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1章 故意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下可吓了若虞,当下便跑到赵堇城的身边,叫了赵堇城两声儿都未见其有反应。

    若虞这下倒是有些难办了,本来还想着带着这人去救疾风来的,就现在这人的情况,怕是不成了吧?

    费尽力气将这人扶起来,可是因着若虞的力气着实太小,好不容易将这人扶起,却又因着赵堇城的重量压了下去。

    好在若虞的反应够快,自己率先倒下为这人做肉垫,以免将这人的伤势再加重!

    赵堇城可是一个八尺男儿,即便是再瘦,那可都是有份量在的。

    若虞这一下肉垫虽然做成了,但也成了肉饼。

    胸口就像是淤了一口血似的,嘴里一阵儿的血腥味儿。

    还能等若虞叫疼,身上的人却闷哼了一声儿道:“疼!”

    若虞:“……”

    本想将身上的人推开,但奈何方才那一下将若虞摔得七荤八素的,手上也使不上力。

    无奈之下,若虞只好拍了拍身上的人问了一句:“王爷,您可还好?”

    “嗯”了一声,赵堇城趴在若虞身上动都不动一下。

    若虞:“……”

    若是她有力气,真想一巴掌给这人拍上去!

    困难的深吸了一口气,若虞眉眼弯弯地问:“王爷,妾身方才瞧见您倒于血泊之中,您可是伤哪儿了?快起来让妾身看看。”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还是没有动身子,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赵堇城道:“本王哪有那般弱?没有受伤。”

    “没受伤?”若虞一愣:“那您倒在血泊……那些血是谁的?”

    一听到这话,赵堇城这才抬了抬他金贵的手,指了指这个房间的主屋:“那些人的。”

    听到这位爷说自己没受伤,若虞也就放了心,松了口气,突然又觉得哪里不对。

    伸手拍了拍身上的人,若虞问:“既然您没受伤,那您倒在血泊里做什么?”

    还有就是……为啥现在还不从她身上起来?!

    赵堇城闻声,微微皱了皱,他道:“打架太累,想休息一会儿!”

    若虞:“……”

    您是大爷,您说了算!

    可是……不对啊!既便是累,那方才她那般焦急的叫他,怎么着也能抽些力气应她一声儿吧?

    磨了磨嘴,若虞不再说话了。

    赵堇城正闭着眼睛等着这女人说些什么,可是等了好许久,都没有听到,赵堇城这便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望着赵堇城,若虞眼眸深深,格外认真的问了一句:“妾身说,王爷您能听么?”

    难得赵堇城抬了抬他金贵的眼皮,眉梢微动,看了若虞好一会儿,瞧见这女人满脸通红的盯着他道:“妾身快喘不过气了!”

    赵堇城:“……”

    有些尴尬的别过头,赵堇城从若虞的身上站了起来,伸手一把将地上躺着的若虞捞了起来,等扶着若虞站好之后,赵堇城才松了手:“既然都快喘不过气了,为何不与本王说?想看看自己能憋多长时间的气?”

    嘴角微抽,若虞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有些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

    赵堇城虽然嘴上这般咄咄逼人,但是心头也明白具体原因为何。

    当下也没有多为难若虞,负手而立,抬头望了一眼天,赵堇城道:“咱们也是时候出发了!”

    若虞歇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喘上气了,转头看了一眼赵堇城,那个人一身洁白的衣袍已被殷红的鲜血染了,那白中好泛着的红,格外的刺眼。

    本想伸手去帮这人擦擦的,但是若虞方才倒在地上,身上也沾了不少的血,想了想,若虞还是收了手。

    “山寨里头的人这会儿正忙着呢,王爷,方才妾身发现了疾风大人,奈何妾身力气不够,未能将其救出。王爷,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要不先去瞧瞧疾风大人,然后好与暗香汇合一道离开此处?”

    赵堇城听到若虞的话愣了一下,随之便拧着眉头道:“这山寨戒备森严,且那些人的手段又太过小人,你又是如何混进来的?”

    若虞一听这话,当下便掩唇笑道:“妾身自然是有妾身的法子,若是王爷您想听,咱们还是先将人救出来,在路上边走边说吧!”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个建议,当下也觉得不错,点了点头,便跟着若虞七拐八转的走到一个废弃的柴房里。

    赵堇城看了两眼,直接粗暴的往门上一踢,被上了比若虞手腕还粗的锁链一下子便断了!

    若虞:“……”

    这位爷竟然这么厉害,那为何还会那般容易的被山匪给抓走啊?

    疾风瞧见之后,自己也挣脱了手上被绑着的琐链。

    若虞瞧着后,嘴角抽了抽。

    竟然都是这般厉害的人物,若是再说他们不是故意被那些山匪绑来的,打死赵堇城若虞都不相信!

    不过……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赵堇城好似十分熟悉这寨子里的情况,带着若虞他们三五两拐的便出了山寨。

    而彼时的暗香正在外头接应着。

    一瞧见自家主子及王爷,暗香提着袍子就迎了上去。

    “主子,王爷,现在那些山匪正被一些难民给缠着,正是咱们脱身的好时机,奴婢方才已经打探好了路况,咱们现在只需要过去即可。”

    暗香能安排好这些,若虞倒是有些意外了。

    毕竟先前她只想着怎么救赵堇城他们,其他的事情倒是忽略了。

    赞赏的看了暗香一眼,若虞勾唇笑道:“还是你心细一些。这些我都忘记了。”

    暗香被若虞这样一夸,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微微屈膝,暗香道:“谢谢主子夸奖。主子您一心救王爷,奴婢是什么主意都帮不了,便只能想这些事后的了。”

    赵堇城看了暗香一眼,黝黑的眸子转动着,又好似在思考些什么。

    若虞瞧见了,先始是以为自己眼花,本想再确定一下,再一瞧,这个人好似又没有什么异样。

    眸如星辰,一样深邃。

    赵堇城看了一眼方才暗香所指的小路,转头看了疾风一眼:“此番出行路途还较远,若是没有个代步的,怕是半个月都到不了周县。”

    疾风知晓自家主子的意思,当下便点了头。

    对着赵堇城拱了拱手,疾风道:“请主子带着王妃与暗香姑娘先行,奴才先去寻两匹好马来。”

    说罢,也未征得赵堇城的同意,便直接倒回了山寨。

    赵堇城像是默认了疾风此举一般,直接拉着若虞的手就往暗香所指的那个方向走。

    暗香瞧见,连忙跑到了前头去带路。

    若虞被赵堇城牵着走,当下便忍不住问了赵堇城一句:“王爷,方才疾风大人说他要去寻两匹好马来,可咱们是四个人,两匹马可够?”

    赵堇城:“……”

    脚下的步子一顿,赵堇城转头看了若虞一眼,之后便又继续往前走,他道:“够了,两人一匹,再者,疾风只有一个人,你要让他如何带更多的马出来?更何况……你们会骑?”

    一听这话,若虞倒也是明白了,确实,毕竟疾风要去牵的马可是山匪养出来的,性子估计都挺野的,能偷出来都算是不错了,还能指望偷几匹出来?

    明白过来后,若虞点了点头,她道:“如此一来也行,妾身会些骑术,等会儿您委屈一些与疾风大人共骑,妾身便带着暗香。”

    赵堇城一听这话,脸黑得跟锅灰似的,拽着若虞的手都紧了紧。但是就是什么都没有说。

    若虞眉梢微动,悄悄的打量了一眼自己前面的人,这位爷这是……生气了?

    暗香在前头带着路,明明不怎么热的,不知道为何后背出了许多的汗,心头也有些不安,暗香悄悄往后头瞧了一眼,正恰瞧到了王爷脸上的表情,暗香一惊,连忙提着袍子往前小跑了几步。

    若虞是知晓赵堇城是在生气的,但是这位爷的脾气也太古怪了一些,以至于若虞想了好半天,都没有想明白这位爷到底是在气什么?

    但是瞧着这位爷这沉闷的样子,若虞深知自己不能当面问。

    思考了好一会儿,若虞打算勾一个话题起来,看了一眼赵堇城白袍上的血迹,若虞问:“王爷,妾身想要问您的是,您与疾风大人是否是故意让那些山匪抓的?”

    赵堇城就知道这女人会问这个,动了动眼皮,赵堇城“嗯”了一声。

    若虞倒是没有想到这位爷回答得她这般的爽快,当下提着袍子小跑至赵堇城身边,与赵堇城并行:“为啥啊?”

    赵堇城听到若虞的问题,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反问了她一句:“你是怎么认为本王与疾风是故意让他们抓到的?”

    一记白眼儿翻了过去,若虞道:“您方才直接用脚便踢断了比手腕还粗的铁锁链,而疾风大人也是徒手挣脱了手上的铁链子,能做到这些的人功夫可是不会低。”

    “昨日您与疾风大人被抓走也太快了一些,拥有这样身手的人,即便最后您当真会被那些人抓走,怎么说也会搏斗一阵子的,但这似乎是太过于容易,故,妾身即便是想不起疑都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