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章 摄政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暗香一听自家王妃这样问,当下便愣了一下,木讷地点了点头,然后问:“王妃,您识得胡将军?”

    暗香会这样问,那是因为胡将军一向都是塞外或是边疆,极少回京,更莫要说是周县。

    以王妃以前的身份,这些大人物自然会显少知道的,怎么说呢,胡将军虽说是大宋的战场英雄,可他之名声却没有如同王爷的那般响,所以,王妃若当真是识得胡将军,倒是有点儿……

    知晓暗香的意思,若虞非常淡定地道:“暗香啊,你还记得我以前是谁府上的人吗?”

    好好的,王妃问她这个做什么?虽不太明白,但是暗香还是老实的回答:“丞相大人府上的。”

    微微颔首,若虞笑得温柔:“丞相大人与先前的定远侯是什么关系,你应当是知晓的吧?如此,我听说过以前的胡副将,倒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经得王妃这般一提,暗香也明白了。

    丞相大人与以前的定远侯,那可是亲戚啊。

    怎么说呢,定远侯夫人,就是丞相大人的长姐,一母同胞的那种!

    定远侯对侯夫人的感情,那可是真真儿的好啊,位高权重的男人,没有几个是一院只养一朵牡丹的。

    就像是以前对丞相千金深情得不行的王爷,院子里不也还是有好几个女人的么?

    但是定远侯不一样,他此生可当真就只有那么一个夫人。

    明白了王妃的意思,暗香有些羞愧地道:“奴婢愚昧了,您说得没错,那人就是定远侯手下的胡副将。”

    当真是他?

    脸色有些难看,若虞目光移下,胡守山带着仪队正恰路过楼下。

    到底是习武的人,有人将目光紧锁于自己身上,怎么都是会察觉的。

    胡守山当下便抬头望了一眼客栈楼上,却突然发现空无一人。心头虽有疑惑,但现在这情况也不容他多想,当下也没有多在意,继续往自己府邸走。

    彼时的若虞正蹲在窗边,想想方才还是心有余悸,在这种情况,还是不能让胡守山知道她的存在。

    暗香诧异地看着自家主子,当下便忍不住问:“王妃,您蹲下来做什么?”

    听到暗香的声音,若虞才注意到自己奇怪的举动,当下便装作脚有些疼的样子,皱了皱眉,若虞道:“也不知晓是不是因为站太久的原因,我脚有些抽筋。”

    这话说得一听就知道有毛病,毕竟她因着手上的伤,再加上暗香的细心照料,一整天都没怎么站过的。

    但暗香却是不疑有他,兴是对若虞尚存内疚,碎碎念念地怪着自己太粗心,没考虑到若虞的感受。

    讲真的,像暗香这般单纯的孩子,若是遇到别人,那可真真儿的会吃亏的!

    被暗香扶到旁边的好凳子上坐好,若虞又开始问:“胡将军以前可是定远侯最得力的副将啊,定远侯谋逆,之事落定,他身边的人可都是被处置了的,怎么胡副将还……”

    这话若虞虽然没有说全,但是暗香还是明白了自家主子这话的意思。

    暗香只是一个单纯的小丫鬟,知晓的事情自然也很局限,所以当下便老实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奴婢也不知晓。不过听说当时皇上在处置人时,丞相大人倒是力保过一些定远侯的人,这胡将军,应当也是其中之一吧?”

    话刚一说完,暗香便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自家主子,不解地眨了眨眼:“王妃,您以前不是丞相府里头的人么?这事儿您应当比奴婢更清楚才是啊!”

    看着暗香,若虞温柔一笑,她道:“我进丞相府不过一年。”

    定远侯的事情那可是两年前发生的事情啊!

    这话一出,暗香倒也明白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道:“是奴婢犯傻了。”

    若虞闻声,只是微微一笑,便再无话。

    只是……有个问题她一直想知道。

    明明当初她问安易山的时候,安易山说定远侯犯的是谋逆大罪,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定远侯夫人是安易山的亲姐姐,这沾亲带故的,定远侯谋逆,安易山自然是会受牵连的。

    若虞记得,那个时候老皇帝因为安易山为大宋做出很多贡献,再加上定远侯谋逆之事他也只是受了牵连,故念及他功大于过,免了连带之责,只是意思性的罚了他一年的俸禄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安易山没有办法去替自己姐夫求情,也没有办法为自己姐夫洗涮冤屈。

    这些事情若虞大致也听过一些,所以在安易山与她说出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不疑有他。

    但是……为什么那个时候他还有能力为胡副将他们求情?

    这事儿若是说不奇怪,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暗香瞧着自家主子的样子,当下便叫了两声。

    正想问主子在想什么呢,主子却抢先开口问她:“暗香啊,你可知胡副将……不,胡将军此番回来,何时才会走?”

    歪头想了想,暗香道:“好像是半个月之后吧。听闻胡将军此番回来也只是祭拜已故父母而已,十日之后便会回京,皇上在京中赐了胡将军一座宅子,听闻边关有邻国蠢蠢欲动,估计也要不了多久,他又会回到战场上去吧。”

    “这样啊。”微微地点了点头,若虞将暗香支了出去。

    自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头想事情。

    赵堇城将所有事情处理完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这些日子,赵堇城在周县及附近的的一些州县都让人打理着灾民集聚点,木材啊日用品什么的,都已经安排妥当。

    将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之后,赵堇城便派了疾风回京给皇上那边带消息,收到消息的老皇帝龙心大悦,立马不朝大赞赵堇城,说什么赵堇城是个能文能武的人才,他虽为武将,但是文臣的工作也能作得一丝不苟啊什么的!

    虽然明面上是在夸奖赵堇城,但是意思是想真的让赵堇城转为文臣!

    老皇帝的心思已是昭然,朝堂上混的人都是人精,自然也明白了老皇帝的意思。

    为了迎合老皇帝之心意,还有大臣特意当着众臣的面提出朝中文人紧缺啊什么的。

    也正是因为这么一出,老皇帝便直接下旨,直接封了赵堇城一个摄政王的称号!

    这一个封号虽然引起了很多臣子的不满,但是老皇帝执意如此,朝臣也没有办法。

    因着赵堇城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所以现在老皇帝只需要下旨将那些难民分几批次送往什么地方即可。

    而在这个时候,可是能捡现成的便宜的!

    太子与端王两人自然是当仁不让!

    端王认为,赵堇城是他这边的人,他所做出的成就,也理应归他!

    而太子却认为,此时是最佳表现的时机,自然会咬着这事不放。

    于是乎,两位皇子便直接跑到御书房里争了起来。

    端王的理由是:国以民为本,他贵为皇子,理应为国尽忧。

    太子的理由是:国因民而兴,他贵为一国太子,在这种时候更不通退缩。

    两人的争执,话虽然漂亮,但是他们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老皇帝是知道的。

    所以此次老皇帝便直接下旨,让这两兄弟共同完成此任!

    老皇帝是个人精,怕这两个儿子因着此事的职位什么的有所不公而闹起来。但他又想看看两个儿子的真正能力!

    故以百姓生计为大公,让两个儿子一个负责一半区域,明面上是为了不偏重哪个儿子的公正决定,但实际上老皇帝有自己的盘算。

    而赵堇城在得到老皇帝的旨意时已经是三日之后。

    疾风将消息带了回来,赵堇城当下便一笑:“不愧是只老狐狸!”

    讲真的,赵堇城并没有什么异心,但是自古帝王疑心重,老皇帝不信他,他也能够理解。

    可是,身为帝王,若是疑心重得过分了些,就不怕君臣离心?

    捏着手里的茶杯,赵堇城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疾风都快要以为自家主子要发火了,却未曾想到自家主子十分淡定的问了他一句:“王妃近来如何?”

    被问及这话,疾风也是挺意外的,他离开周县回了京城,又从京城赶回来,已经有六日了,这六日自家主子应当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主子自己都不知晓王妃的情况,他又如何知晓?

    莫不是这几日王爷都没有理王妃?

    这两位又闹什么别扭了?

    心头不明白,疾风老实的道了一句:“奴才刚回来……”

    意识到自己问错了人,赵堇城觉得有些尴尬。

    轻咳了一声,起身便去寻了若虞。

    这几日若虞一直在想胡守山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赵堇城了。

    所以在赵堇城来看她时,她意外得紧。

    先是屈膝给赵堇城行了个礼。

    赵堇城瞧见她时,看了一眼她已快好的伤,时间过去也有小半月了,若虞这烫伤也只有淡淡的红印了。

    先让暗香退了出去,赵堇城看着若虞,什么话都没有问,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一句:“难民之事已解决得差不多了,皇上很高兴,特意封了本王为摄政王。”

    若虞一听,当下便是一愣:“什么?皇上封了您为摄政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