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 千万不要回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叫住若虞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华桒新收的那个女徒弟。

    对于这个姑娘,若虞倒是挺有印象的,毕竟那个人曾与她说过,他这一生不会收徒弟,特别是女徒弟。

    而她……不过是因为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才收的她,当时他与她说过,她会是他唯一的徒弟……

    但是最后呢?果然男人的话信不得,谁信谁傻子!

    也正是因为这位姑娘的身份,若虞曾经见她时多注意了一些,瞧着是一个比较实在的姑娘,心头也不讨厌。

    人姑娘既然主动提出要与她同乘,若虞自然是不能拒绝的,当下便弯了弯眼,温柔的桃花眼微眯着,她笑得跟三月桃花似的:“可是若清姑娘?你且来便是,正好陪我说说话,只望你莫要嫌弃这是驴车便好!”

    若清闻声,当下便灿烂的笑了:“王妃您言重了。”

    说罢,便直接上前小心翼翼的扶着若虞的手进了驴车。

    虽然若虞坐的这是驴车,外头十分的简陋,但是里头却是铺得舒服得紧,好几张大垫子垫着,软和得紧,驴车的速度没有马车快,自然也没有马车颠簸,只是这是夏日,驴车垫这般多垫子,倒是有些热了,但好在驴车的窗户开得够大微风从窗口贯进来,倒也挺合适的。

    若清自上马车后便一直盯着若虞,那目光就像是想将若虞给看透似的。

    也不知道这姑娘是想看清若虞哪点,先开始的时候,若虞觉得自己脸皮厚,让若清多瞧瞧也无妨,毕竟自己又非是见不得人的那种!

    但是时间一长吧,若虞再厚的脸皮,也被这姑娘给盯薄了。

    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若虞问了若清一句:“若清姑娘可是有什么话要与我说?你这般一直盯着我瞧,弄倒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经得若虞这般提,若清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礼,当下便尴尬的笑了笑:“王妃莫要见怪,只是王妃您长得太好看了,小女子瞧着有些入了神!”

    这夸奖……若虞倒是觉得有些夸张了,本来是以为这姑娘只是奉承着她,但是仔细瞧了瞧这姑娘脸上的表情,她又好似是认真的一般。

    “若清姑娘过奖了。”

    若清闻声,猛地摇头:“没有没有,这是真的!若清倒是有一事想问王妃您,不知当问不当问!”

    “有事问我?”没想到这姑娘会与若虞说这话,当下若虞从窗边探了个脑袋出去,瞧了一眼前头似故意行得很慢的马车一眼。

    突然间明白了些什么:“你是想问我与你师父的关系?”

    若清没有想到若虞会这般快猜出她的目的,本来自己是准备好要怎么问的,但是经得王妃这般一提,她又不知道应当从哪儿开始说了!

    有些不安的玩弄着自己的手小,犹豫了许久,她最终嗫嚅道“您……您还当真是料事如神呢!”

    听到这话,若虞当下便忍不住笑了:“我与你师父也没有什么关系,顶多算是熟人罢了,也不知晓哪些地方让若清姑娘误会了,我便在此向你道歉,以后多注意一些。”

    道歉?连忙摇头,若清急忙解释道:“王妃,您误会了,若清并不是这个意思!若清只是……”

    知晓若清想要说些什么,若虞当下便弯着眸子打断了若清接下来的话,她笑得淡然:“无妨,这也没有什么的,既然你是瞧着有问题,提出来让我知晓,便及时注意,毕竟……这事儿若是被别人知晓,我就算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胡诌了一个借口唬弄了过去,若虞继续道:“好在你及时问了。哎,对了,你这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可是父母取的?”

    不想与若清说过多这方面的话题,于是若虞便转了话锋。

    若清倒也是一个单纯的姑娘,若虞将话锋一转,这姑娘也很顺利的被若虞带到了另外一个话题上头。

    她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若虞:“也不怕王妃您笑话,其实……若清并不知晓自己是谁的。”

    不知晓自己是谁?

    若虞不太明白的看了若清一眼,随后好似想到了些什么,但是却又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若清看了一眼驴车外头,她咧嘴笑得跟个孩子似的:“其实若清是被师父从悬崖底下救上来的,若清只记得自己醒来之时便瞧见了一个长得跟个谪仙人儿的公子在照顾着若清,当时若清的心里头便特别的惊讶。”

    歪了歪脑袋,若清道:“只不过当时我醒来之后,自己叫什么,是谁,哪里人,家乡何处什么的都不记得了,师父本来是想寻拖衙门帮若清寻家人的,但是一个月过去后都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但那个时候师父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便要回京,我又无家可归,衙门也帮不了我,我一人留下,师父也并不放心将我一人留下,便寻过我想如何,我当时说反正自己也无家可归,便随他一同回京吧!”

    眉梢微动,若虞当下忍不住问了一句:“他便当真带你回京了?”

    在若虞的记忆里,华桒似乎并不是那样的人啊!

    若清当下便摇了摇头:“他自是不肯的,但是经过小女子多翻的哀求,师父他最终还是同意带上若清了,只是……”

    微微叹息一声,若清道:“不知道为何,我想拜师父为师,想让他教我更多的东西,但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

    “不同意?”不太解的看了一眼若清,若清虽然单纯,但是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一瞧见若虞的眼神,当下便明白了,眉眼弯弯,若清看着若虞便道了一句:“最后还是我使了一些手段,师父才肯收我的!”

    只是……即便是师父收了她,她也没有感觉到师父对她的事儿有多上心。这一点倒是挺伤若清的心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偶然的情况下她知晓了若虞的存在,而正恰她又是怀晋王妃,但师父却对王妃的事情特别的上心。

    每当她问师父为何这般上心之时,师父都会选择性的逃避她这个问题。

    想了好多种可能,都浊若清想要发生的,所以最终还是忍不住跑来当面问若虞。

    知晓了若清的意思,若虞当下便笑道:“你师父之所以对我之事儿上心,全都是因为王爷的关系。”

    “王爷?”若清不太明白,有些茫然的眨着眼。

    瞧着若清这般,若虞当下便笑道:“你可知王爷与你家师父是多年的好兄弟?兄弟身份特殊故处境也复杂得紧,无心顾及后院家眷之安危,身为其好友,华先生又一向重义,你觉得,华先生不会帮忙?”

    若清:“……”

    好像也是哎!

    细细想了王妃这话,若清觉得这并没有毛病,当下便也释怀了。

    若虞瞧着若清脸上的表情,心头不也有了个底。

    “对了,你既然不记得自己的身份,那你这名字……”

    话没有说完,但是若清还是听明白了若虞的话,当下便笑道:“这个名字是师父赐的。”

    “师父……赐的?”有些讶异,若虞抿了抿唇,寻思了一会儿,随后便又问:“这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意义在里头。”

    一提起这个,若清便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当下便道:“师父说过,这世间之事变化万千,若是早日认清,定会皆大欢喜!故才给小女子取名叫若清!”

    若清在念自己名字的意义之时,脸上的喜悦那当真是无法掩盖的那种!

    听着若清的这话,若虞心头却忽然一沉,但碍于若清这般,若虞也只好笑着应着她:“华先生不愧为传奇人物,连取个名字都这般有来头!”

    若清听到若虞这话,当下便也弯着眉反问了若虞一句:“望王妃恕罪,若清听闻王妃闺名名唤‘若虞’,与若清的名字有点像,不知道您这个名字是否也有意义呢?”

    意义么?好像是有的,微微颔首,若虞道:“虞,同愚,我的名字意义倒是简单,是若是当初并不愚昧。”

    这个解释……

    瞪大眼睛看着若虞,若清正想说些什么呢,却突然停了下来,疏影跑到旁边轻轻的敲了敲驴车的窗壁:“王妃,前面有个棚子,王爷的意思是时辰不早,大家赶路也累着了,便想让大家在前头的茶棚休息休息,派奴婢前来问您,可需下驴车走动走动?”

    若虞闻声,想着自己在马车里窝着还着实有些闷,难得赵堇城会在此休息一会儿,于是,她便想着,自己在这附近走走倒也是挺好的。

    当下便应了一下疏影,叫着若清一起下了驴车,在旁边走动一下。

    赵堇城正坐在茶棚里与华桒踢着茶,瞧着若虞与若清两人从驴车上下来,他便伸手对着若虞招了招。

    瞧见赵堇城这动作,若虞当下便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儿,心头虽然很不爽赵堇城这种叫狗的方式叫她过去,但她却还是不得不乖乖的听话走到那人的身边。

    赵堇城瞧着若虞过来,还未等若虞走近,他便直接道了一句:“你带着几个女人继续往前走吧,后面不论发生什么事儿,千万莫要回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