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7章 重伤张净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净宗听了这话,又忽然呵呵笑了笑,“张昊是我亲儿子,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阴司受苦?”

    以我对张净宗的了解,他绝非是个心疼张昊的人。

    之前我们在桃止山的那场争斗中,就已经看得出来,张净宗对于张昊的死活根本就没关系,他突然来找我要张昊,怕是这其中又有什么诡计。

    虽然我爷爷假意装重伤,来牵制张净宗。

    可是张净宗这个人,始终是有问题的。

    张昊心狠手辣,不少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我肯定不可能就这么白白把张昊交给张净宗。

    我一脸阴冷的看着张净宗说,“张昊是不可能给你的。”

    张净宗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阴冷,极其严肃的看着我说,“陈天,我现在不想和你有任何的矛盾,但是张昊必须交出来。”

    我转念一想,白扇先生一边帮着我们,一边帮着张净宗,张净宗指不定是听了他的安排。

    我便呵呵一笑,故意说,“你就这么相信白扇先生?”

    张净宗果然愣住了,脸色略有些诧异的看着我,眼神出卖了他,显然这件事情,真和白扇先生有关系。

    沉默了几秒后,张净宗便开口说,“白扇先生有他的主意,你只管把张昊交出来便是。”

    “我只能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张昊也是个心肠歹毒的人,想要培养至阴至邪的人,就必须要有这样的魄力,只怕白扇先生是想让张昊变成第二个北太帝君,趁着这个机会,将阴山老祖拿下?”毕竟很多事情我也都知道了,想要猜到白扇先生的目的并不难。

    虽然白扇先生完全可以用张净宗这样的恶人,他并没有启用,说明张净宗这颗棋子的功能和我们是一样的,不是用来对付阴山老祖的,所以不可以有任何的损失。

    张净宗的脸色阴沉无比,“那就别怪我亲自动手了。”

    话音落下,张净宗便朝着阴司地狱刑法之地冲去。

    我眉头一皱,猛然一跃而上,顺势挡在他的面前,我冷冷的看着他,“你确定要闯进去?”

    “呵,陈天,我对你的忍耐已经足够了!别逼我对你动手!”张净宗恶狠狠的神情看着,此刻已经对我无法容忍下去了。

    看得出来,张净宗对于白扇先生的指令,已经是深信不疑了。

    我冷冷的看着张净宗,“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落下,我身体里的龙气早已经按耐不住,这么多天的消停,已经让它们恨不得马上出来,一决高下。

    张净宗的眼神骤然一聚,忽然绕动双手,身上杀气腾腾。

    无数的阴邪之气汇聚在一起,全部涌现在他的身后,原本就魔化的张净宗,更是与它们融为一体,不过是瞬间的功夫,我竟然已经看不到张净宗本来的样貌。

    看来他消失的这段时间,一定是吃了不少化生子,否则不可能能力大增。

    如果我没猜错,是白扇先生在帮他的忙,不过是几天时间,能集齐九十九个化生子,玄门家族的能耐并没这么厉害,他听了白扇先生的话来才了这里,必然也是得了好处。

    我看着张净宗与这些阴邪之气融合在一起,逐渐变得庞大,那一瞬间,我才彻底明白,张净宗妖魔化的事情,确实如此,他早就不是人了。

    轰!

    这无数阴邪之气化作飓风,朝着我扑了过来,我整个人没能站稳,被拖拽了三米远。

    梭梭的风声,不断在我耳边嗡嗡作响,让我无法判断张净宗的身影到底在往哪个方向移动。

    我身体里的龙气赫然布下阵型,一瞬间,一道金光从我体内炸开,猛然将这原本包围我的阴邪之气,全数散尽,如同炸裂般吞噬干净。

    张净宗的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皱着眉头,“果然有点能耐。”

    我冷冷的看着他,若是不重伤张净宗,怕是他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计划。

    泽文哥,对不住了,张净宗的命我能保住,不过……,这伤情我就不敢保证了。

    我并指念咒,龙气顺着我身体里的丹田之气,不断运作,将天官之力迅速激发,一瞬间,轰地一声,我身体里忽然迸发出一股强劲的雷电之力,轰然冲向了张净宗。

    张净宗眼神骤然一聚,眼见雷电之力迅速袭来,他立即后退两步,纵身一跃,顺势避开袭击而来的雷电之力。

    不过他失策了。

    我漠然的看着这一切,雷电之力与我意识相连,纵使张净宗不断变化逃跑,也根本抵不过追逐的速度。

    轰!

    一声响。

    雷电直直劈在了张净宗的肩膀上,这一下子,张净宗的肩膀瞬间炸裂,森森白骨猛然显现,几滩鲜血落在地上。

    张净宗咬咬牙,狠狠捂着受伤的地方,满脸震惊诧异的看着我,“你倒是有点本事,是我小看你了,当初怎么没觉得你能耐如此厉害?”

    我冷冷的看着张净宗,“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没能力杀你,是我看在张泽文的份上,留你一条命。”

    张净宗听了这话,呵呵一笑,强忍着身上的剧痛,“那真是不巧,如今你爷爷已经苟延残喘,根本就没有能力对抗,就在我来找你的时候,玄门家族的人已经进入你爷爷的寝殿,怕是你爷爷现在已经断了气。”

    张净宗做事心狠手辣,他并非真想要我爷爷的命,无非是想要挟我。

    只可惜,我爷爷是装成重伤的样子,就玄门家族那几个人,怕是已经被zhi fu了。

    我呵呵一笑,“既然我爷爷断了气,那我留着你做什么?”

    张净宗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我会说这种话。

    “你!陈天别太过分了!我只要你把张昊给我放出来,其他的我并不想为难你。”张净宗到了此刻,还在坚持要放张昊,也是可笑至极。

    “张净宗,不要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我阴冷的看着他说。

    张净宗微微皱着眉头,质疑的眼神看着我,肩膀上的剧痛,让他紧紧咬着牙冠,满脸难受的看着问,“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还听不明白吗?白扇先生一边帮着你,一边帮着我爷爷,你当真以为,他就没有目的吗?”我淡淡的说道。

    张净宗微眯双眼,整个人的脸色越发阴沉,“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可笑的事情。”我一脸漠然的说道。

    正在此刻,张泽文从另一边走了过来,眼见张净宗受了如此严重的伤,神情略有些触动,却又阴沉着脸说,“爷爷,你走吧,别再来阴司了。”

    “张泽文!”张净宗怒斥一声,满脸怒不可遏的盯着张泽文,“你还当我是你爷爷,就把你爹从阴司的地狱里救出来!”

    张泽文冷冷的看着张净宗说,“很不巧,就在刚才,我已经安排下去,我爹已经顺利投胎。”

    “你!”张净宗瞪着怒红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张泽文,“张泽文!他可是你爹!”

    “让他投胎,就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张泽文冷冷的说道。

    张净宗估计也想不明白,张泽文以前一直听话懂事,却突然变了性情,其实我也知道,张泽文现在的漠然,也是因为他走了无情大道,对于张净宗的生死,并没有那么在意了。

    张净宗怒斥一声,“张泽文!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张泽文却淡淡的回了一句,“你走吧。”

    话音落下,张泽文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阴兵,“送他离开阴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