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章 守护想守护的一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猎犬部队…..被打残了?”清宫轻声低语着,可目光中却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云川芹亚疑惑的看着清宫,“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我问你,目前猎犬部队的带队人出现了么?”清宫转过头看着云川芹亚,“或者说,知道是谁么?”

    “从砥信给的资料来看,好像是被你干掉的那个研究所院长的哥哥吧?”云川芹亚点着下巴,“不过说来也奇怪,这次猎犬部队的行动,好像真的没有带领者呢。”

    不对,相当不对。清宫皱着眉头想道,木原贡生的哥哥?那不就是……木原一族的族长,木原幻生?可是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猎犬部队’的首领,应该是个叫木原数多的人,这……是怎么回事?

    木原幻生后来交出了猎犬部队的领导权?之前遇到的猎犬部队战斗力虽然不弱,可是好像也当不起第一暗部的称号……清宫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清宫的心里突然一震,他想到了曾经和亚雷斯塔的对话。

    “那些追杀我的人,不是什么警备员吧?他们就是……”

    “‘hounddog’,暗部‘猎犬部队’的成员。猜的不错,不过这支暗部目前不隶属于我。”

    “目前……意思是现在的可以抹掉么?有意思……”

    “目前!”清宫猛地抬起了头,在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亚雷斯塔说的目前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为什么猎犬部队的战斗力会如此不堪。

    自己原以为,亚雷斯塔对这件事的态度最多是默许,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替他卖命而已,却没想到,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何止是默许,应该说是大力赞成才对!

    “原来…..你才是算计的最深的那个人!”清宫的目光里带上了一丝深深地忌惮,同时心中忍不住一阵阵发寒。

    自己怎么了?明明前世就知道,整个学园都市最强也最神秘的,不是那些level5,也不是什么魔法侧的各种魔法师,而是…..学园都市统括理事会的理事长,亚雷斯塔啊!自己居然就这样随意的相信了他的承诺?想到这,清宫忍不住一阵后怕。

    要是在自己三年前…….被亚雷斯塔算计一番之后,恐怕……

    “leader?”看着脸色忽明忽暗的清宫,云川芹亚轻声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清宫摆摆手,脸色恢复了正常,“你继续说。”

    从这一刻起,清宫做了个决定。

    之后有关亚雷斯塔的事,自己能躲就躲,躲不了,也要三思而后行。好在,清宫也知道,亚雷斯塔不是个挟恩图报的人,只要自己不打扰他的计划,他也不会主动来管你。只不过,这次的事情也给他狠狠的敲了一次警钟。

    “至于资金问题,如今也不必担忧了。”云川芹亚见清宫的脸色恢复如常,也就不再提及此事,继续笑着说道,“在你昏迷的这两天,统括理事会下了命令,由于产生两个暗部之间的斗争,勒令我们双方罢手,双方收获各归彼此所有,所以芙兰达直接在研究所的废墟中和猎犬部队的基地里搜刮了大量的流动资金和一些高层的账户,简直就是洗劫。”说到这,云川芹亚也忍不住轻笑起来。

    果然如此。清宫忍不住冷笑起来,还真是拉偏架啊。

    不过,这算是一种合作吗?是利用吧?

    “呼……算了不想了。”清宫深深呼出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算过去了,该解决的也算圆满解决了,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不是吗?”

    “除了配合默契度战斗的目的之外。”云川芹亚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健忘的首领,“明明这才是第一目标好吗?”

    “嘛嘛……以后有的是机会的…….”

    三天后。

    靠在医院病床上的清宫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适的呻吟声。

    自己的伤其实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不过青蛙医生出于某些程度的不放心,还是强行把他留在了医院里,美其名曰“住院观察”,至于owlet的成员,布束砥信在忙着研究从研究所搜出来的一些资料,云川芹亚更是忙于建设owlet基地和处理资金以及对外交涉的问题,芙蕾梅亚即将接受能力开发,如今正在清宫拜托在了小萌老师那里学习基础,整天苦兮兮的跟其他人诉苦,芙兰达倒是没什么事,时不时还总溜到医院来,不过两人大眼瞪小眼也没什么好说的,加上最近那丫头似乎还迷上了信息通信,清宫一个人在医院倒是乐个清闲。

    “啊!真是太无聊了啊!”清宫忍不住抱怨道,“干脆出去玩吧,这种天气明明应该出去玩的不是吗?直接回家好了,话说我好像好几天没有喂过夏洛了哦,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自己咬开妙鲜包的袋子?”

    抱着“啊我只是回家喂喂猫顺便看看今天外面的风景绝不是逃跑哦”的想法,清宫施施然的溜出了医院大门,直接向外面走去。

    “还真是走的痛快啊。”监控器里,冥土追魂无奈的苦笑一声,随后脸上的苦笑慢慢转变成一丝欣慰的笑容。

    “清宫啊……你的这个孩子,到底还是没让你失望吧?”

    走到街角一家成衣店前,抬头看着上面与三年前一般无二的牌子,又看了看店铺的玻璃门,上面的弹孔和破碎的玻璃碎片早已消失,清宫忍不住感慨的叹息一声。

    “还真是恍如隔世呢。”清宫感慨一声,接着走进了成衣店,半晌之后,清宫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纯白色的薄毛衣,墨蓝色的牛仔裤,配上熟悉的栗色平光眼镜,一切熟悉的仿佛三年前一样。

    缓缓走进三年前自己被追杀的那条小巷,看着几乎没有变化的熟悉布局,清宫不由得轻笑一声。

    自己好像和小巷特别有缘,在小巷逃出后逃进冥土追魂的医院、在小巷被追杀、在小巷遇见御坂美琴、在小巷追逐风斩冰华……这么一想,清宫突然对接下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之感,这也让他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惊奇。

    要知道,这种感觉,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自己……”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清宫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迷惘之色,“这是怎么了?”

    如今的感觉,就好像一切都变得异常轻松一样,就如同前方的迷雾被突然吹散了一般。

    “是放下了什么吧。”清宫的嘴角微微上扬,最后在少年俊朗的面庞上泛起一丝笑容,并非是往常故作轻松的轻笑,也不是那种淡漠的冷笑,而是一种温和的笑意,如阳光一样,让人不知不觉中,就能感到温暖的微笑。

    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清宫从不后悔自己抹杀掉了木原贡生,那个无可救药的混蛋,为了自己的目的,丧心病狂操作着一切,最后造成了多少人无可挽回的悲剧,对于这种玩火自焚的人,清宫没有丝毫怜悯之情。

    如果不是清宫的出现,可能,未来还会有不知多少孩子,葬身在这个混蛋的手术刀下。想到云川芹亚曾经发给自己的那份资料,清宫的心底还是忍不住泛起对木原的杀意和深深地懊悔。

    “老爹,孩子们……你们……还好么?”清宫缓缓抬起头,看着天空明媚的阳光,轻声呢喃着,回答他的只有轻轻吹拂过的微风。

    “你背负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接下来,也去追逐一下学园都市的光明吧。”老爹的豪迈的笑声还仿佛真实存在一般,在自己的耳边回荡着。而自己猛然惊醒的时候,再看天空,天边的云彩,也仿佛幻化出孩子们的一个个笑脸,正对着他微微点头。

    “谢谢你们……”清宫笑了,眼底却隐隐有晶莹闪过,随后消失不见。

    缓缓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轻轻打开,清宫从里面拿出一条木雕的十分精美的鱼形项坠,小心翼翼的戴到自己的脖子上原本是一枚钢铁项圈所在的地方,接着,看着小盒子里面剩下的一张陈旧的银行卡和几张破碎的纸片,清宫轻轻地闭上眼睛。

    “老爹,你的意志,我接受到了,”清宫轻声低语着,“接下来你的东西,就还给你吧。”随着少年的低语声,少年手中淡淡的金色闪过,小盒子连带着里面的东西都化成了一阵飞灰,随着阵阵微风,飘向了远处。

    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在遇见风斩冰华前,自己纠结的那个问题。

    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自己,找到在学园都市的意义了么?

    “我想……我找到了吧。”轻笑一声,清宫缓缓闭上眼睛。

    “我要……守护我想守护的一切!”

    “你是……清宫?”正在这时,从清宫的身后缓缓传来了一个声音,带着淡淡的惊异。

    听到这个声音,清宫睁开眼睛,轻笑一声,缓缓转过身。

    “真的是你!”少年的身后,茶色短发的女孩正带着淡淡的惊喜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丝的如释重负,“你……”

    “我怎么了?哔哩哔哩?”看着御坂美琴清丽的面庞,清宫突然心情大好,“好久不见了。”

    “谁是哔哩哔哩啊!”听到这个称呼,御坂美琴瞬间如炸了毛的小猫一般,顿时凶巴巴的对着清宫喊道,“我明明有名字!干嘛给别人随便起这种外号啊!再说,明明几天前才见过面的!”

    “是,是。”清宫看着面前的少女,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不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就一直哔哩哔哩的放着电么?”

    “你!”少女气愤的看着清宫,突然眼中流露出一丝火热,“喂!来和我打一场吧!”

    “哈?”清宫一愣,显然没反应过来御坂美琴的反射弧,“你说什么?”

    “和我打一场吧!”御坂美琴向前一步,手中淡蓝色的电弧轻声劈啪作响,双眼却始终火热的看着清宫,“那天的身体检查,我可是已经成为了level4的大能力者了哦!”

    “level4?”清宫微微一挑眉,凝神感应了一下,的确,御坂美琴身上的电流较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程度强了相当多,强度的确已经达到了level4的程度。

    或许是那天的经历给予了她一些刺激吧?清宫心中暗想。

    “就算你这么说……”清宫苦笑一声,刚想找个什么借口拒绝,突然,他的目光凝了起来。

    小巷的另一头。

    “啊!”一声惨叫传来,接着,一个少年的形象出现在了清宫的感应里。

    “完…..完蛋了!下周的蛋白质来源!”一个有着一头看着就扎手的刺猬头少年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塑料袋,塑料袋的底部还隐隐有某些黄色的粘稠液体流出来,“不幸啊!”

    “这个是……”清宫的目光骤然一凝,接着就直接转过身,在御坂美琴惊愕的目光中,转身就跑!

    “喂!”茶发的少女气急败坏的喊道,“你这个家伙!”见实在追不上清宫,才恨恨的一跺脚。

    “不过……还好,”独自生了一会闷气的少女突然笑了起来,“我的感觉……是错的。”

    阳光照在小巷里,也仿佛照在了少女心底的花田上,一片明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