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三章 遇见你,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霸星祭第七天,夜晚。

    美琴一个人走在第七学区的道路上,偶然抬起头看看天空,璀璨的繁星让人心中不由得有种舒畅之感。

    美琴长长舒了一口气。

    还真是像一场梦一样呢。美琴自言自语的想着。

    五天前那次令美琴终生难忘的经历,让美琴至今还有一种心悸感,这种感觉是即便结束了,可回想起来还会忍不住打个哆嗦那种。

    “御坂学姐,这边这边!”一个美琴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美琴抬起头,望着不远处正对着自己挥着手的佐天,微微的笑了。

    不过,结束了。

    “姐姐大人~”坐在轮椅上的黑子对着美琴嘻嘻一笑,也摆了摆手,“来的有点慢哦!”

    “御坂学姐,要尝尝这个嘛!”头上戴着花饰的初春笑眯眯的看着美琴,同时手中还拿着一种看起来十分诡异的食物对着美琴摇了摇。

    “话说初春你又在吃这种怪异食品啊。”佐天看着初春手中的诡异物品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开玩笑的说道,“这种看上去......”

    “那是草莓文字烧啦!”初春气鼓鼓的对着佐天摇了摇拳头,哼了两声说道,“才不是怪异食品呢,至少也要给我说是特色食品......”

    “那不是一样吗!”众女大笑。

    看着着一幕,美琴的脸上不知不觉的涌上了笑容。

    还真......和平呢。

    在食蜂的帮助下,黑子她们重新找回了关于美琴的记忆,不过作为代价,食蜂封印了她们关于这次美琴暴走事件中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前后没有矛盾的记忆。

    黑子重新坐回了轮椅,她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把轮椅扔出去过这件事,而她的身体其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她在被修改记忆之后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而佐天则是因为二次使用幻想御手,在医院昏迷了一天,好在当时清宫的手里还有幻想御手的治疗程序,老人轻车熟路的用程序救醒了佐天,醒来之后佐天没有了之前战斗的记忆,只是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的能力似乎变强了很多。

    而这两天美琴没有参加比赛的相关人员的记忆也被食蜂所修改了,不过,这大概并不是食蜂在为美琴着想。

    根据美琴的猜测,大概是因为食蜂不想让相关外装代脑的事情流传出去吧。

    值得一提的是,食蜂放弃了外装代脑。

    她自己修改了自己的记忆,把自己脑海中外装代脑毁灭的指令密码与启动的指令密码调换了顺序,原以为是用作最后的必要保险,不过,并没有用上。

    但是尽管如此,食蜂还是在一切都结束后亲自毁灭了‘外装代脑’,似乎是为了埋葬她相关的过往,至于是否有其他的原因,美琴就不清楚了,不过在这之后,让美琴对食蜂的印象也有了一定改观。

    在自己暴走的时候,一直是食蜂压制着警策看取的‘外装代脑’,才让自己不至于彻底沦为力量的奴隶,就这一点而言,美琴还是很感谢她的,只不过并不会表现出来就是了。

    此外,食蜂的插手,茶颜体内的病毒才得以彻底的消除,这些都是食蜂让美琴有所改观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尽管一直以来都十分讨厌食蜂,但是这一次,美琴还是看到了她关于正义的理念。

    或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和她走到一起吧.......美琴这样想着。

    “对了,御坂学姐。”正在这时,初春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你的肚子没事了吗?”

    “肚子?”美琴一愣,同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什么肚子?”

    “听说你是吃了小摊上卖的东西结果吃坏了肚子,”佐天笑嘻嘻的回头说道,“因此在厕所里蹲了整整一天哦!”

    “听说你还威胁前来关心你的食蜂派阀的成员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黑子憋着笑回头看着美琴,“这件事已经火遍全校了哦!”

    美琴:“......”

    决定了,还是杀了食蜂吧。美琴咬牙切齿的暗暗想到。

    “啊!那边在跳传统舞!”正在这时,佐天突然向前一指,略带惊喜的说道。

    美琴闻言抬起头,望着第七学区广场上点燃的火堆,以及火堆前载歌载舞的男女们,一时间恍如隔世。

    这里......真的好和平。

    “打扰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正在美琴有些愣神的时候,一个温和中带着调侃的清朗男声在她的耳边悄然响起,“能不能邀请你跳支舞呢?”

    美琴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当她抬起头,看到少年那张带着点点贱笑却不乏温柔的笑脸时,她的眼睛悄然亮了起来,随后开心的笑了。

    “好啊!”

    第二学区,某间医院病房里。

    “咳......”躺在病床上,面如金纸的老人咳嗽了一声,他的身上插着各种针剂,看起来一副时刻有可能挂掉的样子,身上包满了绷带。

    木原幻生,他居然还活着。

    吱呀一声,病房的门悄然被人推开,老人有些惊愕的抬起头,可当他看清来人的时候,瞳孔猛然一缩,整个人不由得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想不到吧。”黑衣的少年轻笑一声,暗红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芒,“我会猜到你没有死,还会追过来?”

    看着凛的面容,木原一时面如死灰。

    “你说,人活着是不是特别痛苦啊?”凛笑容满面的来到了病床前,看着无法动弹的老人,轻声说道,“这种意义你真的懂吗?”

    “不过啊,你没机会去体会活着的意义或者痛苦了。”

    一道血芒闪过,少年手中的黑漆军刺狠狠的刺入了老人的心脏,当鲜红的血液如同喷泉一样喷出来的时候,老人的眼中还残留着一丝不可置信,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样死了。

    “你......”老人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眼中的光芒就黯淡了下去。

    木原幻生,死。

    缓缓收起军刺,少年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璀璨的星空,一时间神情居然放松了下来,仿佛放下了什么心底一直以来阻碍自己的东西。

    “活着的意义啊......”

    冥土追魂的医院里,芙兰达与芙蕾梅亚的病房中,布束砥信与云川芹亚正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闲聊着。

    “这次还真危险啊,”云川芹亚感慨的说道,“好在最后计划成功了,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leader会发狂吧?”布束砥信将手中削好的苹果随后递给放眼欲穿的布兰达,看着后者有些贪婪的咬着苹果,微微一笑,“真想看看他发狂的样子啊。”

    “你啊......”云川芹亚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姐姐,我要这个!”第七学区的某处,艾丽莎指着不远处一处卖气球的小摊,笑嘻嘻的开口说道。

    “好,好。”在她身旁,一身黑衣的沙特奥拉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揉了揉艾丽莎的头发。

    “听说今晚有传统舞和烟花大会,等下姐姐跟我一起去看啊?”

    “好......”

    第七学区的广场上。

    “当时,我以为我要死了。”美琴轻轻拉着清宫的手,优雅的转了个圈,轻声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我拉回来的。”

    “这很难吗?”清宫轻轻一笑,“只要想就这么做了啊。”

    “果然,”听到清宫这个回答,美琴有些无奈,但最终却笑了,“你还是老样子......”

    “我没办法原谅这个利用人当成实验物的学园都市,”美琴轻声说道,“但是,就是在这里,我才能遇到你们,这些邂逅就是我一生的珍宝。”

    “所以,谢谢你。”美琴抬起头,略带湿润的目光望着清宫,“谢谢你......守护了它们。”

    “没什么好谢的哦。”清宫轻轻搂住美琴的肩膀,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温柔,“纠结过很多东西,但是就结果而言,我跟你的目的是一样的哦!”

    “我,也守护了我的珍宝啊!”

    “谁......谁是你的珍宝啊!”看着清宫的目光,美琴羞的脸都红了,嘴上不肯承认,可是抱住清宫的手却更紧了一些。

    妈妈,你说的没错呢......

    遇上这个家伙,还真是我的幸运呢......

    听着不远处黑子崩溃的尖叫声,美琴轻笑一声,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安心。

    或许,这就是在他身边的感觉吧。

    正在这时,天空中炸开了第一朵烟花,灿烂的好像两人紧贴在一起的心情。

    如此明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