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一章 阴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清宫的这句话,最后之作目光微微有些飘忽,而夕云的脸色瞬间就冷漠了下来,目光不善的盯着最后之作。

    “检体编号20001号,”夕云淡淡的看了一眼最后之作,“就这么出现在我面前还真是有种,御坂对你的脸皮的厚度表示怀疑。”

    “20001号?”美琴有些好奇的看着怀里的最后之作,“妹妹们还有20001号吗?我记得只有两万个来着......”

    “的确有。”清宫对着美琴笑着解释了一下最后之作的事,“......就是这样,不过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跑出来了。”

    “一方通行?”美琴惊愕至极的瞪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可能?他那种人......”美琴回想起那一抹浑浊的白,让她忍不住轻颤了一下,“为什么会收留这个孩子?”

    “人总是在变的。”清宫摇了摇头,“不能一概而论,其实我一直还挺欣赏这个家伙的。”

    “不管他过去做过什么,他现在能保持自己的本心,并且有意识的去改变自己,其实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清宫轻声说道,揉了揉最后之作的茶发,“我想,现在他应该一直在找这个孩子吧?”

    “嗯......”美琴沉默了好一会,最后才轻声说道,“虽然我依旧很难把他当成同伴,但是如果你确定的话,我可以选择......原谅他。”最后几个字美琴说的有些艰难,不过其中蕴含的意味却是十分确定的。

    “没必要的。”清宫哑然失笑,“你不爽大可继续不爽他,我也只不过是欣赏而已,要是平常相处时间长了,我恐怕还是要把拳头砸到他脸上。”

    “什么啊。”美琴被清宫这句话逗笑了,随后微微撇了撇嘴,“我们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去尝尝那家的点心如何?”清宫微微一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西点屋,“据说那里新出了一种小鸡布丁哦!”

    “哇!”一旁的最后之作也一脸兴奋的抱着清宫的手臂,“御坂御坂也想吃!”

    “你啊。”清宫轻轻笑着点了一下最后之作的额头,“好吧,那么大家一起去吧。”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上条撇了撇嘴,打了个哈欠,当他回头想告诉土御门等人撤销这次扯淡的跟踪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原本在他身后的两个人居然全都不见了。

    ......

    正在清宫带着美琴等人吃点心的时候,第十学区的owlet基地中,布束砥信正悠闲的喝着红茶,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享受着少有的下午茶时光,而在她的对面,则坐着同样品着红茶的云川芹亚。

    “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吗?”抿了一口香醇的红茶,云川芹亚转过头看着布束砥信,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显然心情极好,“最近需要我们关注的事情好像不太多呢。”

    “大概吧。”布束砥信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用她一贯淡定的语调说着,“上次的事件打出了leader的名声,至少现在学园都市的灰色成员都听说我们owlet出了一个顶级的强者,其他暗部最近也消停了不少,不过......”说到这,布束砥信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犹豫,“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不安?”云川芹亚微微一愣,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怎么了吗?”

    “总觉得,这种气氛有些不对劲。”布束砥信摇了摇头,“具体什么情况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最近的暗部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暗部......”云川芹亚沉吟了片刻,一五一十的数了起来,“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member’老实了不少,‘school’和我们一贯井水不犯河水,没什么交集;‘item’最近还是在麦野那家伙的手底下接任务,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至于‘group’,不是刚刚跟我们说过合作的事情吗?似乎没什么吧?”

    “唯一一个跟我们有仇怨的猎犬部队最近也没有什么出动的迹象啊。”云川芹亚摊了摊手,“我完全想不到我们现在可能会出什么问题啊。”

    “那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布束砥信的眉头依旧没松开,“可是这种预感为什么一直在?”

    “难道精神系能力者的大脑与我们的构造不同?”云川芹亚微微调侃了一下布束砥信,试图让她打起精神来,可正在这时,桌面的电话铃猛地响了起来,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铃声。

    布束砥信接起了电话,云川芹亚也靠了过去,可当她们两人刚听到电话的第一句话,两人的瞳孔就猛的缩了一下。

    “统括理事会急召?!”

    ......

    “在地下街?”一方通行一边拄着那柄长柄伞,另一只手里正拿着一只手机,“这么说我走的方向完全是反的?”

    “从刚才电话里留下来的情报分析结果看来,是的。”电话那头,黄泉川笑的有些没心没肺,“所以你还要加油。”

    “算了。”一方有些心累,“我慢慢找吧,地下街是吧,这次再错了的话,我回去一定杀了你。”

    “随便你咯。”黄泉川轻笑一声,“不过很难想象,那个孩子能老老实实的待在一个地方呢。”

    “......”

    那就是说我可能还要再多跑一段路!一方愤愤的刚要挂断了手机,却因为黄泉川的下一句话停了下来。

    “呐,一方通行。”

    “怎么?”

    “向一个人展示善意有那么可怕吗?”

    “你想说什么?”

    “你虽然接受了最后之作的好意,但是你却拒绝向她表示善意。”黄泉川轻声说道,“你是在害怕你的行为造成反结果而无法挽回,对吗?”

    “你这算在对我进行说教吗?”一方沉默了一下,冷笑一声说道。

    “算了,”电话那头,黄泉川轻叹了一声,“我没想过凭我一个人就能理解你心中的黑暗,毕竟,你曾经呆过的地方就是我亲自带领部队解散镇压的呢。”

    一方沉默,他当然知道黄泉川说的是哪里,那个地方是他直到九岁前一直待着的地方,是将人活生生拆解的分解工厂,说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

    “不过,就算没法理解你的黑暗,但作为一个老师的话,”黄泉川苦笑了一声,“我也希望能给予你一点点帮助。”

    “即使是你口是心非的觉得‘无聊’小事,才能让你慢慢的救赎你自己啊。”

    一方再一次沉默了,直到他回过神来,却发现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挂断了。

    收起了手机,白发的少年抬起头,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猩红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令人复杂的心绪。

    “真是......”他喃喃的低语着,“可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