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九章 问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清宫这顿饭吃的并不算舒服,固然一个原因是因为妹妹们,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因为美琴母亲的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

    顶着这种目光,清宫略带郁闷的吃完了这顿饭,和美玲打过招呼之后,接着宛如逃跑一般窜出了餐厅。

    在清宫溜出餐厅之后,这才深深呼了一口气,忍不住苦笑的摇了摇头。

    “......女人真可怕。”

    正当清宫如感叹一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他微微一愣,餐厅大门被推开,美琴红着脸从里面跑了出来。

    “怎么了?”清宫转过头,略带好奇的看着美琴,“你怎么出来了?”

    “我待会有比赛,就提前离开了。”美琴摇了摇头,接着她抬起头,微微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清宫,“那个......我妈妈她就是那样的人......拜托......别在意她说的话啦!”

    看着美琴红着脸,有些扭捏的说出这么一番话,让清宫先是一愣,最后轻笑了起来。

    “没关系,笨蛋。”清宫揉了揉美琴柔软的茶发,轻笑了一声,“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且,伯母说的话我并不反感啊。”

    “诶?”美琴猛地抬起头,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过,美琴大小姐居然会这么有礼貌的和人对话,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呢。”下一刻,清宫顿时换了个表情,笑嘻嘻的说道,“在下深感荣幸哦。”

    “去死吧你!”美琴还没反应过来清宫上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一下子听到了这句,顿时气恼的在她肩膀上打了一拳,气鼓鼓的说道。

    “哈哈。”清宫哈哈一笑,随手又在美琴的头上揉了一把,“这可不算乱说哦,还有,你不是要比赛的嘛?”

    “哼,才不用你关心呢。”美琴撇了撇嘴,不爽的说道。

    “小心一点。”清宫蓦地开口说道,让美琴为之一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会有人打算在大霸星祭上玩弄一些恶心的手段了。”

    “你说的是......”美琴顿时警惕了起来,凝声说道。

    “我还不知道。”清宫摇了摇头,“总之,留点神就是。”

    在清宫看来,这件事无论怎么想,应该都涉及不到美琴,所以他也没有太多说什么,也避免美琴因为这件事情导致焦虑。

    “好。”美琴看着清宫,有些欲言又止,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凭借她对清宫的了解,一定知道清宫还有什么话没说,但是她也理解清宫的心思,所以默契的没有开口询问。她相信清宫能处理好这件事。

    “那就好。”清宫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去了,而美琴看了一会清宫的背影,也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两人都没想到的是,这种两人之间的默契却被另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不错哦。”透过餐厅的窗子,御坂美玲两眼发亮的看着两人的互动,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小美琴和这个男孩子进展不错哦!”

    “呃......”坐在隔壁桌的上条看着眼睛直放光的御坂美玲,忍不住微微抽了抽嘴角。

    摊上这么一个......呃......该怎么称呼呢?

    不知道清宫感觉如何?

    上条一边腹诽着,一边吃着自家父母给自己带来的便当。

    尽管他失去了曾经的记忆,但是身体却本能的还有着一些感觉,至少上条在吃这份便当的时候,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甚至在味蕾间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熟悉感,这让上条的内心百感交集。

    “那个,当麻啊,”正在上条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事情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上条刀夜却突然开口了,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迟疑,“那个......”

    “怎么了?老爸?”上条略带奇怪的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父亲说道。

    “虽然到现在才问有些不太好,但是我还是有点好奇,”上条刀夜和上条诗菜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上条,接着,指了指坐在上条身旁,正在大吃的茵蒂克丝,“这位......”

    “是谁啊?”

    上条的脸顿时绿了起来。

    ......

    清宫的身形在大楼之间闪动着,看起来如同空间能力者一般,没过一分钟,他就回到了第七学区之前自己离开的地方。

    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落下,清宫悄然溜回了某高中,然后一路上到主教学楼的顶层,在天台上停了下来,果然,在天台上站立着他所寻找着的身影。

    “什么情况?”清宫随手关上了通往天台下面的门,望着云川芹亚,直接开口问道,“猎犬部队的异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来的真快。”云川芹亚一身运动装,上半身的装束和吹寄制理十分相似,都是披着一件校服外套,加上两人的相貌和发型也有点类似,一瞬间清宫还真差点把两人认错。

    “事实上,应该是在昨天。”云川芹亚伸了个懒腰,火爆的身材顿时一览无余,“不过,作为暗部有所行动也是正常的,所以我也没多想。”

    “那为什么说现在很奇怪?”清宫听到这,顿时稍微松了口气,“如果只是这样,应该不会惊动你的吧?”

    “猎犬部队有行动属于正常现象,其他的暗部行动我也可以理解。”云川芹亚顿时皱起了眉头,“可是,如果说这个暗部也派人出去四处活动,就有些奇怪了吧?”

    “哪个暗部?”清宫一愣。

    “‘member’。”云川芹亚轻轻吐出一个词,“如果这个暗部也派人在外面行走的话,就意味着猎犬部队有很大程度上不是单纯的异动。”

    “‘member’?”清宫微微吃了一惊,“怎么可能?‘member’是一个纯研究型的暗部,它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对付妹妹们?”

    “反应很快嘛。”云川芹亚略带惊讶的看了一眼清宫,轻笑了一声,“而且,这次‘member’出去的人还不少呢。”

    “都有谁?”清宫也皱起了眉,他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博士疯了吗?

    一个芙兰达就能轻易推平,毫无战斗力可言的纯研究型暗部组织,居然也会派人出来行走,还要对付妹妹们?

    “有一个成员我不认识,红色水手服的女生,看起来像个学生。应该是个新成员,战斗型的。”云川芹亚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找了一会,把手机的哥清宫,“第一次露面,之前从来没见过。”

    “还有呢?”清宫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照片,忍不住皱了皱眉,“我总觉得我见过她......”

    “还有个一个嘛......”云川芹亚的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可眼神却冷了下来,“是个变态的人渣哦。”

    “马场——芳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