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 对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妃是觉得,这赵堇城想仅凭一个金子所做的钗子就想定她的罪,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往下一瞧赵堇城呈上的那东西,秦妃当下便笑道:“王爷,您随便拿一样东西出来,便想定我的罪?亏得王爷还是个文武全才之人呢,想玩栽赃嫁祸,怎么着也得来个真实凭据吧?”

    若虞在旁边听着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没错啊,这支钗子除了个头大一些,材质贵了些之外,可没有什么不同的啊!这怎么就……

    “怎么就能定您罪是吧?”

    赵堇城冷笑一声,当下便朝老皇帝拱了拱手:“皇上,此物是先前邻国送来的进贡之物,皇上,您可眼熟?”

    这支金钗可不是当真戴在头上的,宋国现有一个比较小的属国,所谓属国,虽称为一国,但实则是属于大宋的地土,属国可有自己的风俗,而进贡此物的亦是如此。

    邻国之所以进贡是这么一件物品,那是因为邻国的天子便是一个女人。

    邻国以女为贵,所以进贡此物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这玩意儿到大宋来,可不会像在邻国那般受到重视的,所以在老皇帝收到贡物的当天,便命人直接将此物送进了国库!

    秦妃到现在脸色终于有些变了。

    虽然是不受待见的贡品,但至少也是贡品啊!也是要登记入库的那种!

    可是……这应当在国库里头呆着的东西却跑到了这儿来……

    难得秦妃到现在还能淡定地继续辩解:“王爷此话倒是有些吓着我了,您说此物是贡品,应当出现在国库,但是,您今日却叫您之王妃特意拿来清欢殿讨好我,不知怀晋王此举为何意?”

    这东西……竟然是怀晋王让怀晋王妃拿去给秦妃娘娘的?

    在场的人都被震惊了。

    这怀晋王不是说好来揭露王嫔之死的真凶及国库被盗的真相的么?

    但是……现在这又是怎么个情况?难道说,怀晋王这是监守自盗?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啊!

    当下大臣们都议论纷纷。

    若虞在旁边瞧着都忍不住拧了眉头,彼时,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赵堇城是唱哪一出戏,就算自己想帮忙,都不知道从何帮起。

    而赵堇城面对着众大臣的议论,脸上淡定得可疑。

    秦妃自然是察觉了,但是在后宫混了多年,大风大浪也没少经历过,所以对于这一点点小波动,也还是抗得住的!

    老皇帝也不知道赵堇城是想搞什么鬼。

    心头也有些着急,人是他让赵堇城去查的,结果查出来是自己信任的臣子所为,怎么说都有种在打自己脸的意思。

    但是瞧着赵堇城那从容的样子,老皇帝突然觉得,自己的担心似乎有些多疑了。

    不过片刻,偌大的朝堂气氛已经完全变了。

    秦妃脸上虽然淡定得好看,但是心里头却慌及了,若虞在旁边都瞧出来了,秦妃手里捏着的帕子都快被她自个儿捏烂了!

    赵堇城听着众臣的议论,面不改色的站在大殿中央。

    算了算时辰差不多了,突然开口打破了彼时的气氛。

    “臣知晓,在没有任何的证据之下,臣是有理也说不清的。如此,那么臣便将人证物证呈齐,相信秦妃娘娘怎么也不会反驳了吧?”

    这话倒是吓了秦妃一下,但秦妃嘴上还是镇定地冷笑了一声儿:“王爷此话说得有些不实了吧?”

    赵堇城可没有理会秦妃这话,当下便让人将秦记布庄的秦老板给押了进来,而今日在宫门口刺杀若虞的那刺客也在。

    秦妃在瞧见秦老板进来后,当下吓得花容失色。

    本来还想佯装镇定的,结果那秦老板瞧见她,就像是瞧见了救命的稻草似的,当下哗哗全招了:“秦妃娘娘,秦妃娘娘救命啊!明明是您让草民这样做的,怎么着也要请您救救草民吧!”

    因着秦老板这话,大概的事情大家也都能够猜到了,秦妃在心中暗骂一声蠢后,刚想开口将自己撇干净,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呢,赵堇城却说他该要呈物证了!

    秦妃这下傻了,这赵堇城今日这般,是不见她死心不甘啊!

    心头虽然害怕得紧,但是秦妃却是咬牙忍着。

    赵堇城看了若虞一眼,若虞瞧见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等回过神来,便瞧见赵堇城手里拿着一颗翠绿色的宝石。

    若虞正在震惊着,这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时候找到的这么一个东西呢!

    然而一转头,就不小心瞧见了秦妃那有些害怕的模样,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右手上戴着的手镯。

    若虞一瞬间突然明白了赵堇城的用意。

    当下忍不住勾了勾唇。

    “皇上,臣听闻您曾赏过秦妃娘娘一支南瀛进贡而来的翡翠手镯,那手镯独特,非只有翡翠,其手镯的周身都嵌翠绿色的宝石,此宝石与寻常的宝石可不一样,一眼便能瞧出其之独特,而臣手中这颗便是在王嫔娘娘命案现场寻得,那便能证明,在王嫔娘娘案发当晚,秦妃娘娘是去寻过王嫔娘娘的!”

    说到这里,秦妃脸上的慌张更加明显了。

    努力使自己镇定一些,秦妃强扯出笑容道:“王爷,说些话可是得负责任的,望您慎言!”

    这话之中,带着一丝求赵堇城放过,更带着一丝威胁赵堇城的意思。

    但是赵堇城是什么人啊!怎么说也是一个当将领的人,岂会被一个女人的话给吓着?

    当下赵堇城便道:“在下说的不过都是些事实,即便是负责任,又如何?”

    老皇帝坐在高位上,看着下面这两人的“明刀暗剑”,一声不吭。

    大臣们因着怀晋王所说之事儿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汪公公将赵堇城手里捏着的宝石给呈到了御前,老皇帝捏起那宝石,细细的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将宝石给放了下来。

    “太医曾说过,王嫔娘娘是溺水而亡,但是太医却在王嫔娘娘的脖子上找到了掐痕,如果臣没有猜错的话,娘娘应当是有什么把柄在王嫔娘娘手中,所以被王嫔娘娘威胁着的吧?而当晚,王嫔娘娘约您出去,向您提出了一个你不太可能完成的条件以作威胁,正是因为王嫔此举过激激怒了您,您便趁她不注意时掐了她吧?而在王嫔因呼吸困难所致休克,您因害怕此事牵扯到您的身上,故而将王嫔给推下水淹死。至于书信上的血迹,应当是王嫔争气时留下的吧?”

    赵堇城开口就直接说案发时所发生的事情,若虞在旁边瞧着,都觉得赵堇城当时正好在现场似的!

    再瞧瞧秦妃的表情,估计赵堇城所说的都说中了。

    秦妃现在已经害怕得不行了,她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赵堇城会是这般难缠的一个主儿,当下秦妃有些后悔了,后悔今日在安若虞出宫的时候想将人给灭口了!

    不然……现在怀晋王也不会这般一直威胁着她的啊!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若是这世上当真能后悔的话,也不会有悲剧发生了!

    秦妃刚想为自己开脱些什么,但是赵堇城压根儿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当下赵堇城叫了一声“来人”。

    疾风便带着人将几个黑衣人给带上了殿。

    若虞在旁边瞧着当下便傻了,怎么又多出了几个黑衣人?

    “娘娘,咱们且先不说王嫔娘娘的死吧?就先来说说国库被盗的事情!”

    甩了甩衣袖,赵堇城走到了那几个黑衣人身边,自己又在秦老板那里转了转,本来就害怕得不行的秦老板,因着赵堇城的这来回转动,当下吓得身子都快抖成筛子了!

    “恕臣斗胆,秦妃娘娘应当是出自平家吧?秦老板是您舅舅,因着您入宫为了妃,娘家人也跟着享了些福,这么多年……您舅舅开的布庄,您应当是没少帮扶吧?”

    一听到这话,秦妃沉默了一会儿,黝黑的眸子转了转,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一般。

    “王爷此话为何意?我这个做侄女的日子好过了些,难不成接济一下娘家也触犯了大宋什么国法不成?”

    “那自然不会。”温柔的桃花眼微微一弯,赵堇城笑得一脸生畜无害的样子,他道:“但是啊……接济娘家的银两私动了国库,那罪可就不小了!”

    说着,赵堇城眼神示意了一疾风,疾风会意,当下便让人将从东苑搬进宫的东西给搬了进来。

    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儿,将几个箱子打开。

    箱子一打开,那金灿灿的两眼光芒直接散发出来。瞧着这几箱了的金子,整个大殿当下便不淡定了。

    有大臣当下便直言:“皇上,这……这不应当是国库里头的金子吗?”

    盗大数的金子走是需要装金子的东西的,而这木箱子恰好就是。

    只是,这些金子被偷出宫后,还没来得及换箱子,就是因为他们刚到手,便被赵堇城给劫了去!

    老皇帝这下脸色倒是有些不好看了。

    国库丢金本就不是一件小事儿,而这偷金贼竟然还是自己的一个宠妃,换谁谁都是会臭脸的!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秦妃本来还想再挣扎一次的。

    但是赵堇城压根儿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当下赵堇城便开口道:“后面这几个黑衣刺客是不久前疾风在怀晋王府抓到的刺客,而这些人也都招了,正是受了秦妃娘娘的命令才潜进王府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