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四百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定远侯被定叛乱之罪之后,原齐洲百姓便一直不受怠见,就这样看来,赵堇城倒似乎有些明白这女人为何会选择隐瞒自己的身世了。

    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这个女人,赵堇城狭长的眸子微眯成一条缝儿,借过那条缝儿细细的打量着若虞,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便问:“既然如此,你又怎么会进丞相府?又怎么与华兄相识的?”

    就知晓这人会刨根问底,若虞当下便对着赵堇城屈膝行了个礼,她一一解释道:“进丞相府,全然是因为安小姐心善,故而将妾身带进府的,而丞相大人害怕会被妾身这身份所牵连,故而帮妾身隐瞒了妾身的祖籍,至于与华先生相识……”

    垂了眸子,若虞低着头苦笑一声儿:“齐州被破,侯爷军队大败,齐洲更是一片混乱,大战之后,皇朝贵族公子在齐洲抓奴隶,华先生正巧救下了妾身,而他瞧见妾身一人孤苦无依,便一时心软收留了妾身。”

    这事儿虽然已过去两年,但若虞却觉得仿若昨日一般,历历在目,那些横尸的将士,守护家园的将士鲜血淋漓,就连齐洲城门前面的那条齐苍河,原本清澈潺潺河流,都变成了艳丽的俗红。

    本来,赵堇城是不大相信这个女人的,但是这女人在提及两年前的事情之时,眼中透露出来的那抹悲伤,倒是打消了赵堇城对若虞此话的怀疑。

    一个人骗人的方式有很多,或许,那个人演得毫无破绽,但是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

    赵堇城明显的感觉到若虞因回想起两年前的那件事儿而在此感觉到痛苦。

    两年前齐洲的事儿赵堇城是知晓的,齐州之事儿本来老皇帝是想派他去解决的,但是当年西夏来犯,所以赵堇城便去应付西夏,压根儿就不能分身去插手齐州的内乱。

    只是……让赵堇城不解的是,明明当年老皇帝是想与定远侯谈谈的,但也不知道为何会演变成朝廷直接举兵攻下!

    这一点令赵堇城费解,而且,定远侯他是认识的,他是一个刚正不阿,正义凛然之人,对皇上与百姓,那可当真是好得没话说,而且还是老皇帝的结拜兄弟!

    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当真会反朝廷的吗?

    虽然不知晓内幕,但是赵堇城也明白,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原因是没有人公布出来的。

    可是……能故意不让其原因泄漏,除了坐在高位上的那个人,还能有谁?

    心头都明白,瞧着若虞这般,赵堇城倒也不太好再继续问下去了。

    之后两人便一直无话,若虞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许干,于是便伸手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赵堇城在瞧到若虞的情绪稍许稳定了一些之后,便又问了一句:“你觉得……定远侯这人如何?”

    手里倒着的茶一个没注意,便溢了出来,手一抖,白皙的指尖便被其烫红了一片。

    若虞连忙放下手上的茶壶,赵堇城瞧见,当下拧了眉头,便让人去打了一盆冷水过来,十分粗暴的拉过若虞的手按进盆中。

    若虞瞧见赵堇城这毫不温柔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

    想起方才赵堇城问她的那话,若虞用平静的声音回答道:“妾身只觉得,他太蠢!”

    赵堇城:“……”

    这女人,对人家的怨恨倒是挺大的。

    没有听到赵堇城的声音,若虞继续道:“很多时候,妾身都不太能理解,这个人的脑子里到底是装了啥?他孑然一身之时,便一直将国放在最顶端,戎马一生却落得个谋逆反贼的下场,明明老皇帝对他的明召暗珠,他却还是要尽臣之责。就那么蠢蠢的,乖乖的往别人给他铺设好的陷阱里头跳。”

    赵堇城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因着感触太深的原因,话于此,她眼眶里头一直含着的泪珠儿一个没忍不住,便掉了下来。

    “这做人,就是不应该做一个老好人,您瞧瞧定远侯,自己拿半辈子用生命护着的百姓,却全都认为他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这也就罢了,他明知道老皇帝对他早有珠心,虽此事早明,却依旧不采取任何自救措施,您说他是有多蠢啊?”

    闭了眼,眼眶里头的泪珠儿全都被压了出来。

    若虞突然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拿出手帕,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了个干净。

    赵堇城瞧着若虞这般,脸上的表情也难已令人读懂。

    若虞瞧了一眼赵堇城,赵堇城又在这个时候问了若虞这么一句:“你为何对定远侯的事情这般清楚?”

    若虞闻声,当下便带着眼泪掩唇一笑:“妾身曾因侯府人手不够时在侯府上做过临时工的呀,对于这些虽是不太了解,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听到过不少版本。”

    人啊,都是有爱看热闹的心里的,如果这女人当真在定远侯府凑过人数的话,知晓一些事情倒也是并不奇怪。

    赵堇城也能明白这女人为何会这般伤心,更能明白为何这女人会对定远侯的反应那般过激。

    讲一句比较正义的公道话,这女人虽然是敬佩着定远侯,但是,这定远侯也是一个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人,所以,在得知自己敬佩的人是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人,这一消息对于她来讲就是“冰火两重天吧”?

    赵堇城瞧着若虞心情有些低落,心头还想知道的事情也没有再多问了。

    其实,他今日来找若虞,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想问她与华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现在既然已经得到答案了,那么他也就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了。

    与若虞说了一声,赵堇城便直接回了东苑。

    其实……当年定远侯的事情还是疑点重重的,但是,因为那案子最终是由皇帝亲自去审理的,先前赵堇城便收到消息说老皇帝对定远侯起了疑心,后几天老皇帝便亲自审理定远侯,最终落实定远侯通敌卖国之重罪!

    虽然赵堇城从来没有与定远侯一同上过战场,但是,定远侯的威名,赵堇城却是仰慕了许久,本来一个月前他搬师回朝就有想法帮定远侯翻案。

    可是……这是老皇帝亲自定下的案子,若是在彼时翻案的话,定然会有损皇帝的龙颜。

    再加之他从一回来,老皇帝便一直将他当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他应付老皇帝都来不及,又怎么有时候顾遐其他?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一心想替定远侯翻案的事情便一直从两年前拖到现在。

    而每次他有想法帮定远侯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些什么意外,就比如说现在!

    若虞等到赵堇城离开了北苑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今日的说法,相信最近的好一段时间,赵堇城都不会再逼问她些什么了。

    只是……一想到定远侯,若虞倒还是有些平复不了。

    因着有了若虞的那一番解释,赵堇城自那之后,当真没有再问过若虞些什么。

    或许赵堇城在派人暗中调查些什么,但是若虞觉得,对她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故,自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军中事务繁忙,不过军心赵堇城倒是稳定好了,这几日除了每天白天的时候在军中去瞧瞧看看,再练练兵什么的,晚上都回了王府的。

    只是有时候空闲,便会到北苑去看看若虞。

    若虞这几日过得倒也是充实,自赵堇城将账本交给她之后,若虞便一直在接手府中之事儿。

    赵堇城后院的开销当真是很大,虽然说这位爷说无所谓,但若虞觉得,那些不当出去的银子从自己那里流出去,就像是有人拿了把刀剜她心似的,心痛极了!

    故,在若虞认为没有必要的支出,若虞还是想了法子尽量不去浪费的!

    倒是后院的采买,若虞倒是发现那些负责采买的丫鬟家丁都在拿油水。

    经得若虞一发现,若虞二话没说直接将人给换了。

    而那些人都是府里头的老人了,若虞这二话没说将人给换了自然是引起了大家的不满,于是便组在一起去找了若虞麻烦,瞧见王妃压根儿不理,几人成群便将此事闹去了王爷那里。

    但是一向对他们仁慈的王爷却不知道哪根儿筋搭错了,直接开口说了一句:“府中事已交由王妃,大小事全由她负责,本王不逾责!”

    众人:“……”

    故,这件事儿找到王爷也没有得到解决,被遣了的人都离开了王府。

    只是在这天,府里头又来了一个人。

    当天若虞因在院子里算着府上的开支,暗香急急忙忙的往主屋里头跑,那表情夸张得,将一向冷静的疏影都给吓了一跳。

    经得一问,暗香这才道:“主子,您还记得一个月前说要在您身边做第三种奴婢的那个姑娘么?”

    一开口就问了若虞这么一句话,若虞当下便是一愣,放下了手中的毛笔,若虞问:“浣溪啊?”

    提到浣溪,若虞倒是想起宫中的浣沙了,应当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了,也不知晓她的情况如何了,听闻……八皇子去请求了皇上,皇上准许他在宫外建府了!

    微微颔首,若虞问了暗香一句:“她怎么了?”

    “她带着四百两银子来找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