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7章 所谓的生死与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人……说这话是认真的?

    抬头望着面前的人,若虞水灵的桃花眼微微一弯,清澈的眸中带着一丝疑惑:“为何会遇上麻烦?”

    赵堇城:“……”

    有时候赵堇城当真是不知道这女人是真的蠢还是假的蠢!

    明明吧,有些时候她对于一些事儿可以很快的判断出利弊,而有些事就算是与也挑明了,她也不太明白!

    看了面前这女人一眼,赵堇城没好气地道:“近来难民成群,途中不得已而投入山匪麾下的自然会有。”

    低着头,赵堇城伸手捏了一把自己腰间上挂着的玉佩,他继续道:“你也知晓,山匪到底是如何为生,咱们此番出去,翻山越岭是再所难免,而此番出行,遇上山匪的可能性也极大,因着咱们此番领命而去,人手你也看到了,就咱们四人同行,所以……”

    后面的话,赵堇城没有说出来,他把话讲得这般明了,就算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了。

    若虞知晓赵堇城的意思,目前她可是靠这位爷而活的啊!就她目前的这个身份,这位爷若是没了,或遇上了麻烦她没有出手,待事儿她会有好日子过?

    当然不会!

    若虞也非是傻子,而在这个时候,更需要与这位爷说好听的话来表现自己。

    当下若虞便狗腿地讨好赵堇城,伸手温柔的帮赵堇城捏着腿,她一脸谄媚:“王爷,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君外营生,妾仰君活。您若是有事儿,妾身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一记白眼差点儿没翻过去,赵堇城冷笑一声儿,嘀咕道:“本王是在问你愿不愿意与本王生死与共同进退,谁问你会不会袖手旁观了?”

    眉梢微动,若虞嘴角微抽,她的意思还不明白?

    碍于这位爷的身份,若虞没敢说些什么,当下便笑道:“您这话问得有些多余了,妾身自然是会与您生死与共,共同进退的呀!”

    这话说得……还挺好听的。

    赵堇城莫明的笑了笑,闭上眼睛未再说话。

    若虞瞧着赵堇城这般,原本给赵堇城按摩着的手停了下来,收了手,她好生的坐了回去。

    马车直向城门而行,而彼时的若虞并不知道,在城门口旁边的一棵桃树下,正站着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四月入尾,桃花花瓣凋零,而男子眼中也有些落寞。

    男子瞧着那熟悉的马车往城外行去,渐行渐远,直至消失都未曾眨过眼。

    于他身后走来一个非大宋服饰衣着的女子。

    她顺着那男子的目光看去,女子脸上的表情似怒似哀。

    “她就是您的第一个徒儿?”女子开口,往马车方向那处瞧了一眼,便又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明明您心里是有她的,为何当初要拒绝人家?”

    华桒听到这话,神色微动,抿了抿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你不懂?”

    “我不懂?”女子似听到好大的笑话似的,看着华桒,她有些失望地道:“不,是你不懂。”

    伸手一把将华桒抬了过来,女子有些微怒,但似乎一直压制着这份怒,她道:“或许你说得对,我是不懂,明明人家曾经对您有意,与您表明之时您却狠心拒绝,好吧,您拒绝了也就罢了,但等到人家离开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心里对她的真正感情,但是,这一切都晚了,她已经嫁了人,而且嫁的还是您好友,可如今您却还是对她念念不忘,那么,这一点您就做得对吗?”

    华桒听到这话,有些忧伤的笑了笑:“你说这话……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那女子听后,并没有回答华桒这个问题,抿了抿唇,好似想说些什么,但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妥,便没有再说。

    华桒瞧了一眼身边的女子,他伸手拍了拍那女子的肩膀,“娅娜,你还小,不懂。”

    “又说我不懂?”娅娜有些生气:“师父,我已经二八了,若是平常人家的姑娘到了徒儿这个年龄,都已经婚配了好吗?可是,师父您为何……”

    这话娅娜并没有说完,但是华桒的神色却变了。

    兴是有些害怕华桒,娅娜这才没有说后面的话。

    从将手背在背后,华桒沉着脸道:“不该你关心的事就莫要关心,对了,今日浣溪可有过来?”

    娅娜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又瞧了一眼华桒的表情,她最后又把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已经在城西等您了。”

    华桒闻声微微颔首,抬着步子就往城西的方向走。娅娜瞧着华桒的背影发呆了好一会儿,最后又往城门口看了一眼,这提小跑着跟上去。

    赵堇城这一路上都很奇怪。

    若虞在旁边坐着,就一直有这样的感觉,但至于是哪里奇怪,若虞倒是有些说不出来。

    他们此番先去的地方是周县,因为他们此次的时间比较紧迫,所以赵堇城便选了一条比较近的山路,从京城到周县最短的路程需要翻过一座云山。

    这座山的地势比较陡峭,若虞她们坐在马车里都是一路被颠得不行。

    云山之所以被称为云山,那就是因为此山高入云层。

    其实,京城离周县正常的路程是需要七日的,但若是从这座山上翻过去的话,倒是能省下一半的路程。

    也就是因为山势的险要,平常人都是不敢走这里的。

    他们是晚上从京城出发的,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便已经到了云山的山脚下。

    因着驾车的人只有疾风一人,四人出行了一整夜,精神都不太好。

    于是乎,赵堇城便说让大家在山脚下休息一下,等到休息好了之后再赶路。

    若虞听到这消息差点儿没有蹦起来。

    疾风寻了一颗较大的树,赵堇城下了马车后便看了看四周,随之便在那棵树下坐下了。

    若虞拿起一些干粮,提着裙子走到赵堇城的身边,因着外出,若虞倒也没有再顾及那些礼仪了,直接在赵堇城旁边的一颗石头上坐了下来,拿了一块干粮给赵堇城,再将水壶递了过去。

    “王爷,妾身觉得吧,这山势太过陡峭了,这马车想要上山,可是不太容易。”

    赵堇城闻声,半眯着眸子看了她一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本王知道。”

    若虞:“……既然您知道,那为何咱们出发的时候不是骑马,而是坐马车?”

    最先始若虞是不知道赵堇城是要走这条路的,若是她早知道赵堇城要走这条路,打死赵堇城,她也会提意见骑马的啊!

    赵堇城闻声,倒是冷笑了一声儿,问了若虞一句:“你会骑?”

    这倒问得若虞她十分没底气的回了一句:“应该……会吧!”

    赵堇城:“……”

    喝了一口水,赵堇城又再次看了一眼四周,他道:“咱们此番出来,你当真以为只有探查这一个任务?”

    眨了眨眼,若虞有些疑惑的看着赵堇城:“不然呢?”

    哼笑一声,赵堇城并没有与若虞多说,直接将水袋扔给了若虞,若虞下意识反应去接。

    那反应出自于自然,动作又快又准。

    赵堇城瞧见了若虞这动作,当下脸色一沉,但却是很快便恢复了常态。

    转身背对着若虞,用带着怀疑的目光斜了后面一眼,但却什么都没有问。

    若虞是不知道赵堇城偷偷打量了她的,赵堇城这个人也是,喝了水的水袋竟然没有盖紧,她徒手去接,手被那里头的水给烫红了一声儿,好在这水是昨晚装的,不然她手上被烫的这块就惨了!

    瞧着赵堇城查看四周,若虞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儿,做大人物其实也挺不好的,疑心病真重!

    倚在树边,若虞抱着饼子就开啃。

    暗香瞧了一眼自家主子,提着裙子跑到若虞的身边:“主子,舟车劳顿的,您可困了?不如您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等咱们要走了的时候,奴婢再叫您?”

    就喜欢暗香这体贴的丫头,若虞狼吞虎咽的将手里的饼子啃完之后,又灌了自己一肚子水,随之便将东西交给暗香:“那你们走时可一定要叫我啊!”

    瞧见暗香点头,若虞便十分安心入了睡。

    但是……暗香最后骗了若虞。

    因为暗香这丫头压根儿就没有叫她醒!

    等到若虞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马车上了。

    而自己正不要命的枕着赵堇城的腿!

    醒来之后的若虞吓得跟只受了惊的鹌鹑,连忙坐了起来。

    因为山路的难行,若虞这一大动作直接撞到了马车窗。

    这一下碰得,赵堇城听着声音都觉得疼。

    若虞当下疼得都快哭了。

    正想说问他们为何没有叫她呢,赵堇城却突然开口问了若虞一句:“说好的要与本王生死与共可是真的?”

    若虞一愣,刚想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她便听到了外头的动静。

    掀开帘子,便看到一群子手里拿着大刀往他们此处跑来。

    赵堇城反应贼快,拉着若虞就跳了车。

    那些人瞧见他们就跟饿狼扑食似的,二话没说,扛着大刀就往他们这里冲来,连说句废话的时间都不留。

    作为此行的两个男人,赵堇城与疾风自然是跑去干架了。

    本来还想借着此乱看看若虞反应的赵堇城,一转头,却瞧见那女人十分没骨气的,拉着暗香撒腿儿就跑,一点儿也没带犹豫的!

    赵堇城:“……”

    说好的生死与共呢?与共呢?共呢?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