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章 真正关心的事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儿上虽然嘲讽着若虞是个贪财的俗气女人,但赵堇城还是很爽快的给了若虞。

    旁边的暗香疏影都愣了一下,王爷突然对王妃这般大方?

    事后赵堇城才注意到自己的行为,自己为何会对这女人这般爽快,十分纳闷儿,最后赵堇城给自己寻了个原因,那就是老皇帝赏赐他的这些俗物太多了,给那女人就当真给着玩儿!

    得到了甜头的若虞心情甚好,暗自决定,赵堇城让她做事儿她一定要更尽心一些,安玉容的一举一动,包括她喝了几盏茶,去了几次茅房都得记得一清二楚,收了人的好处,自然得帮人办好事不是?

    安玉容与赵岷两个人回门的时候,若虞瞧着他们倒是恩爱得很,两人随时都走到一起,而赵岷的手就没怎么离开过安玉容的肩!

    丞相府唯一的嫡长女首次回门,安易山可是忙上忙下,亲自在府中打点着,弄得丞相夫人都没有事儿可做了!

    若虞这个怀晋王妃回去的时候,安易山也只派了个老嬷嬷招呼。

    一上午若虞跟着他们从前厅到饭厅,全程都跟个透明人似的,但是,对她王妃身份该有的礼节还是一点儿也没有落下。

    没有人搭理若虞,若虞也自然是有时间好好打量安玉容了。

    本来一堂人欢笑着,一家人的关注点都在安玉容的身上,但是,若虞不知道安玉容是不是存心的,偏生在这个时候看着她说了那么一句:“说起来……之前若虞回门的时候,怀晋王可都没有同她一起给爹爹您敬过茶呢!”

    若虞闻声,眉稍微动。嫁人了嘿!就是不一样啊,竟然连对赵堇城的称呼都改了。

    看了一眼在场坐着的人,都纷纷的将目光投向了她。

    若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又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女人,好好的,做什么又将她从看客堆里推出来?

    不过,不用想也知道,安玉容在这个时候说这些事情,无非是想让她在众人面前丢脸,既然安大小姐有如此兴趣,做为老好人的若虞又怎会不成全?

    微微点头,若虞笑道:“确实啊,王爷他的心非但没有我,反倒是对我恨之入骨,在这种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会跟我一起敬茶呢?”

    若虞瞧着安玉容那般得意的样子,她随后又补了一句:“谁让他心里一直装着的人是您呢?”

    原本还笑得很灿烂的安玉容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若虞虽然无所谓安玉容损她,但是,她可没有说过自己不对她补刀啊!

    是个人受到伤害都会反击,若虞又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自然也不会任由安玉容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啊!

    安玉容与赵堇城的那些事儿,在场的人可都没有一个人不明白的,特别是安易山!

    安玉容好不容易才在大婚之日让赵岷对她放下一点点戒心,安若虞倒好,一句话又让她回到了起初的原点。

    赵岷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的手可是一直握着安玉容的手的啊,这人微微捏紧她手的力道,便足以让安玉容心慌了!

    安易山自然是向着自家女儿的,这一桌坐着的可都是快成精的老狐狸,谁的心里有小九九,可都明白得很。

    安易山当即就道:“容儿向来聪慧,容貌也上佳,对她倾心的公子哥自然是不会少。如今她已嫁与端王殿下为妻,自然会知晓避闲!”

    话到这里,安易山便又将眸光移向若虞:“以前那些虚实的话就莫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了!”

    意思就是对若虞说:你闭嘴吧!

    若虞闻声乖巧的应了下来,颔首垂眸:“女儿明白。”

    这一顿饭开始吃得还好好的,因着安玉容引起的那事儿,整个气氛都变得有些奇怪。

    赵岷途中还忍不住打量了若虞几番,黝黑的眸子在眼眶里头转了几转。

    若虞倒是没有将安玉容故意找茬的事儿放在心上,但是,安玉容却并没有这样想。

    膳后,安丞相便与赵岷去了书房,也不知道两个人在商议着什么,赵岷连自己的随从都留在了书房外面。

    若是这两个人商议的内容能见光的话,打死赵岷,若虞是不会相信的!

    本来自己还想看看能有什么法子让自己能偷听个一二的,结果自己还没有行动呢,安玉容身边的丫鬟珠儿便跑了过来。

    一瞧见若虞,便屈膝行了个礼,她道:“怀晋王妃,奴婢家主子想找您凉亭一叙。”

    安玉容是什么样子的人啊,她会当真只是单纯的找自己叙旧?

    若虞闻声微微拧了拧眉,然后道:“她找我有何事儿?”

    珠儿看着若虞,平静地回答着她:“奴婢家主子说,她与王妃您怎么也算是姐妹一场,虽然您们俩都已为人妇,但是姐妹之情可不能就此薄了,故,主子的意思是,今后您与她见面的时间可就少了,难得此番都回了丞相府,她想与您好好处处,增进一下姐妹之情!”

    这理由都是说得冠冕堂皇的,若是若虞一说不去,那就是她不识好歹了。

    思量了一番,若虞微微点了点头,便道:“你家主子也说得在理,这样,你且先行去给她回话,就说我想先去解决一下私人问题,等会儿便直接去凉亭寻她。”

    说着,若虞便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茅房。

    这般巧竟然就要上茅房?

    珠儿半信半疑地看了若虞一眼,但是这人都那般爽快的答应要去凉亭了,珠儿这会儿倒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颔首点头,她屈膝给若虞行了个告退礼后,便直接去给安玉容复命了。

    旁边的疏影瞧见珠儿走远了以后,眉头越拧越紧,便开口对若虞道:“王妃,奴婢觉得您不能去。”

    安玉容不是单纯的想叫若虞去叙这一点就连疏影都发现了,若虞忍不住感慨,是她身边的丫头太聪明,还是安玉容的手段没有从前高明了?

    转头看了一眼疏影,若虞笑道:“我自然也是知晓不能去的,但是……这到底是别人家的地盘,若是主人存心想要找你麻烦,你可还躲得掉?”

    被若虞这话问得一愣一愣的,疏影有些茫然。

    若虞瞧见,忍不住伸手拍了拍疏影的肩膀,她道:“你应当也发现了端王妃是故意要针对我的,此番她让我去凉亭,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儿。方才我也说了,这到是别人家的地盘,若是这地盘的主人存心想要与我为难,我自然是跑不掉的。”

    深了一口气,若虞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与其在旁边无缘无故被人安个罪名,还不如自己亲自去瞧上一瞧,万一运气好瞧见了自己被陷害的过程呢?”

    这话说得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疏影忍不住点了点头:“还是主子您英明。”

    若虞听到疏影这一声夸奖,当即便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于是,便又叫来了暗香,让她去与丞相府里头的丫鬟聊些小天,至于聊什么……若虞也都悄悄的跟暗香说了。

    而至于若虞,她便直接便带着疏影去应安玉容的约了。

    彼时的怀晋王府。

    赵堇城坐在书房里看着军情奏折,看着看着,不知为何竟然出神了!

    要知道,他以前看这些军情的时候,一心想着怎么去化解这其中的问题,就算是时间一长,自己有些疲倦了,也没有像今日一般出神过。

    本来赵堇城一直在神游的,都还是疾风突然跑过来叫了赵堇城几声儿,赵堇城这才回过神来。

    将自己手上的折子合拢,赵堇城端起了旁边放着的茶,抿了一口,然后问了疾风一句:“可是丞相府那边有什么消息了?”

    疾风闻声当即便愣了一下,然后道:“那边的人说,王妃回到丞相府后一直备受排挤,其他的倒也还好。”

    赵堇城闻声,眉稍微动,勾唇冷笑了一声儿,未再说话。

    疾风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自己来此找自家主子的原由。

    于是,他便拱手对着自家主子道:“主子,奴才方才收到消息,说是咱们的一个盟国会有使臣前来与大宋签订和平条约,听闻此行是专门来看您的!”

    “看我?”赵堇城闻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哪个盟国?”

    微微摇头,疾风道:“奴才尚且不知,这消息在皇上那里,还没有传出来。既然有盟国使臣专门来看您,估计皇上也不会将您软禁得太久。”

    这一点赵堇城自然是明白的。

    再怎么说他现在也还是大宋的将军,更是大宋朝的王爷,就算皇帝有心想要对付他,也不会当着别的国家的人面前动他!

    要知道,他的战功可都是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而如今,他是敌国最忌讳的人,换句不要脸的话来说,他是大宋安平的标旗!

    老皇帝虽然老了,但是并不傻。

    所谓盟国,那就是在结盟之前是敌国。

    皇帝若是在盟国使臣来大宋的时候动了赵堇城,不就是在砍断自己的护城墙,招手让敌国来攻打他的城么?

    不过,这些事情赵堇城可都不怎么关心,他现在唯一关心的一点就是……丞相府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