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5章 您让妾身好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话问得触不及防,胡守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若虞。

    而胡守山这一眼,正恰被赵堇城瞧见,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暗光。

    项目虽有所察觉,但是却并不敢回看胡守山。反倒是难得镇定地道:“妾身父亲与胡将军曾是一个军营的,胡将军与家父交好,妾身能认识胡将军,这又有什么奇怪的?”

    这一说词,着实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若是胡守山不看安若虞那一眼的话……

    虽看穿,但是赵堇城却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笑而点头:“原来如此,那王妃有话想问胡将军,本王……是否得回避一二?”

    这话说得……即便是若虞想说让他回避,因着他这话都说不出口了。

    人家一堂堂王爷,而她又是他之正妻,按道理来讲,他们是夫妻,赵堇城是有权利知晓她的情况的。

    如果若虞现在让赵堇城回避,不论是于什么理,都是不符的。

    微微勾了勾唇,若虞道:“妾身也没什么事儿是王爷您不能知道的,若是王爷好奇……那便随妾身一同吧!”

    不得不说,安若虞这话说得巧妙。

    赵堇城方才那话,为的就是想不失颜面的堵若虞,让他能顺理成章的留下来听听两人要谈的是什么。

    但是若虞这话一说,就恰恰变成了他想听她的事情了!

    男人啊,就喜欢在这些小事上面钻空子。

    有些那些若虞不太理解的面子,他们还当真会死守到底!

    就比如说现在,若虞方才那话就是个转折,赵堇城所言,意思就是有些带若虞想让他听。

    但若虞这话一出,瞬间变成了赵堇城想听!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堇城觉得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勾唇一笑,起身道:“罢了,你那些事情本王也没多大的兴趣,你且好生与胡将军谈吧,本王先去这附近转转!”

    说吧,赵堇城微着一丝微怒离开了这里。

    疾风在旁边看着全过程,明明自家主子是想知晓王妃不愿说的事情的,主子这下却生生将这种机会给浪费掉了。

    当下便忍不住一问:“主子,您为何就不留下来听听?”

    “听听?”赵堇城脚下的步子一顿,冷笑一声,随之便又迈着流星大步,一边走一边道:“为何要留下来听?搞得本王有多在乎她似的!”

    疾风:“……”

    瞧见赵堇城一走,胡守山很懂局面的让四周的下人都退了出去。

    当下便起身对着若虞拱了拱手:“小姐。”

    起身虚扶了胡守山一把,若虞道:“无论如何您也是我的长辈,无须如此。”

    胡守山闻声,当下便是一阵叹息:“时间过得也不真是快啊,转眼之际,侯爷之事儿已过了两年。这两年小姐您是如何过来的?又为何……成为了怀晋王的正妃?”

    这话一说起来……若虞苦笑:“这话倒是说来话长了,只是……胡伯父,当年姜老头……不,我父亲之事到底为何会成那样?”

    捏着手里的帕子紧了紧,若虞拧眉:“他对朝廷有多忠诚,您跟在他身边多年,定然是知晓的,不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他会做出叛君之事来!”

    胡守山闻声,当下便也摇头:“当年我被侯爷派去了边疆应战,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侯爷忠勇一生,忠国爱国,我也不相信他会作出如此糊涂事来!”

    看吧,就连那老头子身边的手下都认为姜老头子不会叛军,可是为什么其他人都不相信他呢?

    因着有些顾虑,若虞选择有些事呢还是不要问太多。

    看了胡守山一眼,当下便又问:“胡伯父,当年皇上知晓父亲之事儿大怒,迁怒于齐洲,齐洲的官员基本都被处置了,您……又是如何逃脱的?”

    胡守山闻声,当下便叹息一声:“许是我的运气好吧,出事之时,我正好在边疆作战,正恰又立了功,皇上也是念及我对朝廷的贡献,再加上侯爷力求丞相大人保我,故我才躲此一劫!但说到底,侯爷他……”

    后面的话胡守山没说,但若虞还是明白了他之意。

    当下便拧了眉头。

    如此一说来,胡守山这些回答倒是解了若虞心头的疑虑。

    姜老头子向来待手下人好,在那种情况,姜老头子要是觉得能活一个是一个的想法,也能说得通!

    或许……当真是他想多了吧?

    胡守山瞧着若虞脸上的表情,他黝黑的眸子转了转,似在思考些什么。

    这些若虞并没有察觉到。

    过了好一会儿,胡守山便问若虞:“小姐,那您呢?先前我从边疆回来时,侯府已经是一片废墟,您这两年又是如何过来的?为何……还嫁给了怀晋王?”

    绕来绕去,胡守山还是绕到了这个话题。

    若虞也知道,平常人知晓她的事情都会好奇。

    其实,若虞也明白,胡守山跟随姜国忠多年,性子应当也学了他七八分,他如此惊讶她的出现,定然是怕她会做出一些不应当做的事情,比如说弑君复仇!毕竟……当初那旨处置姜国忠的旨意是老皇帝下的!

    知晓胡守山会担心,若虞也只好将事情解释一遍。

    她勾唇道:“胡伯父且放心,您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毕竟……父亲有多忠君我是知晓的,若是我做了您所担心的事情,怕是他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宁的!”

    这话是没毛病的,胡守山听到这话当即也放下了心来。

    只是他在看若虞的时候,眼中还多了些若虞看不明白的情绪。

    若虞瞧见,也权当是他觉得有些意外罢了,意外她没有为父复仇的打算。

    “从府中逃出来,便随着师父在江湖闯荡了一年,后来还是觉得,父亲如此蒙冤太委屈他了,便想着回来查清真相,还他一个清白,所以便来了京城,求舅舅收留。”

    抬头看了胡守山一眼,若虞苦笑:“因着舅舅不敢光明正大的收留,我便留于他府做了丫鬟,但这怀晋王妃之位……着实是一个意外?”

    胡守山听到了重点,当下便问:“是丞相收留的小姐?”

    点了点头,若虞道:“不然普天之下谁会有这胆子?”

    这话说也……也挺有道理。

    胡守山点了点头,好似还想问若虞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他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若虞察觉到有些奇怪,本来还想问些什么,她瞬间收了口。

    勾唇笑了笑,若虞道:“其实今日见伯父,为的只是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罢了。不过伯父知晓的似乎也很少,那如此,我便不打扰了。”

    说罢,若虞便微微颔首算是致了礼,胡守山后退一步拱了手。

    若虞提裙子,迈着优雅的步子往外走,似又想起了什么,她脚下的步子一顿,转头看着胡守山,若虞道:“我之身世王爷并不知晓,王爷如今只知晓我是丞相府的丫鬟,后被丞相大人认作干女儿,而见您之事,也是我谎称父亲与您是同个军营之人。若是有天王爷问起,还望伯父您告知他,我是原江副将之庶女。”

    听到若虞这话的时候,胡守山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将这些事儿考虑得如此周详。

    当下便笑道:“小姐,您……变了!”

    若虞听到这话的时候一怔,当下便笑道:“若不随局势而变,若虞焉有命在?”

    说罢,也未等胡守山的应回,若虞直接离开了将军府。

    暗香是没有随若虞在厅里的,她一瞧见王妃出来后脸色便不太好,当下便上前扶着若虞的手,问了一句:“主子,您与胡将军说了什么?为何脸色如此难看?”

    伸手拍了拍暗香的手,若虞强扯出一抹笑容:“没什么,只是问了一些胡将军,当年齐洲的事情罢了!”

    暗香不疑有他,当下便叹息一声,开始安慰着若虞:“主子,过去的事呢也就让他过去吧,人么,要活在当下,如今您已是王妃,又得王妃独宠,无论如何,您也算不太悲惨,就莫要想那般多了!”

    若虞觉得,暗香前面说得挺有道理的,但是……她得王爷独宠?她变了变眸,若虞没有说话。

    赵堇城那厮对她其实也不过是利用罢了,这其中的缘由,若虞觉得与暗香解释不清楚,当下便也未作什么解释。赵堇城因着无聊,也不好在将军府的后院转。

    毕竟……后院住着的可都是些女眷,他一个男人去转说什么也不太好的,所以便出了将军府,去看了看近处的难民棚。

    经过这些天的打理,百姓们的日子过得尚算不错,他在附近谈的土地,也按人口分给了百姓。又让人派发了一些种子,让百姓们自己去种植。

    相信不出两月,这里的一切都会变得很好。

    只是……转着转着,赵堇城还是忍不住想,那女人到底是去找胡将军谈了些什么!

    当然,这事儿赵堇城是不会说出来的。

    在旁边转了转,也不知道转了多久,赵堇城正打算叫让疾风去将军府接人呢,然后他想接的某个人却突然跑了过去,水灵的桃花眼一弯,温柔得如三月春潭一般,“王爷,您在这儿啊?可让妾身好找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