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 被伤的使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说,赵堇城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儿的,还当真是不好说。

    他能有侠肝义胆,拿起长剑上阵讨伐敌寇;亦能为了些没用的虚名圆滑世故勾心斗角!

    你说,上战场就上战场吧,倾权朝野就倾权朝野吧,这人还偏生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若虞在北苑听到疏影给她汇报的事儿,知晓了赵堇城拿着何力那事儿去找赵岷算账的事儿,若虞听后都快跪到赵堇城面前称一声儿师父了!

    这人怎么做到的?竟然让堂堂端王慌张无错?还让太子心之惶惶?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但是有一点若虞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赵堇城当真是敢做!

    也正是因为他敢做,所以,即便是大家都认为了赵堇城已偏向端王一党了,端王照样儿是一点儿也不敢得罪赵堇城!

    怎么说呢,在外界看来,赵岷是娶了赵堇城心尖儿上的人,本来这个梁子就已经结下了,再加上,他手下的人竟然还跑去伤赵堇城名媒正娶的王妃!

    其实吧,伤着人也没啥大不了的,但是,好巧不巧的是,伤的是赵堇城的人!就算赵堇城再怎么不待见自己新迎的王妃吧,但那也是人家八抬大轿迎进门的人,是他赵堇城的人!

    若虞想想着这其中的原由,也不知道什么风儿,竟然把赵堇城那位大神给吹过来了!

    瞧见那位爷一来,若虞十分自觉的给人让出了位置,还顺手帮人将茶给倒好。

    赵堇城瞧见若虞这般乖巧,心情本来就不错,一瞧见若虞这般,喜都上眉梢了!

    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赵堇城伸手端起茶抿了一口,他微勾着唇角,难道表扬了若虞一番,道:“今日的茶泡得不错,清香爽口,挺有进步的。”

    若虞闻声,眉梢微动,挑眉看了赵堇城一眼,她道:“可是妾身错觉?王爷这是在夸妾身?”

    勾唇一声哼笑,赵堇城问“本王像是那种说假话的人?”

    老实的摇了摇头,赵堇城瞧见心情更好了,然而,若虞的下一句话,让他的好心情一下子从晴天转到了暴雨!

    “不像,您本来就是!”

    赵堇城:“……”

    这短短的七个字让他的心情真的是无语复加,打个比方来说就是晴空中猝不及防的一道霹雳!

    原本笑成了一朵儿花儿似的俊脸,立马拉得跟长马怪似的,将手里头的茶重重的放在茶案上,若虞在旁边听着都忍不住跟着茶案上的杯子抖了抖。

    知晓自己说错了话,若虞眉眼弯弯,伸手上去十分殷勤帮这位爷揉着肩:“妾身跟您开个小玩笑呢,这不是妾身怕您给闷着,所以便找些乐子,想让王爷您开心开心呐!”

    说着,若虞又咯咯的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道:“怎么样,王爷,有笑点不?”

    赵堇城:“……”

    赵堇城压根儿一个字都没有说,就只有若虞在那处,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这下弄得若虞有些尴尬了。

    轻咳了两声儿,若虞尴尬万分地道:“那啥,王爷,您今日来找妾身是有何事儿?”

    被若虞这般一提醒,赵堇城这才记起自己是跑过来干嘛的,这祸国的妖女,弄得他差点儿把正事儿给忘记了!

    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儿,赵堇城道:“明日西夏使臣便会进宫与皇上洽谈盟约事宜。”

    西夏?西夏的使臣已经到了?

    瞧着若虞一脸呆然的样子,赵堇城微叹一声儿:“明日使臣进宫,皇帝也叫了一些臣子一同前去,本王作为当朝兵马元帅,又是战夏有功之臣,此等宴会自然得叫本王进宫。”

    这话……不免有些自恋的意思在里头,但是,关于这一点儿,若虞也不能否认,因为,正如赵堇城所言,西夏如今会与他们签盟约,也多半是因为赵堇城的原因。

    怎么说呢,曾经西夏犯宋之边界,一连战夺去大宋六座城池!这一点对老皇帝来讲,无疑不是一个耻辱。

    当时老皇帝还没有特别的重用赵堇城,那时老皇帝是想着西夏人的猖獗,又想着西夏的实力,所以一气之下派了赵堇城出马。

    那个时候的事情若虞倒是听说过的,老皇帝本来对赵堇城就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他是自己一直明恭暗损的兄长的儿子,心里自然会对赵堇城有些膈应。

    当时赵堇城才年过十五,方刚正气的少年,想着,若是战败,可以除掉兄长一个儿子,名正言顺。若是战胜,还能解决自己的国之忧!

    不得不说皇家当真是很无情,赵堇城当时年纪虽小,但是这些事儿又怎会不知晓?

    那个时候晋王也很无奈,答应吧,舍不得儿子在地样的情况下磨练。不答应吧,老皇帝正好可以找个理由说他抗旨不遵。

    所以当时赵堇城不得不小小年纪应对阴险的西夏。

    不过好在赵堇城从小练得不错,兵法也用得灵活,短短半年便收复了大宋丢失的城池,不但如此,还在次月取了西夏三座城池,再夺去了西夏主将的头颅!

    这事儿也是若虞之前听安玉容提过的。

    其实……若虞有很多时候想不明白,明明安玉容是很讨厌她的,她当着一等丫鬟的身份,干着粗使丫鬟的活儿,吃着府中最差的饭,有时候吃的甚至是馊食!

    明明过着这样儿的日子,但是安玉容每次有这些消息的时候,却还是叫上她一起旁边,非但如此,还每次都会与她说解说解。

    这一点若虞想不明白。

    “明日王爷进宫,跑来与妾身说什么?难不成是想让妾身帮您准备赴宴所着衣物?”说到这里,若虞忍不住低笑了一声儿,然后抬头望着赵堇城,潋滟的眸中带着一丝笑意,若虞道:“王爷,让妾身搭配衣物,这可不是妾身所长啊!”

    若虞的眸中带着一丝深邃,赵堇城瞧着瞧着,竟然还有些入了神。

    但是,他很快地便回过了神来,赵堇城眉头拧得死紧:“你这女人……厨艺不行,茶艺不精,歌舞不会,女工不熟。身为女子,你到底会什么?”

    若虞:“……”

    听着这话,若虞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话说得……怎么感觉她就是一废人似的?

    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若虞道:“书笔尚可。”

    赵堇城:“……”

    本来想对其发发火的,但是转而一想,这女人本就是一丫鬟出身的,他要求不能太高,嗯,没错,就是这样,要求不能对她太高!

    深吸一口气,赵堇城让自己尽量平静了一些,强勾了勾唇角,赵堇城压着自己的怒意道:“你这些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就莫要再说了,明日你陪本王进宫,西夏使臣与本王尚有些交情,听闻本王迎了王妃,都想见见你。”

    一记白眼翻了过去,若虞脱口而出:“他让您带您就带,您也太听话了些吧!”

    这话是若虞没经过脑子说的话,等到话一说完,若虞反悔都来不及。

    尴尬的笑了两声儿,若虞想刚说些什么能为自己辩解一下的话,结果赵堇城便直接抢先道了一句:“是皇上让你出席的!”

    言下之意就是:老子没有听那使臣的话!

    当然,这是若虞的自我理解。

    皇上亲自让她参加啊……

    她若虞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皇帝的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但就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有自我选择的机会。

    赵堇城瞧见若虞如此,当下打量了若虞好许久,久到若虞头皮都发麻了,赵堇城这才开口道:“你代表着的,是本王王府的颜面。明日在宫中许多命妇也会去,到时候你且与她们多走近走近,说不定遇到些什么事儿,还能趁着乱躲一劫。”

    若虞:“……”她明天就去陪他赴个宴而已,怎么感觉她明天是要去一趟狼窝似的?

    对于这一点,若虞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刚想要问问赵堇城是怎么个意思呢,结果赵堇城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起身离开了北苑。

    若虞倒是以为,赵堇城因为是明日必不可缺的人物,所以早些回去是为了准备明日进宫的事宜。

    当下若虞什么也没有问,更没有觉得去宫里有些不对劲,唯一让她起疑的,倒是赵堇城的那句话!

    想了好许久都没有想明白,若虞最终决定不要再去想了。

    因着次日一早便要进宫的原因,所以若虞当晚早早的便休息了。

    因为,明日那样的大日子,安玉容定然也会去,本来安玉容就不爽她,她若是状态比安玉容差的话,指不定又会被安玉容说些什么话呢!

    倒不是若虞在意安玉容诋毁她些什么,只是若虞害怕安玉容在诋毁她的时候,自己压制不住对安玉容的不满而与之在皇宫里闹起来!

    若当真有那种情况,最惨的莫过于自己的。

    毕竟,安玉容可是有一个当丞相的爹啊!而她呢?除了空有虚称的丞相干女儿之外,什么都没有!

    心里头明白这一点,所以若虞一早便睡了。

    而就在次日一早,外头就有消息传来说,西夏的使臣被人用暗器所伤,而且那暗器还是大宋才打造得出来的那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