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章 怀晋王妃的大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是所有人先被人甩了一巴掌,那人再给颗甜枣吃就能将伤痛给抚平的!

    还有,这端王殿下婚前与安玉容向来都是规矩迁礼来的,这婚后也不过才第二天,他就将人给娇宠这个样子了?

    若虞也明白,这是端王护安玉容才这样子说的,她本来的目的也只是想让端王看到安玉容泼妇的一面,既然端王都这样说了,若虞自然也不会说些什么。

    不过倒底是被人泼了水的人,心头定然得委屈,若虞垂眸,眸中满上是委屈,却因着某些原因而一直压制着眸中的委屈。

    端王将若虞的这些表情都看在眼里,忍不住拧着眉头看了一眼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安玉容。

    “今日天色也已不早,加之奴婢衣裳也被茶水打湿,今日晚膳就不在此打扰了。”平静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些哭腔,若虞屈膝对着在端王与李氏行了个告退礼,道:“夫人与小姐看奴婢不顺,从明儿个起,奴婢尽量少出现在两位面前便是,奴婢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还望两位莫要再与奴婢计较曾经。”

    说罢,再次礼貌屈礼,若虞被疏影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凉亭。

    端王瞧着安若虞离去的背影,幽深的眸子里闪烁着一抹暗光,最后再将目光移向了若虞的脚上……

    若虞眦着牙,硬着头皮忍着脚下的疼痛被疏影扶着往府外走。暗香在半途也来到了若虞身边,一瞧见自家主子,怎么才一会儿不见便成了瘸子,当下便连忙走到主子身边,与疏影一左一右的扶着自家主子出府。

    “王妃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会弄伤脚?”

    疏影闻声脸色当下就不好看了,沉着脸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的脚,她咬牙道:“端王妃也太不讲道理了,如今明明已成为了端王殿下的王妃,却还是咬着主子不放,估计是没有咽下王妃抢她未婚夫的那口气,今日故意与主子为难!”

    若虞闻声倒是微笑着,伸手拍了拍疏影的肩膀以示安慰:“安小姐也不过是一时怒及罢了,这没什么的,还有啊我也只是方才跪下去的时候重了一些,等会儿回到府上用些药酒擦擦便好了,多大些事儿啊!”

    这事儿还不算大啊?疏影有些不能理解了,但是主子都这般说,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若虞微笑地看着疏影,不经意的往朱门后瞄了一眼,然后对暗香道:“你且快些去备好马车回府吧,今日在丞相府中所发生一切,切记,千万莫要对任何人提及!”

    王妃最受委屈这般大了,怎么还不让人说了?疏影明白若虞的意思,但是暗香不明白啊!当即便问:“您这……就算奴婢们不提,但您这脚上的伤,怎么说?”

    毕竟伤是真的啊!

    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若虞歪着脖子想了想,后道:“就说我不小心扭伤了吧,反正这伤也无碍的!”

    暗香:“……”

    主子既然都这样吩咐了,她个做奴婢的心里就算再怎么气也只有照做,提着裙子一路小跑,先出了府里备好马车。

    若虞瞧见她暗香如此,也只是叹息一声摇头。

    等到疏影扶着她慢慢走出丞相府后,暗香的马车已备好,一上了马车,便直接往怀晋王府走!

    待若虞她们后,丞相府朱门后面的身影站了出来,徐风看着怀晋王府马车越走越远,站在原地思忖片刻,便转身进去找自家主子。

    此时的凉亭里,安玉容等若虞走后,便颤着步子走到赵岷的身边,伸手拉了拉赵岷的衣袖,委屈道:“王爷,您方才所看到的都是误会,妾身可以向您解释的,您不信,您可以问问母亲大人的!”

    李氏闻声也连忙走到赵岷身边,连忙点头道:“容儿所言均实,王爷您一啊要相信容儿啊!老身也可作证,您若不信老身,这周围的人都可作证的!”

    赵岷看了一眼她,而后笑道:“岳母大人多虑,您之言,小婿为何不信?”

    伸手将安玉容给扶正了身子,赵岷道:“王妃以后做事可莫要再过冲动了,父皇可是让你以仁德聪慧之名嫁给本王的,若是这些不实的消息传到了父皇那里,可不是打了他这赐婚的人脸吗?”

    安玉容也明白,赵岷是想让她收敛一些,今日的事情若虞那个贱蹄子也太会算了,那个女人,估计早就算到了王爷会来此处,所以才故意激怒她的,说不定,赵岷就是她让人给引来的!

    安玉容想的也还真是没错,赵岷确实是若虞让暗香引来的。

    本来这两人的亲事就是因为各有所需才结到一起的,赵岷想要得到丞相的势力,而安玉容想做母仪天下的美梦。

    这样的婚事,感情自然是不太牢固的!所以若虞便让暗香去打听安玉容与若虞在丞相府里头的事情。

    这厢赵岷与丞相商量完要事后,一出门便听到几个小丫鬟围在一起“说故事”,本来是没有想要听的,结果突然听到了“怀晋王妃”这几个字,他就忍不住停了步子去偷听。

    结果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自己的王妃竟然因为赵堇城的事儿处处针对安若虞!

    本来对于那些嚼舌根的下人的话不太信的,他唤来徐风,得知了安玉容叫了安若虞去凉亭。

    赵岷生性本多疑,太多的巧合是要抵毁安玉容,所以,他也不得不把嫌疑放在那个小丫鬟身上。

    故,在自己去凉亭的时候,也顺便让徐风去跟着暗香。

    结果自己一去便听到了小丫鬟说的那番话,而他也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好王妃泼了小丫鬟茶水的!

    赵岷对安玉容自然又起了戒心,若是安玉容当真与赵堇城没有什么的话,那么,自己王妃在听到地些事实后,为何会恼羞成怒的伤害安若虞?

    心头有了思量,但自己也不排除是安若虞在背后捣鬼的可能性。于是便私下偷偷的她招了些当时在场的壮汉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再配合着徐风在朱门后面到的事情,赵岷一下子心头又有了判断……

    若虞今日回府的时候心情都无比的美好,一路上都是笑眯眯的,一点儿被欺负后的小情绪都没有。

    暗香疏影途中对视了好几回,两个小丫头心头都不解极了,难道主子这是受了刺激,脑子有些不清醒了?

    若虞回到王府的时候,是被暗香疏影一左一右扶着进府的,所以,她回娘家受伤而归的消息立马在整个王府传遍了。

    赵堇城在书房里头看着军情,好不容易强迫自己集中了精力,结果就听到了那女人回来的消息,而且……还是负伤回来的!

    一问那些下人,就有小丫鬟说,她从疏影姑姑那里听来王妃的伤是扭伤的。

    疏影那儿听来的,估计也就八九不离十了,赵堇城二话不说,直接回自己房间将自己的跌打酒给取了出来,带着疾风就往北苑走。

    赵堇城去的时候,若虞正让疏影帮自己找了些药酒来,正帮她揉着膝盖呢,内室里头就被人闯了进来。

    吓得若虞连忙将裙子放下来,一看清闯进来人,若虞这才松了口气。

    赵堇城的脸色不太好看,瞪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疏影,疏影识趣的行了个告退礼便退了下去。

    待疏影离开之后,赵堇城板着脸搬了一张凳子放在床边,若虞正想与赵堇城打招呼呢,结果这人不知道哪根儿筋没对,一把将她放下的裙子给捞了起。

    修长白皙的双腿,两个膝盖上都是淤青。

    “不是说是扭伤么?你的扭伤是扭到膝盖了?”

    质问中好似还夹杂着些关心,若虞忍不住挑了挑眉,看着赵堇城,她问了一句:“王爷这是在关心妾身?”

    赵堇城可没有回答若虞,拿出子自己带过来的药酒,倒了一点在自己的手心,按在若虞的膝盖使劲儿地揉,那力道,可是一点儿也没有省,恨不得揉掉若虞的一层皮似的!

    若虞疼得呀呀直叫,可赵堇城却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

    等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这才问了若虞一句:“为何要乱传伤处?”

    疼得眼泪得了快流出来了,但若虞一直忍着,眼珠这才没有滚出来,缓了好一会儿,才道:“妾身这不是怕有些人多嘴乱传谣言么?”

    赵堇城闻声,就跟听到了好大的笑话似的,冷笑一声,他问她:“那你以为你受伤的消息传出来,那些多嘴的人就不会乱传谣言了?”

    仔细一想,好像也是哎!

    赵堇城瞧了一眼若虞,英气的剑眉蹙在一起,问了若虞今日在丞相府里所发生的事情。

    若虞以为这位爷是想打听安玉容的事情,所以将今日安玉容的情况如实的告诉了这位爷,只是隐瞒了自己故意让暗香引来赵岷的事实。

    但谁知道这位爷听了之后脸色非但没有缓和,反倒是脸越来越黑了,若虞瞧着心头还有些发毛。

    微微弯眸,若虞连忙转移了话题:“那些事儿目前来说均不重要,对了,您有如何打算?皇上当真是想关您半个月么?”

    毕竟这位爷在军中还有军事,皇上应该不会当真关他半个月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