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章 最关键的东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恕妾身直言,您接到的皇命乃是查出王嫔之死,而您又无缘无故选择在这个时候让妾身去给秦妃娘娘送黄金,您可莫要告诉妾身,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巧合!”

    一接到皇命,一般来讲都会先完成皇命,国库丢金之事儿,扔给大理寺、刑部来查,都轮不到赵堇城来出面。

    还有,国库丢金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啊,这事儿一出,定然得由皇上参与的。

    而国库丢金这事儿已这般久,皇帝都没有上心,而是分外的关心王嫔的案子,要说这两个案子没有关联,那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若虞能想到这些,赵堇城着实是意外的,当下勾了勾唇,黝黑的眸子里装着星辰:“你倒是挺聪明的,可想知道具体?”

    点头如捣蒜,若虞道:“当然想啊,毕竟这事儿也关乎着妾身之性命呢!”

    她可还记得老皇帝与赵堇城那所谓的三日之约。

    算算日子,明天应当就是最后期限了吧?

    就知道这女人会这般回复,赵堇城哼笑一声:“那为何还那般多废话?快随本王进宫,今日便知分晓!”

    今晚上就能知道?狐疑地看了看赵堇城,若虞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只是扭断了的脚才刚接好,就这样走着还真是有些疼。

    慢悠悠的将鞋子穿上,若虞让暗香疏影将她扶了起来,慢慢的走到赵堇城的身边。

    赵堇城一瞧见若虞这般,当下便忍不住拧了眉头:“你这是做什么?给本王扮可怜?”

    若虞闻声,有些哭笑不得,这位爷的心思也太重了些,她在他面前扮可怜能得到什么好处?

    当下摇头,若虞道:“妾身的脚今日在宫门口时便扭伤了,并非是想在爷您的面前装可怜。”

    被这女人这样一说,赵堇城这才想起,之前在宫门口的时候,他着实是听到了一声骨头断掉的声音。

    当时并没有来得及多想,现在回想起来……

    不过,在高位上坐惯了的人,习惯了别人对他低声下气,但是却不习惯主动去跟一个女人道歉。

    心头虽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这女人,但是赵堇城却依旧没有说出来。

    只是让暗香疏影好生扶着,自己便先上了马车。

    对于赵堇城如此忽冷忽热的态度,若虞倒也是习以为常,不过赵堇城这喜怒无常的,弄得若虞都觉得这位爷有病。

    这话她自然是不敢当着这位爷说的。

    若虞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她从宫里回来的时候这位爷还在生气,怎么?现在才过了多久啊,这般快气就消了?

    对于赵堇城这反常的态度,若虞首先能想到的就是这位爷又在她不知晓的地方挖了一个坑,就等着她跳的那种!

    在马车上,若虞静静的思考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想明白,最后干脆就直接不想了。

    只是……若虞突然间觉得,她好几天没有看到安玉容了,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又在她不知道的时机算计她……

    马车辘轳转动着,发出“吱呀”的声音。

    马车里面安静得连根头发掉地上都能察觉的那种!到了皇宫后,马车在宫门口停了下来。

    若虞被暗香疏影扶下了马车,赵堇城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面儿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自己也没有要过来帮忙的意思。

    进宫后,赵堇城便带着若虞穿梭在巍峨的宫道之中。

    跟着他五转三绕的来到了大殿。

    也不知晓今日老皇帝与赵堇城到底想搞什么鬼,大殿里头竟然有很多官员。不但如此,就连西夏的使臣都在其中。

    据若虞所知,今日来此只是单纯的想解开王嫔之死之谜的,还有一个便是国库金子被盗的事情。

    这种事情按道理来讲都是属于大宋的机密,但是在这种机密的商讨中,老皇帝竟然还让西夏的使臣参与。

    先开始若虞是不明白老皇帝这般做的理由的,但是后来,若虞好似明白了!

    今日到场的人很多,就连最近一直常闭东宫的太子都来到了大殿,而与太子对立的端王自然也携其新婚王妃来了大殿。

    等到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之后,老皇帝便开始道:“今日朕让众爱卿来此,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诉各位。”

    老皇帝在上头一发话,下面的臣子也自然是安静了下来。

    若虞在赵堇城旁边站着,因着脚上的伤,若虞站着特别的痛,但不知道这怀晋王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往若虞的身边靠了靠。

    若虞正好就可以借着赵堇城的身子,自己靠在他的身上,脚上的痛也减少了许多。

    老皇帝在上头潇潇洒洒的讲了一大堆,反正大致的意思就是他做为一个称职称责的好皇帝对任何事都公平对待啊啥的。

    最后,便说到了一句重点。

    “今日朕要弄清楚的只有两件事,一件是王嫔之死,另外一件,便是国库黄金被盗走之事。”

    前者说出来,大殿上的人倒也没有多大的反应,毕竟王嫔死了,在场至少有一半儿以上的人是知晓的,所以,现在老皇帝说出来,自然是没有谁给太大的反应。

    而当在老皇帝说到了最后一件事儿之时,也就是国库黄金被盗之事儿,倒是让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老皇帝本来就是想叫众臣来此给予解释的,所以,现在就算是臣子们反应再大,老皇帝也并不打算将其放在眼里。

    而后,老皇帝直接无视了那些非议,叫了赵堇城一声,便开口道:“怀晋王,朕命你将这几日所查到的事情一一作个说明!”

    老皇帝有如此命令,赵堇城自然是直接应了下来。

    当下便对着老皇帝拱了拱手,赵堇城道:“在臣做说明之前,臣还想让人带人来此!”

    老皇帝是知晓赵堇城要干嘛的,所以十分爽快的点了头。

    得到老皇帝的首肯,赵堇城直接叫疾风,小声的在疾风的耳边说了一句:“带人犯上来。”

    一听到这话,疾风当下便应了一声儿,便去命人将人给带到了大殿上来。

    而那人还没有到大殿,大殿里头的人都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喊冤声。

    “皇上,臣妾是被人冤枉的啊皇上,求您,求您救救臣妾吧!”

    这声音可是一点儿也不小的。

    在场的人毕竟还是挺多的,自己的嫔妃竟然这般失态的在大殿里头喊冤,要说老皇帝高兴,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但是,一个人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怎么说都会有些恐惧感,而很明显,被人押进来的那个嫔妃就是有了这样的恐惧感,所以才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仪态。

    老皇帝瞧着,脸都快绿了,当下便道了一句:“现在都已经到齐了,那么,爱卿可以开始了!”

    赵堇城知道老皇帝这话是对他说的,当下便点头应了应,随之,赵堇城拱手道:“经臣查明,王嫔娘娘之死,乃是秦妃娘娘一手所为!”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怀晋王这话的意思是……王嫔是被秦妃娘娘给害死的?

    王尚书自然是在场的,一听到自家女儿死得那般惨,王尚书当下便不淡定了,几口气没有喘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王尚书一直都挺疼爱自己这个庶女的,如今却与爱女阴阳相隔……

    秦妃一听到赵堇城对她的指控,当下便立即否认:“不,怀晋王,您可莫要血口喷人,您所说的那些事情,有什么证据吗?您凭什么就认定,王嫔是我害死的?”

    赵堇城闻声,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拿出了一了叠纸出来。

    放眼一瞧,还有许多墨迹在上面,瞧着像是写了字的信一般。

    “皇上,此物是臣在王嫔尸体旁不远处发现的,上面还沾有血迹,经忤作判断,此物上面的血迹乃属于王嫔娘娘的。

    这一下,秦妃倒是有些慌了。

    若虞在听到这些的时候倒是有些意外。

    这个人不是说让她进宫来搜宫的么?怎么……瞧着现在这情况,好似这个人早已将事情做好了,那这人叫她进宫干嘛?看他这位神探如何破这两桩案子?

    赵堇城拿着手里头的东西,在秦妃娘娘的面前晃了晃:“此物上面的字迹臣已经与秦妃娘娘的字迹对比过了,能确定此物就是出自秦妃娘娘之手。”

    秦妃闻声,当下便沉了脸:“即便此物是我的,那王爷又凭什么认为,人就一定是我杀的?”

    这话秦妃倒是问得犀利,不过好在赵堇城早猜到了秦妃会这样问。

    当下便又叫人将另外一样东西给呈了上来。

    那东西正被一个锦盒子包着的,瞧着份量还有些许大的样子。

    若虞自然也是瞧见了那个盒子,只是……她怎么觉得,那盒子瞧起来那般眼熟?好似是在哪儿见过似的?

    正想着呢,赵堇城便直接接过盒子,将那盒盖子打开了,“此物,便是能证明秦妃娘娘是杀害王嫔娘娘的真正凶手,而此物,也更能说明,国库金子被盗到底是何人所为。”

    若虞听到赵堇城的话,一直紧盯着那锦盒子里的东西,等赵堇城一打开,若虞才发现,那个盒子里头装的正是赵堇城今日让她给秦妃送去的那枝大金钗!

    只是……这么一个东西,当真能说明王嫔的死与国库被盗的贼人是秦妃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