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章 你怎么看出来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盐水撒在伤口上,那滋味,不用想也能明白,那刺客当下便痛晕了过去,赵堇城瞧了一眼地上的刺客,当下便摇了摇头:“当真是个无用之人,估计也问不出个什么,皇上给咱们的时日不多了,眼下,咱们先去查一查宫里头有谁最近有出宫,或亲人进宫省亲的记录吧!”

    说罢,赵堇城斜眼看了一眼地上的刺客,唇角微勾,转身便离开了牢房。

    疾风自然是瞧见自家主子脸上的表情的,当下便狐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刺客,突然间好似明白了些什么,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疾风跟了过去。

    出了牢房后,疾风故意安排了两个身手不太好的人去守着牢房门口。

    而赵堇城在听到了疾风调动人手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其余的人。

    “这刺杀王妃之事并没有国库被盗的事儿重大,国库被盗这消息虽然压制了下来,但是这贼人没有抓到,皇上那自然是交代不过去的,所以,本王希望各位打起精神,今晚便随本王去搜宫!”

    搜宫,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的啊,在场的人都有些不淡定了。

    到后来,才有一个胆儿稍许大一些的捕快问了一句:“王爷,不是小的们不听从您的差遣,而是……咱们都只是看大牢的,皇宫这地方可不是咱们这些人说搜便能搜的。”

    要搜宫,怎么着也是先得皇上的首肯,最后再由锦衣卫或禁军、御林军之类的去搜,他们一群看天牢的牢头,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与御林军那些人抢活儿干啊!

    赵堇城当下便拧了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如此是有些为难大家了,那这样,本王现在就先去请旨,等皇上一答应,咱们立马进行搜宫!”

    说罢,赵堇城一甩袍子,直接出了天牢。

    而在赵堇城走后,疾风吩咐了几句,便也直接跟了上去。

    “主子,您当真想让那些牢头来搜宫?”

    听着疾风这一句话,赵堇城当下便忍不住勾了勾唇:“做做样子而已,不过为了避免事后的麻烦,还是先去与皇上打一声招呼会比较好。”

    虽然不明白自家主子到底是想干嘛,但是疾风知道,自家主子这般做也定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于是,疾风也并没有多问些什么。

    只是一想起王妃今日的伤与王爷刚到天牢时的表情,疾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主子,王妃……她的伤很严重?”

    疾风怎么就突然提起那女人了?

    脸色当下就是一沉,方才还勾起的唇角立马放平,整张俊脸黑得跟锅边子似的。

    沉默了好一会儿,赵堇城最后只道了三个字:“死不了!”

    疾风:“……”这是……闹矛盾了?

    本来是想关心的再问两句的,但是一瞧着主子拉长的脸,疾风当下便乖乖闭了嘴。

    刚想换一个什么样的话题呢,谁知道自家主子突然抽风,走得飞快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好在疾风自个儿反应够快,及时的停了步子,不然得直接撞到主子身上去……

    赵堇城突然想着,自己似乎没有必要跟一个女人计较,不然,这样显得他也太不大度了一些,但是,若是不给这女人一点教训,那么这女人极有可能还会如法炮制再戏弄他一番。

    故,赵堇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有必要再给那女人挖个坑……不不不,应当说是给那女人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想着,赵堇城又忍不住勾了勾唇。

    自家主子这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的,搞得跟魔障了似的。

    疾风十分不明白自家主子这是怎么了。

    本来想开口问个一两句吧,但主子却又在此时吩咐任务下来了。

    “等会儿我先去找皇上说明一下情况,你且先去清欢殿监视一下里头的动静,毕竟今晚抓的人可是他们的,估计这会儿正乱着呢。”

    这些疾风自然也是明白的,当下便应了下来,接到任务便直奔了清欢殿。

    赵堇城瞧见疾风远走之后,便直接去了御书房找老皇帝。

    最近朝中发生的事情较多,现在这西夏的使臣还没有走,朝中便出现了这些情况,若是这些国事在西夏使臣还没走之前便被人透漏了出来,说什么对大宋也是不利的。

    想着想着,老皇帝便忍不住想到了国库被盗的案子了。

    国库被盗的具体数额,也就只有管理国库的钱大人与他知道。

    而这事儿若是让西夏的人知道定然是不好的,但若是能借此钱银在西夏那些人之面透露一下大宋之强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不过……这似乎也太难了一些,想到这里,老皇帝又忍不住想到了赵堇城,也不知道那边的事情到底办得如何了。

    心头正想着昵,汪公公在彼时正好跑进来通报:“皇上,怀晋王求见,说是您交由他和案子有了眉目,需要皇上您能稍些协助一下。”

    竟然当真在这般短的时间内查清楚了?

    老皇帝在震惊之余开心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在赵堇城进御书房后,当下便是将赵堇城一顿海夸。

    赵堇城虚心的接受了之后,便告知了老皇帝自己需要搜查后宫。

    但这后宫是什么样的地方啊,赵堇城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外臣。

    后宫里头住的基本都是女人,即便是赵堇城没有什么想法,老皇帝还是不太放心的。

    知晓老皇帝心中的疑虑。

    赵堇城当下便对着老皇帝行了个礼,他道:“臣知晓皇上的顾虑是什么,臣此番所言的搜宫,只不过是暂时先与您汇报着,若到时候当真要搜的话,还恳请皇上许臣归府将臣妻安氏接进宫代臣来搜,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安氏?也就自己赐婚给赵堇城不久的那个丫鬟?

    瞧着这赵堇城吧,最开始的时候那婚抗得,就差没有让其母妃跪在地上求他了!

    瞧瞧现在,这两人才相处了多久,感情便变得如此之深厚了?

    本来是想揶揄赵堇城两句的,但是他这话都还没来得及说,赵堇城便直接打断了老皇帝想说的话:“皇上,时辰已经不多了,眼瞧着这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若是再晚一些,贼人定然都将那证据给毁了!”

    经得赵堇城这样一提醒,老皇帝倒是反映过来了,当下便点头道:“那成,你且先出宫去将安氏接进来吧,有需要的话,她好帮你的忙。”

    得到了老皇帝的松口,赵堇城的目的也自然是达到了,当下便谢了圣恩,先出宫回了王府。

    彼时的若虞刚好被大夫瞧了伤。

    脚上的伤是那时逃命的时候扭的,而且还是扭断了的那种!若虞这骨头刚被大夫接好,暗香将大夫送了出去,结果赵堇城就跟鬼魅似的,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一点儿声都没有出的那种,差点儿没将若虞给吓死。

    接骨是很疼的,饶是若虞尽量忍着了,眼泪还是不听话的往眼眶外头滚。

    所以,赵堇城回来的时候便正好瞧见若虞脸角上的泪珠。

    赵堇城心想:应该不是他给吓的吧?

    带着心头的狐疑,赵堇城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女人,然后问了一句:“你就那般讨厌本王?一瞧见本王便直接哭了!”

    前面的话是带着疑问的,但后来那句绝对是有怪若虞的意思。

    虽然明白这位爷的意思,但若虞还是忍不住装了一把,厚着脸皮,十分不要脸的说了一句:“王爷,主要是您方才的表情太严肃了一些,妾身害……”

    嘴角微抽,赵堇城冷笑了一声,然后道:“那你的意思是,本王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怎么的?怎么就把你给吓着了?”

    这话说得,若虞突然间有些不知道应当怎么回答了。

    呵呵干笑两声儿,若虞也不再说话了。

    毕竟这位爷今日的情绪有些不太冷静了,怎么说呢,就感觉若虞自己一靠近他,一不小心就被他身上的刺猬给刺了,换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这位爷今日是咱看她咱不顺眼!

    明白这些,若虞自然是不会再傻得往针口子上撞。

    正想问这位爷突然从宫里回来到北苑是想干嘛呢,结果这位爷却突然开口直接道:“本王所查的案子已经有了线索,但搜证需要往后宫走一遭,但本王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外臣,进出后宫并不是很方便,所以,皇上便指派了你。”

    一听这话,若虞当下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到底是皇上指派,还是王爷自请啊?”

    赵堇城闻声,当下轻咳了一声,然后道:“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现在必须得跟本王进一趟宫!”

    又要进宫?若虞先是愣了一下,赵堇城却恰好注意到了若虞这个表情。

    当下若虞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问:“王爷,妾身有一件事儿想问问您,您是否一早便知道,皇上那嫔妃的死与国库丢金有关?”

    赵堇城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便想到了宫门口的那场刺杀,没想到这女人脑子还转得挺快的。

    当下勾唇一笑,赵堇城道:“你倒是挺聪明的,不过……你是怎么看出,国库失金与那死去的嫔妃有关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