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章 乱民引的暴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乍一听,这简直就不止是天上掉馅饼的了,简直就是在掉醉香居的天价钵钵鸡啊!

    若是这差事儿若虞都不接的话,那么她就太蠢了。

    当下便横着眉头,严肃的看着赵堇城,一本正经地道:“王爷,您这话是为何意?妾身是那种贪图名利之人么?而且,为圣上办事,那可是全大宋百姓应尽的责任与义务,若是此事儿当真用得上妾身,妾身哪有推辞之理?”

    没错,这人就是横着眉头一脸生气的样子,还道出了这一番义正言辞!

    赵堇城瞧着面前这女人这般,眉稍微动,刚想张嘴问她是否不需要报酬呢。

    这话才刚到叫喉间,面前的女人却先开口问了她一句:“若是此事成,王爷觉得,皇上会给多少赏银?”

    嘴角一抽,赵堇城笑得一脸生畜无害的样子,从牙缝里回答了若虞一句:“定值你此生无忧!”

    一听这话,若虞笑得眉眼弯弯,原本清澈的桃花更加动人:“如此,妾身更应当帮这个忙了!”

    赵堇城一听到若虞这话,当下便挑眉确认了一遍:“你可是认真的?”

    瞪眼看着赵堇城,若虞一本正经地问:“王爷觉得,妾身这般像是在开玩笑?!”

    瞧着面前的女人愣了一下,赵堇城从腰间摸着玉扇,“刷”地一下将玉扇展开,扑面扇了扇,他笑得温文尔雅:“如此,那本王便可以进宫回禀皇上了。”

    话音落,人影不见。

    若虞瞧着那空荡荡的院门,心头倒是美滋滋的。

    帮皇上办事儿,那赏银可是不会少的,毕竟皇上么,皇家的人么,爱面子的人呀!

    给少了,那可是会伤及皇家颜面的,到时候必定得百姓质疑皇上的小气。

    如此一来,若虞当真是觉得自己是赚了。

    等到这喜悦感一冲,若虞又想起赵堇城才来北苑时脸上的笑容,那笑容诡异得……

    想到这里,若虞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人一进来就说要找她帮忙来着,这绕来绕去,结果若虞最始的拒绝才半会儿功夫就变成了狗腿的答应了?

    “……”

    心头就像是不经意卡了跟鱼刺儿那般难受,若虞忍不住抿了唇。

    这赵堇城的手段也太会玩儿了些,怎么一个不注意,就跳进了他埋好的坑里去?还是那种她进去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那种!

    虽然有些气赵堇城坑她,但是想着这位爷给她的这份差事儿也算是不错的待遇。

    如此一想,倒是觉得这个人挺有心的,知晓为她着想了!

    然而……这些都是若虞自行脑补的事情,彼时的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赵堇城那丫的到底给她挖了一个什么样儿的坑!

    赵堇城所说的事情,在次日,老皇帝便下了旨。

    本来此次应当由赵堇城率兵去修建河渠,但是,这样一个立功的好机会,正在嫡夺的两位主角又怎么可能会不参加?

    故,皇后与向贵妃当下便去请旨,均说自己的儿子本事大啊什么的,反正就是将太子与瑞王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似的!

    老皇帝一听,当下也觉得是时候给自己儿子一个表情的机会了,于是便允准皇后与向贵妃,此事儿由太子与瑞王一同去管理。

    正所谓,一山不得容二虎,老皇帝也知晓自己的两个儿子正在明争暗斗着。

    他虽然心偏向瑞王,但再怎么说,太子也是他的儿子,再才,皇后的势力也不容小觑,毕竟,他还得仰仗着皇后那边的势力来巩固朝政,所以,现在压根儿就不是与皇后撕破脸的时候。

    于是,老皇帝便想着,此番修建河渠之事儿,便由太子与瑞王两人分别负责一南一北。

    如此,一来可以缓解现在分务不均的难题;二来呢,也能将两个儿子的能力做对比!

    而至于赵堇城……因为老皇帝考虑到这人是瑞王这边的人了,再加上他不想让赵堇城因着此事在百姓心中地位更高,便让他做了一个监事,监管太子与瑞王的完成进度。

    于是乎,原本应当承担全部修建事务的赵堇城,一下子就便成了一个脱手掌柜,就站在旁边动动嘴皮子,这让赵堇城不亦乐乎!

    老皇帝既然还想防着他,那便让他防呗!反正此法也是他所提,他的功,已经够高了,再一直这样抢风头下去,纵然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一直与帝王相斗啊!

    赵堇城这头轻松了,若虞这头却是犯了难。

    京城到的灾民已经不少,宫里头传了消息,一大早便让她主持着去搭建粥棚,除了安排人手之外,还得忙上忙下去处理关于那些灾民晚间据地之事。

    这下若虞倒是忙得一个头两个大了。

    心头不免有些抱怨赵堇城这是故意整她!

    而彼时的若虞压根儿就不记得,是她自己傻兮兮的经不住诱惑跳进坑的!

    这些灾民已经在来京的路上饿了好几天了,一听说皇城正派人在布棚施粥,一个个都跟饿儿郎捕食似的,一蜂窝的冲了过来。

    若虞是个胆儿大的,但是……纵然她再胆儿大,这么一群百姓跟发了疯的野牛似的向她这边冲过来,那也是会吓到的!

    难民太多,这一冲过来,纵然有官兵拦着,那也是没有用的。

    不过片刻,刚搭好的粥棚被撞得散乱,难民之中,也还有因为没有抢到食物互殴的现象。

    若虞瞧见连忙让人去将人拉开,场面十分混乱!

    赵堇城就站在不远处,瞧着前头的那场混乱,笑得嘴角都快拉到耳根了。

    “你竟然能这般高兴的瞧着自己妻子被一群难民为难。”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我倒当真是佩服你!”

    这声音,光听着也能知晓是谁,赵堇城瞧着那头为难的女人,笑道:“无妨,她处事的能力,我很放心。倒是华兄你,不是带着你那徒儿离京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没错,与赵堇城说话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带着自己徒弟消失于京城的华桒!

    华桒最声,当下勾了勾唇:“有些不放心你,故还是想回来看看。”

    不放心他?

    方才还笑得跟个二傻子的赵堇城,一下子严肃得跟根苦瓜似的,抿着唇看着华桒,但却没有说话。

    不放心他?呵呵呵,这厮是不放心那女人吧!

    虽然知晓实情,但是赵堇城却并没有说出来。

    瞧了一眼华桒,赵堇城酸酸道:“你不是担心那女人么?怎么你自己不去帮她一把?”

    这话酸得,这个人是喝了几坛子醋的吧?

    华桒闻声,却并非因赵堇城此话而生气,反倒是有些欣慰的笑了:“那些官兵手里可都是有刀的,但难民如此发难,那些官兵连刀都没有拔,想必是她一早便吩咐过了,难民瞧着官兵没有威胁力,定然会越发激动。她既然会如此做,自然是有她的道理。如此,我又为何要出这一手呢?”

    赵堇城闻声笑了笑,还悄悄的翻了个白眼儿!这话说得,还真当只有他自己知道呢!

    瞧着前头,赵堇城冷声道:“是么?华兄还当真是了解她呢!不过我不出手,完全是想瞧她笑话而已,等着吧,好戏还在后头!”

    赵堇城这个人,华桒应该是目前最了解他的人了,听到赵堇城这堵气的话说得就跟个孩子似的,华桒忍不住勾了唇,但却一言未发。

    若虞瞧着面前乱成一锅粥的场面,心头慌得紧,想自己上前阻止一番吧,奈何暗香疏影怕她被那些难民误伤,拉着她死活不让她过去。

    于是乎,若虞只能站在旁边干着急的叫着他们冷静!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正在此时,瑞王赵珉来了!

    瞧着这乱成一团的场面,又瞧了一眼那头嗓子都快要吼破了的若虞,当下便怒道:“都给本王住手!皇城之内竟然如此犯乱,着实大胆!”

    赵珉这一声吼,当真是管了用的!原本乱成一团的难民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赵珉瞧了一眼那群难民,眼离深处藏着一抹嫌弃。

    若虞瞧着这场面被赵珉控制住了,当下便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连忙提着裙子上前给赵珉行了个礼:“多谢王爷,不过他们都是因为太饿,此举实属无心,望王爷莫要怪罪!”

    竟然还帮这群难民求上情了?

    赵珉从马背上下来,走到若虞身边:“他们方才以下犯上,你不想追究?”

    瞧着若虞摇头,赵珉又看了一眼那头要拦不拦的官兵,当下拧了眉:“皇城之内引哄乱,你直接惩一两个以示警戒,他们断不会再乱。”

    若虞闻声,当下便后退一步行了礼:“殿下不可。此番皇上让奴婢布场施粥,就是因为想体恤百姓,解救百姓,若是王爷您惩之伤之,那不是会失了皇上之本意吗?”

    所以……她才会让那些官兵不要拔刀?这女人……竟然考虑得这般周全?

    眸中带着一丝欣赏。

    赵珉先前本来就对这个女人起了兴趣,今日一瞧,觉得这女人比他想象中更加有趣。

    刚想说些什么呢,接着便又有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父皇生怕此番接济难民会出什么乱子,故而派本妃来此协助,如今一瞧,父皇还当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若虞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便是一愣,一抬头,果然……是安玉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