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2章 不可说的对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龙虎宗的人出现,我心里顿时觉得很是踏实,毕竟都是道门的人。

    只不过这不可说马上就要来了,龙虎宗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就怕为了镇守龙虎山,到时候惹怒了不可说。

    此时此刻他们看到张泽文,也都纷纷行礼,毕竟张泽文已经承担了龙虎宗掌教的位置。

    我和张泽文面面相觑,张泽文似乎也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便开口说,“就这么做。”

    我恩声点头,赶忙看着龙虎宗的监院,“一会儿这边怕是有大事情要发生,你带着龙虎宗的人,去龙虎宗的别墅区找我二爷爷,那边倒也能有个落脚的地方,无论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过来。”

    众人听了这话,脸色很是诧异,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陈天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虎宗要出什么事情?”

    “三界之外的人会到这里来,是你们都无法对抗的,所有人不可留在这里,不过你们放心,我必然有办法处理这件事情。”我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了这话,龙虎宗的人纷纷点头。

    我们几个人朝着三清殿走了进去,爷爷便语气严肃说,“不可说马上就要到了,一会儿,你们别轻举妄动,老子可都计划好了的。”

    我不免有些诧异的看着爷爷,爷爷这幅模样,似乎胸有成竹。

    我忍不住问了句,“爷爷,不会这……几百年来一直都在计划,对付不可说吧?”

    爷爷微微扬起嘴角,略有几丝得意的看着我,“咋个了?难道不可以迈?”

    我尴尬的笑了笑,“可以是可以,不过也不至于,这么对带不可说吧?他本来就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他是个好人,他并不是坏人,你又何必算计他呢?”

    爷爷把脸一虎,极其无语的看着我,“臭小子,老子跟你相处了这么久,还抵不过跟不可说相处的几天?”

    我无奈的看着爷爷说,“yi 事归yi 事,这个不可说,真的不是坏人,没必要这么对待他,爷爷你向来都是个特别聪明的人,如今怎么还犯了糊涂。”

    爷爷却冷冷的看着我,“老子跟你说了,收起你现在的同情心,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也很是无奈,毕竟爷爷和我的关系深厚,我也不可能为了陌生人,还跟爷爷闹矛盾。

    我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旁的张泽文等人,听了我和爷爷的谈话,都不免有些疑惑,毕竟他们是全然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说的这些,他们根本就听不明白。

    此时此刻。

    四周变得安静的可怕,我们站在天师府的门口,等待这不可说的出现。

    我还真的是很好奇,爷爷到底在想什么,不可说和他之间的误会,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要不是爷爷误会了元始天尊,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说起来,我反倒觉得是爷爷这个人不太厚道。

    可是那日元始天尊出事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了爷爷的脸上都是悔恨和无助,很明显,他是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而且爷爷自己也承认,觉得对不起元始天尊。

    那为何还要跟不可说斗呢?

    不可说可是古界之人,拥有的本事,那也是相当厉害的,硬碰硬,怕是我才把爷爷救回来的命,也要搭上去了。

    就在此刻,一股紫蓝色的清气,不断朝着天师府飘了进来。

    这个果然是古界的气息,看来不可说已经过来了。

    轰——。

    一道极其猛烈的罡气涌了过来,将整个天师府的建筑都被这股罡气所波及,发出轰然的声音,我都担心,这府邸的建筑会不会倒塌了。

    不可说这个人实力很强,要是硬碰硬,除非是找死。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赫然走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不可说!

    他穿着一身淡紫色的长袍,神情略有些忧郁,眼神里夹杂着恨意的情绪。

    他对我爷爷的恨意,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他总算等到了这一天,肯定会拼尽全力去和我爷爷斗的。

    虽然我知道不可说这个人本性不坏,可是他要伤害的人可是我爷爷,我是万万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爷爷稳稳的站在一旁,面色淡定自若,好似一切都在掌握手中,丝毫没有害怕。

    不可说冷冷的看着爷爷,瞥眼看着我们几个人,冷声一笑,“陈复阳,总算是又见面了。”

    爷爷也微微扬起嘴角,“我等你出来,可也等了很久。”

    这俩个人,我还以为一开始直接就掐架呢,竟然还要互相寒暄几句。

    也是够了。

    不可说呵呵一笑,极其藐视的看着爷爷,“陈复阳,纵使时间过去这么久,你对我的伤害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爷爷微微扬起嘴角,极其坦然的上前走了过去,一步一步靠近,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淡然的看着不可说说,“对你的伤害,我承认,我无法弥补,可是我知道,杀了我,你将永远也找不到小白。”

    不可说的脸色瞬间阴沉,怒斥一声,“陈复阳!你耍什么花招呢!你把小白怎么样了!”

    莫非爷爷知道小白在哪里?

    小白可是不可说的妻子,但是她当时已经命数将至,帝妖带她去了三生石下许下心愿,所以她应该早就轮回转世了。

    爷爷呵呵笑了笑,“后卿呐,别担心,小白我早就帮你善后了,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帮你,只不过,无法告知你而已,不仅如此,你想要的,我也都能给你找回来。”

    听到这话,不可说的脸色更是阴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爷爷微微扬起嘴角,“你自己都没发现吗?或者说,其实你感觉到了,只不过,不确定,对吧?”

    不可说的脸色赫然一沉,极其震惊的看着爷爷,似乎爷爷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说准了似的。

    看着不可说那副惊愕无比的神情,显然是被爷爷牵着鼻子走了,我顿时也松了口气,好在爷爷是个大智若愚的人,知道如何保全自己,也不会做对自己有危险的事情,他可不是当年那个年轻气盛的人了。

    如今的爷爷,经过千百年来的历练,已经让他沉稳老练,老谋深算,从不算错任何一步。

    不可说的神情忽然转移到了张泽文和白晓的身上,微微眯着双眼,沉默了许久后,便看着我爷爷说,“你是故意安排他们来古界的?”

    爷爷笑了笑,“这还真不是,或许是缘分吧。”

    我听了这些,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爷爷,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忍不住开口询问。

    爷爷呵呵笑了笑,“陈天,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不可说在帮助白晓和张泽文的时候,竟然不需要用一命换一命,就能救他们?”

    “对,这个问题实在太奇怪了!”我不禁嘀咕道。

    爷爷讳莫如深的看着我,“不可说早就感觉到了,他们不需要用一命换一命就能救回来,那是因为,他们的体内有一股力量,相生的力量,彼此可以感应。”

    爷爷看着张泽文和白晓,又回头看着不可说,“没错,张泽文确实就是当年你分化出来的人,经历两次轮回,也确实都如愿以偿的和小白的转世绑在一起,按照你的意思,他们也确实在每一世都不可能终成眷属,却又不会分离。”

    我听都这话,整个人都懵逼了。

    不是吧!

    张泽文的相好不就是白晓吗?

    这么白晓就是小白的转世。

    等等……。

    白晓……小白?

    这个名字到过来念,确实就是她的名字了。

    这么说来,不可说和张泽文竟然是一个人!

    我的妈呀,这个套路玩的太深了,不愧是爷爷,他是唯一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说的人,果然厉害。

    此时此刻,张泽文和白晓俩人都是懵逼的状态,全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们不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只不过听到爷爷的对话,不免会有些奇怪。

    不可说的脸色阴沉无比,直直的看着爷爷,“所以,你一直都在计划他们的出现?故意找到他们?”

    爷爷淡定自若的看着不可说,“我知道,我欠你很多,我也想要弥补,最开始,我没找到他们,但是后来三官命相突然出现,不断隐喻世间发生扭转乾坤之势,我才发现,这俩个孩子,就是你们转世的人,所以我想尽办法,让他们跟着我,我也知道,你很快就会出来,该还给你的,我都会还给你。”

    不可说的脸色很是阴沉,“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玉清兄的死,是你永远也无法弥补的。”

    爷爷听了这话,脸色也很是不好,显然元始天尊也是他心里最难受的地方。

    爷爷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口说,“小白我已经还给你了,至于师尊,我会继续想办法。”

    不可说冷笑一声,“陈复阳,你当真以为你自己多么伟大吗?你不过是犯下错误,不断的想要弥补,可是错误就是错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当初,你若诚心的相信玉清,又怎会有今日的地步!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孽!”

    我心里一沉,要是再这样下去,不可说肯定又会要了我爷爷的命。

    我可不能坐视不理。

    我赶忙开口说,“不可说!谁都有犯错的时候,难道你就没有吗?元始天尊就没有吗?但凡是有七情六欲的人,都会犯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非抓着一个事情死死不放,难道就不是错了吗?”

    不可说的眼神回到了我的身上,眼神微脒,“是你?呵呵,他是你的爷爷,你自然是偏向他,可是当年的事情,你又何曾知晓,你可知我所经历的是什么?是你的好爷爷,亲手毁掉了这一切,我此生只有两个最重要的人,他却亲手毁掉了他们,仅仅是因为他的怀疑!”

    听到这话,我也觉得爷爷确实做的不好,可是,爷爷当年也并非是真的要害人。

    我忍不住说道,“第一,元始天尊是我爷爷伤害的,这个锅他该背,但是,小白是你亲手杀的,小白可是元始天尊的人,那你也做了对不起元始天尊事情,这个事情又怎么算账呢!”

    不可说的眼神骤然一聚,眉眼间忽然可怕了起来,怒斥一声,“你为何知道这一切!”14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