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章 会不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虞那唬人的鬼话,赵堇城压根儿就不相信的。

    当下打量了若虞好一会儿,赵堇城哼笑一声:“莫不是你方才进宫去找皇上了?所以……方才安玉容才会找上门儿的吧?”

    若虞:“……”

    这人怎么不去做半仙?!

    怎么这人什么都知道?虽然不太高兴赵堇城一语言中,但是若虞冷静下来想了想,觉得,赵堇城能猜到她去见皇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怎么说呢,本来皇上就有意让赵堇城去查探,而今日她今日进宫又不是偷偷进去的那种,所以,赵堇城能知晓她进皇宫也是没毛病的。

    再加上……安玉容走后不久赵堇城便归了府,如此一算,大概是这人遇到了出府的安玉容。

    犹还记得一个多月前这个男人对安玉容当真是好得不能再好,可这才多长时间,知晓她与他心尖儿上的人起了冲突,竟然都不相帮了?

    记得大婚当日,面前这男人可是因为安玉容连婚房都未进她的,那时,她可被府上的下人笑话了好些日子呢!

    赵堇城瞧着若虞没有说话,当下便道:“本王这虽是猜测,但到底还是有理有据的,你心头若是还有什么别的想法,不防给本王提出来,让本王听听?”

    她心头所想的敢说出来让赵堇城听?耸肩往后头退了一步,若虞弯了眸:“妾身哪有什么想法?您倒是想多了,话说回来,王爷,皇上的意思是让咱们早些出发,如此一来才能更快的安置那些难民。”

    刚退回去的步子又往前走了一步,若虞笑道:“您消息一向都来得广,妾身也相信,您现在也应当知晓京城已经容不下更多的难民了。难民虽受难,但到底也是民,是皇上的子民。京城乃是皇城。那些皇上的子民如今有难,而皇上这头一直迟迟给不了解决的话……那可是会让有心人钻了空子说皇上的不是的!”

    这话若虞说得也没有毛病。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微微拧了眉头:“你一个妇道人家,心头都装这些不该装的做什么?”

    若虞一听赵堇城这话,嘴角抽了抽:“王爷,您这是对妇女有岐视?”

    “本王何是这样说过?”

    “您是没有明确的说,但是……您方才的那话,就是有这个意思啊!”一点儿也不怕死的若虞硬着脖子与赵堇城说。

    赵堇城闻声,当下便翻了个白眼:“无聊!”

    说罢,也未打算再与若虞争这些个没用的,起身便离开了大厅。

    若虞:“……”

    本来还想着与这位爷说说女子也有比男子强的典故之类的呢,结果这都还没有开始,便直接结束了?

    瞧了一眼大厅,若虞提着裙子便回了北苑收拾自己的东西随时准备出发。

    府中的事情若虞刚接手并没有多久,而这府中的人若虞因为不了解,所以都不太放心。

    毕竟,先前赵堇城府上的账本都是交由管家来暂管,都没有说将账本交给他后院的那些女人来管。

    不论是从哪个方面,若虞手里头捏着的那账本都是不放心交出去的。

    正恰管家家中有事儿请了假,这下若虞倒是有些麻烦了。

    毕竟,这王府的用度可不是开玩笑的啊,思考了一会儿,若虞便想着,让疏影留下替她管账本。

    疏影是个聪明的丫头,若虞对她倒也是信得过,所以,账本交在她的手里若虞自然是放心得紧。

    到了傍晚时,疾风突然跑来了北苑催若虞快些走了。

    这话若虞当时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王爷不是还没有安排何时出发的吗?怎么突然就说要走了?”

    疾风对此也是不明白得紧,但他的不明白倒是与若虞的不明白完全相反。

    若虞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赵堇城不通知她,临时想起便直接要走。

    而疾风不明白的是,明明老早自家主子便计划着要出发,这皇上一早便也下了旨意来,自家主子为何还要拖到这般晚出发?白天走不好吗?在得半夜去当夜行侠?

    “疾风大人,你可知为何王爷早前没有通知我?”

    疾风闻声,当下便摇了头:“奴才也不清楚,不过最始之时奴才以为王爷是与您说过的,但就现在看来……王爷早前没有与您说?”

    看着疾风,若虞皮笑肉不笑地道:“他若是早就与我说了,我会到现在都不急?”

    疾风:“……”

    这话说得倒是没有毛病的。

    疾风一时间也不知晓该如何回答若虞。

    若虞瞧着疾风那为难的样子,当下便道:“你且先去知会王爷一声儿,就说我随后便到。”

    疾风闻声,拱手应了下来后便退了出去。

    等到疾风一走,若虞便叫来了疏影:“我不在府中的这些日子,府上的花消便由你全权负责了。”

    疏影闻声,当下便是一愣:“王妃,您当真是打算将账本交由奴婢管?”

    这玩儿意一直都是主母管着的,即便是主母有事儿,账本也是交由后院的那些侧妃啊啥的人,再不济管家也可以代劳。

    但是……她是谁啊?一个小小的丫鬟而已,竟然管王府的账本?

    疏影是拒绝的。

    但是王妃却说:“府上的人我都信不太过。你也知晓府中好些主子脾性有多怪,平常就算是我登门去访,她们不是称病就是说出了府。若是交账本交由她们的话,那可当真得了?”

    疏影比若虞在王府呆的时间更长,自然是知晓府中的事情。

    经得王妃如此一说,好似也没有毛病。

    伸手拉起疏影有些轻颤的手,她若虞眉眼弯弯地道:“于你,我定是放心得多,就算管家回来我也会将账本交给你,怎么说呢?管家好歹也是府中的老人了,先前便一直由他管理着王府,而我若是将账本交由他管理,那么到时候我回来,定是不好从他手里要回账本的不是?”

    伸手拍了拍疏影的手背,她若虞微笑道:“可是疏影啊,你不样,你与暗香是我在这府上最信任的人,交本交由你,我不但放心,而且拿回来也比较方便的不是?”

    疏影一向聪明,一听到自家主子这般说,她瞬间便明白了。

    当下思忖片刻,随后便点头道:“奴婢明白了,那主子,您们此番前去,定要注意安全,如今难民居多,路上遇山匪之类的机率也不会少,所以,您一定要好好的照顾您自己。”

    若虞一听这话,当下便微笑的点了点头。

    “你且放心,你也知晓王爷的身手那般好,一般人哪能近得了我身?”

    疏影听着若虞这话没点头,也没有摇头。

    有一句话疏影倒是很想与自家主子说,但又觉得说了有些不太好,所以疏影一直选择沉默。

    其实……她并不担心王爷的身手问题,而是担心王爷的心到底是不是在自家主子的身上,若是在的话,王爷护王妃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但若是不在的话……王妃若当真是遇到了个什么山匪,估计也只能呼叫别人救命了。

    思来想去,疏影后来还是没有与王妃说这个问题。

    交代完了事情,若虞便直接带着暗香离开了北苑。

    赵堇城坐在马车里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一些事呢。

    正想着呢,疾风便回来了。

    “主子,王妃说自己收拾一下马上便好。”

    听到这话,赵堇城当下便哼笑了一声儿,这话他一早便料到了,怎么一点儿创意都没有?

    当下便冷声道:“这女人真是麻烦,明知晓随时会出发,为何自己没有制定一个计划?”

    正说着,赵堇城便瞧见了若虞。

    这女人突然出现,倒是吓了赵堇城一跳。不过,缓过来之后,赵堇城倒是开始有些担心了,担心这女人听到一些什么。

    正想问呢,哪知道这女人直接开口接了一句:“王爷,妾身来得有些晚,还望爷恕罪。”

    赵堇城:“……”

    看这情况,这女人……并没有听到?

    心头倒是松了口气,赵堇城板着脸看着若虞道:“你这女人真会磨叽!快点上来,咱们得快些出城了,毕竟时辰已经不早了!”

    明知道时辰不早,那为何这人就不能早些出发?

    不过若虞觉得幸运的是自己一早便将将东西收拾好了,不然,指不定会被这位爷说成什么样儿呢!

    没有与赵堇城计较些什么,若虞笑道:“王爷,此番一行应有风险,到时候王爷您可得多护着些妾身才好!”

    赵堇城听到这话,当下倒是觉得好笑:“听着你这话,你出番出行还是有些害怕的?”

    认真的点了点头,若虞道:“着实,毕竟妾身也只是一个弱女子!”

    赵堇城:“……”

    他还……不真没有看出来!

    瞧了一眼若虞,赵堇城便直接让疾风赶路。

    在马车上,伴随着马车辘轳转动的声音,赵堇城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突然就问了若虞这么一个问题:“若是在路上遇到了危险,不知道你到时候愿不愿意与本王生死与共同进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