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0章 十八层地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冷眼看着周鹏易,“你不是向来目中无人吗?”

    周鹏易一下子就慌了神,连忙开口说,“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小人得志,今时今日,我发誓,再也不做任何对道爷不敬的事情。”

    “好,你记住你的话,若再有这类事情,我可不会对你客气,相信你也看到了,我能让他们出来,也能让它们杀了你。”我用着威胁的口吻说道。

    周鹏易听了这话,连忙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我晓得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瞥眼看着孤魂野鬼们,“你们都散了吧。”

    孤魂野鬼们纷纷点头。

    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它们如同鸟兽状散开,赫然消失不见。

    阴气逐渐消失,随之而来,是一阵安静。

    此时此刻,周鹏易顿时松了口气,满头冷汗不断的落了下来。

    我冷冷的看着周鹏易,“以后好自为之,少在用那种方式去刁难别人,换做其他人,你今天这条命,可就只能下去了。”

    周鹏易冷冷一笑,“臭道士,你敢威胁我?是,你是有本事,不过,就算我死了,我也成了鬼,你能把我怎样!”

    “嗯,死了就下阴司去,正好,阴司也听我的指令,送你入油锅地狱,还是刀山地狱呢?”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

    周鹏易怔怔的看着我,又呵呵笑了笑,“得了吧,你虽然能有本事招惹这些孤魂野鬼来糊弄我,不过,这阴曹地府你说了算,怕是你小小年纪,吹牛太过了吧?”

    我好奇的看着他,“看来你今天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啊?”

    周鹏易却满不在乎的说,“咋个,莫不是你还能请动阴间的人来抓我不成?”

    本来我以为,他这种人吓唬一下,就行了。

    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这种人就该往死里整。

    我冷冷的看着他,拿着符纸写下文书,一把火烧了过去。

    刚烧完。

    四周忽然发出轰隆作响的声音。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黑白无常二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白无常名为谢必安,属阳。时常满面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其头上官帽写有“一见生财”四字,予感谢并对恭敬神明之人以好运,尊之曰“活无常”,“白爷”等。对男性吸其阴魂,对女性散其阴魄。

    黑无常名为范无救或称无赦、无咎,属阴。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官帽上写有“天下太平”四字,意为对违抗法令身负罪过者一概无赦,尊之曰“矮爷”或“黑爷”。对女性吸其阳魂,对男性散其阳魄。

    这二人在道教记载中,写的很是明确,这俩人形影不离,也是拘魂使者当中,最出名的两个人。

    之前倒也见过几次面。

    这么赫赫有名的黑白无常,自然这周鹏易也给愣住了。

    下意识的冷笑了两声,“找两个人打扮成这幅模样,冒充一下,就以为我会上当。”

    此刻黑白无常朝着我走来,毕竟我曾经是酆都大帝,他们对我也很是敬重,行了个道礼说道,“大帝有何吩咐?”

    我瞥眼看着周鹏易说,“把他的魂带去地狱刑法溜达一圈,不用受罚,就让他感受一下,到时候再带回来,辛苦你们了。”

    黑白无常呵呵笑了笑,“大帝客气了,你难道要求我们帮忙,我们可荣幸的很!”

    说完这话,黑白无常二人赫然将铁链子抛出来,瞬间挂在了这周鹏易的身上,用力一扯,周鹏易的魂儿就被拉扯了出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站在那里,自己却渐行渐远,当时就吓坏了。

    我并未理会,只管让黑白无常带他去地狱刑法里转悠一圈。

    一溜烟的功夫,黑白无常就把周鹏易带走了。

    此刻张泽文略有些担心的看着我,“这个男人说到底是方内人,这么整他,怕是不好。”

    爷爷听了这话,连忙说道,“呵呵,怕个锤子,这种傻驴蛋子,就该好好整一下,陈天总算是有老子当年的脾气了,就该整!”

    张泽文尴尬的看着我和爷爷,“你俩真是一家人。”

    爷爷得意的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敢来惹老子,老子必然要他不好过!”

    “对,爷爷说的对!”我俩一唱一和,弄得张泽文全然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爷爷又忽然开口说,“既然你们也打听到了张净宗的行踪,到时候打算怎么做?”

    我瘪了瘪嘴,“张净宗到了这里,就想和他们联手对抗阴司,我们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做的。”

    爷爷呵呵笑了笑,“这个张净宗已经是个妖人了,想要让他回到正道是不可能的,你们这次去了,只管在张净宗面前传递一个消息,就是老子快死了,在阴司养身体。”

    我好奇的看着爷爷,“这就是你说的扮猪吃老虎吗?”

    爷爷却说,“不,张净宗虽然可恶,不过以他的性格,他是不会想要我死的,陈天,你要记着,任何事情,不是非要打打杀杀才是唯一解决的目的,很多时候,斗智斗勇,靠的是智慧,是谋略。对付张净宗,不用跟他斗法,他不想老子死,必然会有弱点暴露给我,我才有办法zhi fu他。”

    “弱点?杀了他吗?”我好奇的问。

    爷爷听了呵呵笑了笑,“杀他,以你们三个人现在的能力,杀他并不难,不过杀人并不是解决的唯一途径,让对方彻底臣服才是智慧。”

    “爷爷,我不懂。”我说。

    爷爷又继续说,“我要你统一道门,难道你就必须要把道门的人杀了来zhi fu吗?”

    “这……确实不用。”我尴尬的说道。

    “对喽,你啥也不管,你只管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是了。”爷爷说。

    张泽文好奇的看着我爷爷,“那玄门家族和阴山派的人呢?”

    “玄门家族好对付,不过阴山派有个阴山老祖,这阴山老祖牵扯了三界,这人你们千万别动,当年张道陵都没能对付他,你们可别轻举妄动。”爷爷语气严肃的说道。

    此刻张泽文忽然陷入了沉思,“这次……我就不去了。”

    我愣了愣,忽然意识到,张泽文和张净宗现在的关系略有些尴尬。

    爷爷却呵呵笑了笑,“怕什么,迟早都要见的,张净宗虽然有时候做事狠毒,不过你若出现在他面前,肯定不会不顾亲情,放心好了。”

    张泽文的脸色阴沉无比,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我不晓得怎么面对我爷爷,我实在无法接受他的状态,曾经在他的熏陶下,我才知道道门是个多么好的地方,可是也是因为他,我才知道,原来很多事情,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爷爷却说,“泽文啊,作为长辈,我想告诉你,若你要正道,走向一条明道,你就必须要克服你害怕的东西,一旦克服了,你才能真正的去一心向道,无所畏惧。”

    张泽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

    黑白无常带着周鹏易的魂儿走了过来,此刻周鹏易满脸泪痕,浑身颤抖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黑白无常直接将他的魂儿扔进了他的身体里。

    周鹏易满脸惊愕的看着我们,这下彻底被吓到了绝望,立即冲着我疯狂磕头,脑门都被撞出了血,“道爷,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没想到您年纪轻轻,竟然地位如此不凡,我再也不想去阴司了,太恐怖了,太恐怖!”

    黑白无常二人呵呵笑了笑,“不过是十八层地狱游览了一遍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