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章 跟他坦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岷本来就只是给安玉容提个醒而已,但是,这话到安玉容的耳里,却是变了一个意思。

    那便是……那个女人又怎么迷惑了瑞王?

    心头虽是有气,但是安玉容不是傻子,并不会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表现在脸上,当下温顺的应了下来,心头却是有一番盘算。

    赵岷不疑有他,微微颔首,便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安玉容本来是想留人的,结果这话还未到嘴边呢,原本在自己面前的人却已经没了影儿。

    因着赵岷这般,安玉容心头的气大得很。

    愤怒的往凳子上一坐,安玉容伸手重重的拍在桌案上,就连旁侧站着的珠儿都被自家主子这反应给吓了一跳!

    “主子……”

    听到珠儿叫她的声音,安玉容放在桌案上的手攥成了拳头:“天堂有路她不走,偏生来抢阎王道。”

    转头,安玉容看向珠儿,“你说,她是不是活腻了?!”

    安玉容的目光有些凌厉,珠儿在旁侧瞧见,都忍不住打了个抖。

    “主子,方才王爷不是说,让您暂时莫要……”

    “你懂什么!”拍桌而起,安玉容怒道:“一个一心想利用你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与你说实话?王爷虽是说让我暂时不要为难她,但是,那女人不过是一个区区丫鬟而已,如今高坐怀晋王妃宝座,还不是全靠我在暗中扶持?可是,今日王爷却因为那样的一个女人让我莫要为难,可见,在王爷心里,我早已是蛇蝎之妇,如此,我还要听么?”

    说到底,赵岷是不了解女人的。

    本来自己只是与安玉容交代这么一句,可谁知安玉容会想成这般。

    安玉容这个人吧,就是太霸道了一些,别人有的东西,她一样想有,而她的东西,别人也觊觎不得!

    安玉容对若虞有恨,而同时,她也担心,赵岷会当真将心思放在安若虞的身上……

    思来想去,安玉容唤来珠儿,附在珠儿耳畔嘀咕了几句。

    珠儿一声,大惊失色:“主子,您当真要……这样做?若是日后两位王爷追究起来,那咱们绝对脱不了干系!”

    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安玉容冷笑一声:“城哥哥觉得有负于我,就算他知晓也不会拿我怎么样;而至于瑞王……他如今可是很需要爹爹的帮助的,就算知晓了又能将我如何?”

    自家小姐的后台强大,珠儿自然是知晓的,但是……方才主子所交代之事儿……还是有些不妥吧?

    正想再劝劝自家主子呢,结果这话才刚到喉咙边,小姐便直接道:“让你去便去,再哆嗦的话,莫要怪我不顾主仆之情!”

    话都说得这般狠了,珠儿自然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若虞正在北苑里头喝着茶,思考着瑞王与安玉容现在的真实关系。

    正想着一半儿呢,谁知道赵堇城却又在这个时候又来了北苑。

    不知为何,若虞觉得,自从这个人诚心打算护她之时,就特爱往北苑跑,只要一归府,他最先去的不是自己的院子,也不是后院别的女人的院子,而是她居住的北苑!

    起初的时候,若虞是觉得这人应当在防备着她,但这日子一久却又觉得……

    也不能怪若虞会这样想,毕竟赵堇城的反应也太那啥了一些,这人在北苑呆的这些天,就差晚上在北苑住了!

    “王爷今日无事?”生怕怠慢了这位爷,若虞连忙起身让了坐。

    赵堇城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直接在若虞坐过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瞧了一眼旁边倒着的茶,赵堇城直接伸手拿起,一口爽饮!

    这位爷的模样,就跟是八辈子没饮过茶似的,那杯茶是若虞喝过的,她瞧见赵堇城端起来饮时便想开口阻止,可是……这话还没到嘴边,这位爷已经将茶给饮下肚了。

    赵堇城喝完之后,瞧着若虞那呆若木鸡的表情觉得好笑:“你这是什么表情?跟吞了只苍蝇似的。”

    嘴角微微一抽,若虞嘀咕一句:“跟吞苍蝇差不多。”

    声音很小,赵堇城虽是听到了,但却还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弯了弯眸子,若虞笑得跟微风中轻颤的桃花似的,她道:“没说什么,妾身只是好奇,爷来此有何事找妾身。”

    一听着这话,赵堇城心头倒是有些不舒坦了,面儿上却笑得跟个没事的人儿似的,他道:“没事……本王便不能来此寻你了?”

    连忙摇头,若虞道:“妾身并无此意。”

    赵堇城瞧着若虞这般,当下便冷笑了一声儿,伸手将这女人拉至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他道:“近日京城恐有不安,你进出应当当心一些。”

    对于赵堇城这突然的关心,若虞愣了一下,这位爷又怎么知道京城会不安?认真一想,若虞觉得自己蠢得药石无灵了。

    赵堇城是什么人啊,京城的动静会有人比他更清楚?

    颔首应了下来,若虞道:“谢谢王爷关心。”

    这样有礼客套的话,却惹得赵堇城有些不爽。

    这样的不爽,就连赵堇城自个儿都不知晓是为何,思量一会儿,赵堇城觉得不妥。

    也不知道为何,这女人今日没有什么话,赵堇城沉默着喝茶,若虞在思考着安玉容,不过瞬间,偌大的屋子静了下来。

    若虞思事入神,所以屋子安静了些也是无妨,但是,赵堇城却是不爽了。

    自己又等了一会儿,这女人依旧无话,赵堇城压制着怒火又道了一句:“你今日送赵岷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

    赵堇城这话将项目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看着赵堇城,若虞愣了一会儿,随后便道:“王爷,您应当也是知晓府外有人在监视着咱们的吧?妾身方才在大厅那些胡扯的话,您以为瑞王会听不出来?”

    瞧着赵堇城茶杯里头的茶空了,若虞顺手帮他添了新茶。

    伸手端起若虞倒的那杯茶抿了一口,赵堇城淡淡道:“这事儿本王自然知晓。”

    “既然您知晓,那就应当明白妾身为何会找瑞王坦白呀。”担着手里头的帕子,若虞微勾了唇:“妾身明白外头的那些人是瑞王的,而非是瑞王妃的人,但妾身故意将那些人说成瑞王妃的人,为的,就是想让瑞王放宽心,可莫要因为猜透了那些人到底是谁的,而让瑞王疑心更甚。”

    若虞也非是傻子,她明白,像这些人物的疑心病都不会轻,既然赵岷对她有所猜忌,她还不如顺着赵岷对她的猜忌再重新改写一下实情。如此一来,此言即便是假话,那也是足以能够以假乱真的假话!

    身为成精的老狐狸的赵堇城又怎么可能猜不到?

    这女人将原因都解释了,赵堇城倒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后来他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华兄离开也有些时日了,先前与他一别便是三年,如今这一别,又不知晓是多久。”

    怎么好好的又将话题扯到了华桒身上了?

    看了赵堇城一眼,若虞道:“瞧华先生的样子应当也是一个有打算的人,王爷您就莫要多想了,不论时间多长,他早晚也会回来的不是?”

    这话说得……她就那般肯定那个人会回来?

    虽然听到了这女人的回答,也更明白了这女确实是了解华桒的,但是他还是高兴不起来。

    赵堇城的情绪不太对劲,若虞自然是察觉了。

    想着她见到华桒时,她那惊慌的样子,加之华桒看她的表情……精明如赵堇城,这个人定然是早就看出了端倪,只是……他并没有逼问她而已!

    其实吧,华桒这个人的表情特别的好识,因为,这个人向来对谁都不上心的样子,所以,只要华桒多看了谁几眼,便能准确的发现,他与对方的交情!

    “王爷,您今日与妾身说这般多,可是想问妾身与华先生之事?”

    若虞并没有与赵堇城拐弯抹角,而是直接大胆的问了赵堇城这么一句。

    因为她倒是想明白了一点,既然赵堇城已经起了疑,那么她又为何不做些事情,让赵堇城平复他的疑心?

    而赵堇城则是意外的,他意外的是这女人竟然会这般老实的与他说这些,而且还那般的耿直,半点儿都不带隐瞒的!

    但是,再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一个王爷,深受大宋百姓拥戴的英雄人物,即便是被人说穿了一切,他依旧要展现他该有的高傲,“本王问你这些做什么?你那些事儿本王可没兴趣知道,不过……华兄是本王多年的至交好友,他这不声不响的走了,本王做为他之好友,又怎能不了生关心一番?”

    这话说得,若虞闻声嘴角便是一抽。

    虽然知晓赵堇城这话是因为面子才说的,但是若虞还是打算说,看了赵堇城一眼,若虞问:“王爷可知妾身是哪里人?”

    赵堇城闻声,当下便拧了眉:“本王怎会知?”

    这女人一直是跟在安玉容身边的,加之自己之前又未对这人上心,他又怎么会打听她是哪儿的人?他又不是闲得慌!

    瞧了赵堇城一眼,若虞拿起帕子掩唇一笑:“奴婢乃齐洲人士。”

    赵堇城闻声,当下便是一愣,这女人……是齐洲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