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小心为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堇城提着的心稳稳的放了下来。

    瞧着那人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赵堇城突然严肃了脸问:“酉时已尽,戌时已致。你已为人妇这个时辰还在大街上招摇成何体统?”

    抬头望了一眼天,若虞嘀咕道:“这不天还未黑的么……”

    赵堇城到底是个练家子,绕是若虞的声音再小,他还是清楚的听进耳里。

    当下脸色一沉:“安若虞!女人应有的妇德,你可已忘?”

    嘴角微抽,若虞瞧着赵堇城那模样,像是一堆晒过火的杂草似的,一遇一点儿火星子就能燃烧殆尽的那种!

    基于此,若虞没敢再吭声,免得将人给刺激了。

    温顺的低下头,若虞弱弱的应道:“妾身记得。”

    没有竖起身上的毛来反驳他,赵堇城心头说不舒坦那是骗人的。

    瞧着面前这乖顺得紧的女人,赵堇城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瞥了若虞一眼,赵堇城轻咳了两声。

    闻声后的若虞一抬头,便瞧见了赵堇城缓和了的神色,本想开口叫赵堇城一道儿回去的,乍一瞧,突然间想起赵堇城方才那急匆匆外出的样子,当下忍不住问了一句:“王爷,您有要事要外出?”

    一听到这话,赵堇城一愣,这回想起自己出来时与疾风说自己去与人谈关于捐给灾民的那些日用品来着。

    但现在……

    用余光打量了身边的女人一眼,赵堇城拧着眉头,装作不经意的抬头望了望天,然后道:“本来是打算与人谈谈一关于转移百姓的准备之事的,但本王瞧着……这天色已经不早了,本王虽为王,但这样贸贸然地去打扰别人说什么都不太好的。”

    这话说得……倒也不无道理。

    点了点头,若虞附和道:“王爷您说得没错,别人已然是无偿相帮了,若是再这般冒失的去打扰的话……再怎么说您代表的也是皇家风度来的,若是因此不妥损了皇家颜面,圣上那儿,您也交代不过去。”

    竟然想得比他还透彻?

    赵堇城是有点儿意外的,但是很快便又将自己的“意外”给收了起来。

    本来还在想着要如何说才能将这人完全唬弄过去呢,结果现在看来……似乎是有些多余了。

    迈着步子往客栈方向走,赵堇城道:“如此,那咱们便先回客栈吧!”

    瞧着赵堇城迈着步子就走,若虞与后头一然茫然的暗香对视了一眼,对着暗香使了个眼色,便提着裙子追了上去!

    赵堇城因为想着客栈离杜府那边没有多远,所以出来时是用走的。

    这条街上人是算比较多的,但因着这个点,很多百姓都在家准备晚膳,所以街上的人也不寥寥数人罢了。

    与赵堇城这般安静的在这条街道上走着,若虞若是说不尴尬,那绝对是骗人的。

    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身边这人,若虞倒是没有瞧出赵堇城有何异样。

    身边这人没有什么反应,但若虞却觉得尴尬得不行。要来是想寻些话题与这人聊聊的,但想着方才这位爷还生着气,她若是一不小心挑错了话题,那么……

    如此一想,若虞还是闭了嘴,打算无视这周围的气氛,毕竟客栈也没多远了,也就三条街!

    但是……即便是心里头如此想,氛围尴尬得若虞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而身边这人却又像是读懂她之心思似的,突然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今日为何会在杜府呆那般久?”

    突然一开口,问的还是这么一句,若虞都被赵堇城给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她自己反应够快,当下她便笑答:“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今日杜老爷与您说之事儿,杜小姐也与妾身说了。”

    脚下的步子一顿,刚迈出的半个步子硬生生的被赵堇城收了回来。

    若虞回答了赵堇城的话之后,便想着今日杜老爷来客栈之事。

    一个没注意,若虞便直接碰到了赵堇城的后背上。

    赵堇城是个什么人啊,人高马大的练家子,这一撞,若虞直接被弹退了几步,好在后头的暗香反应够快伸手接住了她。

    赵堇城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但他并没有回头,只是冷笑着,背对着若虞问了一句:“怎么?去了杜家一趟,连最基本的走路都不会了?”

    这话说得……

    若虞嘴角一抽,也没有与赵堇城争辩些什么,若虞只是摇头道:“是妾身不小心。”

    这话说得……

    赵堇城看了若虞一眼,继续往前走着。

    一路上,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若虞本来是以为赵堇城是不会再开口了,但是没有想到才走了一小会儿,赵堇城却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杜小姐与你提起了今日杜老爷与本王所提之事儿?”

    若虞闻声愣了一会儿,接着便点头。

    对啊,她方才不是说过了么?

    瞧了若虞一眼,赵堇城眸光流转,似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这才缓口道:“他们父女俩所言你可莫要全信。”

    说着这话,赵堇城又转头瞧了一眼身边的女人,瞧着她很是吃力的保持优雅步伐在追着自己,赵堇城故意放慢了脚步,然后继续道:“他们的背后可是平王,虽然现在的平王看起来是对朝堂一点儿反响都没有的人物,但再怎么说,他也是皇帝之子,有着这样身份的人,最好还是小心堤防才是。”

    若虞没有想到这位爷能看出她追他的辛苦,故意放慢步子等她。

    这一点若虞虽然是意外,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迈着优雅的小步子与赵堇城慢悠悠的“逛大街”,若虞眉眼弯弯:“王爷说得极是,妾身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今日杜小姐在与妾身谈话之时,妾身还特意留意了杜小姐的神情。”

    “哦?”很意外若虞会有这样的举动,赵堇城不下便来了兴趣:“你可发现了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儿,若虞这才点头道:“嗯……妾身觉得她一切如常!”

    赵堇城:“……”

    是他傻了,他怎么会想着把这般重要的事情寄托到这女人的身上来了?

    轻叹了一声,赵堇城转了话题:“最近一段时间,杜府那般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动静,虽说杜老爷所提之事儿本王没有允,但是,杜家那边急着脱手,即便是本王不说什么,杜家人也不可能会干等着,定会来帮的。”

    这话赵堇城说得很有自信!

    但若虞知道,这是必须的!

    怎么说呢,现在杜家与平王的联络书信被盗,不论是落到谁的手里,对于杜家来讲也都是一种麻烦。

    但是赵堇城是什么人啊?那可是皇帝亲自派来帮助安置百姓的人!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只要与赵堇城在同一战线之上了,那么赵堇城是自然会保他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杜老爷有所求,而赵堇城未允,杜家人也还是会来帮他。

    这些事情若虞都是明白的,而赵堇城也正是因为笃定了这一点,所以才敢那无般视杜老爷。

    若虞也不得不承认,像赵堇城这样的人着实很可怕。

    最可怕的人不是表面上直接与你作对的那种!而是对方事事都能料到,明白你下一步会如何走,明白你在那场局中的无奈与无措!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做什么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似的,不管是走哪一步,都被别人掐算着,而且还是一算一个准的那种!

    事实……不也正是如此么?

    但是……讲真的,杜家小姐的姿容也算是上等的了,想起赵堇城那一院子的女人,这个人……当真对人家杜小姐没有想法?

    心头不太明白,而若虞亦是想问却不敢问。

    赵堇城瞧着,似乎也能猜到若虞心之所想,打量了身边的人好一会儿,赵堇城便淡淡地道:“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趟着本王还愿意搭理你。”

    一听到这话,若虞就跟被寒冬里被冻焉了的小鸟,一下子又得到了炉火烤温似的,张口便开始问:“王爷,那您竟无意要收杜小姐,杜老爷那边您再怎么不理会,也应当给予人家一个说法的不是?”

    “说法?”赵堇城冷笑一声:“这种事情还需要本王精心思考去说?”

    摇了摇头,赵堇城用关怀傻子的眼神看着若虞,啧啧了两声儿,然后道:“本王直说便是,哪用得着那般费神?”

    说罢,赵堇城的步子又加快了一些,这一次,他完全没有要等若虞的意思。

    若虞瞧着突然回速了的人,当下愣了一下,等到她回过神来之后,身边的人已经消失得连人影都不见了。

    嘴角微微一抽,若虞摇头,直说什么的应当是行不通的吧?

    怎么说杜家小姐也是杜老爷手心里头的宝贝。即便是他赵堇城不稀罕,那也应当想一个委婉一些的理由才好的吧?若是直说……杜老爷就那么一个女儿,万一那老头子当真为了他女儿而要与赵堇城敌对一番呢?

    然而,这个问题在第二天便给了若虞一个答案。

    因为,赵堇城那厮直接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杜老头不会变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