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 一个怎样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虞知晓赵堇城还未用膳,所以刚到亥时便亲自去厨房做了些面条。

    不要问为何若虞不做些拿手好菜去讨一下那位大爷的欢心,因为若虞她只会做面条,换句话来说,也就只有这个才拿得出手!

    本来暗香疏影是想要帮忙的,但是若虞手就算自己做得再差,那也是自己的一片心意,瞧着王妃如此坚持,暗香疏影也自然是说不得什么的。

    等到若虞做好面条送去赵堇城的书房时,赵堇城也与疾风把事情都商量完了,疾风刚一出自家主子的书房时,便瞧见王妃端着面条来了。

    拱手对若虞行了个礼,疾风看了一眼王妃端着的东西,眉头微动,“王妃这是亲自给王爷做的?”

    若虞闻声,眉眼弯弯地道:“是啊,听闻王爷昨夜与军中大将商量军事到今日响午,这期间想必都未曾示食,加之日……再者他晚膳也未用,应该有一日未进食了,这样下去怎么行?”

    王妃倒是很关心王爷啊!

    疾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碗面条,什么都未说,只是偷笑声儿,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疾风方才偷笑,若虞是瞧见了的,那笑代表着什么意思,若虞尚且是不知道,眉头微动,她让暗香疏影留在了外面,自己敲了敲书房的门,等到里头的人应了一声儿后,若虞便端着面条走了进去。

    她进去的时候,赵堇城正翻看着兵书,板着一张脸,看似入神,实则发呆,因为……手上的兵书都拿倒了!

    若虞将面条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走到赵堇城的面前行了个礼:“妾身本来还挺担心王爷的,不过看到王爷还能如何心平气和的看兵书,想来您也没有什么事儿了。”

    听到若虞的声音,赵堇城这才动了动眼珠子,抬了抬眼皮看了若虞一眼,他没有说话。

    若虞轻声一笑,伸手指了指他手上的兵书:“只要您不将兵书拿的反话。”

    赵堇城听到这话,这才翻过兵书,注意到自己将书给拿倒了,眉头微动,赵堇城什么没也有说,只是淡淡的问了她一句:“识字?”

    若虞:“……”

    本来以为这人开口第一句会问她进来做什么呢,若虞都将讨好的说辞打了满腹的草稿,结果这位大爷压根儿就不按正常思路来,开口竟然问她这么一句没有营养的问题。

    但是,人家问她,她也不可能不回答,微微颔首,若虞道:“小的时候跟着一个私塾先生学过,读书识字基本没有问题。”

    这个时期会识字的丫鬟并不多,这女人竟然还跟过私塾先生学过?

    心头本来还有些问题想要问的,但是赵堇城并没有问出来。

    今日所发生的事情虽然太过于突然,但他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便镇定了下来,今日他坐在若虞院子里的时候想了很多,关于容儿为什么会对端王说那些话,他也想了好几种可能。

    一种就是容儿嫁为人妇,此言身不由己。

    二种就是容儿所言属真,只是道出实情。

    前者的可能性,赵堇城对比了一眼,可能性并不是很大,毕竟,他当时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容儿甚至还主动去……如果容儿当真是身不由己的话,她压根儿也不会主动去缠赵岷!

    但是后者的话,可能性虽然,但是他却不怎么愿意接受罢。

    心头明明是很明白这些事情的,但是,他却十分可笑的想着能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来蒙蔽自己。

    若虞在一旁瞧着赵堇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当即就以为这位爷被安玉容这事儿打击得脑子都出问题了。

    正想着自己应该要怎么做才能拯救一下这被感情束缚的无敌青年呢,结果赵堇城却突然问了她一句:“你跟在容儿身边这么多年,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位爷怎么会突然问她这么一个问题?

    这话问得若虞倒是有些不好回答了。

    毕竟这位爷与安玉容是那样的关系,虽然现在这人因为安玉容的事和心头正堵得慌,但是,她也不发确定这位爷会不会哪根筋没有搭对一心向着安玉容。

    再瞧着赵堇城那精明的模样,若虞觉得,自己就算是说违心的话,也会被这位爷看透。

    深吸了一口气,若虞叹息了一声儿,然后问了赵堇城一句:“王爷是想听妾身说真话还是假话?”

    这女人能这样说,赵堇城也自然是知晓了若虞心中的顾虑,没想到这女人到现在都还这般会想,哼笑了一声,赵堇城道:“本王要听的,自然是真话,你放心吧,本王也就是想从侧面了解一下容儿,即便是本王听到自己不愿意听到的,也不会怪罪于你!”

    有了这位爷的保证,若虞倒是放心多了。

    点点头,自己搬了个小凳子在赵堇城旁边坐下来,赵堇城瞧了一眼若虞的动作后,什么也没说。

    坐到赵堇城旁边,她若虞就开始道:“小姐是个怎样的人,说实话,妾身真心的不太好说,倒是妾身在丞相府里跟小一年有余,王爷可有兴趣听上一听?”

    这话意思是……她要跟他讲她在丞相府里头的事儿?

    反正他也无事,赵堇城想了想,这好像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处,于是,赵堇城便点了点头。

    瞧着赵堇城点头,若虞便开口道:“妾身自一进丞相府,小姐便一直对妾身有意见,妾身是丞相大人亲自指给小姐做贴身丫鬟的,小姐最开始的时候跑去跟丞相大人大吵过,问丞相为何要让妾身做她的贴身丫鬟,只不过后来妾身也不知晓丞相与小姐说了什么,小姐便接受了妾身,只不过,妾身顶着等丫鬟的头衔却一直在府城做着粗使丫头的活计,也不怕王爷您笑话妾身,倒夜壶这事儿,妾身都是干过的!”

    赵堇城闻声一愣,这……还真的是干的粗使丫头的事儿啊!

    贴身丫鬟,按照丫鬟的等级来排,那可是一等丫鬟,干的活自然也是轻松得很的,但一听这女人说的这些,怎么感觉她只是空有头衔而已?

    其实,若虞在丞相府的时候还当真只是空有头衔,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若虞自己都不知道,安玉容是有哪一根筋没有搭对,自己在宫里头的眼线,和自己一心想要做的事情却是一点儿也没有瞒着若虞。

    所以,若虞也知道,安玉容一心想要坐上高位,她会审时度势,看人也准,本来开始是对赵堇有所上心的,但是后来收到赵堇城名奖实贬的消息,再细想了一下各中关节。

    毕竟赵堇城再能干,那也不是皇帝的亲儿子,他都功高震主了,皇帝若是还任由他如此下去,那就太不正常了!

    所以一收到消息后,安玉容便直接舍弃了赵堇城的,后来对比了一下皇帝的那四个适婚儿子。

    太子吧,已有太子妃,就算她去也只能做个侧妃。而平王赵珏呢,一天只知道自己的诗词歌赋,一点儿野心都没有。

    论实权,太子居上。论机遇,端王略胜。

    所以仔细将几位皇子一对比,安玉容自然会选择端王。

    赵堇城现在竟然问到了若虞,若虞也自然是将这些事儿给赵堇城说了,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若虞将这些事情都说得很隐晦,但是赵堇城还是全都听明白了。

    若是放在以前,这女人跟他说容儿这些事儿,赵堇城定然会认为是这个女人在冤枉容儿,想要从中破坏他与容儿的关系。

    但如今可不一样,他是亲耳听到容儿说对他只是利用,就算是若虞的话他不全信,但也至少是听进了五成。

    若虞将这些事儿说完,相信赵堇城心里头也有自己的掂量。

    赵堇城闻声好许久都没有反应,若虞本来以为赵堇城的悲伤更严重,刚想起身去让人找大夫来,结果赵堇城就冷不低的问了她一句:“你觉得,你留在本王身边对本王最大的益处是什么?”

    “什么?”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赵堇城有些不耐烦的再说了一遍:“你对本王最大的益处是什么?”

    反应过来后,若虞微微勾唇:“妾身早前就与您说过了呀,就以您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宜娶一个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女人,就算今日妾身不在您身边,皇帝也定然还会重新给您选一个与妾身出身差不多的女人陪伴您,与其重新再找,您还不如与妾身将就。”

    这话说得还真是连点儿脸都不要,不过,赵堇城不可否认的是,这女人说的是事实。

    冷笑了一声儿,赵堇城这才迟迟的问了若虞一句:“你来此做甚?”

    一想起自己的来意,若虞连忙去将自己端进来的面条放到赵堇城的面前,一脸讨好的模样道:“妾身听闻您一日未进食了,所以亲手帮您下了碗面条,您尝尝?”

    赵堇城一脸嫌弃地看着那碗白成一锅粥的面条,迟疑了一会儿,拿起筷子夹起来吃了一口。

    若虞瞧见,忍不住问着赵堇城:“王爷,味道如何?”

    赵堇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味道还不错。”

    这算是对她的夸奖?若虞心头正乐开了花儿,本来还想夸夸这位爷风华绝代啊啥的,结果这位爷下一句话,若虞都恨不得将这人一巴掌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

    “只是……”黝黑的眸子里嫌弃更甚,赵堇城道:“如果这面没有烂,味道没咸,汤水没有烧干的话,就能勉强入口了。”

    若虞:“……”勉强你大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