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5章 有些不淡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太妃除了理佛,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自是不知晓安玉容的事情。

    因着方才老太妃提起若虞舅舅之事,谨慎如太妃,在问若虞这问题前便让赵堇城先行离开。

    不然,安玉容的事情,若虞倒是有些不好开口与老太妃讲。

    老太妃在听完安玉容之事后,当下便深深吸了一口气:“玉容那丫头向来心机深沉,我也一向不喜欢那个姑娘,先前城儿便说想迎那丫头,我便一直未赞成。她今日能走到这一步,想来也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也怨不得别人。”

    老太妃就是老太妃,看人都是这般准的。

    而听着老太妃这话,若虞倒是突然明白了,为何赵堇城那货心仪安玉容那般久,却一直等到他过了弱冠才去丞相府提亲。

    捏着若虞的手紧紧一握,老太妃道:“孩子,你如今的身份只得是安丞相之义女,城儿之王妃,你以前的身份,切莫再让第二人知晓!”

    明白老太妃的意思,若虞点了点头:“晚辈明白,不过有件事儿晚辈还是得与您说明,你既已知晓晚辈身份,那晚辈要为父亲昭雪之事势必得做,但您放心,在有风险之际,晚辈定会与王府脱离关系!”

    这事儿说到底着实是自己的事情,老太妃替她求的那旨皇婚已算是帮了她很大的忙了,那她也更不能因自己之私而连累王府上百口人不是?

    老太妃闻声倒是连连摇头:“孩子,你若是想为你父亲昭雪,定要靠城儿相助,你完全没有必要顾及着王府而……”

    “您的好意晚辈心领。”连忙打断了老太妃的话,若虞道:“这些事情晚辈心里都有数。”

    瞧着若虞如此坚持,老太妃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想了想,将拉着若虞的手紧紧握了握:“如此,我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过你那个舅舅……罢了,你以后若是要做什么事,最好还是寻你自己信得过的人吧!”

    老太妃这话的意思,若虞也是明白的。

    瞧着天色已不早了,山路本就难走,而赵堇城那厮还选择走黑路,认真的与老太妃告别之后,若虞便离开了。

    黑沉的天空中挂着几许寥星点缀着。

    若虞彼时正与赵堇城一同往山下走着,因着考虑山路难行,马车又太过颠簸的原因,再加上若虞坐了一截马车有些不舒服,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晚上吃得有些多,故她便提议走路下山。

    最始若虞还想了许多的借口去忽悠赵堇城的,可是没有想到赵堇城一听若虞这话,想也没有想便直接同意与她一块儿走下山。

    “方才母妃与你说了些什么?”

    赵堇城将双手背在后头,慢着步子慢悠悠的随着若虞走着。

    正抬头瞧着星星的若虞一听这话一愣,转头看了赵堇城一眼,随后便弯了弯眸子,“自然是与妾身说为妇之道啊!”

    “为妇之道?”听着这话,赵堇城当下便冷笑了一声:“你若是不愿意告诉我,大可不说便是,何必随便找些理由塘塞于我,你就这般瞧不起我?”

    赵堇城这话一出,若虞差点儿咬到自己舌头,她就说了这么一句,而且还是思考过后才寻的理由答他,这位爷咋就这么……

    但是,自己说过的话,说什么,若虞还是会硬着脸皮将这不是真话的话变成真的!

    当下便道:“王爷为何就不信妾身?您应当也知晓,妾身与母妃此番算是第一次相见,即便是在山上小住了一些日子,妾身见母妃的次数亦是屈指可数,若是母妃不教妾身一些为妇之道又怎么会放心让妾身管理好偌大的怀晋王府?”

    这话说得……好似还是有那么一些道理的。

    但是赵堇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母妃那个人……

    微微的拧了拧眉,黝黑的眼珠子转了转,赵堇城眸光一沉,致终也未想出是哪里有问题,随之便换了话题。

    “我知晓让你随我行夜路有些不妥,不过为了之后几日的安全着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话似乎是在与若虞解释,若虞听着,微微颔首应了赵堇城:“妾身明白。”

    明白?眉梢微动,赵堇城侧头看了若虞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又似在思考着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后,便问若虞:“你明白什么?”

    转头看着赵堇城,若虞眉眼弯弯:“您现在的身份比较受人关注,近来一个月都在山上老实的呆着,一个月时间也算是久了,有心人对您自然是放松了警惕,而您此番回京的消息并不想传到那有心人的耳里,故而便选择了警惕性最低的晚上下山。”

    而空上有心人,不用提出来,两人心里头都知晓那人是谁。

    赵堇城也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这女人能想到这么多,也省去了他解释的麻烦。

    虽然这事儿也没有必要与她解释那般多……

    轻咳了两声,赵堇城罕见的夸了若虞一声:“你倒也是聪明。”

    能得到这位你夸奖,若虞定然是高兴的,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些,她一点儿也不客气的道:“多谢王爷夸奖!”

    听见这女人这般不要脸的谢声,赵堇城嘴角微微一抽。

    这后赵堇城都没有再说话,气氛不免有些安静。

    而这一静下来,若虞倒是想起了老太妃的话,老太妃说,她想要做的事情,赵堇城能够帮到她,只是……赵堇城愿意帮吗?而现在困扰若虞的问题是,她又应当如何与赵堇城开口让其相帮?她总不可能直接张嘴将自己所有事情直接给人交代了吧?

    想到这里,若虞只感觉自己脖间处一凉,她怕她将事情给赵堇城交代了,而赵堇城就地将她给交代了。

    旁边走着的赵堇城突然注意到了若虞缩脖子的动作,当下步子便是一停。

    而正走着的若虞感觉旁边的人突然停了步子,刚想开口问他为何不走了呢,赵堇城却突然抢先问了她一句:“你这是冷了?”

    这位爷转性了?怎么会突然关心起她来了?若虞摇了摇头:“没有,山间夜里虽风大,但妾身也走过这么长一段路了,身子也暖了不少,自是不冷的。”

    若虞都这样回答了,赵堇城自然是不好再说些什么。

    迈着步子便继续往前行着。

    老太妃所在的寺庙虽然不算太高,但是路程还是不近的。

    因着若虞的身子不太舒服,他们这一路上也是走走停停的,等下完山,路上平坦了些,赵堇城便带着若虞上了马车,等到他们寻到镇上的一家客栈时,若虞已经在马车上睡着了。

    这一路上累是真的,赵堇城也难得发了发善心没有叫醒若虞,而是直接将人给抱上马车。

    只是……这一抱,赵堇城倒是愣了,难道是近来一个月他将人给养得太好了?怎么感觉这女人比上山时重了许多?

    抱着若虞,赵堇城便直接将给给抱进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将人给放在床榻上。

    这女人着实比上山的时候重了不少,但瞧着这脸上,手上的也并没有长什么肉,怎么会重了呢?

    赵堇城站于床榻前,双手环于胸前,拧着眉头看着床上那睡得跟头死睡的女人。

    上下打量了一圈,最终赵堇城的目光落在了若虞的腹前。

    突然间,赵堇城有一个大胆的想象,心头滋生起一种不知名的喜悦,细心的给床榻上这女人将被子盖好,赵堇城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急忙寻来了疾风。

    赶了这么久的路,疾风也累得不行,彼时的他正在陪着掌柜的安顿着马匹,打算安顿好后便去休息,结果这马刚安顿完,疾风打了个哈欠,旁边却突然卷起了一阵凉风,紧接着自家主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紧张的看着他道:“快,快去寻个大夫来!”

    也不知何故,自家主子板着脸叫着他,而主子整个身子都在打抖,疾风的嗜睡被自家主子这模样一下子就给吓醒了,当下便连忙关心的问着主子:“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摇了摇头,赵堇城没有解释,反倒是重复着方才的话:“快去寻个大夫来!”

    自家主子都这样了,疾风自然是给吓着了,当下便叫了个人来送主子回房间,自己转身便让掌柜的带着他去寻大夫!

    赵堇城模样倒并不是病了,而是给吓的!

    方才他的那个想法若是是真的,那是挺高兴的,但是高兴过后,便是惊吓了,这一路上若虞都是舟车劳顿的没有休息好,而且前几日那笨手笨脚的女人还摔过几次,也不知有没有什么影响……

    想到这些,赵堇城就越加不淡定了。

    抖着身子走到若虞的身旁坐了下来,抬手戳了戳若虞那红润珠脸颊,赵堇城常年习武,手上是有薄茧的,若虞只感觉脸上有些痒,伸手一巴掌拍开了赵堇城的手,吧唧了一下嘴。

    瞧着若虞这可爱的模样,赵堇城突然松了口气,或许……是他想得太多,这女人气色瞧起来这般好,应当没有什么大碍。

    伸手摸了摸若虞平坦的小腹,赵堇城忍不住拧了眉,这么小的肚子里……当真会装着一个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