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章 他撒谎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入夜的微风卷起一股凉意,原本还在梦魇中的若虞突然惊醒。

    睁大眼睛,若虞看着眼前的罗帐,四周原本该有的灼热早已退去,这里,并不是那座被大火包围的茅草屋,而是她住过几个日夜的北苑。

    她……是怎么回来的?

    细细回忆,若虞也只记得起她在茅草屋里头晕倒,之后的她便没了知觉,那么……她……是怎么回来的?难道是……师父?

    正想着呢,主屋的门被人推开,疏影手里正端着药往屋子里走来,她的步子放得很轻,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将床上的人给吵醒。

    但等疏影走到床边时,欣然地发现自家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

    疏影心头一喜,连忙寻了个凳子过来,将药放在凳子上,提着裙子走到若虞的身边,蹲下身子高兴地叫了声儿“王妃”后,便道:“您可总算是醒了,您可知,您昏迷的这些日子奴婢们有多担心啊!”

    瞧到疏影这般,要说若虞心里头没有感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费力的抬手拍了拍疏影的手以示安慰,若虞勉强地勾了勾唇:“放心吧,你瞧瞧,我现在不是没事儿么?”

    话说得这么好,结果最终还是在话音落下之际咳了几声儿。

    若虞瞧着疏影那紧张的样子,笑着摇头,缓缓的坐起身子。

    疏影瞧着立马伸手帮着自家主子坐起来,随后想起自己端进来的药,便将其端了过来,舀了一勺喂在自家主子嘴边。

    “王妃,您昏迷了这般久,身子虚也是正常,自您经过这事儿,奴婢们连府中的人都不太敢放心,所以啊,这药是暗香一直守着,寸步不离地熬的。正恰您醒了,快趁热喝了吧。”

    看了一眼那黑漆漆的药,若虞拧了拧眉头,但还是喝了一口。

    若虞伸手接过了疏影手里端着的药碗,她一口将其全喝了下去。

    疏影瞧着都有些惊讶,若虞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疏影看自己的目光,当下便笑着解释道:“这药少些喝也苦,多些喝也苦,既然如此,我又为何不喝快些,少苦一阵儿呢?”

    疏影:“……”

    自家主子竟然还有心思与她这般说笑,想必是此番之事儿主子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弱小。

    疏影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不少。

    若虞看了看四周,没有瞧见暗香的人影,更没有瞧见赵堇城的影子,再想着自己昏迷前的景象,若虞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是怎么回来的?”

    一听到自家主子问起,疏影本来是不太想跟自家主子说的,但是瞧着自家主子那一定要知道真相的样子,最后还是开了口:“前日晚上是王爷将您从山上救下来的,他啊一带您回来便一直陪着您,都就方才才回自己的院子。”

    赵堇城救她的?

    不知道为什么,若虞听着心里头还有一些失落。

    赵堇城……他又是怎么知道她当时在哪里的?

    当时她看到了自己的师父,所以一直跟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到了山上,结果,到了山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中了计,就被人绑进了茅草屋,再之后,她知晓了那一切都是安玉容的计划。

    说句实话,若虞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到底安玉容为何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

    但是……更奇怪的是,当时她可是急忙之下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来啊,赵堇城又是怎么找到她的?

    若虞心里头觉得奇怪,但后来又想到了安玉容在茅草屋里那般奇怪的举动,细细一想,她觉得,或许当时安玉容想等的人就是赵堇城。

    这样一想,好似也没有什么冲突的地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堇城又来了北苑。

    若虞本来是想下床见礼的,但是赵堇城却先快她一步,伸手直接将若虞给按了下来。

    “伤还未养好,就莫要多礼了,不然,若是此事儿传出去,说不定谁还会给本王扣上一虐妻之名。”

    若虞听着这句话,很意外的竟然高兴不起来。

    嘿嘿的假笑了两声儿,若虞颔首:“妾身在此先谢过王爷出手相救。”

    赵堇城闻声,轻咳了一声儿,便又转了话锋:“话说,你这女人倒也是挺聪明的,知晓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会留下一些线索。”

    “线索?”若虞听到这话,当下眉头拧得死紧,看了赵堇城好一会儿,若虞这才问了他一句:“请问王爷,您所寻得的是什么样儿的线索?”

    一听到这话,赵堇城脸上原有的表情都收了起来。

    有些意外的看了若虞好一会儿,最后才道:“你没有留线索出来?”

    若虞闻声老实的点了点头,她道:“确实,妾身当时刚发现自己中计,便直接被人弄晕带走,哪有可能会给您留线索让您来找妾身?”

    更何况……这个人连会不会找她,她都不敢确定,这线索,她还敢乱留么?

    话是这样说,但是……若是留给他的那些线索不是这个女人所留下来的,那么,又会是谁呢?那个人,又有什么样儿的目的?

    心头不明白的地方好似还有些多,赵堇城的脸色倒是有些难看。

    若虞看了赵堇城好一会儿,最后便又想起了一件事儿,那便是被大火包围的茅草屋,这位爷是怎么将她给救出去的!

    那茅草屋原本就是几十年的老房子,加之是干燥得不得了的茅草所盖成的,遇一点儿火就能烧起来,更何况还是被泼了油的干柴加茅草!

    “王爷,妾身记得,妾身晕倒之前是在被大火包围了的,你是如何将妾身救出去的?”

    “被大火包围?”跟看傻子似的看了若虞一眼,赵堇城笑道:“你怕是糊涂了吧?本王找到你的时候,你可是好好的躺在河边的,哪里来的茅草屋和大火?”

    赵堇城这一句,弄得若虞都有些呆了。

    什么叫……寻到她时是在河边?而且……还是躺在河边?

    她被迷晕之前,明明就是在火场里头,怎么会在河边?

    本来是想继续深问下去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先前追上山的去寻的师父,若虞最终还是选择了不说话。

    多问下去可不是一件儿什么好事儿啊,若是再问下去,这位爷定然能够查到她师父的事情。

    而关于她的师父,若虞是绝对不能说的,至少……现在来说不行!

    所以,即便是若虞现在心里头到底有多少想要知道的事情,她都不能明着问赵堇城。

    赵堇城瞧见若虞这般表情,当下只是哼笑一声儿,什么也没有说。

    赵堇城坐在这里陪了若虞很久,若虞躺在床上休息,而赵堇城则是将外屋的软榻给搬了进来,放在床边不远处,自己躺在上面一边看书,一边又时不时的瞄两眼若虞。

    若虞自然也是察觉到赵堇城的目光的,但是她却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自己休息自己的。

    等过了好久,兴是因为最近折腾得厉害的原因,若虞很快又进入梦乡。

    赵堇城等确定了若虞睡着了以后,便将手里头的书给收了起来。

    其实……赵堇城说谎了。

    他方才告诉若虞,他是在河边找到她的,其实并不是这样,他是被人一点点引到山上的,后来发现山上有一座茅草屋失火,本来是因着好奇,但是他却听到了屋子里头有动静。

    赵堇城并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所以他当时想也没想便直接冲了进去,一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的安若虞!

    赵堇城找到安若虞的时候,安若虞已经晕倒在地,赵堇城当时一进去,便眼尖的瞧见了地上被摔碎的碗和装过药的瓶子,再看着地上昏迷过去的安若虞,自然也知晓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时他想也没有想,便直接抱着若虞离开了现场,但走的时候,他发现了旁边的桌子上留有一样东西……

    剑眉拧得死紧,赵堇城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绣着梅花的手帕。

    这手帕赵堇城是认得的,这是出自安玉容之手。

    他曾经为得到这样一方手帕,堂堂少帅将军,不惜寻人配合他上演了一出俗不可耐的英雄救美的好戏才拿到那么一张。

    据赵堇城所知,这绣上梅花的手帕,安玉容送过的人总共只有三个。

    一个是他,一个是端王,还有一个则是她身边的珠儿!

    但是……这东西会出现在那茅草屋里……

    其实……将安若虞关在茅草屋里,并点火想谋之性命的人是谁,赵堇城看到这方手帕心里头便也明白了。

    但是……说到底,他的心还是向着安玉容的。

    不然,赵堇城也不会对若虞撒谎,说他是在河边寻着她的。

    也许,赵堇城是害怕若虞知道想害她的人是他曾经心尖儿上的人。又或许是他害怕若虞早就知道那个人是安玉容,是他自己害怕从若虞的口中得到关于这一点的证实!

    只是……赵堇城有一点想不明白的是,就算安玉容心里头痛恨若虞,但若虞说到底也是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那么,安玉容若是想找若虞的麻烦,应当很轻松就能做到的,那么,为何安玉容还要这般大动干戈的绕这么大的圈子对这个女人动手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