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章 表达谢意的惊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堇城在听到若虞这话的时候,倒是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儿。随之便将头扭至一边。

    若虞:“……”

    莫不是这位爷压根儿就没有寻到落脚之处?

    嘴角一抽,若虞直接叫了一声“停一下。”

    外头听到动静的疾风自然是听话的停了下来,若虞瞧着马车停稳之后,便掀开帘子走了下去。

    赵堇城瞧见眉梢微动,未随着一道儿下马车,也未叫若虞莫要下去。

    若虞下了马车之后,便瞧了一眼这四处。

    “主子为何下马车?今日天气炎热,您还是莫要下马车为好。”

    暗香这话是关心若虞的,若虞自然是知晓,可是……要让她一直在这里坐在马车上绕圈圈怎么着也不成的。

    伸手拍了拍暗香的手,若虞道:“无碍,就当是逛街吧!”

    既然主子都这般说了,暗香也说不得什么。

    点头应了应,便随之与疾风交接了些什么,之后若虞便带着暗香在街上四处逛了逛,顺便寻客栈。

    但是,有点儿奇怪的是,赵堇城非但没有下马车,还在她下了马车逛街之后,吩咐疾风往反的方向走了。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若虞也未多想。

    只是在与其“偶遇”之时,若虞觉得将这人的皮扒了都不能解她之恨!

    赵堇城说,他初到此地对此地形不熟,所以客栈什么的,他不太好找。

    嗯,人者非仙也,无未卜先知之能,她理解!

    但是……有没有谁能够告诉她,为什么她在与暗香在外逛了半个时辰后,却在转弯不远处的客栈门口瞧见了他们的马车?

    更可笑的是,若虞让暗香去寻问,一问便知那正是赵堇城。

    起初的时候若虞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权当赵堇城突然寻到了落脚之处,但是,她在小二的引路之下,来到了天字一号房。

    在房间里,有的不仅是赵堇城与疾风,还有老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汪公公!

    若虞推门进去的时候瞧见汪公公正纳闷着呢。

    哪知道这厮一瞧见她就跟瞧见了什么似的,眉目间满是嫌弃的看着她,然后颇为委屈的道了一句:“你倒是舍得回来了?”

    若虞:“……”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正想说些什么呢,汪公公瞧了她一眼,随后便开口道:“怀晋王也莫要怨王妃了,王妃平日鲜少外出,对这些从未见过的事物自是好奇,难免会贪恋一下。”

    若虞:“……”

    这话若虞听得,怎么感觉怪怪的?怎么有一种……好似在怨她只顾着玩不做正事儿的感觉?

    正想着呢,若虞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她恍然大悟,瞪眼看了赵堇城一眼!

    原来,这厮一早便知晓汪公公会来此,所以,今日在大街上是故意设计她自己去寻客栈的?

    这种被人拿来当枪使的感觉是真心的不好。

    若虞忍不住拧了眉,本想辩解些什么,后细一想觉得此举尚且不妥。

    如此,若虞瞧了一眼赵堇城,随之便屈膝行了个礼:“是妾身不懂事了。”

    赵堇城瞧着这女人如此乖巧,心头倒是一喜。

    汪公公本来先还是有些生疑的,但是再一瞧若虞那认真悔过的表情,当下心头的疑虑倒是消了一些。

    本来此行汪公公是奉命而来的,既然是瞧见了答案,他便不会久留。

    之后又与赵堇城闲聊了几句,便直接说要回京复命。

    等到汪公公走后,若虞这才走到赵堇城的身边坐了下来:“爷当真是甩得一手好锅,不过……妾身这不太平稳的摆台,若是稍微出那么一点儿小差错,汪公公便会起疑了,如此,您也觉得无谓?”

    瞧了若虞一眼,赵堇城忍不住勾了勾唇:“你以为,你方才不帮我,我就没有法子将戏演下去了?”

    难道不是?

    赵堇城闻声,哼笑一声,也未与若虞解释些什么,随之瞧了一眼门口,他继续道:“这皇上是得对我有多不放心啊?算上咱们到周县的时间,估计咱们前脚一离开京城,后脚便上汪以公跟了上来吧?”

    若虞听着赵堇城这话,倒也注意到了这些问题。

    也亏得赵堇城这个人聪明,不然,在这样的一个虎穴里头生存,早就连尸骨都不见了。

    虽然不太喜欢这位爷戏弄自己,但是若虞有自知之明,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资格与这位爷反抗。

    赵堇城瞧了若虞那平淡的样子,心头有种说不出的郁闷。

    瞧了一眼疾风,赵堇城又道:“瞧着时辰不早了,你且先去准备一下吧,再晚一些,估计杜府的人便要来了。”

    “杜府的人?”若虞不太明白赵堇城这话的意思,一听到杜府的人要来,若虞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此事与他们有何干?他们来此处又想干什么?”

    瞧着若虞那紧张的样子,赵堇城当下便忍不住一笑:“你想太多了,今日我在与杜老爷辞行之时,杜老爷说什么都想让咱们去府上作客才行!”

    “去……杜府?”若虞当下忍不住拧了眉头。

    今日看出了杜嫣与杜老爷行为可疑,在这个时候他们再回去一趟……若虞敢保证,这次绝对会是一个鸿门宴!

    瞧着若虞那担心的模样,赵堇城当下忍不住伸手替她舒展了一下皱在一起的眉头。

    他笑道:“切莫担心。今日我也试探过杜老爷了,他故意让我对他的书房起疑,故意要引我去府上探探他想让我找到的东西!”

    这话赵堇城说得……有些绕,但是若虞最终还是听懂了,意思就是……杜老爷故意在赵堇城的面前露出自己的可疑,好让赵堇城发现,然后再让赵堇城偷偷去探,自己再来一个瓮中捉鳖呗?

    “听您之言,您一早当是知晓那是陷阱,瞧您之意,还是想去探一探?”

    若虞能听明白,赵堇城倒也不意外,勾唇点了头,赵堇城道:“难得杜老爷如此费心,我若是不配合他一些,岂不是浪费了他的一番好意?”

    若虞:“……”这人脑子是有病的吧?!

    赵堇城瞧着若虞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心头倒是有些不太爽。

    但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若虞好好准备一番,今晚不论出现什么状况,她都只需照顾好自己即可!

    但说实话,关于这一点若虞还当真是……做不到!

    怎么说呢,先前她也想明白了,她现在是赵堇城的妻,妻凭夫贵,只要赵堇城好,她的日子就好过!

    但现在的情况是,赵堇城想要去做了陷阱的老虎身边搞动作,而且老虎还是有准备的那种!她能不担心吗?

    不担心……当然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听赵堇城这话的意思是……自己似乎也做好了功成身退的准备,想必……他会无碍的吧?

    忙了一整天,加上若虞昨夜被赵堇城折腾那般久,身子早已是乏了。

    本来是听着赵堇城说事情的,但是听着听着,一不小心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赵堇城瞧见了,也未将人给叫醒,伸手抚了一下若虞耳畔的青丝,赵堇城瞧着若虞有些出神。

    其实……这女人……也挺好的吧?

    先前她在为安玉容丫鬟之时,他们是鲜少见面的。之前安玉容倒也挺会在他面前装可怜的,有件事赵堇城到现在都还弄不明白,那就是……明明当时的若虞就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而已,而安玉容每次都会在赵堇城的面前提起她。

    而且……还不只是单纯的提起她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赵堇城每回约见安玉容时,安玉容都会说若虞这儿不是,那儿也不是。

    当时的他一心护着安玉容,再加之他因战事鲜少见着安玉容,所以对安玉容偏心得紧,以致于他极讨厌这个丫鬟。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误会若虞使出下三滥的手段躺在了他床侧时,会那般的生气!

    不过现在……伸手摸了摸若虞的脸,细嫩又光滑的,赵堇城勾了勾唇。好似现在讨厌不起来了?

    低头在若虞额上轻吻,赵堇城小心翼翼的将若虞抱起放在床上,那动作轻得,生怕一个不注意就将人给吵醒了似的!

    若虞这一觉睡得很甜,她一觉醒来已是傍晚。

    而在这时,正好杜府有人来接他们了。

    若虞只听到了赵堇城在门外与人交谈的声音,之后便瞧见赵堇城走了进来。

    撑起身子看了赵堇城一眼,若虞起身。

    赵堇城听到动静,自然发现了若虞已醒,当下便笑问了一句:“睡饱了?”

    微微颔首,若虞道:“还行吧。方才爷是在同谁人说话?”

    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赵堇城淡淡地答:“无谁,杜府的人。”

    一听这话,若虞倒是明白了。。

    赵堇城看了若虞一眼,便道:“你且收拾一下咱们便去赴宴了,可莫要让人等太久了。”

    若虞闻声,乖乖的应了下来,只是想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现的事情,若虞到现在都还是有些闷闷不乐的。

    赵堇城瞧见似乎是知晓她所忧一般,当下便笑着走到若虞身边,伸手握了握若虞的手,赵堇城道:“你且莫要想太多,等会儿,你只需在一旁看着戏便好了。”

    “看……看戏?”

    赵堇城颔首,笑得一脸生畜无害的样子,他道:“怎么说杜老爷也是招待咱们多次的人,为示谢意,替他准备一些惊喜也是应当的不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