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章 无声的变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种奴婢?

    若虞当真是被这个丫头给吓了一跳,一来是不知晓这丫头到底想做什么;二来是……她所指的第三种丫鬟,到底是什么?

    心头不明白,但是若虞嘴上却并没有问出来。只是看着面前的这丫头,温柔的眸子弯成了一潭柔水:“我那日给你银子,只是单纯的想让你拿着银子去葬你母亲罢了,并没有打算买你的啊。”

    若虞这话一说出来,那丫头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当下便沉了脸:“王妃的意思是,奴婢连给您做个丫鬟的资格都没有吗?”

    若虞听到这话的时候,嘴角还真的是抽了又抽,她压根儿就没有这个意思,为何这丫头会想到这里来?

    头摇得跟被拨动的波浪鼓似的,若虞道:“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你若是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

    伸手将那丫头给拉了起来,若虞道:“每个人都有人生的自由,若不是逼不得己,谁又会去买身为奴?遇到你,我只是觉得难得的缘分,既然那些个银子能够帮得到你,我自己是不会吝啬。”

    这话若虞说的也是事实。

    其实……当初若不是她走投无路,她也不会跑到丞相府去当丫鬟。

    人么,总有到低谷的时候。

    若虞在自己人身低谷的时候,总希望着有那么一个人,向她伸一伸援手,救她出水火之中。可是,不巧的是,她遇到的人不是对她的遭遇冷眼旁观,就是对她落井下石。

    知晓那种心情,若虞能帮到的自然会帮。

    小丫头也明白若虞要表达的意思。

    但是却还是坚持自己的意思。

    “奴婢知晓王妃心善,不过,那日奴婢所挂牌子也确实为卖身葬母,如今母已葬,钱银奴婢已收,身自然是卖了。您承认也好,不理会奴婢也罢,反正现在奴婢是您身边的人了。”

    这姑娘……怎么就那般的执着?

    若虞瞧着自己这张嘴说不过这丫头,当下看了一眼旁边的暗香与疏影。

    暗香疏影回看了若虞一眼,随后,暗香便道:“王妃,既然这姑娘坚持如此,您允了也无妨。”

    疏影闻声当下也点了点头,她道:“奴婢觉得也行,您现在是王妃,即便是身边再多个人伺候也没有人能够说您什么。不过奴婢倒是想知道,这姑娘所谓的第三种奴婢,到底是为何?”

    不光是疏影好奇啊,就连若虞也是想知道得很。

    那姑娘闻声当下便笑了笑,她道:“奴婢名唤浣溪,您们直接唤奴婢名字即可。”

    浣溪看了若虞一眼,随后便道:“奴婢所谓的第三种奴婢,便是想法子帮主子赚银子!”

    赚……银子?

    听到这话的时候,若虞前眼一亮,但很快眸中的星点便暗了下来……

    其实……也不能怪若虞不相信这丫头啊,只是……她也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瞧着年龄还不比若虞自己大,要让自己相信这么一个小黄毛丫头帮她赚银子……你说她会相信么?

    心头虽然对浣溪存在着质疑,但是若虞却并没有敢直接当着浣溪的面儿说出来。

    毕竟……小丫头也是有自尊的,直接当着人家面说,怎么说也是不好的。

    微微勾了勾唇,若虞违心的说了一句:“我如今在这府中过得尚算不错,王爷也待我极好,我也吃穿不愁,如此,又怎会缺银子?”

    这话一说出来,若虞自己都觉得脸红了。

    确实,赵堇城对她的态度是转变了,但是……她不缺银子那话可是假的!

    现在这个看银子的她世界,没了银子什么事儿都不好办。

    浣溪瞧着若虞的目光变了变,最后她便道:“王妃,您觉得自欺欺人的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啊?若虞想刚回答些什么,结果反应过来浣溪问她的这话,若虞一下子有些哭笑不得。

    “我怎么发现你比我还会给别人扔圈儿?瞧瞧,这一句两句都将我给套进去了。”

    “这叫做精。”浣溪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对着若虞微微屈膝算是告罪,于是便又接着道:“生意场上,‘精’,是必不可缺的一部分。其实奴婢也明白,奴婢现在什么资本都没有,便直接与您说奴婢会赚钱,要换作奴婢,奴婢自个儿也不会相信。”

    这话浣溪说得倒是没错,若虞认真的点了点头。

    瞧着若虞点了头,浣溪便道:“所以,还请王妃给个机会让奴婢向您证明!”

    向她……证明?

    看了浣溪两眼,若虞好似明白了些什么,这丫头的性子她倒是喜欢,只是不知道……她所说的机会,到底能不能实现她给她的承诺!

    暗香在旁边听着,倒是觉得这丫头有些贪心不足了,怀晋王府可不比一般的王府。

    在京城,谁人不知道怀晋王是个对下人如手足的主儿啊?

    在怀晋王府里头做个粗使小丫鬟,那可都比其他官家里头的粗使丫鬟多半两银子的月钱!

    王妃愿意收留她来王府,怎么说这丫头都应该感恩戴德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还有别的想法?

    暗香刚想说些什么,浣溪却抢在她前面说了一句:“所以,奴婢希望,王妃您能再给奴婢四十两银子,奴婢保证,一个月之后,奴婢会交还您一百两银子!三个月后,每月保证您能有四百两纯收,说不定……还会有更多。”

    四十两,一个月后一百两?

    若虞当下有些愣了。

    瞧着浣溪将这话说得这般满,而且瞧着还十分有把握的样子,当下若虞对这小姑娘好奇了。

    暗香与疏影虽然都觉得浣溪所提的不可信,但是若虞觉得,她还是可以给这个小丫头一个机会试试。

    倒也不是若虞菩萨心肠,故意拿四十两银子给浣溪玩儿啊,而是若虞真的是被浣溪所说的利润给吸引到了。

    她确实需要银子,换句话来说,她从不跟银子有仇!

    有赚银子的机会,她为什么不试一试?

    浣溪今日能够这般来找她,就说明了她很有把握。而若虞也不怕浣溪骗她银子。

    因为,浣溪应当不傻,她知晓若虞如今的夫君是赵堇城,赵堇城是什么样的人啊,若是以后若虞被骗的消息传出来,丢的人肯定也是赵堇城的。

    说得明白一点儿就是,赵堇城那般爱自己的面子,定然不会让若虞丢王府的脸,所以……浣溪若当真是骗了她,赵堇城估计也不会瞧着不管。

    于是,若虞当真又拿了四十两银子给浣溪,给浣溪银子的时候,若虞问了浣溪她到底要做何生意。

    浣溪闻声只是菀尔一笑,神秘兮兮的道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若虞:“……”

    浣溪虽然没有告诉过若虞她要做什么生意,但是也向若虞保证了,那些银子绝对是取之有道。

    虽然得到了浣溪这话,但是若虞还是不放心,所以在浣溪离开府之后,若虞便又派了人去跟浣溪。

    经过浣溪自荐的这一件事儿之后,若虞差点儿就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还要干嘛!

    想到了自己还要去军营看赵堇城,若虞便连忙让暗香疏影收拾好东西,随后便一起去了军营。

    赵堇城明明是有事儿要与若虞说的,但是突然之间被皇上叫进了宫,进了宫也就罢了,他竟然出宫后便直接去了军营,除了让人告诉她他去了军营,其他的话啥也没有。

    说实话,若虞要说自己不好奇,那绝对是骗人的!

    军营是在京城的城郊上,若虞必须得先出城,才能到达军营。

    若虞这一路上,遇到的人瞧她的眼神都奇怪得很。

    按道理来讲,因着丞相府的事情,若虞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还是人人见到都会对她指点的那种!

    而今日,若虞在去军营的路上,透过车窗帘子往外头看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好似哪里变了……

    怎么说呢,虽然那些人对她还是指指点点,但是,看她的目光却并没有了嘲讽,反倒是同情,再不然就是幸灾乐祸!

    放下了帘子,若虞秀眉拧得死紧:“怎么感觉……他们看我的目光都变了一样?”

    暗香与疏影闻声也跟着往窗外看了一眼,暗香刚想点头应和,又想说一句“不过还是对您有意见”。

    这话还没有说出来,疏影便直接掐了她一把。

    疏影这一手可是狠得紧,暗香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看到疏影对她使眼色,暗香还是很快的便反应了过来,连忙闭上了嘴。

    若虞在旁边倒是瞧到了这两个丫头的动作,当下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摸约着过了一个多时辰,马车终于稳稳的停在了军营。

    军营里头的人一瞧见马车上的标志,便连忙跑进了营帐,找来了赵堇城。

    赵堇城一听说怀晋王妃来了,原来绷着的脸一下子便柔和了许多。

    一瞧见将士们瞧他的目光变了,赵堇城又立马板着一张脸。

    屏退了营帐里头的人,赵堇城继续看着自己的军情。

    过了好一会儿,若虞才带着暗香疏影走进营账。

    若虞刚想给这人行礼,结果话还没有说出口呢,赵堇城扫了一眼若虞手上提着的食篮子,冷声问了一句:“这个时辰过来,是要给本王加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