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0章 奇怪之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晓的脸色并不太好,极其无奈的看着我们俩个,语气严肃的说,“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我,不过我也明白,或许我和张泽文的宿命大概就是这样的,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的宿命,既然打不破,那就没必要在执着了。这千百年来,我已经等了太久了,我也不想再继续等下去了。”

    我愣了愣,看着白晓的这个样子,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毕竟白晓跟我在一起并肩作战这么久,我却什么事情也帮不了她,心里很是难受。

    张瑶连忙开口对白晓说,“白晓,我和陈天想到了一个办法,其实也是有希望的,之前我们能用移魂香,改变大家的命运,那么也可以继续改,虽然事前已经过去了,可是移魂香到手,来到之前阴山派道士下手之前,阻止他,不就成功了?”

    白晓的脸色愣了愣,极其诧异的看着张瑶,微微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又开口说,“可是……移魂香不是已经没了,这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呢?”

    我这才开口,“这次压制天界也是短暂的,根本不足以完全让天界安稳,始终还是要让原始天尊回到天界才行,但是听太上老君的意思,这个元始天尊一直在阳间,而这个移魂香,也是元始天尊做出来的,只要找到了元始天尊,自然也能拥有移魂香,那个时候,再回到过去不就好了?”

    白晓听了这话,微微皱着眉头,“这么说来,这一切都还是有希望的吗?”

    “嗯,肯定是有的,不要太悲观,既然我们之前都用过了移魂香,还怕什么呢!”我赶忙说道。

    原本一直丧气模样的白晓,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一脸好奇的看着我们,“那就好,只要找到元始天尊,这些问题就解决了,还同时能解决天界目前的问题。”

    张瑶见到白晓没有那么伤心难过,瞬间也变得开心了起来,连忙说,“真是吓死我们了,好在你没事了,不然我和陈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白晓微微扬起嘴角,“其实一开始我心里是很难接受的,不过来到你们家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变得平静了很多,后来就觉得,其实这些日子跟你们在一起,也挺好的。但是你们来了之后,跟我说了这些,我也能释怀很多,最重要的是,其实……我的人生里不仅仅只有张泽文,还有你们,不过是我太执着于感情的事情,而忽略了,关心我的人,其实有你们。”

    听到白晓这么说,我心里不禁有些惊讶,白晓跟我们一起的时候,从来没也表露过自己的想法,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伙伴,不过听到这话的时候,才明白,白晓只不过是把所有的表达都给了张泽文而已。

    白晓好奇的看了我一眼,眼神略有些犹豫,见她这个样子,一看就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

    我不免有些好奇的问了句,“白晓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啊?”

    白晓脸色阴沉无比,“你们跟我进来。”

    我和张瑶对视一眼,全然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白晓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我现在是很害怕这些事情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整个人都处于很紧张的状态。

    白晓带着我们俩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这是我爷爷的房间,我不免有些好奇,白晓让我们到爷爷的房间进来做什么。

    此时此刻,关上房门后,白晓满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陈天,你到底对你爷爷的身份,你奶奶的身份,清不清楚?”

    我愣了愣,略有些诧异的看着白晓,“我爷爷是道门的人,我奶奶是鬼王,好像就没有其他身份了。”

    白晓微微皱着眉头,语气严肃的对我说,“可是我发现了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情,你爷爷在屋子里有个册子,我觉得你可以看看。”

    话音落下,白晓从爷爷的木质衣柜里掏出了一个铁皮箱子,顺势打开箱子,里面厚厚的灰层堆积之中,有一个泛黄的册子。

    白晓直接拿了出来递给了我,这个册子摸上去已经有些腐蚀粉化了,我翻开来到时候,都是很小心翼翼的。

    里面大概记录了还魂之类的法术,还有依附人身上的魂魄,不过看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爷爷记录的这些东西,好像都是我奶奶的生辰八字,难不成,爷爷早就算计好了,我奶奶什么时候出生,出现在什么地方?

    “陈天,你看看,这个册子,是什么年代才有的。”白晓继续说道。

    我愣了愣,一脸诧异的看着册子,翻看了半天没看出来,“不知道。”

    白晓语气严肃的说,“这个是宋代的布头笺,可是这上面的字迹情况,也能说明,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应该是宋代时期,否则不会保存成了这样,字迹基本上已经腐蚀,但是好在能看得清写的是什么。你爷爷到底在计划什么,还有,为什么他在宋代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白晓的这番话,彻底让我都有些懵逼了,我对我爷爷也有了解,他就是个道门奇才,其他的我并不清楚,打从记事起,我就是跟着爷爷生活的,爹娘很少见面,爷爷奶奶的关系很好,奶奶死后,爷爷就一直带着我。

    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什么也都不知道了。

    张瑶不免有些好奇的问白晓,“白晓,你是不是怀疑,陈天的爷爷在宋代的时候就活着的?可是他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啊。”

    白晓微微皱着眉头,“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如果他能活很久,那么为什么现在成了老头的模样,可是之前他确实也是年轻人的模样,生老病死在普通人身上是存在的,可是如果是一个从宋代就活着的人来说,就不可能了,所以我非常好奇,陈天的爷爷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他为什么一开始就在计算陈天奶奶的出生,并且算准她会出现在什么地方,难道说,陈天的爷爷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要找陈天奶奶?”

    “说起来……我爷爷失踪了。”我极其无奈的看着白晓说。

    白晓微微皱着眉头,略有些诧异的问了句,“你爷爷不是在酆都城吗?怎么会失踪了?”

    “这个事情说起来确实也很奇怪,我们回到阴司的时候,我爷爷已经不在那里了,宋欢欢也不知道我爷爷去了哪里,她在帮着孟婆处理事情,完全不知道我爷爷了,我回来的时候,阴司没用一个人知道,也没有一个人见过,真的很奇怪。”我满脸无奈的说道。

    白晓微微皱着眉头,“这就很奇怪了,不过你爷爷看上去不是简单的人,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怕是找到他,问清楚才行。”

    张瑶好奇的看着我说,“你爷爷一直让你肩负起阳间道门的重责,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如果他真的活了很久,完全可以自己统一道门,犯不着来花时间力气训练你。”

    我也很无奈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爷爷本事很厉害,或许,我爹娘应该知道点什么。”

    “你爹娘看上去不太靠谱,他们都不怎么在家的,怎么可能会清楚你爷爷的事情?”张瑶不免有些无奈。

    “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爷爷带大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们肯定是知道的。”我说。

    “你爹娘不是在酆都城吗?”张瑶微微皱着眉头。

    “……对啊,我爹娘跟我爷爷在一起的,不过这次去的时候,我并没有看见爷爷,也没有看见我爹娘。”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这样不就找不到人了。”白晓脸色一阵阴沉,极其无语。

    此时此刻,我也是一脸懵逼了,全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不可能活人平白无故的消失吧?

    但是如果爷爷和我爹娘离开阴司,再怎么,阴司的阴兵阴差,各个府邸的官员,多多少少是有人能看到的,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看见他们离开。

    难不成人间蒸发了?

    我陷入了一阵无尽的纠结之中。

    此时此刻,白晓微微皱着眉头,“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不太简单,陈天,你好好想想,你爷爷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我感觉爷爷平时都没什么问题,不过,他一直都在装作自己受了重伤,问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总是说,我以后就知道了,不过爷爷这种行为,就像是故意让别人知道他受了重伤,什么人都可以随时要他的命,这就是我唯一觉得奇怪的地方了。”我对白晓说。

    白晓听了这话,微微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

    “这么说来,你爷爷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不过……我们应该需要知道的,这个老虎到底是什么人,或许就能说明你爷爷为什么突然不见了。”白晓语气严肃的说道。

    “听起来,陈天的爷爷确实好奇怪的!”张瑶也忍不住嘀咕了句。14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