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6章 拿什么来护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虞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很莫名其妙的空间,她在一个全是药材的房间里,而自己正坐在一个药缸之中,周围全是那难闻的药材味。

    闻着这些有些难受,若虞起身正想往外逃呢,结果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赵堇城手里端着一碗药,目光凶狠的看着正要逃离的她,板着脸递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喝掉它!”

    若虞白着脸看着赵堇城,渐渐的将目光移至碗中,一瞧那浓浓的药汁与其散发出来的“药香”味儿转身就开始狂吐!

    若虞是被吓醒的。

    旁边一直守着若虞的暗香一瞧见她的脸色,连忙叫来了疏影,暗香不知怎的又跑了出去。

    疏影连忙倒了一杯热水给若虞,她道:“主子,您这一觉睡得可还安好?”

    一听到疏影这话,若虞连连摇头,一边接过疏影递过来的水,一边道:“这觉睡得太恐怖了,我现在有点慌。”

    “您慌?”这话疏影倒是不解了,一瞧自家主子脸上的气色,当下便反应了过来:“您方才做噩梦了?”

    点了点头,其实的话若虞并没有说,顺口问了一句:“王爷怎么不见人影?是去打探朝中消息去了?”

    说着,若虞便将水抿了一口。

    而疏影闻声,当下便笑弯了眉:“说到这里,奴婢还得恭喜主子您,您可知,您腹中小公子已三月有余了!”

    这话一出,若虞正抿着,还未来得及咽下的水便被其喷了出去。

    呛得若虞直咳。

    这下倒是吓坏了疏影,连忙接过自家主子手里的杯子,左手轻轻为主子拍着背。

    “您这是怎么了?即便是知晓了开心,那也得注意自个儿的身子啊!”

    摇了摇头,若虞等到自己好受了一些,才抬头问了疏影一句:“你说……我有喜了?”

    点了点头,疏影答:“王爷寻了城中最可靠的大夫,再三确认过是喜脉无疑。倒是王妃您,您自个儿的身子都不知晓么?这一路跟着王爷颠簸着,也好在您腹中的小公子是个稳健的,不然您这一路……”

    其余的话即使是疏影没有说,若虞也明白。

    低头瞧了一眼自己平坦的小腹,若虞抬手摸了一摸。

    这里头……真的有个小家伙了啊……

    轻轻拧了眉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忧愁。

    倒也不是若虞不喜孩子,只是……她觉得这个孩子来得并不是时候!

    她想要做的事情才刚刚开始,这个孩子来的时间一点也不恰当,即便是她要做的事情可以暂缓,但赵堇城的处境……

    伸手拉住疏影的手,若虞微微用了力,十分严肃的看着疏影问:“王爷此时在何处?”

    被自家主子这反常的反应给吓了一跳,她的手也被自家主子捏得生疼。

    但疏影是个懂规矩的,即便如此,她也十分镇定的回答:“回主子,王爷正在客栈厨房为您煎安胎药呢!”

    在厨房?

    若虞闻声,连鞋子都未穿,提着裙子便往门外跑去。

    等到疏影回过神来时,自家主子已经不见人影了。

    拧了一下眉头,连忙将主子的鞋子拿上,提着裙子追了出去。

    自家主子也是,跑那么快出去,她识得这客栈的路?

    若虞心头有些愁,她愁这个孩子的到来,更愁自己现在的能力并不能好好的保护这个孩子。

    既然赵堇城也知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那么,有些事情,她就必须得挑明了与那人说了!

    在后院转了许久,若虞都没有寻到赵堇城的踪迹,都是后来她寻问了店里的小二,才知晓厨房为何方向。

    等到她去厨房时,赵堇城已经带着为她煎好的安胎药从厨房走出来了。

    知晓自己即将为人父的赵堇城心情特别的好,就连方才给若虞煎药的时候都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然而,这个二傻子在瞧到若虞的那一刻,立马怒了!

    本来瞧着某个女人醒了还挺高兴的,但是一瞧见那疯女人连鞋子都不穿便跑了这为,心情一下子便差了起来。

    直接将自己手里端着的药往疾风手里一塞,迈着流星大步至若虞跟前,弯腰一把将面前的女人给抱了起来。

    板着脸将人给送回房间。

    若虞本来是有事想要与赵堇城说的,但是瞧见赵堇城的脸色,再加上这四周人太多,不太方便,她便乖乖的闭了嘴。

    心头还有些腹诽,早知晓如此,她还不如乖乖的在房间里头等他呢!

    未过多久,赵堇城便将人给抱回了房间,若虞很明显的能感觉到赵堇城的怒气,虽如此,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却轻得紧。

    如此一来,若虞倒也觉得,自己似乎也跟着这肚子里的孩子沾了些福气。

    等到赵堇城将若虞放了下来,赵堇城便让多余的人退了下去,就连疾风也被他关在了门外。

    “做为一个王妃,你连基本的仪态都不懂?”沉脸看着若虞,赵堇城拧眉:“到底也是做了几个月王妃的人,怎么一点也不端庄?!”

    若虞听着这话,倒是有些微恼,虽如此,但她脸上还是挂着假笑:“爷,您明知晓妾身出身不高,这会儿与妾身说这些,是否多余了?”

    赵堇城:“……”

    心头有气,但又不好对着面前这女人发。最终赵堇城只能选择自我调节。

    沉默了好一会儿,赵堇城才道:“罢了,都有人与你说过了?”

    赵堇城没有挑明自己所说的事情,但是若虞是听懂了。

    微微点头,若虞道:“爷是不打算让妾身知晓?”

    听到若虞这话,赵堇城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冷笑了一声,他道:“你是真蠢还是假蠢?孩子怀到你身上,我即便是想瞒,那也得瞒得住才行!”

    意思是,她早晚会知道,他也没有瞒她的必要。

    赵堇城的话说得也不无道理。

    若虞低头抿了抿唇。

    正想开始说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呢,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恶心难闻的药材味!

    当下若虞想也没想,顺手就推了赵堇城端过来的东西一把。

    也好在赵堇城反应快,顺着虎口旋转一圈端稳了手上的药。

    “你想做什么?”

    若虞一愣,看着赵堇城,原本是想继续傻笑的,但是瞧着那黑乎乎的药汤汁,她拧紧了眉头:“妾身只是觉得这药太过难闻,妾身闻着心里难受……”

    沉了脸色,赵堇城道:“这是安胎药,你必须得喝掉!”

    这话是带着命令的口吻说的。

    若虞壮着胆子,伸手推开了那碗药,她拧了拧眉头,道:“这且等会儿再说,妾身有事想与王爷说明。”

    赵堇城并为之所动,反倒是特别坚定地说了一句:“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更不会与你谈,除非……你把这碗药喝了!”

    他将这话说得死死的,没有若虞反驳的余地。

    也不知道这厮是不是知晓她要说的事非说不可,不然怎么会这般自信,觉得她定会乖乖就范!

    若虞被这厮气得直磨牙,第一次壮着大胆子瞪赵堇城,而这位爷也难得瞧见未吭声!

    若虞见自己着实扭不过赵堇城,只得乖乖的接过他手中的药,瞧着那黑不溜啾的东西,一咬牙,捏着鼻子一口灌了下去。

    这豪爽一口下去,胃便开始沸腾了起来,一阵翻江倒海,想吐也吐不出,胃里也特难受。

    赵堇城瞧着,突然又有些后悔逼若虞喝下那安胎药了。

    而赵堇城也难得温柔的为若虞顺了顺背,紧接着又倒了一杯水给她喝。

    等喝过一口热水后,若虞感觉舒服了一些,便开门见山的问了赵堇城一句:“王爷,您喜欢这个孩子吗?”

    想过这女人会问她一些今后的打算,但是没有想到这女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这般直白的问他喜不喜欢这个孩子。

    没有直面回答若虞这个问题,赵堇城只是反问了若虞一句:“你觉得,我一大早不顾休息的时间为你煎这个安胎药,是为了什么?”

    有了赵堇城这一句话,即便是这位爷没有正面回答若虞那个问题,结果也是显而易见了。

    知晓了赵堇城的心,若虞便继续道:“妾身想恳请王爷,隐瞒妾身有喜一事!”

    赵堇城听到这话,心头也猜到了一二,但是他却还是问了若虞一句:“怎么?你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你也不想让别人知晓,你怀了我的孩子?”

    这话问得……

    若虞嘴角一抽,当下便连忙摇头:“都说孩子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腹中孩儿长在妾身身上,爷是觉得,妾身是有多自虐,才会连自己的肉都不喜欢?”

    “既如此,那你又为何不想让别人知晓你怀了我的孩子?”

    赵堇城一抬到这里,若虞抬头直视着赵堇城的双眸。

    若虞幽深的眸中带着一丝坚定,十分严肃的问了赵堇城一句:“敢问王爷一句,现如今局势为何?皇上可还有除您之心?端王可还拿您当善友?太子对您可还有异心?平王是否对您有所忌惮?若这些问题您还未解决,咱位拿什么来护这个孩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