。”

    我愣了愣,这可不行,我答应了瞎子的俩儿子,一定要把他们的娘带回来。

    我当时也没多想,并指念咒,“敕!”

    雷电集聚而来,齐齐朝着北太帝君的身体劈去。

    北太帝君眼神猛然一阵收缩,轰然间,身体里赫然发出紫『色』的气流,将无数雷电排挤阻碍,根本无法击中他的身躯,仿佛变成巨大的隐形盾牌,将其死死护住。

    如此一来,我想要伤及北太帝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是。

    张净宗全然看在眼里,语气严肃的说,“别逞强了,赶紧离开这里,去找你爷爷。”

    我愣了愣,一脸懵『逼』的看着张净宗,“哈?”

    张净宗的脸『色』极其严肃,“我让你去找你爷爷。”

    我心里一阵纳闷,张净宗与我爷爷是很不和,也不用这个时候喊我爷爷来送死吧?

    张净宗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便说,“我和你爷爷当年联手作战无数,我们之间的配合无人能比,你爷爷和我一起才能伤及这九天玄女的力量。”

    我差异无比,虽然张净宗和我爷爷都很厉害,可是九天玄女的力量我见识过,根本就无法对抗。

    正在这个时候,酆都城门口走出来一个人。

    我定眼一看,正是我爷爷。

    爷爷冷冷的看着张净宗,“是你求我来的。”

    张净宗不禁笑了笑,“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傲娇,得,我求你来的。”

    我心里不禁诧异的很,莫非爷爷刚才一直都在城门口看着我们,一直在等张净宗来求助?

    爷爷的心还真是海底针,我越发不太明白了。

    北太帝君见到我爷爷的出现,更是讽刺的笑道,“张净宗、陈复阳,你们二人不共戴天,竟然还会联手?简直是件多么可笑又讽刺的事情,是,你们当初方外称道门双杰,叱咤风云,无人能匹敌!如今一个成了妖人,一个成了苟延残喘的老头,竟然还妄想与我天界神力对抗?你们是不是太自以为是?”

    北太帝君向来被我爷爷和张净宗压制,对于他们二人,早就不满意了。

    当年也是张净宗和陈复阳到了酆都城,与北太帝君重新定下规矩,除阴司阴差、土地、城隍可至阳间捉拿阴魂外,阴司阴兵、城隍级别以上的人皆不得游走阳间,道门有权『插』手阴司城隍庙以下的机构。

    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导致北太帝君之后一直被压制,如同傀儡。

    好不容易我爷爷被赶走归隐山林,结果张净宗又不断压制北太帝君做事。

    北太帝君早就对他们二人有极大的怨言。

    现在有九天玄女之力在手,北太帝君正好以此泄愤。

    爷爷冷冷的看着北太帝君,瞥眼看着他四周的飞僵,“这么多的飞僵,看来是把整个川渝千百年来的尸体都汇聚于此了,可惜了。”

    “可惜什么!”北太帝君怒斥一声。

    爷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可惜了,可惜它们来到了这里。”

    话音落下,爷爷陡然双手绕动。

    四周的飞僵,忽然齐齐仰天,吐出各自口中的一口黑气。

    不过一秒钟的功夫,这些飞僵就倒在地上,瞬间化作青烟消失不见。

    这一下子,把我都震惊住了,爷爷平日里总说不要杀人,所以我很少看他施展法术。

    而此刻的瞬间,我第一次知道,不需要念咒语,不需要太多的动作,就能顷刻间将这所有的飞僵一举消灭。

    这等能力。

    绝对不是天师掌教能匹敌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