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章 烫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堇城次日一早便带着若虞去了杜府。

    本来杜老爷瞧见他时,要让人上茶来着,而赵堇城就跟吃了急心丸似的,张口便道了一句:“本王来此只为说清一句,事后便要约了张老板相约造房木材之事。”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明白了,王爷很忙!

    他此番来周县到底为何,在场的人都明白,收容难民,那可是得有收容之所,再者,等那些百姓被划到这附近后,每户百姓的住所修建,也是需要木材的。

    不敢占用王爷更多的时间,杜老爷连忙拱手道:“如此老夫也不敢过多占用王爷的时间,您有何事,便请直说吧。”

    有礼颔首,赵堇城看了一眼自己旁边坐着的若虞,然后对着杜老爷道:“杜老爷既已知本王身份,那也应当清楚本王在迎王妃之前,院子里还有几个侧室。”

    杜老爷没有想到王爷会把话说得这般明,当下便是一愣,随之缓缓点头。

    瞧着杜老爷此反应,赵堇城又继续道:“本王府上的女人除去圣上钦点的王妃,一年可见本王的次数屈指可数。”

    打量了杜老爷脸上的表情,赵堇城接道:“杜老爷也知,本王是一个武将,若是边关战事再起,本王自会随军而征,这一征,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且,战场上刀剑无眼,男儿一上战场,不是生便是死。”

    若虞为圣上指婚,杜嫣想进王府,只得为妾。

    而方才赵堇城也说过了,除去若虞,他后院里的那些女人见他的次数一年下来也没多少次,如此,杜嫣进王府,就跟守活寡是没有区别的。

    再加上,赵堇城是一个在死人堆里头混战的人,这样的人,他的命,可是没有保障的,毕竟……每一次上战场,那可都是在用生命做赌注!

    漂亮的话说了一大堆,但赵堇城想表达的事情就是杜嫣进他的府里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为人父母,心头担心的也就是自己的子女,杜老爷本来就不太想让杜嫣进赵堇城的府里,经赵堇城这样一说,杜老爷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当下心头便也有了自己的思量。

    赵堇城瞧着杜老爷这表情,自然也知晓了他心头所想,当下便笑道:“杜小姐才貌双全,是一个好姑娘,这样的一个好姑娘放在本王这里岂不是暴殄天物?”

    杜老爷心情沉重得紧,下鄂紧崩着,思量了好一会儿,才严肃道:“老夫明白,不过……小女那儿……”

    要进杜府,那是杜嫣自己提出来的,赵堇城明白杜家掌权在杜嫣手里,这厢虽然说通了杜老爷,但是杜嫣那儿……

    想着,赵堇城十分自然的将头转向了一直在旁边看戏的若虞身上。

    正喝着茶呢,冷不低的就被一光目光盯着,若虞吓得打了个抖,瞧着赵堇城那一脸生畜无害的笑容,若虞顿时明白了这厮之想法。

    嘴角微抽,若虞洋装淡定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杜老爷,若虞十分认真地说道:“杜老爷且放心的与杜小姐说,就说本妃心思呆板,心眼比针眼儿还细,容不下自己的丈夫身边有别人,本妃进府之前的也就罢了,之后的……那可不能作罢!”

    杜老爷听到这话的时候震惊得紧,当下便看了王爷一眼,王爷正温柔的看着王妃,察觉到他的目光,赵堇城双眸含笑的对着他点头。

    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杜老爷也是一个识相的人,不然也不会在这商界混这般多年。

    微微点了点头,杜老爷道:“老夫明白了,小女若是问起,老夫定会如王妃所言一般去说的。”

    瞧着杜老爷如此,若虞倒也是放心了不少。

    赵堇城看了若虞一眼,随之便起身道:“那是本王打扰了,本王身有要务,便不再多留,下次有风机会再登府拜访。”

    赵堇城事务繁忙,自然是不会多呆的,若虞瞧见赵堇城起身,自然也跟着站了起来。

    杜老爷也连忙站了起来,礼貌性的与赵堇城寒暄了几句。

    之后杜老爷便开始送他们离开,只是在赵堇城走之前,杜老爷悄悄的问了他一句:“敢问王爷,王妃有何过人之处,得您如此青睐?”

    赵堇城倒是没有想到这杜老爷问个问题问得这般直白,当下便勾了勾唇,伸手对着杜老爷拱了拱手,他道:“因为她背景干净!”

    说罢,便直接随告了辞。

    杜老爷听到王爷这话愣是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王妃背景干净?

    心头不太明白,他到底只是一个商人,不太明白政中局势与帝王忌讳。

    虽然说杜老爷的这话是他悄悄问赵堇城的,但是若虞的步子没有迈多远,所以两个人的对话,若虞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赵堇城说得没有错,他会如此容忍她,不光是因为她是皇帝亲指的人,而是因为她的背景。

    怎么说呢,安若虞的背景干净得很,无父无母无亲戚,虽明面儿上为丞相大人的干女儿,但实际上丞相与她的关系到底如何,全京城的人都不知晓,不……应当说大半个大宋的人都知晓。

    而在丞相的掌上明珠,安玉容的眼里,她,安若虞,不过就是一个抢了她未婚夫的人罢了。

    虽然说,安玉容她对赵堇城并不是什么真心,但到底是一个爱慕她多年的男人,就这样被一个身为丫鬟的若虞给抢走,不论是面子上,还是心理上,都是对若虞有恨的吧?

    这一点若虞也很清楚。

    想起这些事情,若虞心头还是堵得慌。

    出了杜府,赵堇城便派疾风将她送回了客栈,自己先行去找人商量木材之事。

    此番赵堇城虽说是想得那些商贾的捐赠,但是关于木材,他怎么说还是得出些银子的。

    毕竟伐木的百姓也需以之养家来着。

    这厢杜府的事情处理好了,那么这里自然没有若虞需要担心的事情。

    想着自己此番来周县真正的目的,若虞还是忍不住拧了眉。

    在客栈里安静的坐着想了好一会儿,她还是叫来了暗香。

    暗香是不明白自家主子叫自己做什么的,本来是以为自家主子口渴,所以提前带来了一壶热茶。

    但是一进门时,暗香一个不注意,竟然没有发现主子就站在她的旁边,经得若虞一出声,暗香惊了一跳,手里的茶壶一个没拿稳,便直接掉了下去。

    若虞的自然反应便是伸手去接,可那是暗香刚烧好的茶。

    这一手下去,若虞原本白皙的手瞬间红肿了起来,甚至还起了很大的水泡!

    暗香这一下可吓得不轻,当下便哭了:“主子,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您的手……您的手……”

    瞧着暗香那慌张的样子,若虞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笑道::“你可莫要该死了,快去帮我寻大夫去,再顺便打一盆凉水过来,你再该死下去,废的可就当真是我的手了。”

    暗香也没有想到自家主子还会在这个时候反过来安慰她,愣了一下,连忙点头,提着裙子就跑了出去。

    等到暗香一走,若虞眼眶里头的泪珠就像是破了壳的豌豆似的,啪啪啪地往下掉!

    暗香一听到自家主子的吩咐后,立马让小二去地了大夫,而自己便去打了一盆凉水过来。

    因为赵堇城的行踪暴露了,若虞他们住在这家客栈里,自然备受关注,有人一瞧见客栈里头的人急急忙忙的请着大夫过来,怀晋王妃烫伤手的事情立马就在周县传开了。

    赵堇城这厢刚与人将木材的事情她给谈妥当,结果就听到消息说若虞烫伤了手。

    吓得他立马奔马就往客栈跑,正恰与来寻他的疾风错开。

    若虞是很怕疼的,但是瞧着暗香那内疚加自责的模样,她再怕疼也还是忍了。

    倒也不会是因为怕暗香自责啊啥的,而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暗香若是一内疚,定会慌了神,那么大夫就会迟些来,她就会多疼一会儿……

    所以等到暗香走开,若虞十分没骨气的哭了。

    但瞧见暗香打了水进来时,她还是将眼泪给吞了回去。

    暗香已然是慌了神,端一盆凉水都抖得不行。

    若虞现在倒也没有空去安慰也,等到暗香将水端过来时,若虞便直接将手给伸进去泡着。

    灼热的手泡进凉水之中,冰冰凉凉的,倒也缓解了一些若虞的疼处。

    但是手一动,还是会痛,特别是手背上那两个大得吓人的水泡……

    暗香瞧着又哭了。

    若虞这下忍不住了,当下便道:“这无妨的,休息几日自己便好了,你且先去瞧瞧大夫来没有吧。”

    这会儿若虞没心情劝人,只能将暗香给支开。

    暗香一听,当下便哭着摇头:“奴婢不去,主子,您的手……”

    “就莫要磨叽了。”看着自己的手,若虞便道:“小二请大夫的速度也太慢了些,我是信任你,所以让你去瞧瞧,不然,你想让我在这儿疼死吗?”

    瞧着暗香没有动,若虞便用没有受伤的手推了她一把,摆手道:“去吧去吧,我在这儿等着你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