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问题所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道别?说真的,杜老爷听到还是觉得意外得紧,怎么说呢,他本来以为今日引这个人来此,让其注意到自己有问题,便好留于府中伺机而动,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此举好似……适得其反了?

    脸部表情僵硬了一会儿,杜老爷过了好一会儿才笑问:“可是府上哪里招待不周?”

    一听这话,赵堇城连忙摇头:“不不不,杜老爷招待得极好,没有不周之处。”

    “既然如此,赵公子为何还要别寻他处?”

    这话问得,赵堇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杜老爷也知晓晚辈的身份有些尴尬,晚辈已有妻室,却无意接到了小杜的绣球,这事儿可是满县皆知的啊。”

    这是明摆着的事实,怨谁都没有用,而且……还是杜老爷他们有意为之的,说到底也怨不得他们。

    但在这个时候,杜老爷会让赵堇城他们离开吗?

    当然不会!

    于是,下面便有了这样的对话。

    “赵公子初到此地,想要找一个舒心之地可不是易事,你仅用一天不到的时间寻住处,想必所寻之处也非是一个好地方。”

    “无妨,多谢杜老爷关心,此番我们四人来此主要是为了接一位多久未见的姑姑,并非是为了玩乐。”

    “赵公子何必如此,在老夫府上住着也不会耽搁你寻亲的。”

    接下来的对话都是杜老爷盛情挽留,赵堇城有礼拒绝的戏码。

    急中出错。

    从杜老爷那一直挽留的坚定决心中,赵堇城便可以看出这其中的端倪。

    与杜老爷再推辞了一会儿,赵堇城最终还是决定带若虞离开杜府,任杜老爷如何挽留都无用!

    赵堇城这厢与杜老爷聊完了,那边的若虞与杜嫣聊得也差不多了。

    若虞今日与杜嫣聊的时候亦是发现不少她的奇怪之处,但也有许多好像是杜嫣故意露出破绽,等着若虞去发现的!

    虽然不明白这杜小姐是为何,但是若虞至少知道,这杜嫣应当不是太子那边的人。

    只要不是太子那边的人,对于他们来讲,都是安全的!

    若虞这边刚与杜嫣在走廊之处,便瞧见了那头迎面走来的赵堇城。

    赵堇城一瞧见若虞,便直接将若虞拉到怀里,眸若含水,温温柔柔的道:“为夫已与杜老爷告过别,虞儿,你且让暗香去收拾一下,咱们先离开杜府吧!”

    虞……儿?

    若虞闻声一愣,自打什么时候起,这人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细细一回想,好似是从现在起的。

    但是……这似乎又说不太通吧?他突然这般温柔的叫她,莫不是为了在杜嫣的面前作戏?

    心头是这样认定,所以若虞倒也没有怎么在意这个称呼。

    但是现在杜小姐正站在她身后,这个人若无旁人的直接将她揽入怀中还那般温柔的叫她……是不是不太好啊?

    刚想说些什么,之后若虞才反应过来,这个人说他已与杜老爷告别了?

    眨巴眼,一脸茫然的看着赵堇城,若虞万分不解的问:“爷的意思是……咱们今日要离开杜府?”

    一听到这话,赵堇城忍不住勾了唇,伸手戳了戳若虞的脑袋,他温柔地问:“莫不是为夫还说得不够清楚?”

    感觉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若虞忍不住抱住胳膊打了个抖。

    勉强的勾了一抹笑,若虞摇头:“爷说哪儿的话?爷说得这般清楚,妾身自当是明白了。”

    后面还有话若虞并没有说完,站在一侧的杜嫣倒是先行开口问了:“听赵公子此话……今日是想离开杜府?”

    赵堇城一听到杜嫣的声音,这才将目光投向杜嫣,愣了一下,似乎是才发现这还有个人。

    而赵堇城这样的反应,无疑是不太礼貌的,杜嫣倒也觉得有些尴尬。

    若虞站在旁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对了爷,妾身自己没有听到您说过要离开之事儿?”

    这话是若虞故意说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赵堇城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原本就现在几人的身份情况,若虞就算是对赵堇城的行为不解,她也不应当多这句嘴。

    但是赵堇城方才背着杜嫣之时对着她使了个眼神。

    若虞自然也就会意了,所以才问了赵堇城这么一句。

    赵堇城闻声,还没有开始回答,旁边的杜嫣倒也附和着若虞问了赵堇城一句:“对啊赵公子,可是杜府有何招待不周之处?”

    赵堇城一听到这话,当下便忍不住笑:“杜老爷可不愧是两父女啊,方才在下与杜老爷说时,杜老爷可是与杜小姐问了相同的话呢!”

    杜嫣闻声,先是愣了一下,最后才笑道:“赵公子说笑了。”

    若虞瞧着两人似乎是搭上了话题,最后自己还是选择在旁边安静的瞧着。

    而赵堇城则是与杜嫣说了一大堆,但这些话中,若虞也听出来了,赵堇城这厮是在有意无意的套杜嫣的话。

    而杜嫣也是一个聪慧的女子,先开始是对赵堇城知无不答,到后来似乎是注意到了赵堇城是在套话的话一般,言辞都少了一些。

    这是一个人在遇到突发之事最普遍的方法。

    因着赵堇城的问是突然发生的,纵然杜嫣聪慧,可她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自然也是聊不到赵堇城会与她聊这些话题。

    如此一来,她在回答赵堇城的时候,自然不会那般完美了!

    赵堇城一说要离府,杜嫣也是百般的挽留,至于是为何,估计也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但对于杜家的这两父女对他们要离府的这个消息反应都如此之大,赵堇城对他们又多长了个心眼儿。

    与杜嫣“废话”了几句,赵堇城便让暗香先去收拾一下衣服。

    未过多久,便带着若虞乘着马车离开了杜府。

    而杜小姐则是与他们一同而行,送到了门口便回了府。

    马车辘轳“吱呀吱呀”地转动着,疾风彼时自然也是勘察了地势归来了,他与暗香还是如之前一般坐在马车外面。

    赵堇城与若虞两人坐在马车里,听着外头的动静。

    等到外头的动静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后,赵堇城这才开口与若虞说道:“今日在书房与杜老爷谈及到一些事情,他似乎故意告诉我他的书房有问题,就好似……在故意引导我去夜探他的书房似的!”

    若虞闻声,当下也明白了为何赵堇城会那般快的让她叫暗香收拾东西离开杜府呢!

    这杜府可当真是厉害了,这般平白无故的带着赵堇城去书房,书房么,向来都是为处理一些事情而设的。

    先前也说过了,杜府是周县的首富,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杜府是家财万贯,而杜老爷管理店铺生意啊之类的那些账本,书房是定然会有的。

    面对自己的万贯财产,一般的人断不会让外人进自己的书房的。

    但赵堇城却说……杜老爷似乎在有意无意的暗示赵堇城的注意……

    这一点,若虞倒是有些想不通!

    一来是不明白为何杜家到底是否与皇家有关系,若是有,那是和谁有关系?若是无……那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何?

    二来便是,好好的,为什么要把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

    这些若虞还没有得到答案,不过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既然杜老爷暗示赵堇城自己藏在书房的宝贝,而且还那般神秘……赵堇城应当也会知晓这或许会是一个陷阱,如此一来,这个人还愿意去吗?

    正想开口问赵堇城这个问题,这个人却跟她肚子里的一条蛔虫似的,直接反问了她一句:“若是你嘴边有一块你期待了许久的美味,你是打算放弃品尝,还是大口解决?”

    一记白眼儿差点儿没有翻过去,若虞直接道:“那肯定是一口吞啊!”

    本来就是到嘴边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赵堇城是知道若虞会这般回答的,当下便勾唇一笑:“对啊,既然知晓杜老爷有此举,那为夫又为何不去探查一翻?”

    若虞:“……”

    说得……好像还挺有道理!

    话又说回来,赵堇城既然要去“夜探”杜府,那么杜府丢了东西,最先怀疑的估计就是府上那些来路不明之人。如此一想,其实若虞他们出来住客栈也不是一件没有用的事情。

    至少……到时候杜府有东西丢了,而他们又恰巧未在杜府,如此一来,即便是找上了他们,他们也有足够的理由与这件事儿毫无关系!

    点了点头,若虞也似乎是明白了赵堇城的意思,往旁边一看,听着外头那熙攘的街道,若虞伸手掀开了马车帘子,瞧了一眼外头来往的百姓,忍不住惊叹:“本以为只有京城会有如此繁华之时,但未想到在周县,一样有如此热闹之时。”

    赵堇城在旁边听着身边的人这些话,当下忍不住勾了勾唇。

    也未回应若虞的话。

    若虞瞧了外头好一会儿,突然发现,这疾风驾着马车在这条街上转圈圈!

    若虞:“……”

    放下了马车帘子,若虞拧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赵堇城问了一句:“王爷,为何疾风大人驾马车在街上绕圈儿?而且……还是原地上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