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 进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妃与王爷成亲也不过两三月余罢了,怎么他总是感觉这两人是在一起很多年的夫妻似的呢?

    轻轻点头,疾风答:“王爷说此番归京,您且先行,等到了邻镇,您休息好后便直接回京。”

    “让我先回去?”眉心一跳,不知为何,若虞总感觉有什么事发生似的,看着疾风,若虞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是不是朝中的那几位坐不住了?”

    这话若虞问得直接,疾风也被她给惊了一下,但到底也是跟在赵堇城身边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便恢复如常。

    微微摇头,疾风道:“您也知晓奴才只是王爷的随从,朝中之事,奴才可一概不知。”

    朝中之事疾风可以不知,但是攸关赵堇城安危呢?

    疾风能这样说,若虞也明白,就是不想跟她说太多,而若虞也知晓疾风不与她提,这都是赵堇城吩咐的,既如此,若虞问再多也无用。

    但瞧着疾风那平静的样子,想必是赵堇城当真是想好了后路,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去担心些什么。

    微微颔首,若虞看了一眼疾风驾来的马车,这马车换成了赵堇城先前坐的那辆。

    疾风瞧见她看向马车,当下便连忙解释道:“王爷说这路途遥远,王妃您身体不适,便想让您坐得舒服些。”

    微微拧了拧眉,若虞摇头:“现在咱们还未走远,你且将马车换回去吧,我还是坐驴车回京比较合适。”

    “驴车?”疾风不可置信的看着若虞,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结果他这话还刚卡在喉咙里呢,若虞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多余的话你便莫要多问吧,你直接去换便是,王爷知晓定会明白我之意思!”

    说罢,也未等到好疾风回应,若虞提着裙子便继续前行。

    暗香与疏影瞧见主子走,自然也是跟了上去的。

    只是暗香在走前踢了疾风一脚:“主子让你去便去吧,她定会有自己的想法的!”

    虽然到最后疾风都还没有想明白王妃的用意,但是疾风还是按照若虞的意思去做了。

    更让人诧异的是,王爷在瞧见他将马车换回去的时候,竟然一点儿也不惊讶,反倒是与华先生说了一句:“也还当真会如此!”

    疾风:“……”

    确定王妃与王爷不是打小就相识?怎么主子与王妃这般心有灵犀?就连与他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安小姐都不能及?

    原本像模像样的茶摊彼时已经乱成了一团。

    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淋漓,原本成黄的泥土已被血色染成了深褐色。

    赵堇城与华桒两人在旁边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上坐着,瞧着下头那些凌乱的尸体,再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白袍已被染成鲜艳的颜色,忍不住拧了眉头。

    华桒道:“人与人之间明明是可以友好的相处的,怎么百得动粗?”

    赵堇城在旁边坐着,听到华桒这话当下便翻了个白眼儿:“若这世人都如你所想的那般样子,现在也不会有什么战乱可言了!”

    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血腥,赵堇城微微摇头:“这倒也尚算为好,要知道,我上战场的时候,那状况才叫一个惨!”

    战场上嘛,动刀子打群架的那可是一群一群,成千上万的那种打法,战场的尸体自然会高得很多。

    华桒这个人啊,就是心里把世界想得太过于美好,所以才造成他瞧见这些人的尸体有所感悟!

    要知道,这世界有些人是压根儿就不值得自己同情的!就比如说下面“躺”着的这些人。

    就拿方才而言,若是他反应再慢那么一些,指不定这下头躺着的人就是他了!

    华桒听到赵堇城这话,倒是忍不住拧了眉,但他也明白赵堇城所说的那些道理,虽然这话他是不爱听的,但是嘴上也没有说什么。

    轻叹了一声,华桒抬头望了一眼天:“也不知道她们那边情况如何!”

    赵堇城听到华桒这话,当下便忍不住拧起了眉头,虽如此,但是赵堇城嘴上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往邻镇的方向看去。

    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这才与华桒道:“华兄,咱们……还是再晚一些时候进城吧?”

    诈一听到赵堇城的这话,华桒倒是有些意外,但是转头看了赵堇城一眼,心头也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伸手啪了啪赵堇城的肩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该来的总是会来,你如今思虑这般多,它能赶得上具体的变化吗?”

    这话问得赵堇城一愣,当下便蹙紧了眉头。

    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依然道:“不论如何,还是晚一些吧!也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分一分朝中人了!”

    若虞一行人到邻县已是傍晚,天色已然不早,自是不无赶路。

    疾风先去寻了一家客栈,打点好一切后便将若虞等人安顿于此。

    而自己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便修书告知自家主子彼时的情况,之后便去休息。

    这一晚若虞在客栈里头怎么睡都睡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十分的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赵堇城的原因。、

    若虞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想了特别多,比如朝中的太子给赵堇城安排了什么鸿门宴,比如端王借用赵堇城之手做一些他不敢做的叛逆之事,再比如说平王想利用赵堇城来得到他心盼已久的位置……

    这些事情,若虞都想过,但是总感觉哪个地方没有说通。

    就这样,若虞睁眼躺在床上一直到开明。

    暗香与疏影一早便来替若虞洗漱,等到将一切都收拾好后,疏影与暗香对着她行了个礼,然后问:“王妃,您接下来有何打算?”

    听到这话,若虞当下便忍不住拧了眉头,“昨日王爷在咱们临走时便安排好了,让咱们先行回京。”

    暗香疏影闻声,当下便互视了一眼。

    若虞瞧了两个丫头一眼,随后便又想起了若清,当下便又往门口处瞧了瞧,她问:“怎么没有瞧见若清姑娘?”

    “若清姑娘?”暗香歪了歪脑袋,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她道:“今日一早奴婢便遇着她了,若清姑娘说是想出门置办一些东西,估摸着时辰,她应当也快回来了吧?”

    去置办东西去了?瞧了一眼外头的天色,若虞轻叹了一声,看来若清那姑娘去得还挺早的。

    用过早膳,若虞摸约着过了半个时辰的样子,若清回来了。

    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直接放在若虞的面前,自己人笑得跟个二傻子假的,当下便道:“咱们接下来的路程也还是算远的,这些东西您在路上也应当用得着。”

    “我?”若清上街竟然是为了给自己买东西,这倒是让若虞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下便伸手打开了若清给的那些东西,一瞧,便瞧见了一些酸梅、桔子、蜜饯啊什么的。

    不得不说,若清还真的是一个挺细心的姑娘。

    不光是暗香疏影,就连若虞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些。

    谢过了若清,若虞便吩咐暗香去通知疾风,说要立马回京的事情。

    兴是赵堇城当真是将一切都处理好了似的,若虞这一路上走来倒是也挺平静的,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

    心头还是担心赵堇城的,只是后来疾风拿了一封赵堇城所写的信出来,得知了她一切安好,若虞这才放下心来。

    若虞接下来的路程都算是比较赶的。

    离开京城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不光是赵堇城的处境有些艰难,就连她自己要做的事情,也刻不容缓了。

    本来疾风是提议他们可以慢慢的回王府,但是若虞想着自己还有事情要做,再加上自己这肚子倒也尚算争气,便每日多行了几公里的路,原本要七日的路,若虞他们只用了五日。

    此番回王府,府中的女人都站到了府外迎接着若虞归府。

    瞧着那一点儿也没有变的王府与旧人,若虞心中有些感慨。

    因着急忙赶路,再加上自己的肚子,若虞有些累了,让人安顿好若清姑娘之后,若虞便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去休息。

    暗香疏影也是懂事的,若虞一去休息,府上的那些个主子来问礼都拦了下去。

    而若虞归府的消息也很快在京中传开了。

    只是……更多的人却是在看若虞的笑话。为什么呢?因为……怀晋王妃随同怀晋王同一出去游玩,月余之后,怀晋王妃竟自己回来了,而且……回来时坐的不是华丽的马车,反倒是简陋不堪言的驴车!

    你说,这种情况不招人议论,那什么话题才招人议论?

    这事儿若是放在平常的情况之下,若虞也顶多是被那些百姓拿来当茶饭过后的笑点罢了。

    但是好巧不巧的是朝中有太子与平王相争,这事儿也很快的传入了皇宫。

    而这皇宫一知道若虞一个人回府,还坐的是驴车的消息,一下子便炸开了锅。

    于是乎,就在若虞刚刚归府的第二天一早,若虞便收到了皇宫里头传来的消息,说是皇后想寻她一同进宫去吃茶谈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