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来不及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话说得怎么跟煮饭要用大米一样轻松?

    若虞当真是不明白,这位爷到底有没有想过,他如此鲁莽一举,日后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

    赵堇城注意到了若虞微变的表情,轻挑了一下剑眉,问:“你好像有话要说。”

    认真的点了点头,若虞道:“王爷,您如今明明知道自己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做什么还这般冲动的去闯宫?您难道不知道,此举过后会给您带来更多的麻烦么?”

    “本王知道啊。”赵堇城淡淡的道:“不过做都做了,知道又有何用?”

    嘴角微抽,若虞顿时语塞。

    这位爷也是诚心这般做,若虞就算说得再多也是多余的。

    没打算与赵堇城多说,若虞提着裙子便往院门口走。

    赵堇城疑惑的打量了若虞两眼,眼瞧着这女人的脚都要迈出去了,这才连忙问:“你去哪儿?”

    转身看了赵堇城一眼,若虞道:“自然是去做您想做的事情啊!”

    说罢,也未等赵堇城回应,若虞转身继续往外走。

    旁边的暗香与疏影更是不明白王妃所说的王爷想做的事是什么,两丫鬟对视一眼,也提着裙子跟了上去。

    赵堇城瞧着门口那抹渐渐消失的娇影,黝黑的眸子转了转,随后便哼笑了一声,转身叫来了疾风。

    若虞让疏影备了马车,一出王府,直接出了京城城门。

    一路上两个小丫头都很老实,等到真的出了城门时,暗香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往外头看了好几眼,忍不住问:“王妃,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看了暗香一眼,若虞道:“昨日我让人打听了端王殿下的行踪,知晓今日他应友人相邀去了城外的林峡山,明日便是他与安小姐大婚了,咱们王爷那般在意安小姐,你们觉得,在这种时候我不应当做些什么吗?”

    经得王妃这样一说,暗香似乎是明白了,王妃走安小姐那里行不通,故而打算换一条路,去找端王?

    疏影闻声微微拧了拧眉头,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主子这时去找端王,估计也不一定行得通吧?”

    疏影的声音很小,但是若虞还是听在了耳里,看着疏影,若虞勾唇一笑:“正是因为知晓行不通,所以才故意走这一趟啊!”

    压根儿就听不明白自家主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暗香与疏影互看了一眼后,便没再说话了。

    若虞心情倒尚算不错,不动声色的看了马车外面几眼,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端王殿下的行踪若虞知晓,疏影打听回来的消息一定不是真的,安玉容与端王成亲在即,端王爷其实心里的野心大得很,他又怎么可能会选择在与安玉容成亲的时候出什么乱子呢?

    端王与安玉容成婚,朝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是不会赞同的,比如说太子一党,比如说心向着赵堇城的人。

    端王不是一个傻子,在这种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会不好生防备,反倒是去见友人?更何况还是出城?

    知晓这是假的,若虞之所以还是上当了,倒也不是因为她傻,而是因为……安玉容与端王的这场亲事,她是最不希望有意外的那一个!

    而在这种时候,唯一能保证端王与安玉容的婚事成好,而她不会被列入违背赵堇城心意的嫌疑人,她自然得找个不会被人怀疑的理由来挡一挡。

    正好……安玉容给了她这个机会!

    怀晋王府的马车离皇城越来越远,林峡山虽然离京城不远,但是光去也得半日的路程,还是中途不带歇息的那种!

    暗香眼瞧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心头也是无比的焦急。

    “王妃,咱们确定要到林峡山去吗?眼瞧着这太阳都快下山了,马上城门就会被关上,到那时,就算咱们再那啥,也只有等到明日城门打开才能回去了!”

    疏影闻声当即便拧了眉头,伸手拍了暗香一把,然后道:“你是不是傻?王妃不过就是晚些回城而已,这守城门的人怎么可能不会放王妃进城来?”

    听着两个丫头的争论,若虞也只是动了动眉头,抿嘴笑着。

    林峡山是离京城不远的一座山,虽然是在京城的管辖范围,但是,现在若虞身边只是带着暗香与疏影,三个都是女人,车夫也完全不会武功,摸黑走山路,说心里没有点儿怕怕的感觉那都是骗人的!

    暗香与疏影虽然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是也并没有直接开口问若虞。

    马车里安静得如同一滩死水,若虞坐在马车里,能清晰的听到外头马车辘轳转动的声音。

    正当若虞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她们便听到“吱咚”地一声,马车往前一倾,若虞一个没注意,额头直接撞在了马车窗上。

    原本额头上还有伤的若虞经此一撞,头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疼得若虞都快感觉头皮都快要不是她的了。

    疏影连忙去扶着自家王妃,刚想掀开帘子问外头的车夫是怎么驾的车的,接着,若虞便听到了那“嗖”地一声,一支箭从窗外飞射了进来,冷飕飕地从若虞的耳边飞过,稳稳地插在马车壁上。

    暗香与疏影被吓得尖叫一声,若虞也被吓了一跳。

    接着,她便听到车外有些动静。

    掀开马车帘子往外看,外头不知道何时围来了十来多人,三五成群的拿着火把,一瞧着,怎么还有点儿像是山匪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若虞掀开的马车帘子太多的原因,外头的人一眼就瞧见了她。

    只见得为首的人指着她就吼了一句:“将那女人抓起来!”

    接着,一群人便都向她们围来。

    暗香与疏影是从来没有见过这阵势的,当即就吓得不敢说话了,虽如此,但还是不忘将若虞给拉回马车,两个小丫头护在她前面。

    这一举动也着实让若虞感动了一把,毕竟……在这种危险的时刻,这两个丫头都还如此的护着她。

    “王妃。”暗香拉着若虞的手,微微有些发抖:“怎么办?看样子那些人是山匪,咱们都是女流之辈,此番出来也没有一个人会武的,如今咱们……”

    接下来的话不用暗香说,马车上的三个人都明白了。

    疏影闻声当即也拧了眉头,“早知如此,咱们就应该带些护卫再出来的。”

    若虞倒是微微挑了挑眉:“世上哪有那般多的早知道?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悔不当初,还不如想想法子,如何从这些人面前虎口逃生比较实在!”

    这些道理暗香疏影都懂啊,可是……她们三个弱女人,怎么可能是十几个强壮男人的对手?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呢,外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一片混乱,若虞正想再探个脑袋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马车却不知道被谁人驾着,掉了个头就继续跑。

    这方向是……往京城那边跑的?

    若虞刚一掀开帘子,便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现身的疾风,疾风转头看了一眼,一瞧见是若虞,便连忙道:“王妃,外面危险,您还是进去比较好。”

    瞧见驾马车的人是赵堇城的人,若虞也自然是放心的。

    今日疾风出现,若虞相信并不是巧合,按照那个人的做事风格来看,估计是想看看她出了王府会搞些什么幺蛾子吧!

    不过说到底,若虞也还得谢谢那个人对她的怀疑。

    摸约着过了一个时辰的样子,后面的人也终于没有追上来了。

    疾风也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停下了马车,若虞瞧见马车停下之后,便带着暗香疏影下了马车。

    疾风瞧见若虞,连忙拱手行了个礼:“王妃可有受伤?”

    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有些疼的额头伤,若虞摇了摇头:“有劳疾风大人了,可是王爷派你来保护我们的?”

    疾风好歹也是跟了赵堇城多年人的,一听到若虞这样问他,他不慌不忙地点了点头,道:“主子说王妃出府时心情不佳,他有些担忧王妃会想不开,便让奴才跟上来保护王妃安全。”

    赵堇城会主动叫人保护她?

    若虞勾唇微笑,但却没有说话。

    瞧了一眼天色,再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若虞问了一句:“咱们离京城还有多久的路程?”

    疾风看了京城那个方向一眼,微微拧了拧眉头,便道:“至少得三四个时辰。”

    “三四个时辰?”若虞闻声,清秀的眉头拧得死紧,手里捏着的帕子都快被她给捏烂了。“那咱们回到京城,岂不是都快来不及了?”

    “来不及?”疾风没有听明白王妃的话,当即忍不住问了一句:“王妃此话为何意?”

    一听到疾风的话,若虞便连忙问:“明日就是端王与小姐大婚之日,王爷可有想好什么对策?”

    “您……说什么?”疾风压根儿就不知道安小姐明日就要与端王成亲了。

    瞧着疾风的反应,若虞也知晓了赵堇城也还不知道明日就是赵岷与安玉容成亲之日。

    “疾风大人不知道吗?”若虞身后的暗香惊讶的看着疾风:“全京城的人都知晓端王殿下明日就会与安小姐成婚,不然,王妃也不会急得明知夜半难归,都要去林峡山找端王殿下谈话了!”

    疾风当下也是慌了,他确实不知道啊!当初在军营的时候,他们收到消息只是说了安小姐与端王被皇上赐婚的消息,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端王与安小姐的成婚日期而已。

    可是……目前这状况他们就算是以最快的速度回京城,也应该来不及阻止这一切了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