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章 能不能帮他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堇城:“……”

    才开始觉得这女人还有点儿用处呢,结果这人一进宫就露出弊端了?

    斜眼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这女人,赵堇城狭长的眸子微眯着,目光紧紧的打量了着若虞好许久,瞧着这女人面儿上除慌张神色之外再无别的表情,当下便叹息一声儿,问了一句:“你得罪谁了?”

    得罪谁了啊……收回手,若虞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儿,刚想说得罪的人是八皇子,结果八皇子不知何时来了此,正恰对上若虞的目光,若虞还未来得及说呢,八皇子直接冷冷的赏了若虞俩字:“卑鄙!”

    若虞:“……”

    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儿,若虞将目光移回到赵堇城的身上:“您瞧。”

    端起桌案上的酒杯抿了一口,赵堇城轻笑一声:“你倒也是挺会得罪人的,说吧,怎么得罪的?”

    狗腿的笑了两声儿,若虞抓住赵堇城的衣袖,往他身边挪了挪,整个人都跟只温顺的小猫咪似的,一五一十的将宫中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赵堇城。

    赵堇城至此也才明白,为何这女人比他先行那般久,结果还是比他晚到。

    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若虞全身,发现这女人并没有什么伤后,松了口气。

    “如此说来,倒也不是你的问题。”

    若虞闻声,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啊是啊,妾身也是冤枉,不过是好心罢了,但就那般倒霉的将人给得罪了。”

    看着若虞气鼓的腮子,赵堇城觉得好似,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把,若虞倒是被赵堇城此举给吓坏了,当下叫了一声儿“王爷!”

    察觉自己的不妥,赵堇城有些微恼,但到底是风浪都经过的人,很快便将恼怒的表情给收好,转而道:“这还不好办?方才那宫女帮你说两句便好了,八皇子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嘴角微抽,若虞问了赵堇城一句:“王爷觉得,那宫女若是能说的话八皇子还会误会妾身吗?”

    眉梢一挑,赵堇城讶异:“莫不是那宫女是哑巴?”

    嘴角一抽,若虞摇头道:“不是,妾身方才不是说过了么,那宫女晕了呀……”

    赵堇城:“……”

    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儿,他道:“你为何这般肯定那宫女没有坏心眼儿?如若那宫女已醒,但偏生就是不想帮你澄清呢?”

    这话说得,若虞忍不住掩唇笑道:“王爷,您是当真糊涂还是装的?妾身现为怀晋王妃,八皇子这无权无势的,不论心头记恨妾身还是不记恨妾身,那可都是对妾身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人的,您说,那宫女是有多傻才会花心思干这种毫无意义的事儿啊?”

    这话说出来,赵堇城听着有些不高兴了,若虞也明白自己这话说得也太没规矩了些,刚想道歉呢,赵堇城却又突然开口了。

    “你这话也着实没错。”将手里捏着的酒杯放回了桌案,赵堇城板着脸道:“如此,你与本王说得罪了八皇子又有何用?没事儿就少给本王添堵!”

    若虞:“……”

    瞧瞧,那张英俊的五官都快绷得跟石头一般硬了,明明英气逼人的俊脸拉得跟鞋拔子似的,若虞堵一文钱,这丫的绝对生气了!

    在这种时候,自己该服软就千万不要硬气。

    若虞知晓这一点,当下便笑得跟三月的桃花似的,她温温柔柔地道:“妾身不是一个懂事的人,还望王爷千万莫要与妾身计较,这八皇子吧,再怎么不得皇上宠,那毕竟也是皇上的儿子,妾身这一不小心得罪了,心头还是有些后怕的,爷,不论如何,您可都得罩着妾身些啊!”

    这话说软了,赵堇城身上的刺也自然收了起来。

    不过,傲娇的怀晋王还是硬着嘴说了一句:“留着你似乎对本王也无益处,到时候若当真出了事儿,大不了将你推出去便是,与本王何干?”

    若虞知晓这话是赵堇城为了自己自以为是的面子而说出来的,自然也没有当真将其放在心上,狗腿的笑了两声儿,若虞嘴上连忙应道“是”,然后就跟只温顺的小猫咪似的呆在赵堇城身边。

    回想了一下今日遇到的浣沙,若虞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知名的光。

    浣沙竟然与前几日的浣溪是亲姐妹,而浣沙竟然是齐洲人,而且……还是定远侯府的人,怎么她以前就没有见过她呢?

    想着想着,若虞入了神。

    赵堇城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女人,心头也不免有些好奇这女人到底在思考什么,虽然好奇,但他并没有问若虞。

    晚宴开始,皇帝到底是个爱摆架子的人,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皇后不知为何因身体不适,此次宴会并没有来,而向贵妃则是代替了皇后坐到了皇帝的身边。

    最近在朝中得势的端王赵岷满面风光,就连他带在身边的安玉容都变得更高傲了些。

    瞧见若虞的时候,那叫一个轻蔑,若虞觉得,若是安玉容彼时身后长了只尾巴的话,绝对是翘上了天的那种!

    安玉容从小就常常进宫,所以在宫中认识的皇子皇女也颇多,几人围成一团一起谈笑,她还时不时将目光投向若虞这处。

    若虞再傻也有知道这些人是在议论她,不过,活了十八年,再难听的话若虞都听过了,还有什么话是接受不了的?

    再者……她们再怎么议论,不都是小声议论着的么?反正也没有传入她耳里,她就当作没瞧见便是。

    心头这样想,若虞倒也没有再过多的注意安玉容。

    西夏与大宋的风俗可是大不相同的,人么,对没有见过的事物都很好奇,西夏使臣也不例外,瞧见大宋的歌舞以及戏法,在席间都是赞不绝口。

    若虞是见惯了这些的,心思自然是没有在表演上头。

    此次宴会一直持续到快至子时,席一散,各家官员都按照规矩请示离宫。

    赵堇城今日忙活整日也已乏了,本想带着若虞快些回府,但这刚跟皇帝打完招呼,便被赵齐给拦了下来。

    “在下是个有事说事的人,王爷是在下的堂兄,那么,在下也不打算说些没有意义的话了。”

    被赵齐拦下来的赵堇城眉梢微动,侧头看了一眼迅速躲在他身后的女人,赵堇城勾唇一笑:“你可是很少这般不懂事的,说吧,今日为何?”

    幽深的眸子里还带着微怒,赵齐瞪着若虞,继续跟赵堇城道:“堂兄刚迎的这位堂嫂动了在下的人,在下就是想问问堂兄,这笔账,咱们应当如何去算?”

    赵堇城闻声倒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赵齐不傻,一瞧见赵堇城如此表情,也知晓这个女人应当将事儿给赵堇城说了。

    但是……怎么着也是那女人的错吧?堂兄这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是怎么个意思?

    “堂兄,今日在下也并非要与你为难,只是听向堂兄向来公正不阿,所以这才没有顾及两位的关系还是来找你主持公道。”

    这话说得可真是漂亮。

    若虞在旁边听着,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若不是因为赵齐理论的对象是她,她绝对会跳出来为这位带了脑子的八皇子鼓掌了!

    赵堇城好似很享受赵齐的赞言。

    若虞在旁边瞧着直翻白眼儿。

    “今日堂嫂动了在下的人,恐是有意与在下过不去。”看着赵堇城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赵齐更加生气:“只是想来问问,此事,堂兄应当给在下一个怎样的交代?”

    若虞在旁边听着,忍不住拧起了眉头,这位八皇子是个挺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主儿,这会儿都敢直接缠上将要出宫的他们来问这话,想必也是要这理要定了。

    若虞刚想从赵堇城的身后出来,哪知道赵堇城这丫的就跟后脑勺长了双眼睛似的,说时迟那时快,伸手一把将按住了若虞的手,赵堇城笑得一脸生畜无害的样子,问了赵齐一句:“我方才也听若虞说今日之事儿,且先不说你认定的事呢是否是事实,就拿身份来讲,堂弟啊,你觉得,我堂堂一个王爷,我的王妃还不如一个宫女尊贵?”

    既然是若虞的出身不怎么好,现在好歹也是王妃的,岂是一个宫女所能媲及的?

    赵齐是个没有什么心思的人,听到赵堇城这话的时候,一句“当然是在下的人尊贵”还没有说出来,便反应了过来。

    赵齐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确实也是,赵堇城明媒正娶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与一个浣衣局低等宫女所比得上的?

    本来是想找人来理论的,结果这都还没有开始呢,四周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赵齐刚想与赵堇城说些什么,随后便有其随从来报。

    附在赵齐的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浣沙姑娘醒了。”

    若虞自然也是听到了,当下心里头的石头也就放下来了。

    赵齐一听到浣沙醒了,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让自己的随人带着自己就回了自己的宫殿,连招呼都没有跟赵堇城他们打。

    等到赵齐远走了之后,若虞忍不住转头跟旁边的赵堇城说了一句:“王爷,妾身觉得这两人是心头有着彼此的,您说……咱们能不能帮帮他们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