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章 他的徒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的是忧谁谁意外,怕谁谁来找。

    若虞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华桒会主动来找她。

    当下摇头便推了:“我如此独见他似乎不太好,你就说我身子抱恙,且推了吧。”

    暗香再傻也能明白,一个已为人妇的女人单独见一个男子着实有些不妥,更何况还是王爷的友人。

    暗香应了一声儿,刚提着裙子想去回了华先生,结果这一转身,差点儿就碰着要进来的人了。

    暗香当下吓得往后头退了一步,屈膝低头赔礼。

    “你还当真是如我所想,不会选择见我。”华桒的不请自来倒是让若虞意外得紧。

    想当初这个人是多么的讲礼节,守道义啊!瞧瞧现在,独闯妇人居的事情他都干得出来了。

    脸上勉强的勾了抹笑,若虞道:“华先生向来是个重礼节之人,您如今只身来此,似乎有些不妥吧?”

    “华……先生?”

    这样的一个称呼让华桒既意外,又难受。

    华桒抿着唇,看了若虞好一会儿,最后才问了她一句:“从什么时候开始,咱们变得如此生疏了?”

    什么时候吗?若虞淡淡一笑,那一笑,包含着一丝叽笑。

    “从……我们不是一路人的时候开始!”

    疏影与暗香听着这两位的谈话,当下便愣了,压根儿就不知晓这两位谈的是什么意思。

    但是有一点她们都听出来了,王妃定然与华先生早就认识!

    看了一眼华桒,又看了看暗香疏影,若虞也没有让她们两回避的意思,当下与华桒道:“华先生如今是王府的贵客,妾为主,君为客。若府中待君有不周之处,妾愿详闻,命人加以改之,若华先生无此要事,望先生移步,去您该呆的地方!”

    这话有更深层的意思在里头。

    若虞这话除了华桒听懂了之外,暗香疏影都没有听到最深的那个意思。

    华桒当下苦笑着问若虞:“你就那般想让我走?”

    眉眼微弯,水灵的桃花如三月暖风,暖风虽暖,但却凉了华桒的半截心。

    “华先生误会了,若虞想表达的是,这到底是王爷的后院儿,您虽然为客,但是有些地方该去,有些地方不该去,您应当比若虞清楚的吧?”

    华桒也自然是明白了若虞的意思,当下看了若虞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你倒是变了。”

    微微颔首,若虞道:“人之善变,何况女人?”

    华桒:“……”

    从很久之前,华桒就说不过若虞的,没想到到现在,依旧是如此。

    而也正在此时,赵堇城却又不知为何也跑来了北苑。

    瞧见华桒在时,当下也愣了一下,赵堇城问:“华兄,这今日一早怎么跑到北苑来了?你可是找安氏有事?”

    华枽看了若虞一眼,瞧着若虞那平波无澜的脸,当下心头又凉了一些,叫了赵堇城一声“赵兄”后,便笑道:“先前与你说过,我与你的妻子是旧识,今日无聊在你府上走了一圈,不知觉中便来了此地,经此一探才发现是王妃的住所,我倒是打扰了。”

    人家都主动道歉了,赵堇城若是再说些什么,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若虞在旁边站着一声不吭,赵堇城看了若虞一眼,若虞就当作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似的,就低着头不说话。

    华桒自然是瞧见了若虞的表情的。

    这人……就不害怕他将什么事儿都说出来吗?

    事实上,若虞是当真不怕的!

    因为,华桒这个人可不是一个别扭的人,他若是当真想与赵堇城说些什么的话,这个人早在来府的时候就会与赵堇城说了。

    而在赵堇城知晓那些事儿后,绝对会跑过来质问他,那个时候,她可就不会与赵堇城依旧如此时一般和谐了。

    与华桒认识那般久,华桒很了解她的性子,当然,她自然也很了解他!

    赵堇城到底是个精明的人,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晓两人确实有事情。

    但就是因为赵堇城是个聪明的人,所以他并没有说出来。

    “此时已到了用早膳的时辰,今日我来此是想与安氏一同用早膳的。”瞧了一眼华桒,赵堇城弯了弯眉,脸上的更有得柔和了一些,问:“华兄,你可愿留下来与我们一同用膳啊?”

    若虞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当下觉得意外得紧。

    赵堇城这个人可是向来不怎么管她的啊,突然间说要与她一起共用早膳,若虞光是想着都忍不住打了个抖,话说回来,与这位爷共进早膳,她会不会折寿啊?

    心头这样想,但是嘴上却并不敢说出来。

    华桒瞧了若虞一眼,但是若虞却将目光放在赵堇城的身上,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自己。

    或多或少,华桒心头是有些失落的。

    但是彼时的他并不明白。

    只是摇了摇头,华桒先是道了声儿谢,随之便又笑道:“无妨,昨日来你府上都忘记告诉我之徒儿消息了,我想她定然还在寻我,今日出了一趟王府,突然发现她所在之处,便想着与她说明我在你的府上。”

    “徒弟?”

    华桒收了徒弟之事儿,不光是赵堇城惊讶,就连若虞也惊讶得紧!

    明明记得这个人曾经说过,女人是这个世上最麻烦的人,徒弟则是这个世上最烦的人!

    而若虞也记得这个人曾经讲过。一个人要活得恣意,活得自信,活得随意,那才叫幸福。而他并不是一个不会享受幸福的傻蛋,所以今生不会收徒!

    这话是华桒曾经亲自与若虞说的,可是,这才短短两年的时间,他竟然就忘记他原来说过的话了?

    “华兄,你不是一向不收徒的吗?怎么又……”

    微微勾了勾唇角,华桒笑道:“有人与我说过,人之善变。兴是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在的日子着实有些无聊了,收一两个徒弟,也将他当作是打发时间的一种吧!”

    “一两个?”听着华桒这话,赵堇城又忍不住笑道:“听华兄这话的意思是……还想再收一个吗?据我所知,你半年前收了一个女徒弟,方才所说一两个,意思是有再收一个的打算?”

    “非也。”开口便否决了赵堇城的话,华桒含笑道:“方才与你说的那个徒弟,她便是我的第二个徒弟。”

    意思也就是……第二个徒弟已经有位置了,不需要再要别人了!

    若虞听着这话,当下忍不住拧了眉头:“您收徒弟倒也是挺快的。”

    华桒一听到若虞这话,当下便笑了笑,他道:“那是因为她们都知晓拜我为师的好。”

    说到这里,华桒看着若虞的目光又深了一些,他苦笑道:“可是啊,有的人却偏生觉得我不好,所以都有辱逆师门的想法了!”

    华桒这话说得若虞心头一跳,这个人……是在说她吗?

    没错!华桒的另一个徒弟,不是别人,正是若虞!

    华桒这个人吧,书法名流,画画绝笔,棋艺精通,琴艺一流。就连武艺也是顶尖儿的那种!

    可是……若虞跟在这个人的身边一年,这个人不晓得是不是故意的,什么本事都没有教她。

    所以,若虞在华桒身边的那段时间,好几回都觉得自己拜了一个假师父!

    别人的师父虽说没有华桒这般厉害,但是人家至少得教徒弟本事啊!可是若虞呢?就拿了个小本子跟在华桒屁股后头跑,跑完一年下来,小本子起初留白多少,一年后依旧留白多少,那本子干净得,简直比刚买回来的宣纸还干净!

    而华桒的不教本事这一点,也是若虞为何要离开这个人独自回京的原因之一。

    赵堇城本来还想问些什么的,但是外头却有人突然跑进来说,华先生的徒弟来了。

    方才还在说着华桒的徒弟呢,这可还没有问太具体,华桒的徒弟便自己主动找上了门来。

    既然人家徒弟都来了,赵堇城若是再拦着华桒不让其走,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华桒在看到赵堇城点头后,便告了辞。

    等到华桒一离开,原来脸上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的赵堇城一下子便又沉下了脸。就像是谁欠了他几百万两银子似的!

    若虞瞧着赵堇城这表情,都将自己给吓了一跳。

    “王爷?”试探性的叫了赵堇城一声儿,瞧见赵堇城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若虞当下便有些哭笑不得:“您若是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出来便好,憋在心里头可是会很难受的!”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眉梢微动,瞧了若虞好一会儿,赵堇城便问了一句:“此话当真?”

    认真的点了点头,若虞眉眼弯弯:“但妾身可不敢保证自己所说的可全部都是事实啊!”

    赵堇城:“……”

    那说的不都是些废话么?

    嘴角微抽,赵堇城真想捏这女人的脸一把,让她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看了一眼院子外头,赵堇城突然开口与若虞说了这么一句:“过几日,我便要回军营了。”

    “啥?”听到赵堇城这话的时候,若虞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问:“您要回军营了?”

    这般快?那华桒都还在府上呢,他若是离了府,那她怎么面对华桒啊?而且……万一引了什么闲话又当如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