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5章 杀孟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果不其然,原本还一心想要厮杀的阴山派道士,被我的三言两语挑拨之后,瞬间没了斗志。

    毕竟他们此刻意识到,自己的命有多多么的不重要,在阴山老祖的面前,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珍惜。

    命这种东西,无论是天界还是阴间,还是阳间的人,大家都看得很重要,不会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道士们的纷纷后退了两步,没有打算上前的意思。

    此刻,阴山老祖也意识到,我是故意让他说这番话,损士气。

    阴山老祖冷冷的看着我,“呵呵,陈天你当我不清楚你的情况?杀人,永远不可能在你的身上出现!作为统一道门的掌教,如果随意杀人,那怕是毁了正道之路。”

    我心里一沉。

    靠,这个阴山老祖把我的底细摸清楚了,这么说,用小聪明是没办法吓唬的了他了。

    这么看来,真的要大动干戈的和他打一架吗?

    就在此刻,孟婆忽然开口,“知道我为什么不想选你吗?”

    阴山老祖本就在气头上,听到孟婆的话,更是气愤不已,“我当然知道,你现在真真实实的体验着和东岳大帝的经历,你对我自然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孟婆却摇摇头,语气严肃的说道,“因为我看到了,你永远在伤害别人,永远都在杀人,而我从始至终都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否则为何陈天决定去改命的时候,我会特意嘱咐他,将我留在阴司,说明我更喜欢这里。同样的,因为回忆起来和你的经过,我也才知道,你到酆都城来找我的时候,那一刻,我对你是陌生的,因为你总是用各种理由为了我好,却不断的伤害别人,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阴山老祖的脸色极其阴沉的看着孟婆,“不过都是你的借口而已。”

    我心里一沉,突然发现,阴阳两界危险的问题,基本上主要都集中在了阴山老祖的身上,而导火索就是孟婆。

    想到这里,不免有些无奈,不过看到此情景,我越发觉得自己做了个明智的选择。

    孟婆极其无语的说道,“你继续杀人,我只会越来越讨厌你。”

    这一句,彻底刺中了阴山老祖的心,阴山老祖的脸色很是阴冷,直勾勾的看着孟婆,阴山老祖浑身上的黑炁不断的散发出来,他的炁流确实和别人的不一样,这种阴邪的感觉,让人有种莫名的压迫。

    虽然改了命运之后的他,没有以杀证道,可是他的法术始终过于阴邪,导致他体内的五炁也发生了阴阳逆转。

    我们身体里的五炁,是天罡之炁,而反过来阴阳对立,他的便是阴邪之炁。

    我的天罡之炁能够让阴邪污秽的东西害怕,甚至能伤害它们的存在。

    同样的,阴山老祖的炁流也可以冲散我的天罡之炁。

    我们俩个人,可以肯定是完全对立的两面。

    就跟道教中的阴阳对立一样,我是阳,他便是阴,阴阳相克,我们之间是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炁运用好了,也会成为杀人的利剑。

    此刻,阴山老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我的命了。

    我连忙开口说,“既然这样,不如让阴山派的道士先走,我看他们也并不打算浪费生命。”

    阴山老祖微微皱着眉头,“你又想玩什么滑头!”

    我连忙说,“你要想要我的命,没必要白白搭上他们的命吧?我是觉得,毕竟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呢,上有老下有小,死了谁去照顾他们的家人,你?你肯定不会!倒不如,让他们先离开阴司,你也知道的,我是道门的掌教,不乱杀无辜,也是我的宗旨。”

    阴山老祖微微皱着眉,极其严肃的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便抬手一挥,“你们都离开。”

    话音落下,这些道士们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无非是一些,这种事情不是老祖亲自想要他们离开,反倒是我一个外人劝他们离开,这种事情,多少也会影响老祖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人,永远会感恩对自己好的人,谁也不是傻子,关乎性命问题的时候,更能看清楚很多问题。

    他们从未和阴山老祖真正的相处,无非是因为他是阴山派法术的开创者,是阴山派最高旨意的人,自然而然会有敬佩之心,和敬畏之意,但是往往事情并非他们以为的那样之后,就会开始有失望,疑惑,甚至是怀疑。

    加上我推波助澜的要求他们平安离开,故意关心他们有家人的事情,更加能够让这些人感受到谁是关心,谁更无情。

    这些道士们走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很清楚,他们此刻估计已经开始怀疑,跟随阴山老祖到底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阴山法术用的好,那是救人,可用的不好,则是害人。

    此刻,阴山老祖冷冷的看着我,“这下你总没毛病了?”

    阴山老祖似乎对于我的这些小聪明,只觉得是拖延的方法。

    可他并不知道,这么做,其实是击垮他所有的支持力,任何事情,没有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是事情,阴司也是如此,不仅仅是酆都大帝一个人事情,他手里面需要的是每一方的支持,天界也是如此,否则就没有那么多的神职必要。

    只要我击垮了阴山老祖的后备力量,那也是一种赢面。

    我呵呵笑了笑,一脸淡定的看着阴山老祖,“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阴山老祖极其无语的看着我说,“你小子就这么多事吗?”

    站在一旁的张瑶也被我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情况给逗乐了,不免好奇的看着我说,“你到底要干嘛呢?”

    我一本正经的问,“阴山老祖,既然你打从心眼里是想要我的命,我想知道,我死了,孟婆死了,东岳大帝也死了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阴山老祖愣了愣,极其无语的看着我,“你问这个问题的意义何在?”

    “不不不,这个问题还挺重要的。你仔细想想,如果我们都死了的话,你打算怎么做?比如说,再去找个和孟婆一样好看的女人?还是说再也不找了,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我一脸认真的看着阴山老祖。

    阴山老祖这次沉默了起来,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我不知道。”

    “你要杀我没问题啊,可是你想想看,当初你和孟婆是在一起的对吧?但是东岳大帝要是一开始就把孟婆杀了,岂不是就不可能有现在的一天?就是因为他等到了今时今日,才有了命运扭转的机会。”我故意这么说。

    我很清楚,就算我们三官之力同时攻击阴山老祖,未必能成功,毕竟他是证道成功的人,我们却都还不足以抗衡。

    加上,我们不可能随时随地的保护孟婆,阴山老祖如果真的要杀孟婆,随时都有机会。

    只要暂缓一下,这种战术,在孙子兵法也是常见的,未必一开始就要拼个你死我活,等以后老子也证道强大了,再弄他也不迟。

    阴山老祖一时之间被我的话给愣住了,极其诧异的看着我,“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道陵不是经常说一句话吗?遁去气一的就是一线生机,凡事都有例外,你要真杀了孟婆,估计也就把最后的其一抹杀了。”我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说。

    阴山老祖的脸色越发阴沉,思索了半天,眼神重新看着孟婆,又回头看着我,“休想糊弄我,我已经不相信你的任何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