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章 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深深的看了一眼若虞,赵堇城黝黑的眸子转了转,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估计不会。”

    若虞闻声眉稍微动,挑眉看了赵堇城一眼,她笑道:“王爷这话说得还挺自信的哎!”

    正帮若虞揉着膝盖的赵堇城手一顿,狠狠地揉了揉若虞的膝盖,若虞被疼得哎哎呀呀的直叫唤,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将自己的腿从赵堇城的魔爪里解救出来。

    瞧着若虞那般委屈的模样,赵堇城意外的觉得自己心里特别的爽。

    一边将药酒瓶的盖子盖上,一边道:“这点自信,本王不能没有。过几天盟国会有使臣前来签和平条约,你可不要忘记,本王就是在战场上混的!”

    这话说得还有些炫耀的成份在里头。

    若虞闻声,便也明白了。

    大宋的江山可是一直都由赵堇城守着的,皇帝就算是再怎么想除去赵堇城,也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对他下手。除非他是不想让大宋好了……

    膝盖上一片火辣辣的,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似的,若虞刚想伸手去挠,赵堇城就像是料定了她会有些动作似的,伸手一把钳制住她的手,死活不让若虞碰膝盖。

    忍着膝盖上的难受,若虞磨牙看了赵堇城一眼,后道:“您凯旋之后,皇上都对您百般戒心,此番因着端王殿下与小姐之事儿,更是用了好些手段。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突然撤销对您惩罚,若是没有个适当的台阶,您怕是还得多在府中呆上几日的吧?”

    关于这一点,赵堇城也想到过。

    确实,老皇帝一向都特别的重视自己的面子问题,虽然此番有盟国来宋签和平条约,在老皇帝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台阶下的情况下,他可不会让赵堇城那般快的解禁!

    赵堇城拧着眉头,细细地想了好一会儿,最后将目光定可在若虞的脸上。

    本来还正帮着赵堇城想法子呢,结果若虞一抬头便看到这位爷定定的看着她,看得若虞心里发毛。

    嘴角微抽,若虞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题了一声儿:“皇上这是想让妾身去当这个台阶?”

    勾唇微微一笑,赵堇城松开了若虞的起,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负手而立:“你觉得,如今谁还会比你更适合当这台阶么?”

    皇帝此番是为何会将赵堇城关在府里头反省啊?还不就是因为安玉容的事情么?

    而若虞是谁?是他赵堇城的正室,而皇帝可是借着赵堇城负妻之名才将赵堇城禁足的,在这个时候,安若虞若是进宫去请求皇帝放了赵堇城,那绝对是一个完美无瑕的台阶,而且……还是无人能及的那种!

    若虞也明白赵堇城的意思,微微含首道:“妾身明白了,今日天色已晚,您放心吧,妾身明日一早,便去进宫找皇上求情,相信他很快就会将府外头的那些禁军给撤了的!”

    安若虞肯这般主动的要帮助,这对于赵堇城来讲,确实是一件对他极为有利的一举。

    而且,若是安若虞出面的话,皇帝反倒是不会为难她,还会更快的将禁军召回宫去。

    若虞也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的,现在她与赵堇城就如同是被绑在同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还是一荣俱荣的那种!

    赵堇城又坐在北苑里叮嘱了一些若虞应当注意的问题后,便看了一眼若虞的膝盖,半句话也没有讲,直接转身离开了。

    若虞今日也累了一天了,自然也没有什么精力再去捣鼓其它的事情,明日要办的事情还多得很,她自然也就早早的入了睡。

    第二天一早,安若虞当真是直接洗漱好,让暗香疏影将马车备好,之后便直接进了皇宫。

    其实……臣妇进皇宫是需要提前向宫里头递谏碟的,但不知道为何,守宫门的官兵一看到她拿出怀晋王府的牌子,竟然什么没有说,直接让她进了宫。

    若虞先开始也愣了一下,没想到皇宫如今这般轻松就进去了!

    本来还在感慨皇宫出府都变得如随便了呢,然后若虞便看到了她后面需要进宫陪姐姐的一个女人要进宫,拿出府中的信物,那些官兵便直接将人给拦了下来。

    之后,若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可是来给老皇帝台阶下的,那些人怎么可能轻易的拦她?

    若虞随后瞧着在宫门等她的小太监。

    小太监一瞧见她,连忙迈着小步子走到若虞面前,对着她行了个礼道:“怀晋王妃,皇上在乾清宫等您多时了,请王妃随奴才来。”

    一国天子屈尊等她一个空有王妃名衔的王妃,她这是得多大的面子啊?不过这老皇帝倒也是挺会算的,竟然连她什么时候会来找他都算到了。

    微微点头,若虞跟着小太监去了乾清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一个身着明黄色五爪龙袍的人正坐在龙椅上看着一本书,一听到太监通报怀晋王妃到了时,立马将手上的书给放了下来,命人将让若虞进去。

    若虞一进去,便直接跪下给老皇帝行了个大礼:“臣妇拜见圣上。”

    老皇帝听到声音,忍不住打量了一眼下头跪着的人,精明的眸子转动着,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让若虞平身。

    老皇帝也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若虞来此的目的。

    若虞闻声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道:“王爷前几日冲动之下不慎触怒了圣颜,臣妇今日前来,是想恳求陛下,能够收回成命,让王爷可以出府自由活动。”

    这话说得比较直接,而老皇帝要的就是这般直接的人!

    按照自己预编好的戏本,让若虞陪着他一起演了好许久的别扭戏,老皇帝这才松口气,让人将怀晋王府的禁军撤回宫去。

    毕竟老皇帝就是想找台阶下的,若虞这个台阶给得好,他自然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若虞在得到老皇帝传令下去的消息后,便直接出了宫。

    今日过得也太顺利了一些,但若虞始终觉得,这太过容易的事情过得有些不能心安……

    明明老皇帝那儿只需要一个台阶,她顺着合适的给了,怎么说都是万吉之日,但是,心里头的不安又是怎么个意思?

    出了皇宫,若虞便直接坐着马车往怀晋王府走。

    心头的不安更甚,暗香与疏影也自然是注意到了自家主子脸色有些难看,当即也问了一下自家主子怎么了。

    若虞当然是勉强的勾了勾嘴角,摇头道了一句“没事。”

    瞧着主子不太想说的样子,暗香疏影虽然觉得不太对劲,但是也并没说什么。

    马车轱辘转动着,发出“吱呀”的声音。

    外头的街道依旧热闹得紧,若虞因觉得有些闷,便掀起了马车帘子往窗外看了一眼。

    这一看,若虞整个人都懵了,声音极小的叫了谁一声儿“师父”。

    连忙叫车夫停车,未等暗香疏影反应过来,若虞便直接跳下了马车,将旁边的暗香疏影都给吓了一跳,连忙跟着跳下马车,叫了一声儿:“王妃,您当心些啊!”

    若虞提着裙子在方才看到她师父的地方找了一会儿,但却并没有发现自己师父的影子,就在她想回马车的时候,却又看到了一眼自己师父的影子。

    若虞连忙提着裙子去追,还让暗香与疏影先回去,自己便寻着自己方才所瞧的影子。

    暗香与疏影自然是不放心自家主子一个人在外面的,当下商量了一下,反正皇上解了王爷的禁足,皇上自然会派宫里头的人去传消息,但是王妃一个人在街上跑,确实……不太安全。

    于是,两丫头便让车夫去寻了个茶棚饮茶等她们,她们自己便跟着主子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赵堇城很信任安若虞的办事能力。

    明明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小丫鬟出身的,不知为何,赵堇城却对她的能力一点儿也没有怀疑。

    至于这一点到底是为何,就连赵堇城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正在书房里想着军中的锁事呢,接着便听到了皇帝派人传了口谕,禁军已全数回宫的消息。

    赵堇城听到后,面儿上的喜悦可是半点儿都掩藏不住。

    放下手中的事儿,便迈着流星大步往北苑走。

    算算时辰,那女人应当也回到府里了,毕竟……宫里来的人都到了府上,那女人多半也在院子里。

    带着喜悦走到北苑,赵堇城却听到了北苑的丫鬟说,王妃压根儿还没有归府。

    赵堇城就不明白了,这宫里头的人都传话回来了,那女人怎么还没有归府?难不成还在宫里用了膳再走?可是……她应当不认识宫里头的人吧?谁会留她下来用晚膳?

    不知为何,一抹不安涌上心头。

    赵堇城在北苑等了若虞两个时辰,都还是未见到那女人归府,皇宫离王府并不远,她就算是爬也应当爬回府了吧?

    这下赵堇城坐不住了,叫来了疾风一起出府,打算进宫找找。

    结果赵堇城这还没有走出王府,暗香与疏影却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

    两丫头跑得很急,都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急忙地道:“不……不好了王爷,王妃她……失踪了!”

    赵堇城闻声一愣,失踪?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一直跟她一起的么?怎么会失踪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