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我的朋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上条当麻只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这个梦他做的并不安稳,他感觉自己的头始终在给自己的身体发出“痛”的信号,让他不由得昏昏沉沉的,却还不知道如何彻底清醒过来,只能迷茫的努力的试图睁开眼睛,却一时无法做到。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耳边隐隐传来了什么声音。

    “真的......没办法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沙哑,感觉是个少年,不过根据上条的感觉,这个声音原本应该很好听,尽管这是个男声。

    “......真的不想说出这句话啊,这对我来说,应该是最无力的事情了吧?”一声叹息,另一个声音传来,听起来应该是个中老年的大叔的声音,“不过,你也看到了......”

    “失忆这种事......”

    这......是医生吧?上条当麻昏昏沉沉的想着,话说,我怎么了?失......什么?

    等等......!

    我......是谁?

    一种无形的巨大惊恐突然在上条当麻的心里炸开,让他一瞬间觉醒出了巨大的毅力,支持着他努力的把如同千斤重的眼皮撑开。

    睁开眼睛,强烈的光猛地晃了过来,让上条忍不住猛地眯起了眼睛,仔细看了看窗外,阳光明媚。

    病房是单间,四周的墙壁,地板跟天花板都是白色的,给人一种异常宽敞的感觉。床边的窗户是开着的,纯白的窗帘随风摇摆,带着夏日里的一种独有的浪漫,让人的心情莫名的开朗了起来。

    可是少年此时却开朗不起来。

    联想到之前听到的疑似医生说过的话,少年的心中忍不住涌起了一丝阴霾。

    怪不得自己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连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都不知道.......

    自己......失忆了吗?

    这种情况下,其实是最让人没有安全感的,自己从小到大,所经历的所有,认识的所有人,以及之前曾经的经历,甚至连在什么时候都不知道,就统统消失不见了,这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足以把人逼疯。

    少年能保持冷静,已经十分难得了。

    可是即便如此,接下来该怎么做,对于失忆的上条当麻来说,一样是迷茫的。

    我是谁,我又到底属于那里?

    “嗯?”正在这时,少年的余光无意间瞟到了自己枕边的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笔记本。

    “日记......”

    尽管这时候自己的病房里突然出现一本日记很奇怪,不过少年依旧翻开了它。

    日记并不新,甚至有些陈旧,可见并不是临时伪造出来的东西,看着上面的字迹,少年随手从床头拽过来一支笔,在日记上写了几个字,发现两者的笔迹完全相同。

    尽管自己失去了记忆,可是常年累月写字的熟悉感依旧不会变吗?

    所以说,这真的是自己的日记?

    “我叫......上条当麻?”看着第一页右下角写的名字,少年忍不住喃喃低语起来。

    半晌之后,上条才把那本日记看完,深深呼了一口气。

    “老爸,老妈?清宫至夏?土御门元春?蓝发耳环?茵蒂克丝......?”

    “学园都市?level5?超能力?魔法?幻想杀手?”

    “我曾经的经历,还真是......丰富多彩啊。”

    “不过......”

    正当上条在因为手中的日记患得患失的时候,吱呀一声,病房的门打开了,让上条不由得抬起了头。

    随着房间门打开,一个少年缓缓走了进来。

    少年看起来跟自己年龄相仿,十六岁左右的样子,一头黑发垂到耳际,几乎无瑕的面庞使得上条都忍不住挑了挑眉,一双淡金色的眸子中带着深邃,一副栗色细边的眼镜使他多了几分书生气,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尽管是夏天,少年却依旧披着一件白色的长风衣,使他原本修长的身材多了几分潇洒的感觉。

    “这是......”上条心里微微一紧,这种情况下来看望自己的人,肯定是自己认识的人,可他是谁呢?

    跟自己相熟的还出现在日记里的人就这么几个,清宫至夏?土御门元春?还是蓝发耳环?

    不对,既然我叫他蓝发耳环,想来应该是蓝色头发吧?这个不是啊。上条皱着眉头思衬着,那是谁?

    等等......上条偶然注意到少年那淡金色的眸子和那副栗色眼镜的时候,猛然想到了自己的日记中记载过......

    ‘今天又是不幸的一天啊,好不容易买到的鸡蛋居然碎掉了!看来幸运女神还是不肯光顾我啊......不过我倒是认识了一个奇怪的家伙,明明是夏天却穿着薄毛衣......还带着一副眼镜,不过那小子看起来还真是很帅啊,那双淡金色的眼睛......’

    ‘对了,他的自称叫......’

    “清......清宫?”上条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同时心里暗暗叫苦,他实在不知道之前他是怎么称呼清宫的,到底是称呼姓还是名他也不知道,只能蒙一下了。

    清宫其实早就在这了。

    自己尽了全力的释放气墙想把上条推出去,避开那片羽毛,可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就差了一点点,导致自己功亏一篑。

    这让清宫当时沉默了好久,在一定程度上,自己可以说做的十分失败,有自己在那,都没法避免上条失忆这件事,那接下来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还是会发生?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清宫也不会为此消沉什么,他能做的,只是尽量帮助自己的朋友恢复过来。

    失去的记忆再也找不回来了,既然如此,就继续创造记忆吧。

    从现在开始。

    “呦,阿上啊,”清宫故作轻松的跟上条打着招呼,“听说你因为一点意外住院了,所以我来看看你,听说头部受伤了?没问题吧?”

    “啊,没问题。”上条有点忐忑的回答,他也知道,自己跟清宫的关系很好,不过他失忆之后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聊天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习惯之类的,所以只能小心一点回答。

    见到上条这个样子,清宫忍不住在心底叹息一声。

    上条曾经的记忆,在‘龙王的叹息’下已经彻底泯灭不见,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和他到底之前经历过了什么,也不再记得自己和他是同班同学,也不记得自己是他的朋友,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有可能是从日记上得来的,他现在的小心翼翼,就是生怕他说错了什么,让自己猜出来他失忆的事实。

    “不过啊,之前可是真的够危险的。”清宫平复了一下心情,故作轻松的对上条说道,“想不到吧,学园都市除了能力者之外,还有魔法的存在呢,就像之前.......”接着,清宫借着自己的口中说出的话,把之前发生过什么巧妙的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

    “还好你的右手可以解决一切魔法的力量啊。”清宫故意庆幸的说道,“被那种程度的魔法砸中脑袋,也只需要用手摸一下就好了......”

    “是啊。”上条苦笑一声,嘴上却认同的说着。

    清宫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上条能尽快的拜托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恐慌感,哪怕是借助自己说出来的话,也要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包括上条之前的朋友,爱好,脾气之类等等的一切,都在清宫巧妙的言语技巧下,在不让上条察觉的情况下,悄悄透露给了他。

    “没想到吧?之前我就说过,土御门那家伙说话总喜欢喵喵喵的喵个不停,真想不到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有这种习惯......”

    “那其实是妹子的一个萌点不是吗......呃......”

    “还有啊,蓝发耳环那家伙,居然说自己要控遍世界上所有的女性,简直是个变态,比你还过分的变态......“

    “喂!比我还变态是什么鬼!”

    很快,上条就已经跟清宫能正常的聊天了,如果仔细看起来,其实两人的聊天语气居然跟之前没什么区别,依旧如同好友之间互相吐槽互损一样,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种情况下,这种“和谐”反而更让人感到怅然。

    “算了,再待下去的话,大夫可能就要把我赶出去了。”清宫缓缓站起身,对着上条微微一笑,“阿上啊,好好修养身体,之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好。”上条对着清宫挑了挑眉,故作洒脱的一笑,“不过我很快就会出去了,倒不一定需要你再来了哦!”

    “哈哈,那最好。”清宫哈哈一笑,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青蛙脸的老人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这样......没问题吗?”冥土追魂叹息一声,“明明知道他失去了记忆,还把那本日记交给他,不会让他......”

    “上条是我的朋友,”清宫打断了冥土追魂的话,“不管他记不记得我,记不记得其他人,他是我清宫至夏的朋友,就一直都是。”

    “记忆,从现在开始继续。”清宫轻声说,“我也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会有人这样对待我。”

    “是吗......”冥土追魂又叹息一声,“算了,那个孩子也来了,我先进去跟这个少年说一下,之后,就让他们两个见面吧。”

    “好。”清宫轻笑一声,转过身向医院的走廊另一侧走去,清风徐来,吹散了一庭的凝重,带来了新的空气。

    在走廊的另一头,一个穿着纯白色带着金色花纹的修女服的银发少女正急匆匆的向这边赶来。

    “希望......你能找到自己。”走廊的拐角处,清宫转过头,望着上条的病房轻叹一声,随后嘴角微微上扬。

    “我的朋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