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云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难怪方才那位小公子说赵公子已有妻室他都不辩解一番呢,一般人当真愿意娶一个人的时候,即便别人说的是事实,都会争取一番的,而这赵公子当时可什么都没有说呢!

    估计……有妻室都是骗人的吧?

    也怨不得赵公子方才一脸无谓了,原来,他是有龙阳之好?

    忍不住伸手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若虞自是瞧见了管家脸上的表情,当下她有些哭笑不得,本来挣扎开这男人的魔爪,可奈何他的力气太过于大,若虞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人的爪子还是纹丝不动!

    若虞:“……”

    杜管家自然是先带赵堇城与若虞去了他们的住处,等简单的说了一些厢房离厨房等地有多远后,便叫了一声儿疾风与暗香请随他去,之后跟逃似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若虞:“……”

    等到人走远了之后,若虞对不住叹了一声儿:“王爷,您如此自毁名节,图的可是什么?”

    赵堇城听到身边这女人的话,当下沉了脸,看了一眼还未走的疾风与暗香。

    疾风与暗香只觉得自己后背出了一背的冷汗,反应最快的是疾风,先是对着赵堇城与若虞行了个礼,拽着还未反应过来的暗香便出去了,还贴心的将门关上。

    若虞:“……”

    门一关,若虞觉得整个气氛都不好了,四周都是从赵堇城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深山里头,突然被一片墨色包裹着,寂寥中带着一丝阴森!

    尴尬的笑了两声儿,若虞顺着赵堇城的步子往后头退:“王爷,您……这是为何?”

    “为何?”冷笑了一声,赵堇城脸色难看极了:“方才是谁说本王是她兄长?”

    一听这话,若虞脚下一软,赵堇城反应极快,伸手一把将她捞住,扣着她的腰往自己身上贴近了一些。

    他的动作又快又不温柔,这一贴,若虞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心跳声,平衡稳健,强而有力。

    这好像是他们新婚之后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的接触。

    下意识的想推开这人,可是她的力气与赵堇城比起来,永远是处于下风的。

    微弯唇角,若虞笑问:“王爷,妾身会那般说,还不是为了王爷您?”

    “为了我?”赵堇城一声冷笑,原本装着星辰的眸子变得有些深沉。

    这样的赵堇城,若虞自是没有见过的。

    当下心头一紧,也似乎意识到自己从某个方面惹到了这位爷。

    可是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并没有做什么能惹到这位爷的事情啊!

    起初的时候,赵堇城以为是她用不正当的手段拆散了他与安玉容,那个时候他也只是恨她罢了。

    可是自他知晓了安玉容的真面目的,他对她的恨也似乎渐渐的少了。

    而现在……他却看不懂赵堇城了。

    挣扎不开,若虞索性开始动嘴。

    伸手放在赵堇城的手臂上,若虞勾唇一笑:“王爷,咱们奉命来此勘察地情,为的那可都是荆州的那些百姓,您也知道,太子与瑞王两人现在是明争暗斗,于哪个方面来讲,咱们都不能一先始就暴露身份的不是?”

    瞧着身边这个人没什么反应,若虞觉得自己所说的话还不够,当下又接着道:“其实……妾身觉得吧,先前咱们在云峰山遇到的那些山匪应当不是一般的山匪,倒像是与谁结了群似的。妾身觉得,他们不是与太子为伍,便是与瑞王!”

    “但妾身倒是认为,瑞王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您看啊,咱们虽是奉命办事,身上的银两可也不少,但是您们被抓之后,那些银两不但没有动,而且还那般容易让返回去的疾风给拿了回来,太子是知晓您是瑞王这边的人的,自然是不会帮您,若瑞王就不一样了不是?”

    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若虞越说,赵堇城的脸色便越难看。

    正想问这位爷怎么了呢,赵堇城却突然开了口:“难得你心里装着大局。”

    若虞:“……”

    这是在夸奖她?可是,她怎么听着不像?

    勾唇一笑,若虞刚想说些什么,赵堇城揽着她的腰又紧了紧,红着眼问了她一句:“你的心里,就只装着这些吗?!”

    就只装着……这些?

    不太明白赵堇城这话的意思,若虞看着他,发现赵堇城的双眼布满血丝,那眼底中无法掩盖的怒意,若虞能真切的感觉到。

    还没有等她开口说些什么,赵堇城直接弯身将若虞抱了起来。

    身子被抱起,若虞感觉悬空,吓得她直接惊叫了出来,而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赵堇城直接将她抱进内室扔在床榻之上。

    没错,他是用扔的,一点儿也不温柔的那种!

    瞧见赵堇城那脸上的表情,若虞吓得往后挪了挪。谁知赵堇城直接欺身压了下来。

    一手撑在若虞的耳边,一手挑起若虞的下巴,对于突然如此的赵堇城,若虞是反抗的。

    所以,自然反应的挣扎了一下,哪知这人因着她这动作怒火更盛。

    刚开始轻挑着她下巴的手直接用力捏住。

    若虞的脸被赵堇城强行挑正,他道:“一直以来,本王都认为你是有长心的,但是,没有想到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又硬,又冷。”

    这话说得太过于突然,若虞似乎是明白了赵堇城这话里头的意思,但是……想着这位爷平常的性子,若虞倒是觉得,自己应当是想太多。

    伸手抵在赵堇城胸口上,若虞有些急:“王爷,您若是有什么事,妾身可以与您好好谈谈。”

    “谈?”似听到好大的笑话似的,赵堇城冷笑一声:“咱们可没有什么好谈的!”

    若虞:“……”

    疯了!

    向来理智的赵堇城疯了!

    若虞一直认为,赵堇城是一个理智的男人!即便是知晓了自己深爱的女人苦骗了自己十几年,他一样能做到淡定如常。

    可是现在一瞧……这压根儿就不是他好么!

    伸手推开了赵堇城,若虞沉了脸:“王爷今日似乎脑子不太清醒,妾身现在身着男装,外人看来妾身还是个男人。您今日此举,定然会引起有心人之疑。”

    这话说的虽是事实,但是若虞那沉脸的表情,赵堇城瞧出来了,她并不喜欢!

    看着从他怀中挣脱起身的人,赵堇城冷笑一声,他静静的看着若虞,眸中满是疏离:“所以,你就告诉别人我是你兄长?”

    若虞一听,差点儿没有被这位爷的话给气吐一口老血!她很想知道,这位爷的在意点到底在哪儿?

    刚转身想问赵堇城些什么,可是谁知道这人直接伸手将她又拽了下去。

    这一次,赵堇城的行为十分强硬,若虞惊叫一声,可赵堇城直接伸手将她的嘴捂了个严实。

    他看着她,板着脸格外认真的道:“可本王却想让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可以睡的关系!”

    若虞:“……”

    这话着实震惊到了若虞,她还未来得及问他些什么,赵堇城直接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赵堇城最先始吻若虞时很霸道,霸道中又带着一丝占有欲。

    若虞先始是反抗的,可是,她越是反抗,赵堇城的动作就越是强硬。

    时间一久,若虞没了力气反抗,而赵堇城也温柔了下来。

    若虞就瞪着眼看着自己身上的人,彼时的她脑子一片混沌。

    她并不明白为什么赵堇城会变成这样,也更不明白,他是什么时候将她放在了心上。又或许,他今日此举,只不过是一时的兴趣?可是……他不像是一个会因一时兴趣而做这般事情的人啊……

    想着想着,不知为何,若虞哭了。

    她也不是很在意赵堇城碰她,毕竟,在成亲之前他们两个就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也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子,可是,赵堇城就这样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

    说什么,心头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似的。

    赵堇城也没有想到这女人会哭的,他不是一个禁欲的男人,一个多月前他碰了她,他犹还对她的身体念念不忘。

    火是他自己点的,现在若是停下来……他好像也舍不得。

    记得一个月前的那晚,她神志混沌,他心也有渴望。那晚,她很主动,也很迎合。

    而今日,她就安静的躺在他身下,安安静静,如具死尸。

    可这样的她,依旧灭不了他心底的火。

    赵堇城的动作温柔了下来,伸手替若虞抹去眼角的泪珠,他低头往他脖颈间一咬……

    若虞感觉到了肩膀处的疼痛,可是她只是咬紧牙关,连一点儿声儿都没有出。

    赵堇城是没有看清若虞的表情的,他见她没有反抗心头一喜,伸手拉起了旁边的锦被盖在了身上。

    若虞咬着牙,任由赵堇城带着她翻覆在云雨之中。

    这一夜,赵堇城整个人就像是恶狼扑食似的,歇歇起起的,若虞自己都不知晓自己被赵堇城带了几次,只知道在自己第二日醒来之际,全身都酸痛着,但身边的人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屋外的暗香听着动静便进来打水,若虞往外头瞧了一眼,暗香瞧见自家主子如此,十分贴心地道了句:”王爷一早便出去探情况了,特意吩咐奴婢好生伺候主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