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9章 见面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白鸽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愣了愣许久才说,“主人,我也不过是不懂您罢了,才妄自猜测,其实更加好奇的是您到底对帝妖是什么意思,你还给她取名小妖孽,似乎又有好感。”

    “你觉得我到底喜欢帝妖吗?”我忍不住问道。

    听上去,小白鸽似乎也很纠结,不知道元始天尊对帝妖到底有没有感情。

    一,要么这个元始天尊,就是玩弄权谋的人,想要帝妖家的势力,所以才一直讨好她,应该也有一点好感。

    二,要么这个元始天尊,就是个特别直男,不懂浪漫,更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内心,不好意思,所以才给人捉摸不透的地方。

    小白鸽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不上了,感觉喜欢,感觉又不喜欢。”

    我仔细一想,不管喜欢不喜欢,我都不能接触这个帝妖,不然的话,我以后怎么跟张瑶交代。

    我看着小白鸽,忍不住问了句,“那你觉得,后卿喜欢你吗?”

    小白鸽的脸色一阵微红,极其惊愕的看着我,“主人……你……你为何突然这么问!”

    “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你若是喜欢后卿,明天我去给你做媒,指不定能促成一段美好姻缘。”我嘿嘿笑了笑。

    小白鸽满脸无奈的看着我说,“后卿是个才貌双全的人,更是有一个神秘莫测的气质,常规女子见了他,必定也会心生爱慕,仰慕他的人肯定多了去了,我一个小小飞鸽,又岂能痴心妄想,只是觉得每次送信能见到他,就已经很开心了。”

    “没想到,你倒是挺痴情的,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不牢牢抓住,错过了不觉得可惜,万一,他也喜欢你呢?”我不免打趣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小白鸽竟然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

    知道她心有所属,就忍不住的想要帮她,或许我跟她也算有点缘分吧。

    “后卿身份尊贵,更是古界之人,岂会对我一个普通飞鸽有兴趣……”小白鸽满脸都是失落的模样,看上去似乎是一点也不自信。

    不可说这个人,我也见过,帅气是真的,确实是那种让女人一见了就喜欢的类型。

    不过,这种类型的男人也多啊,张泽文不就是?

    也没见张泽文六根清净,明明斩断了三尸,却还是对白晓别有心意。

    所以说,一切自有缘分。

    我便开口说,“你应该自信一点,我想古界存在的都是上古时代的人,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互相看了腻的很,成天就是他们这些人的身影,你这样少见的,说不定正好让后卿觉得新鲜呢!”

    “新鲜?主人是想把我炖汤了吗?”小白鸽满脸惊恐的表情看着我。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炖汤?你在想什么呢!你化为人形还好,变成鸽子的时候都没一两肉,炖汤还不够塞牙缝呢!我说的新鲜,可不是炖汤!”

    小白鸽垂目委屈的说道,“主人每次都故意威胁我,说要把我炖汤了,所以我才会以为您又要炖我了。”

    咦?

    这个元始天尊,怎么就这么不懂的怜香惜玉呢,这小白多好的一个姑娘,一言不合就炖汤,什么人啊,欺负一个弱女子,这个元始天尊也太坏了。

    我回去之前,一定要在他脸上画画,在再床上撒尿,弄得他满身臭味不可。

    “我可不会把你炖汤,这样太丧心病狂了。”我极其无语的吐槽。

    小白鸽不由得扬起嘴角,“主人,你突然变得这么贴心,我反倒觉得有些奇怪了。”

    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鬼晓得,这个元始天尊到底是个什么心理,各种奇葩,各种怪异,我简直都快捉摸不透了。

    要是有机会能亲自见一面这个元始天尊,我肯定要狠狠吐槽他一番!

    ……

    又是一夜未眠,好在移魂香的支撑,我并没有感觉到困意。

    答应了今天要去赴约,我便跟着小白鸽,前去古界的方向。

    虽然过了几千年,可是这偏僻的路线,确实和我二爷爷带我来的时候的路线,差不多的。

    四周的环境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唯一的区别,这个时代的空气更好。

    不知不觉,又再次来到了结界所在。

    我们朝着里面走了进去,竟然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色,我还以为又是之前那个火焰山呢?

    我们一路朝着里面走了进去,一片桃花树下,不可说就站在那里,见我走来,满脸笑意,立即上前。

    “玉清兄可算是舍得与我见面了。”

    玉清?

    哦对了,元始天尊的名字很多,“青玄祖炁玉清元始天尊妙无上帝”,又名“玉清紫虚高妙太上元皇大道君”。

    真够麻烦的,这么多的名字。

    “我也见过不可说兄弟。”说完这话我就是知道自己懵逼了。

    一时之间没适应过来,竟然把他未来的名字给说出来了,这就显得很尴尬了。

    我又赶紧解释,“啊,后卿兄……。”

    不可说笑了笑,“玉清兄果然善解人意,我先前便说自己的名字不好听,你倒是给我取了个别样名字,不可说……如此甚好,以后便叫这名。”

    妈蛋。

    这可就惨了,以后这不可说的名字,竟然成了我给他取的了。

    简直是无奈。

    说好不改变其他东西的,一定要低调行事,却还是改变了,心里一阵慌乱,希望不要有别的差错就好。

    这次来见不可说,也是想要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我可真心没想过要给他取名字的。

    也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对之前的事情有影响。

    小白鸽站在我的身后,时不时看着不可说,眉眼里藏不住的喜悦。

    我肯定是看得出来,这小白鸽心念念的要我带她过来,就是想要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多些时间相处,平日里送信只能短暂停留,根本没有办法接触。

    不可说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玉清兄,你今日与我见面,怎么显得生疏了几分,这才多久没见而已!”

    我心里一沉,我哪里晓得这元始天尊平时和他是怎么相处的?

    这元始天尊的行为,我可是根本就捉摸不透。

    我呵呵笑了笑,“后卿兄,你今日觉得我有哪些变化啊?”

    不可说愣了愣,上下打量着我,眉眼里全是笑意,“平日里,玉清兄放荡不羁,说话幽默风趣,还总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语言,不过今天见面,玉清兄变得像个人样了,说话举止与君子无异,玉清兄这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把自己变成了这样?”

    我愣了愣。

    我怎么听上去觉得,这个元始天尊很奇葩?

    不过仔细一想,也不无道理,爷爷也说过,这个元始天尊平时说话做事都是很无所拘束的。

    “你们总是说我行为不好,我就是想变个花样,不知道你觉得我现在这状态怎么样?”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不可说。

    不知道为什么。

    眼前的这个不可说,看上去很是开朗,比起我见到的那个不可说,完全就是无忧无虑的模样,可是我见到的却是一副神秘莫测,猜不出他内心想什么,永远深邃神秘,可怕和谨慎。

    这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如此小心翼翼,最后还和我爷爷有矛盾,目前来看,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

    这也太奇怪了,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说呵呵笑了笑,“怎样都好,只要玉清兄开心便是。”

    我去。

    这个不可说,看来和元始天尊的关系是真的很好,居然能说出这也的话,说明是对元始天尊很包容的存在了。

    不可说此刻便转身带着我们乘坐小船。

    好在之前坐过小船,不会显得太过于惊讶,眼前的一幕发生的变化,和之前近乎一样。

    不过一会儿,便进入了古界的内部。

    四周都是紫蓝色的天空,到处弥漫这上古时代神秘的力量。

    小白鸽的眼神始终放在不可说的身上,我见势便开口问了句,“对了,我这次过来还有点事情想问你呢!”

    不可说微微扬起嘴角,“你我还有客套什么,只管说便是了。”

    “你有喜欢的人吗?”我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不可说整个人都愣住了,极其诧异的看着我,脸色越发别扭,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玉清兄,我与你虽心意相通,视为知己,难得懂彼此的人,可是你我毕竟为男儿,我也一直把玉清兄当做兄长对待……”

    等等……这个不可说似乎是误会了。

    我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只是想知道,你心里有没有喜欢的人而已。”

    不可说的脸色越发阴沉和难堪,“玉清兄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关心这件事?”

    看他的样子,一脸的嫌弃和尴尬,似乎还以为我的话有问题。

    “你能别自恋吗?我是看你,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很好奇,你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而已。”我尴尬至极,多么普通的问题,这个不可说竟然能这样曲解我的意思,也是无语了。

    不可说愣了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玉清兄,我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这种事情随缘,可惜,我这个人,向来就不可能有缘分一说,古界封闭起来,根本就没有接触别人的可能,我又哪里可能会有喜欢的人。”

    听到这话,我倒也放心了,这么说来,小白鸽就不会存在情敌了。

    我嘿嘿笑了笑,看着不可说这幅模样,我心里不由得打趣起来,“谁说你没有接触别人的可能?只不过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吧?依我看,你一直都有接触!”

    我把话说道这个地步,不可说也不是傻子恍然间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整个人愣住了,眼神不由得看向了小白鸽。

    小白鸽愣了愣,脸颊一阵微红,毕竟不可说还是第一次这么看着她,看得她整个人都心跳加速了。

    这感情的事情,虽然不可强求,但是可以需要人来推波助澜一下。

    我嘿嘿笑了笑,“缘分这种事情,都是自己努力的,不努力当然没有。”

    不可说的脸色略有些尴尬的看着我,“你真把自己当红娘了?你自己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呢,这帝妖在里面等你呢!”

    我愣了愣,帝妖?

    她在这里,这么说来,我肯定是没地方躲了。

    我可不能代替元始天尊去见帝妖,这可是原则问题。

    “见帝妖的事情不着急,我今天是来见你的,怎么?不想看见我,这么快急着把我推开?”我嘀咕了句,故作生气的模样。

    不可说噗嗤一声笑出来,“见我和帝妖又不冲突,你这是怎么了?”

    “玉清哥哥!”

    就在此刻,不远处赫然传来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我整个人浑身一紧,不是吧,真来了?

    张瑶啊,张瑶,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背着你跟别人谈恋爱,这身体是元始天尊的,这女人也是元始天尊的,跟我可没有关系。

    我现在附在元始天尊的身上,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隐忍一下,你可千万别生气,我这辈子只衷心你一人。

    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帝妖已经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我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帝妖的模样……怎么跟张瑶长得有点相似,不过也不完全一样,就是眉宇间的神情,差点让我以为张瑶也来到这个时代了。

    该不会这个帝妖是张瑶的祖先之类的吧?

    那这样太酷了。

    我两眼瞬间放光,仔细打量着帝妖,这女人确实好看,长得十分甜美,五官精致,浑身散发着独有的气质。

    帝妖眨巴着眼睛,会心一笑的看着我,“玉清哥哥,我听说你要来,早早就在这里等你了,戒指我已经让小白交给你了。”

    我心里一沉,这个时候我该说什么?

    定情信物的交换,不就是这份情彼此都认定了吗?

    眼下,帝妖就是元始天尊名副其实的女朋友了。

    我能怎么办?

    我无奈之下只好说了句,“这么多人看着呢,有什么话,咱们私底下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